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淫乱  »  T大校花沈淪記
T大校花沈淪記

(一)

初秋,人來人往的T大校園裡,三個染著金髮、耳朵上還穿著閃閃發光的耳環、身材狀碩的男生,手上叼著根菸,跨坐在略顯老舊的豪邁125上面,對著一群臉上洋溢著自信與驕傲的大一新鮮人品頭論足。

在T大校園裡,說起這三個人可是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壞蛋。

——梁智薰,T大外文系,是三人中的老大,家境富裕不提,更是個運動健將,要不是平常逞兇鬥狠,連師長都看不過去,拳擊隊長的位子恐怕就是他的。

——連震,標準的癟三,平常唯老大梁智薰命令是從,好色成性,據說國中時因為強暴一名同班女同學,被送入少年監獄,因表現良好加上頗有點小聰明,竟給他撈到T大品管系來唸。

——宋理乾,與梁智薰是從小玩到大的死黨,老爸在梁智薰他爹的慶生集團上班,對梁智薰死忠,可以為他殺人放火面不改色。

連震:「幹,今年的學妹怎麼恐龍比較多,是不是漂亮的女人都比較笨,沒有什麼好貨色,早知道就不要考太好,應該去輔大,聽說那裡美女最多!」

宋理乾:「死色胚,去年那個經濟系一年級的系花還不夠你玩啊?昨晚你不是才把她操得哭爹喊娘,吵的我和老大睡不著覺,小心精盡人亡喔!」

連震:「別提了,你還記的去年她第一次被咱們綁到學校旁邊的工地,那時候多清純啊!連她男朋友都只有牽過她的手,小穴緊的讓我差點剛差進去就噴出來,現在被咱們玩了一年,鬆垮垮的一點都不好玩,要插好久才可以讓我射精,結果都爽到她,幹!」

宋理乾:「有什麼辦法,老大那話兒確實教人心服口服,粗大的嚇人又很持久,還記得那妞兒第一次幫老大吹喇叭,嘴巴張到快脫臼還只能含住一半,足足吹了一個小時,等到我們兩都軟了,老大才終於射在她嘴裡。每天被老大照三頓操,你說能不鬆垮垮嗎?沒辦法,你不是有好幾卷當時錄下的影帶,有空拿出來回味一下好了。」

梁智薰:「你們兩個別說的好像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你們有機會玩到那麼漂亮的女人嗎?還是處女呢!」

連震:「是呀,當年多少人追那妞兒,全被她棄之如敝屣,一副自命清高的樣子,要不是有這幾卷錄影帶,要她就範還真難哩。她男朋友不是在T大醫科的嗎?到現在也只有親親小嘴,嘿嘿!他如果知道她女朋友那張嘴昨天還幫老子吹屌,老子還射在她嘴裡,拍了不少張底片,不知道還親的下去嗎?」

宋理乾:「你可千萬別把影帶流出去,那妞兒現在還任我們予取予求,全靠它了。我們自己知道就好了何必弄得人家身敗名裂呢?」

梁智薰:「別吵了,你們快看那個穿淡黃上衣的學妹,就是一頭長髮那個!哇塞,她不是前一陣子因為成績優異,保送T大法律系的趙若蕓嗎?真美,沒想到她這麼漂亮,我以前玩過的女人和她比起來簡直是天差地遠。小乾,阿震,你們待會去摸摸她的底,看看有沒有機會。」

……一陣無聲。

「幹,你們兩個是沒聽到我的話嗎?還在發呆!」

連震:「對不起老大,我……我……從來沒看過這麼清純,這麼美得女人,一時呆住了,我……我馬上去查。」

宋理乾:「老大,她真的好漂亮,那個身段,那雙長腿,還有那張精雕細琢的臉蛋,我……我也忍不住了。交給我們吧!」

數小時後,T大學生餐廳裡。

宋理乾抱著一堆資料,說:「趙若蕓,十九歲,北一女中畢業,家境原本小康,二年前因父親車禍昏迷,目前住慶生安養院,已經欠安養院將近百萬醫療費用。家中上有弟妹各一,所有經濟重擔都在她身上。高中時就因容貌出眾,身材姣好長兼職作平面模特兒,前一陣子那支轟動全台的洗髮精廣告就是她拍的。目前尚無固定交往的男友,但是追求者眾多,其中有一個就是籃球隊隊長林萬強。這妞兒好像對她也頗有好感。老大,那個林萬強不是每次都和你嗆聲,這次我們如果把趙若蕓幹到手,嘿嘿,豈不是替你出口氣!」

連震接著說:「是啊,那家安養院不也是老大您家裡的關係企業,是不是可以利用這一點……?」

梁智薰想了想,【本文轉載自3ZZBB成人小說網(www.2ZZBB.com)】點點頭,陰陰的說:「既然她們家欠老子一屁股債,我自然有辦法,哼!你們等著看她在我胯下哀嚎吧!」

連震和宋理乾忙異口同聲道:「老大,到時可一定要分我們一杯羹啊,她真是個難的的美女哩!」

梁智薰道:「廢話!玩膩了自然輪到你們享受囉!」

慶生安養中心院長室。

張秘書:「少爺,您要找的那位病人的女兒趙小姐,已經來了,這些是她父親目前的醫藥費,大約100萬,要叫她進來嗎?」

梁智薰:「叫她自己進來,旁邊那位陪他來的男生叫她在外面等。沒有我的允許不許任何人打擾,知道嗎?」

趙若蕓今天穿著一套剪裁合身的粉紅碎花小洋裝,清純略帶稚氣的臉上雖不施脂粉,但是一雙靈動的大眼睛,配上甜膩的微笑,讓好不容易能夠陪她來的林萬強,看的目眩神迷。

趙若蕓對著陪她來的林萬強吩咐了幾句,請他在外面等他,晚上答應和他吃頓飯。只見林萬強興高采烈地點頭道好,趙若蕓搖搖頭甜蜜地笑了笑,轉身推開厚重的鐵門,踏了進去。

宛如進到了另一個世界,外面的聲音完全進不來,趙若蕓四處望了望,奇特的是原本以為是墻壁的地方竟是塊落地窗式的大玻璃,她可以清楚看見心上人正傻傻地笑著,不知在計劃什麼。想到這心理甜滋滋的。忽然,「趙小姐!」一聲陰沉沉的聲音把她從幻想裡喚醒。

梁智薰:「你可認識我?美麗的若蕓小姐?」

趙若蕓:「當然,你是那個惡名昭彰的三敗類中的老大,梁智薰。你怎麼會在這裡?王院長呢,不是他找我來的嗎?」

梁智薰:「謝謝你的稱讚,很不巧的,我除了是你的學長外,也是你們家的債權人,這家安養院是我老子的旗下企業,是我找你來的。」

趙若蕓:「你想做什麼,為什麼騙我來這?」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