您的位置:首页  »  风流实录  »  阿Sa阿嬌的秘密交易
阿Sa阿嬌的秘密交易

近這幾年,本地樂壇幾乎由一間公司所壟斷,這間公司的老闆姓楊。有傳楊姓老闆迷信風水,篤信單親女子能旺他,更有傳他與其名下的所有女歌星有非常關係。而近期這公司,推出了二人女子組合,她們的暱稱分別是–阿Sa、阿嬌。

阿Sa是因拍了本地電台制作的青春戲劇而初露頭角;而阿嬌則原本是該公司門口接待處的小職員。不知是否巧合,她們也是單親家庭長大的。

一日她們接到公司的電召,於是她們就趕回公司。一踏入公司門口,阿Sa就向接待處詢問:「公司打電話叫我們回來,知不知是甚麼事?」

「是小楊生叫你們回來的,他己經在會議室等你們了。」接待處職員回答說。小楊生就是楊姓老闆的兒子,近年老楊生也開始將工作交給他了。

聽著,她們走到會議室。一開門就見到小楊生坐在她們面前。小楊聽到開門聲,知道她們進了來,便禮貌地說:「請坐,請坐。」

阿Sa還未坐下,便問:「不知道,小楊生叫我們回來,是為甚麼?」

「你們應該知道,有關你們的資訊還未在外界流通,即是說直至現時為止,外間根本不知道你們的存在。」小楊道。

阿Sa和阿嬌互望了一眼,都雙雙點了頭。

小楊繼續說:「公司 你們是很大風險的,而且還要在你們未真正為公司賺錢前,就要給你們支薪了;就算你們將來真的紅了,也難保不會離棄我們,轉投別的公司。所以公司需要在投資你們身上的同時,拿取些少即時的回報,也需要一些保證。」

阿Sa和阿嬌還是你眼望我眼,顯然是不太明白。小楊再說:「外界有很多有關我爸爸的傳聞,我可以告訴你們,這些傳聞都是真的。」說著他拿了一些相片出來。阿Sa和阿嬌看了一看,啊!原來是Joey的做愛照(Joey是當時公司最紅的女歌星)。

小楊又說:「無錯!這可能是幾大的犧牲,但是要紅就一定要付出,如果有這樣的成就,小小付出又算得上甚麼?Joey就證明了這一點。」想不到小楊是好色之徒,言下之意是說除非她們肯作肉體交易,不然便不會捧她們。這也是該公司控制名下女星的方法。

阿Sa唸了一唸,便答應:「好吧,我應承!」「好!爽快,你呢?」小楊望著阿嬌。

阿嬌低下頭,想了一想,才吞吞吐吐的道:「可….不可以,給我….我考慮一下?」

「可以,當然可以。」小楊道。

結果,經過一星期被公司和阿Sa的疲勞轟炸後,阿嬌終於應承了。

阿嬌應承後,小楊就帶她們上了一個小離島上。原來這小島己經成了他們楊氏的產業。登上小島時還是上午,阿Sa和阿嬌所見這島也不小,走了一會兒她們看見一座王宮式的白色建築物,阿Sa和阿嬌都呆了一會。小楊帶她們到了一間大房,這房說小也有兩個籃球場加起來般大,而這房除了有幾個花灑和水龍頭外,就只有一些去水道,想這房間定是一座大浴室了;小楊還推了兩座「吊 水」的架來,她們也沒有多想有何用途。

「除衫!」小楊二話不說。

雖然己有準傋,但此話對阿嬌來說仍然是太突然,她只好一粒一粒鈕地解、一件一件衫地脫;相反阿Sa雖然也不是快,但卻一早脫光了。

「快點!」小楊厲聲道。阿嬌這時仍在猶疑,阿Sa這時無聲走近阿嬌,話也不說便將阿嬌的短褲和內褲也一拼扯了下來,這下突如奇來,令阿嬌十分 。

小楊見到阿嬌哪副不知所惜的樣子,不禁笑了出來,說:「你們合埋雙眼吧!」,阿Sa和阿嬌只好乖乖的合埋雙眼。小楊把她們的雙手都反綁在背後,突然「啊!」聽到阿Sa一聲慘叫,阿嬌還未作出反應便又「啊!」的一聲。原來小楊將兩條幼膠管分別插入她們兩人的肛門,而幼膠管都連接在「吊 水」上,哪「吊 水」又盛滿了凊水。

小楊慢慢的道:「這樣叫灌腸,先將水灌入大腸,然後等這些水和大腸裏的大便一齊瀉出,這樣清一清你們的腸胃,哪麼之後玩你們玩起來也乾淨點嗎!哈哈,哈哈!」

阿嬌清柝地聽到水流入自己的大腸的聲音,她倆忍得連略穭]在眼眶裏。

漸漸,她們的肚都慢慢脹大,「咕咕咕咕」「吊 水」上的水都去盡了,小楊走來把膠管都拔出,這時阿Sa和阿嬌的肚己子孕婦般一樣腫了起來。

這時她們己經忍得十分辛苦,只好交著腳,盡量制止。「感覺怎樣?我己經給你們分別灌了三公升水了,為甚麼還不把它們都排出來?」說著他輕輕拍了阿Sa的肚幾下。阿Sa立即感到肚裏的水翻騰起來,像要一瀉而出,幸好阿Sa及時又忍住了。

「嘿嘿!」小楊一下冷笑,【本文轉載自3ZZBB成人小說網(www.2ZZBB.com)】分別用手推向她們的肚。阿Sa和阿嬌終於忍不住了,阿Sa彎下身決定盡情瀉出,結果一條啡色的水柱便從阿Sa的肛門射出來,把整幅牆都染啡了;而阿嬌天真的還想忍下去,結果那她的糞便就一堆一堆的排了出來,還弄髒了整個下身。

小楊這時拿了一支連接在救火喉的強力水槍噴向阿Sa和阿嬌,把她們身上和牆上的糞便沖走。雖然如此,但他卻總射向阿Sa和阿嬌的肛門和陰戶,當真變態。

小楊清理好後便替阿Sa和阿嬌帶上狗帶,之後便拖著狗般拖著她們行。行也行了一會,終於到了另一間房,這間房和整座大宅截然不同,全房都是黑色的, 眼看來房內沒有東西。

小楊隨手拿了些東西,啊!原來房內不是沒有東西,只是東西都是黑色的,所以不容易看見。小楊這就拿來了一把剃刀,「躺下來!」小楊吩咐道。阿嬌問:「請….請問,你叫誰….」「我是叫你們!」小楊大呼,阿Sa和阿嬌於是也不敢再多說話,都乖乖躺下了。

阿嬌見到小楊將一隻手放在自己小腹上,另一隻手拿著剃刀移近,阿嬌怕得閂了眼睛不敢看,突然她感到陰戶突然一涼,便睜開眼。原來小楊用剃刀剃去了她的陰毛,還將陰毛放在小袋裏,說:「看看!這樣光滑滑的才可愛吧!」他又拿了另外兩個袋出來:「看,這個是Joey的,….而這個便是嘉莉的,我們嘛!公司是公平的,人人都是一樣。」說完,他就走去阿Sa哪邊。

過了一會,看來小楊也「剃」完了阿Sa。「啊!….」突然阿Sa又一聲慘叫,原來小楊將一個小震蛋塞進了阿Sa的陰戶,他牽著狗帶把阿Sa拉起來,阿嬌還聽到「噠噠」的摩達聲。「來!她流多少淫水,你就給我全部都吞下。」小楊命令道。

阿嬌沒有辨法,只好照做;當阿嬌的臉移近阿Sa的陰戶時,她就聞到一陣腥味,但當她嚐到阿Sa的「甘露」時卻只感覺到少少咸。小楊把震蛋的震動程度一下子加至最大,阿Sa立即呻吟起來:「啊,唔….啊!」,突然阿Sa的淫水暴增,阿嬌吃也吃不下了。阿嬌感到阿Sa顫動著,「啊!」突然一條水柱射向阿嬌;原來哪時阿Sa達到高潮,所以射出陰精,卻害了阿嬌整臉都是她的陰精啊。

這時小楊突然撲向阿嬌,用己經充血的雞巴挺向阿嬌的陰戶,只聽見阿嬌大叫:「啊!….」,小楊呆了一呆,突然一笑:「想不到今天終於給我碰到處女,好,之後才替你開苞,現在就要考考你的嘴奶F!」,說著把雞巴迫近阿嬌的臉,未懂人事的她也知道小楊的用意,只好乖乖閂上眼含下這醜陋的東西。

阿嬌一口含著雞巴,一股咸腥味立即向她味蕾進攻,而且她也感覺到雞巴上血管的脈 。雖然阿嬌含了雞巴,但小楊仍不滿足,於是前後抽插她的小嘴,阿嬌也迎合他的前後吸 。「不可以一下一下的,要連續嘛!」小楊說,也加快的抽插起來,阿嬌亦更賣力地吸 他的「小寶貝」。

突然,小楊雙手緊緊固住阿嬌的頭廬,只顧用力抽插她的小嘴。阿嬌喉嚨本不是深,小楊一頂就到了食道,害得阿嬌有點兒反胃。小楊繼續抽插,突然大叫:「啊!要射….要射了!」,一聽到,阿嬌本想要縮頭,但頭廬給小楊緊緊固住了,退不了分毫。「啊!啊….」小楊終於射了,射進了阿嬌的口裏,「不要吞!含在嘴裏吧!」小楊慢慢抽出雞巴,然後說:「好,現在慢慢打開口….,不要讓它們流出來。」

阿嬌乖乖地打開口,只見口內是濃濃的精液。仍然「享受」著震蛋的阿Sa突然走近,一不說話,嘴巴就貼近了阿嬌的小嘴,「啊!….」阿嬌突然一叫,原來阿Sa用力吸 著阿嬌口內的精液。阿嬌對於突如奇來的一吻顯得不知所惜,阿Sa吻著說:「傻妹子,我是來替你解圍的,我纏著你,他便沒法子動你的處子之身啦!」,聽了阿嬌只好感謝和無奈地望著阿Sa。

很快阿Sa就吸盡了所有精液,哪時兩人便唯有接著吻,兩人的舌頭纏在一起,口水也流到對方口中。如阿Sa所料,的確令小楊無法下手,但小楊卻找到了另一目標–阿Sa的陰戶。小楊不說一話就從後挺著雞巴進了阿Sa的陰戶,阿Sa「啊….唔….唔好….啊」的呻吟著。由於阿Sa是 在阿嬌身上的,所以阿Sa如何被幹,阿嬌在下面看得清清楚楚。她也明白阿Sa是為她才這樣「受罪」的。

小楊抽插得越來越有勁,他的技巧也很高明,有時深有時淺,一下快一下慢,很快阿Sa就被他弄得亢奮起來,期間更出現了兩次高潮。這樣阿Sa的銅體便隨著抽插跟阿嬌的身軀摩擦起來,兩人由胸部至小腹都緊貼著,而且兩對小乳房又擠來湧去,加上阿Sa的汗水,竟然令到阿嬌感到生平首次性興奮。

小楊突然改變了抽插的模式,每一下都用最快速度、抽到最出、插到最深,每一下抽插都令阿Sa的銅體向前移了一分,這時的阿Sa己被操得全身肌膚微紅、肌肉抽 ,看來快要到達第三次高潮了。小楊再加快速度、力度更大,每一次抽插都把阿Sa推前吋多,最後他雙手固住阿Sa的纖腰,再直插入到子宮,「啊!啊啊啊….」連他也開始肌肉抽,把精液全都射進阿Sa的陰戶,阿Sa也同時到達了高潮,因為小楊的精液實在太多了,所以部分精液便從阿Sa的陰戶裏流出來了。

經過激烈的一場「運動」,阿Sa己經進入昏迷狀態,躺在阿嬌身上昏睡了。阿嬌望著阿Sa,心裏十分內。突然,阿Sa的軀體被人推翻了,原來小楊經過兩次射精還仍然「 立不倒」,這次阿Sa不能再保護她了,阿嬌本來想逃走,但是這時小楊己站在阿嬌身旁。

害怕極了的阿嬌,只懂望著小楊,小楊把右手 在阿嬌小腹上,這時阿嬌仍是只懂望著小楊如何玩弄自己。

小楊把手輕撫阿嬌的小腹,慢慢摸向大腿側,見到阿嬌身體微,他就用手指掠過阿嬌的陰戶,再用兩隻手指輕輕摩擦著她的陰戶的兩邊,之後再逐漸移向陰戶,而阿嬌身體 得更利害,陰戶也開始濕了。

突然小楊用手指選連續刺向阿嬌的陰戶,「啊!啊!啊!….」阿嬌大喊,她痛到哭了出來,小楊把她抱起,阿嬌怕跌倒所以被迫用雙手 著小楊的頸項。這時小楊己對準了阿嬌的陰戶,「準傋!一、二、二….」小楊在阿嬌耳邊說,阿嬌連忙應道:「不、不要….未….還未準….啊!啊啊啊!….」「五!」小楊不理,一下用力,便奪走阿嬌的貞操,阿嬌痛得哭出了兩行瓷A在 痛之下她更抱緊小楊。這時阿嬌的重量都在小楊身上,所以每下抽插都更深,「嗚….」阿嬌這時只懂抱緊小楊哭泣。

小楊聽到了反而更興奮,加快抽插著,「….十二、十三、十四….」小楊數著,他一下比一下更有勁、更深,阿嬌也越哭越利害,「….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小楊大叫,他把雞巴插至子宮,把精液全都射進子宮裏,阿嬌也大喊一聲「啊!」便 倒了,小楊把她放在地上,抽出雞巴,看見阿嬌哭紅了的眼,小楊竟興奮地把剩餘的精液擦在阿嬌臉上。

小楊最後拿了照相機,替阿Sa和阿嬌拍下一些艷照。之後,阿Sa和阿嬌就每星期一次都回到白色大宅,盡心盡力地「服待」小楊。

阿Sa和阿嬌也終於紅起來了,她們和小楊也一直維持著這種「主僱」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