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淫乱  »  小文的經歷
小文的經歷

(一)

小文今年17歲,是北京21世紀實驗中學高二(3)班的一名學生。

17歲,正直一名少女的花季,小文也正處在青春期得發育之中,不過有一點值得她驕傲的是︰自己發育的比別人要早一些,豐滿的乳房高聳在胸前,兩瓣肥臀撐的牛仔褲緊邦邦的,好像隨時都要裂開似的。

但這些都只是次要的,最最主要的是小文有著一副令所有的男孩子、包括女孩子都羨慕的漂亮臉蛋,一雙大大的能望穿秋水的明牟,細細的小雙眼皮,俊俏的鼻樑支撐起那人見人愛的小嫩鼻,櫻桃似的小嘴總是在微笑著,而旁邊的兩個酒窩顯得小臉看起來更加嫵媚動人。

這麼漂亮的女孩兒哪能沒有男孩子追呢?當然有了!不過她的男朋友幾天前剛剛無情地把她給拋棄了,而且就在幾個禮拜之前,小文剛剛把一個女孩子最最寶貴的貞操也獻給了他。

這個叫阿邦的男孩兒從小就愛沾花惹草,加上長得比較帥氣一點,很容易的就把小文的芳心給騙到手了,當把小文的珍寶拿到手之後,就毫不留情地拋下小文,另尋新歡去了。

這對一個剛剛經歷過初戀,還沒有得到愛情的滋潤的少女,是多麼無情的打擊啊! (連我也為小文可惜啊,fuck 阿邦)

由於剛剛失戀,小文這幾天的心情煩得很,加上學業負擔的加重,本該過一個禮拜再來的月經昨天夜裡就來了。

而早上由於宿舍的鬧鐘沒響,全宿舍的姑娘都起晚了,手頭又沒有衛生巾,沒辦法,只好臨時拿衛生紙墊上應急。

可上到第二節體育課的時候就不行了,剛按老師的要求做完準備活動,就覺得自己的內褲有點濕濕的感覺,心想不好,就乘其他女生沒注意的時候偷偷向老師請了假,到小賣部去買衛生巾去了。

買完之後,小文急匆匆地往宿舍走,因為內褲已經被血弄髒了,所以她想回宿舍換條來穿。可是當她走到宿舍門口時,突然發現門沒有鎖,小文心裡一翻個,明明今天早上是她鎖的,怎麼現在又被開開了呢?

剛想推門進去,忽然聽見一陣怪聲….啊..啊..歐..嘸….啊….

疑,這是什麼聲音?

小文懷著好奇的心情輕輕地推開門,捏手捏腳的走過去一看,頓時從臉紅到了脖子根,只見她的同班同學小梅,也是她最好的朋友,正躺在床上,左手一邊揉捏著自己的乳房,右手伸進本來就不怎麼大的內褲來回的揉搓。再稍微仔細一看,粉紅色的內褲已經濕了一片。

此時的小梅正閉著眼睛,【本文轉載自3ZZBB成人小說網(www.2ZZBB.com)】陶醉在一團仙霧之中,依然沒有覺察到小文的到來。直到小文結結巴巴地說道︰梅姐(因為小梅比小文大將近一歲,所以小文叫她梅姐),你,你再幹什麼?

小梅沒想到在這時候突然有人進來,大吃一驚,右手趕緊從內褲中抽出來,一看原來是自己的小文妹,臉也一下子變得通紅,不過還是強裝鎮定,輕聲說道︰「我,我,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所以才幹這種事,希望妹妹你能理解我。」

小文聽姐姐這麼一說,不由得從心理產生一種憐憫之情,說道︰「姐姐,我能理解你,只是不要因為這個耽誤學業,好麼?」

小梅聽妹妹這麼一說,心理的一塊石頭總算落了地。

「好,沒問題。」

接著又試探著問到︰「妹妹,你能幫我一下嗎?」

「我?我能幫你什麼忙呢?」小文好奇地問到。

「我,我現在渾身難受,自己來又不太方便,你能幫我解決一下麼?」

小文看到梅姐十分懇求的樣子,便說道︰「你要我怎麼幫你呢?」

「我來教你。」

說著,便迅速地把裹在身上的內褲脫掉。

小文注意到梅姐的陰毛上已經是濕漉漉的一片了,這可能是由於剛才小梅太興奮的原因吧。

「你就照我這樣。」

只見小梅一隻手把自己的兩片陰唇剝開,露出了已經濕淋淋的小穴,接著另一隻手的中指緩緩的插進去慢慢的一進一出,啊..嗯..啊….

「妹妹,看見了麼,就是這樣,快,快來幫我,我已經受不了了。」

小文雖然有點害羞,但看到梅姐這麼投入,便照著剛才的樣子一手剝開小梅的兩個肉瓣,另一隻手的中指來回地在小梅的陰道裡抽插。小梅這會更興奮了,不停的發出淫蕩的聲音。

啊…歐…嗯…歐….嗯….啊..嘸..啊….嘸…嗯..歐….啊..啊…

隨著時間的推移,小文得手指在梅姐的陰道裡抽插的更快了,小梅的體內也如波濤洶湧一般,就像是成千上萬隻螞蟻同時在要她的身體,淫水隨著手指的抽插不斷地湧出來,滴 在小文的手指上,大腿上,床單上。

終於,小梅的高潮隨著洶湧的愛液迸發出來,只見她的身體突然變得僵直起來,大叫一聲,接著便癱倒在床上。

(二)

小文見梅姐突然暈倒在床上,嚇了一大跳,趕緊喊道︰「梅姐,梅姐,你怎麼了,你快醒醒啊?」

梅姐好像還沉浸在高潮之中,兩腿還在不停的相互蹭著,聽到小文在不停的喊她,才慢慢的睜開眼睛,說道︰「文文,你真厲害,第一次就把我的高潮給弄出來了,我以前自己弄從來沒有像這次那麼痛快,我算是服了你了。」

小文一聽臉就紅了,趕忙解釋道︰「 梅姐,你快別這麼說人家了嗎,怪不好意思的。」

「好好,我不說了。」

「唉,我還沒問你,你怎麼也沒去上課呀?」

「我,我來那個了,相回來換一下,沒想到你也在。」

這時候,小梅才注意到小文的身邊還放著以包衛生巾,看了一下,說道︰「哎,小文,你怎麼還以只用這麼土的衛生巾,來,我這兒有新品種,你試試看。」

說著,從床頭櫃裡拿出一個小包,抽出一個不太長,但像小棒似的東西,頭上還漏出一截兒線。

「文文,你看。」

文文一看,不好意思地說︰「梅姐,這是衛生棉條,我還沒有到用這個的時候。」

「嗨,這有什麼的,我一直用這個,你先試試,不行下次就不用了,好嗎?」

「嗯,好吧,可是,這個東西怎麼用啊,我還沒有用過呢?」

「這個太 easy 了,我來教你,嗯,你先把褲襪脫了。」

文文解開褲子脫下來,露出裡邊的內褲,由於裡邊還墊著衛生紙,所以她先把衛生紙抽了出來,只見衛生紙已經快濕透了。

梅姐一看便說道︰「文文,你流的還真是不少呢?」

「嗯,這次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流的這麼多。」說著,已經把內褲給脫下來了,只見密密的陰毛上好像也有點濕濕乎乎的。

「文文,你剛才爽我的時候,是不是自己也有點受不了了?」

「沒,沒有。」小文趕忙解釋道。

小梅一看不好再問,就打岔說道︰「好,現在我來教你,你把腿架在床上。」

小文羞澀地把腿放在床上,只見透過濃密的陰毛,隱隱約約能看到粉紅色的肉瓣,小穴上還有點血跡,陰唇的外邊濕漉漉的。

(嗨,畢竟是女人嘛)

小梅見狀,用一隻手撥開小文的兩片肉瓣,另一隻手拿著棉條,塞入陰道,可沒想到,小文的陰道又窄又緊,怎麼也塞不進去。

「妹妹,你把腿再劈大點。」

小文又把腿張大了20度。

「這回還差不多。」

小梅這回是一邊擰一邊往裡塞,隨著衛生棉條的慢慢推入,小文突然感覺到一種奇怪的感覺從下體油然而生,啊,這是什麼感覺,啊,好舒服啊!這就是女人所能感受到的快感嗎?

記得那次阿邦和自己幹的時候,能感受到的只有疼痛,或許是處女膜已經破了的原因吧!

「好了,完全塞進去了。」

梅姐的話打斷了小文的思緒,猛然間醒了過來。

「感覺怎麼樣,還舒服嗎?」

「還行,就是感覺有點塞的哼。」

「這是正常的,第一次都是這個感覺,以後用著用著就沒事兒了。」

「唉,梅姐,這頭上怎麼還露出來一截兒線呢?」

「嗨,傻妹妹,這是為了你取出來方便,特地露出來的,知道了麼?」

「你只要拽住線頭,往外一拉,就出來了,看,多簡單哪!」

「奧,我明白了,原來是這麼回事兒。」

小文說完,光著屁股走到自己的櫃子前,從裡邊拿出一條乾淨的內褲穿上了。

「走,文文,咱們上課去吧,今天的事兒只有咱們倆兒知道,別告訴別人,好嗎?」

「沒姐,你就放心吧,我不會告訴別人的,走吧!」

又平安無事的過了幾個禮拜。

這天,小文她們剛剛考完會考,梅姐正好也有空,所以她對小文說︰「唉,總算考完了,文文,咱們是不是該輕鬆一下了?」

文文高興地說到︰「好啊,梅姐,你說,咱們到哪兒去玩兒呀?」

「嗯,你到我家去吧,我家有好多好吃的,我再讓我媽給咱們做幾個菜,咱們輕鬆輕鬆,好嗎?」

「哎呀,太好了,走,咱們現在就出發。」

梅姐家到了,小文一看,哇….好漂亮啊,整個家裡就像是宮殿一樣,富麗堂皇,蓬蓽生輝。家裡一共有五間屋子,每一間都是裝修的具有星級飯店水平,真是讓小文看花了眼。禁不住對梅姐說︰「梅姐,你們家真是太漂亮了,我要是有一個像你這樣的家那該有多幸福啊!」

「那你就把這兒當作是你自己的家吧。」

「梅姐,你真好,有你做我的姐姐真是太幸福了。」

「嗨,快別謙虛了,咱們上樓洗個臉去吧。」

「好,走。」

晚上,小文在梅姐家裡美美的吃了一頓小梅媽媽做的一頓晚飯。

吃完飯,小梅的爸爸媽媽要回小梅的奶奶家,就對小梅說︰「梅梅,今天晚上我和你爸就不會來了,你們兩個就在一塊睡吧。」

「放心吧,媽,你們就放心的去吧。」

小梅的爸爸媽媽出去了,小梅高興的對小文說︰「文文,咱們倆兒今天晚上幹嗎呢?」

「嗯,你說呢?」小文反問道。

「哎,文文,我這有一盤兒A片兒,可棒了,咱倆兒一塊兒看吧。」

「啊,梅姐,看那玩意兒多難為情啊,還是不看了吧。」

「嗨,文文,這你就不懂了吧,這玩意兒你早晚都會用上,還是先瞭解瞭解的好,萬一以後你老公看你什麼都不會,那多掃興啊,你說是吧?」

「嗯,那好吧。那就看一下兒吧。」

「好,你等著兒,我去拿帶子。」

(三)

沒過一會兒,梅姐高興的拿著一盤錄像帶來了,迅速的放進錄像機,畫面上立刻出現了幾個年輕人在一塊兒談笑的鏡頭︰他們談了一會兒,有兩個人先告辭而去,留下一男一女,他們先說了一些誰也聽不懂的話(因為是外國人),說著說著,兩人便開始接起吻來,只見他們互相把舌頭送進對方的口中,互相吮吸著,兩人的眼睛都輕輕地閉著,默默地吞嚥著對方的津液。

不一會兒,女的嘴裡開時冒出「嗯…嗯」的聲音,並且開始脫對方的衣服,男的也不示弱,三下五除二就把女的衣服給扒光了。當男的衣服也被脫光以後,女的開始沿著男的身體吻下來,最後停留在男的那根又粗又長的陽具上。

看到這兒,小文的臉早已紅到脖子根了,不過她還是在專心致志地看著。

這時候,女的開始把那根寶物的頭部送進自己的嘴裡,並且一直不停的上下套弄著陰莖,男的這時也感受到了極大的快感,閉上眼睛默默的享受著。

這樣一直持續了幾分鐘,男的把女的翻過來,讓她躺在床上,把兩腿豎起來分得得大大的,女人那神秘的地方立刻暴露無遺,鏡頭馬上給了個特寫。

這間這個女人的小穴裡以經是濕乎乎的了,兩片肉瓣又肥又大,好像是特意給男人長的,陰蒂頭已經漲起,最令小文驚訝的是︰這個女人的陰毛長的奇多,一直連到了肛門。

男的好像也吃了一驚,不由自主的感歎了一聲,便開始發起了進攻。他先趴在小穴前面,用手把兩片陰唇撥開,用舌頭先在陰唇邊上舔來舔去,眼看著小穴就張大了,接著把舌頭當作陽具在小穴裡一進一出,一隻手不停的撫弄著陰蒂,另一隻手也在陰唇旁揉搓。

不一會兒,小穴裡就冒出一些愛液來,女的好像也實在有點兒受不了,兩隻手也在乳房上揉捏,還不時揪著自己的乳頭,有點發黑色的乳頭豎起老高,好像它也要參加戰鬥似的。

等到陰部完全被愛液沁透之後,男的開始了打響真正的戰役了。

他一手握住自己那根又粗又大的槍 ,一手撐開小穴,噗茲一聲就插進陰道裡,臉部表情痛苦了一下,很快便舒展開來,開始了機械運動。

一下、倆下、三下、一百下、兩百下,快到第三百下的時候,隨著淫浪的呻吟聲此起彼伏,男的也快要支持不住了,他趕緊抽出來,放在女的兩個乳房中間,女的好像也非常在行,趕緊握緊兩隻乳房,夾住已經燒紅了的槍 ,而男的也在不停的抽插,直到發出一聲慘叫。

頓時,從紅槍 中射出一股粘稠的白色液體,噴到女的臉上、脖子上、嘴上、乳房上,沒想到女的還把射在嘴上的精液嚥了下去,同時還拿手抹了一點兒塗在自己的陰道口上,滿足的撫摸著。

不知不覺的已經看了十幾分鐘,小文已經知道了足夠多的知識,便不好意思地對梅姐說︰「梅姐,我,我已經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滿足男人了,咱們別看了好嗎?」

「嗯,好吧,我也累了,咱們休息一會兒吧。哎,文文,看了這麼多,你又沒有想試一下的想法?」

「沒,沒有,我才不想試呢。」

「是嗎?我不信,你瞧我,褲襪兒都濕了。」

小文一看,果然,梅姐穿的粉色的薄內褲已經濕了一大片。

「讓我看看你的,文文。」

「啊,梅姐,不要。」

「嗨,都是女人,互相看看怎麼了?」

說著,把文文的裙子一撩,放眼望去。

「文文,你還說你不想試,你看看你濕的比我還多呢。」

「梅姐,我,我只不過是有一點點想試了嗎。」

「文文,既然你也有點兒想試,那不如咱們倆先試試?」

「咱們倆?咱們倆都是女人呀?怎麼試呢?」

「我可以演男人的角色啊。」

「那,那好吧。可是你得先教教我怎麼做。」

「好,那沒問題,咱們就學著電視上的做吧?首先,咱們應該先接吻,就這樣。」

說著,把舌頭伸進文文的嘴裡,沒等文文反應過來,就開始在她的嘴裡吮吸起來。文文也開始學著把自己的舌頭和梅姐的舌頭交織在一塊,互相吞嚥著津液,互相脫著對方的衣服,直到兩人赤身裸體的抱在一塊。

還是梅姐膽子大,把文文放倒在沙發上,把腿敞得大大的,啊,文文那粉紅色的花瓣頓時一覽無餘,薄薄的肉瓣上濕漉漉的,上邊的小肉球也漲得頂起老高。

「哇….妹妹,沒想到你這裡著麼美!」

小梅不覺得讚歎道。接著,用手把小文的陰唇剝開,露出嫩嫩的小穴,毫不猶豫地伸出舌頭,開始舔食文文那鮮美的花瓣。

「啊,梅姐,不要,啊,梅姐,我受不了了,快停下來,我不行了,啊!」

文文從來還沒有受到過這種刺激,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這一喊,更加使梅姐瘋狂起來,用手不停的揉搓文文的陰蒂。

啊….嗯…啊..哎..啊…嘸…哎….啊….

隨著速度的加快,小文的體內爆發出一種舒服的快感,隨之產生的愛液也大量的從狹小的小穴中奔湧出來。

可這時候,小梅突然停著了手,趴到文文的身上,一邊吻著文文,一邊問︰「文文,你等一下,我去找一樣東西過來。」

(四)

沒過一會兒,梅姐手裡拿著一樣東西進來了,可當她進來的時候,卻發現文文正閉著眼睛,很陶醉的樣子,一隻手指在自己的小嫩穴裡一進一出,絲毫沒有發現她的到來。

小梅也沒有驚動文文,捏手捏腳的走倒文文身邊,蹲在她的兩腿前邊,默默地看著,只見文文的小嫩唇隨著手指的一進一出而起伏跌宕,一股股愛液也隨之翻湧出來,文文那峻峭的臉龐上已經泛起了紅暈,眼睛微閉著,舌頭在嘴邊舔動著,可以看出文文現在已經是迫不及待了。

梅姐這時在文文的嘴唇上親了一下,輕聲地說道︰「文文,你看我拿來了什麼?」

文文睜開眼一看,原來梅姐手裡拿著的是一根黃瓜,這根黃瓜看得出來不是剛摘下來的,身上已經沒有了扎人的嫩刺,而是光溜溜的。

「梅姐,你拿黃瓜幹什麼呢?」

「傻孩子,這你就不懂了了吧,我又沒有男人那根東西,怎麼能滿足你呢?所以我只好那東西代替了,黃瓜可是最好的代用品。」

「梅姐你真會想辦法,快給我試試。」

梅姐並沒有急著插到文文的嫩穴裡,而是現在嘴裡來回嘬了幾口,使上邊站滿了唾液,好起到潤滑作用,接著扒開文文的肉瓣,手裡拿著黃瓜的小頭,把大頭一邊旋轉一邊塞緊小穴。

「啊 啊」

文文雖然以前被阿邦玩過,自己也時不時的自樂一下,可是陰道裡邊塞進這麼大的一個玩意兒還是頭一次,加上剛才愛液的潤滑,已經沒有了疼痛的感覺,隨之而來的是女人所能體會到的獨有的快感。

「啊..啊….嘸..哎….嗯…啊…嘸….歐..嗯….嘸..啊….」

「梅姐,我,我現在好舒服啊,啊,我好像進入仙境了,嗯,梅姐,快,快一點,我那裡好癢,像是許多螞蟻在咬我的小穴,好,再深一點,啊,嗯,好,已經到子宮了,唉,啊,我,我快不行了。」

啊,文文終於大叫一聲,癱軟在沙發上,多半截兒黃瓜還插在裡頭,淫水順著露在外邊的少半截兒黃瓜嘀噠、嘀噠的流著,像是山洞裡的泉水。原本粉紅色的肉瓣現在已經變得通紅,而且比原來張的還要大,恐怕兩根黃瓜都不成問題。豐滿的乳房高高挺起,而它上邊的乳頭早已立的見不著邊兒了。

「文文,你還好吧?」

文文慢慢睜開眼睛,說道︰「梅姐,想不到你的這種功夫這麼好,我算是服了你了。」

「文文,你都已經爽過了,可我還沒有呢?」

「嗨,看我,都顧自己,一點兒也沒有想著你,那好吧,我現在就來」

文文吧插在自己小穴裡的黃瓜拔出來舔了天上邊濕漉漉的東西,不覺讚歎道︰「啊,原來女人的騷水是這個味兒,有點兒酸,還有點腥,梅姐,你也嘗嘗吧。」

梅姐也十分高興的舔了舔邊的騷水,說道︰「文文,待會兒我的騷水你也來舔吧。」

「好哇。」

文文把黃瓜先放一邊,趴下身去,先含住梅姐的小肉核,輕輕地咬著,還不時的那舌尖蹭著,隨即又轉向嫩唇,學者梅姐剛才的做法一進一出,才弄了十幾下,梅姐已經受不了了,剛才還不算濕的陰唇現在已經像剛澆過水似的,將近一百多下過後,小梅的下身已經是泉水叮咚了。

文文又拿了黃瓜又慢到快,由淺入深的抽插起來。

「啊..哎….嗯..啊….啊…歐….嘸…嗯….文文,我的好妹妹,你的工夫也不錯嘛,好,快,再快一點,啊,爽死我了,我,我現在好幸福啊,啊…我快要洩了。」

梅姐一邊說著,還一邊揉搓著陰蒂和乳房,不一會兒,也達到了高潮,文文也就停住了手,但梅姐好像還沒夠,兩隻腿夾著尚未拔出的黃瓜不停的蹭著。文文看梅姐好像還想要,就又拿著黃瓜抽插了一百多次,直到梅姐的陰精再次洩出為止,才拔出來,用嘴不停的舔著上邊的淫水,一滴也沒有剩下。

最後,兩人把沾著自己淫水的黃瓜津津有味的吃了下去。

這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鐘了,兩人經過一番鏖戰,也累的不行了,連衣服都沒穿,就互相依偎著躺下了。

這一夜,梅姐大概是太累了,所以連夢都來不及作就睡死過去。文文因為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所以既興奮又激動,怎麼也睡不著。想著剛才的情形,自己第一次體會到的高潮,第一次有著麼大的東西插進小穴,第一次嘗到的淫水的味道,哇,現在我已經是一個真正的女人了。

這一想,自己更睡不著了,看著旁邊睡得正香的梅姐,手又不知不覺的伸進了自己的小穴,啊,啊..嗯..嘸..啊..嗯..歐..啊

熟悉的感覺又從下身傳來,不知不覺又達到了一次高潮,連床單也濕了一大片。望著窗外的星星,不一會兒,文文也進入了夢鄉。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