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色近亲  »  【梁龙奸母】
【梁龙奸母】
               梁龙奸母


作者:不详
字数:0.9万

  这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四口之家。父亲梁川四十八岁,精明强干,事业有成,
在一家国有贸易公司担任经理。母亲吴芳四十岁,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是医院
的儿科大夫。女儿梁晶芳龄二十,花容月貌,亭亭玉立,正就读于名牌大学英语
系。儿子梁龙年方十七,身强体健,血气方刚,还是名无忧无虑的高中学生。

  周末,夜深人静。梁家四口互到晚安后,各自走进房间,锁上屋门。梁川从
后面抱住妻子,两只大手熟练地在老婆丰腴柔软的胸脯上轻轻「摩挲」「老婆,
今天想不想吃老公的香肠?」吴芳回头白了丈夫一眼「瞧你,都快五十岁的人了,
怎么越老越色呀?」梁川解开妻子的上衣钮扣,手指伸到胸罩里面捏住一粒饱满
的乳头「还没上床你的奶头儿都硬了,也不知道咱们是谁在发骚。」「去你的。」

  吴芳推开丈夫「你先别急,我还有正经事情要跟你说呢。」梁川一边脱裤子
一边问「什么重要事情?不会是有人想吃你豆腐吧?」吴芳被丈夫无意中说中心
事,一下子脸涨得通红「你这张乌鸦嘴,好事不说坏事一说就灵!」梁川一惊,
瞪大眼睛「你不是开玩笑吧?真有人敢欺负你?快说快说!」吴芳叹口气「你别
着急,欺负你老婆的到不是外人。」「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都听糊涂了。」梁川
点燃一支香烟「到底出什么事了?有老公给你作主!」「你发现没发现大龙最近
有些反常?」吴芳坐到丈夫身边,一只手不自觉便握住了丈夫裆下粗长黝黑的大
肉棒。

  梁川此时已经毫无性致,皱着眉头想了想「大龙?没注意呀……你怎么又扯
到儿子身上了,先说你自己的事情吧。」吴芳一撇嘴「还当经理呢,连你老婆的
话都听不懂!」梁川恍然大悟「老婆,你是说咱们儿子……不,不会吧……」

  「有些事情本来我早想跟你说,可总觉得不好张口。」吴芳顿了顿,继续说
「可大龙这孩子也太不像话,得寸进尺,越来越过份了。」「这小子到底干什么
了?」梁川紧张地看着妻子。「嗨!」吴芳轻轻叹口气「咱们的儿子长大啦!」
她低头看看丈夫粗黑的大肉棒,忽然又笑起来「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有这么个
色鬼老爸,生出来的儿子一定也是个小色狼!」「大龙他把你……」梁川张大嘴
巴,不敢再往下说。「死鬼!」吴芳在丈夫肉棒上掐了一把「还没到这一步!」
她咬咬嘴唇,接着说「最近几个月我发现大龙看我的眼神怪怪的,而且总是死盯
着人家胸脯和屁股这些地方。有时候还趁我不注意在我身上瞎摸。我心里一清二
楚,可没抓到证据又不好跟儿子发脾气,生怕说重了反而伤了孩子。前几天我还
发现儿子竟居然趴在厕所的排气窗下面偷看我洗澡,气得我半死!今天我收拾房
间,从大龙床底下翻出来好多乌七八糟的画报和小说,最可气的是还有两条我的
内裤,上面粘粘乎乎,全是你们男人的东西,恶心死了!……」「哈哈哈哈」梁
川一阵大笑打断了妻子的诉苦「我以为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不就是儿
子用你的内裤玩鸡鸡吗,你种小把戏你老公小时候也常干!」「你,你还笑得出
来!」吴芳恨不得在丈夫的肉棒上咬一口「现在是小把戏,可要是不管教孩子,
用不了多久非出大事情不可!」梁川掐灭烟蒂,嘿嘿一笑「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
见识短,外加心眼儿小。你说能出什么大事情?最多就是儿子憋不住拿你泄泄火,
反正都是一家人,还他妈肥水不流外人田呢!」

  吴芳被丈夫一番话说的哭笑不得,好半天才说「幸亏你女儿住在学校里,一
周才回来一次,不然我真怕你儿子发起疯来不但拿我这老太婆泄火,还会对他姐
姐下毒手!晶晶可才二十岁,将来还要结婚嫁人呢。」「你呀,就是操心受累的
命!」梁川又点燃一支烟,耐心地开导妻子「儿女们都长大成人了,很多事情应
该让他们自己发展,我们当爹当妈的在旁边瞎操心弄不好反而会害了孩子!你就
说大龙,他这岁数正是身体发育的时候,有点儿非份的想法和做法很正常,好在
这小子还是拿自己家里人当耙子,不会出大事。要是咱们把他逼急了,他跑到外
面去乱搞女人,那就真麻烦了。不是惹上一身病就是被抓进公安局蹲监狱,一辈
子的前途全毁了?」听丈夫这么一说,吴芳也紧张起来「我怎么没想到这些呢?
不过,我总替晶晶担心。就算搭上老妈,也不能把女儿赔进去。」「你可真成老
古董啦!」梁川坏笑着说「现在这社会还有几个黄花闺女?咱们女儿这么漂亮,
追她的人肯定一大把,我看八成早破身了!」

  「呸!」吴芳瞪着丈夫「说到底,你就是重男轻女!只顾着你宝贝儿子开心
快活,根本没把我们母女俩放在心上!」被妻子一句话说破心机,梁川有些尴尬
「别胡思乱想,咱们全家四口少了谁都不行!」「这还差不多!」吴芳突然感觉
手里的大肉棒开始膨胀发硬「老色鬼,又想起什么肮脏事情,这么快就挺起来了。」
梁川笑而不答,心里却正想着女儿晶晶脱光衣服的模样:皮肤一定比老婆更加白
嫩细腻;乳房应该和老婆的不相上下,而且乳头肯定高高翘起,摸上去弹性十足;
至于屁股……

  一墙之隔。梁龙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他们现在正在做那一步呢?是老爸舔老
妈的屁股,还是老妈嘬老爸的鸡巴;或者老爸已经把肉棒插进老妈的阴户?那他
们用的是什么姿势?老汉推车?从后面插老妈又白又肥的大屁股肯定特别刺激。
或者是仙女坐怀?老爸在下面一边享受一边还可以摸模老妈的大奶子,也不错。
请君入翁?90% 可能是这种老土的姿势……操!梁龙在心里骂了一句。即使是
请君入翁这种男上女下的老掉牙玩意他这个风华正茂的少年也无缘享受!一股欲
火,妒火加邪火交织在一起的无名火不自觉地在胸中燃烧。凭什么大人们可以随
心所欲地做男女之事,而他这个即将步入大人行列的大小孩儿却连自己玩自己都
要躲躲藏藏,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不公平!

  但生理需要必须服从物质现实。梁龙实在想不出怎样才能如父亲母亲这些大
人一样无所顾忌地男女媾合。强奸?他暂时还没有这个胆量。剽娼?他暂时没有
这个能力。恋爱?他又暂时没有这个机会。对梁龙来说,似乎乱伦成为目前他最
安全,最经济和最可行的方法。事实上,他已经模拟录像和小说里的镜头,在心
里将母亲和姐姐强奸过无数次。当然,他每次手淫时幻想的目标也是母亲肥大的
硕臀和姐姐丰满的乳房。今天晚上,他再一次暗暗发誓,他要将幻想的一切马上
变成现实!

  梁龙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父亲梁川周一早上将坐飞机飞往外埠出差,姐姐
梁晶像往常一样到学校上课,要等周末才回家,这一个星期家里只有他和母亲吴
芳两个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决定在这宝贵的一周中实现自己乱伦的梦想,
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男人!吃罢晚饭,吴芳照例坐到沙发上看电视。虽然节目
很无聊,但丈夫不在家的时候,这也是唯一打发时间的方法了。「妈,电视剧多
没意思,别看了。」梁龙凑到母亲身边,紧挨着坐下。「不看电视干什么?」吴
芳白了儿子一眼。「我从同学那儿新借了部录像带,据说特不错,咱们看看吧。」
梁龙边说边从身后拿出盘录像带,在母亲眼前晃了晃。

  「你们就爱看这些打打杀杀的东西,妈可不敢兴趣。」吴芳推推儿子「快回
房间读书去,明年就要考大学了还不抓紧时间复习功课!」「不是枪战片,是部
日本的生活片。」梁龙赖在沙发上不走「就看一会儿,不好看我就去看书。」吴
芳拗不过儿子扭缠,摆摆手「好好,看看是什么东西。」梁龙心头一喜,事情已
经按照自己的计划迈出第一步。这是部名为「一家亲」的日本三级片,专门讲述
一个家庭母子,父女和姐弟间乱伦的故事,虽然镜头不如毛片赤裸裸直来直去,
但因为有情节有故事看起来也非常过瘾。不到十分钟,吴芳就忍无可忍「马上关
掉!这种录像带根本就不是你们小孩子能看的!」梁龙嘿嘿一笑「妈,你也太封
建了,里面连毛都没露……」「胡说八道!」吴芳厉声打断儿子,脸不知是生气
还是害臊,涨得通红「大龙,你,你学坏了!」「妈,」梁龙伸手抓住吴芳的胳
膊「人家电视里母亲和儿子都能一起洗澡一起上床,咱们娘俩一起看看录像有啥
大惊小怪的,是不是?」「滚开!」吴芳用力甩开儿子,冲过去关掉电视「你再
敢对妈妈这么放肆,我就揍你!」

  梁龙见母亲气得浑身发抖,声色俱厉,心里不觉也有些发毛,但开弓没有回
头箭,今天晚上不能把母亲摆平,恐怕以后也就没机会了。他咬咬牙,从沙发上
站起来,铁青着脸一步步逼向母亲「今天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你,你
要干什么?」吴芳突然感觉到一种不详的预感,难道前几天自己和丈夫担心的事
情这么快就要变成现实?「我要做录像里儿子做的事情!」梁龙一字一句地说。
「你敢!」吴芳扬起巴掌,但手腕立刻被儿子有力的大手紧紧抓住。「妈,我长
大了。」梁龙稍稍用力,便将母亲的胳膊反转到背后,另一只手顺势搂住母亲的
脖子,嘴巴凑到她耳边「你打不过我了。」吴芳双腿一软,几乎瘫倒在儿子怀里。
此时此刻她才真正理解岁月不饶人的含义。

  儿子的茁壮成长与自己的慢慢衰老正同步进行。今天,一个年近不惑的中年
妇女已经根本不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春少年之对手。不知不觉中,泪水模糊了吴
芳的眼睛,是痛苦?是委屈?是惊恐?是无助?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她哽咽
着说「大龙,你,你疯了?我是你妈呀!」听到「妈」字,梁龙浑身一颤,些许
懊悔浮上心头。但仅仅是瞬间之后,人性最原始的本能需求便将这一丝伦理杂念
冲得无影无踪,相反,对女性的饥渴和对乱伦的期待更加激发了梁龙的兽性,他
感觉整个身体随同下体勃起的阳具都膨胀起来,仿佛即将爆炸。「妈,儿子对不
起你了!」梁龙咬牙切齿说出这几个字,手指同时扯开母亲的衣扣,胡乱按住一
只温热的乳房便狠命揉搓起来。「求求你,放了妈吧。」吴芳一边挣扎一边做最
后的努力「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你爸爸,怎么对得起咱们全家呀!」当手指真正
触摸到女人胸前柔软丰腴的乳房,梁龙忽然便得异常冷静,他几乎可以从容不迫
的对母亲说出下流玩笑「你天天都让老爸干,也该换换口味了。再说,没准儿老
爸知道他儿子的英雄壮举之后,还想和我一起操你,看看我们爷俩谁的功夫更深!
上床亲兄弟,打炮父子兵吗!」

  儿子一番胡言乱语彻底打碎了吴芳绝处逢生的希望,看来今晚自己是凶多吉
少,在劫难逃。她突然大声叫道「你再不住手,妈可要喊人了!」梁龙的手掌已
经从山峰移向草原,伸进母亲热烘烘的内裤里面。他冷冷一笑「你喊呀!让各位
邻居好好欣赏一下儿子怎么强奸老母。反正我是无所谓。」吴芳喉头哽咽着却怎
么也喊不出声。她做了几十年贤妻良母,她实在没有勇气因为自己的一声「救命」
将自己,将儿子,将全家毁于一旦。她痛苦地闭上眼睛,心里默默说着几个字
「认命吧」。直觉告诉梁龙,母亲在精神上已经被彻底打垮!下面的时间将任由
他尽情驰骋,为所欲为!

  他将母亲抱到沙发上,三下五除二扒光了母亲身上所有的衣裤,一具白皙丰
腴闪烁着油光的女人身体终于完全暴露在面前:乳房丰硕饱满,象两个过年才蒸
的发面白馒头,而且上面嵌着两粒深褐色的大红枣儿,让人见了便恨不得咬上一
口;屁股宽大肥厚,白花花一片肥肉中间夹着一道黑乎乎的股沟,黑白分明的对
比不禁令人血脉贲张;双腿之间隆起的阴阜在一片乌黑浓密的阴毛掩盖之下若隐
若现,再配上被两片丰厚的褐红色大阴唇遮挡住的神秘洞穴,实在叫人欲火焚身,
立刻生出入洞探宝之心。凭心而论,这并不是一具完美无缺的女性玉体,尽管主
人保养有方,风韵犹存,但毕竟已年近不惑,岁月流痕,皮肤已不再细嫩,乳房
也稍显松弛,肚皮生出些褶皱,屁股多了些赘肉,但这些遗憾在初出茅庐的梁龙
眼里不但毫不介意,反而令他更加兴奋和疯狂,只因为一个原因:这是他的亲生
母亲!

  梁龙深深吸口气,定定心神,然后拉开裤链,掏出自己早已坚硬如铁的大肉
棒,一手握住棒根,一手拨开母亲阴户门口肥厚的阴唇,龟头对准敞开的阴门
「妈,我要插进去了。」吴芳全身就象被注射了麻醉剂,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她此时只感觉到好累好渴,心头好痛。即将被亲生儿子强暴的母亲发出绝望的呻
吟「作孽呀,作孽呀!……」「扑哧——」儿子阳具插入母亲身体的声音与世界
上任何男人进入女人身体的声音一样悦耳动听。梁龙那根发育成熟的大肉棒终于
如愿以偿地插入母亲宽大温暖的阴道,一种麻酥酥,滑腻腻,热辣辣的感觉从龟
头开始很快传遍身体的每一寸皮肤和每一个细胞。这就是女人,这就是母亲的感
觉!「啊——」梁龙高仰起头,发出一个少年长大成人后自豪的欢呼。

  「噢——」吴芳紧咬嘴唇,仿佛又一次体验到少女开苞时的紧张和痛楚。母
子俩不约而同在颤栗和呻吟。成熟女人,尤其是生育过孩子的中年女人,阴户由
于长期开发和磨擦的物理作用,一般都比较宽大和松弛,这也是她们人老珠黄的
重要特征之一。因为大多数成熟男人都喜爱少女们紧凑并富有弹性的阴道,这种
构造可以给他们的肉棒带来更强的快感和高潮。但世间事物都有它的正面和反面,
对梁龙这样初试锋芒的少男而言,也许同龄少女的阴户并不是他们开第一炮的理
想目标。正因为少女阴道过于紧凑和敏感,很容易令毫无性经验的少年很快达到
高潮射精,造成早泄,弄得两败俱伤。而象吴芳这样年纪的女人不但阴门宽大,
易进易出,而且阴道内壁松弛,并有较多分泌物润滑,可以让不懂什么造爱技巧
的梁龙自由驰骋,尽情发挥。所谓「老牛啃嫩草,小牛吃老树」便是这个道理。

  一下,两下,三下……梁龙拼命抽动大肉棒,在母亲体内前顶后冲,左蹭右
磨,龟头与阴道壁上粉红色嫩肉磨擦后产生出的快感真是欲死欲仙,笔墨难尽。
美中不足的是,这毕竟是一场逆子淫母的丑剧,男主角儿子虽然神魂颠倒,使出
浑身解数,但女主角母亲却如死人一般麻木不仁,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最糟糕
的是,母亲阴道内又干又涩,连插几十个回合都不见起色,弄得儿子的阳具不禁
隐隐作痛。「我操!我就不信干不动你!」梁龙在心里暗暗较劲。他发现强攻可
能物极必反,便改变策略,渐渐放慢抽插肉棒的节奏,并来回旋转肉棒,让龟头
尽量充分磨擦母亲阴道内每一个角落。同时,他又抓住母亲胸前一只上窜下跳的
大奶子,掐嫩肉狞乳头,尽情玩弄。另外,他还忙中偷闲,不时拍打几下母亲的
大白屁股,嘴里发出吆喝牲口用的口令「驾——驾——」

  事物的自然规律无法抗拒,人体的生理反应同样不可抑制。在儿子上下其手
的强大攻势之中,吴芳渐渐有些支持不住,脸颊泛起红潮,乳房开始胀大,连本
来如绿豆大小蜷缩成一团的阴蒂也慢慢发硬勃起,淫水不由自主便充满了整个阴
户。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怜的母亲正是虎狼之年,尽管心中充满怨
恨和委屈,但毕竟骨肉相亲,血脉相连,痛到极至也无法掩盖内心本能的母爱,
更无法阻挡自己越来越强烈的性欲冲动。吴芳开始蠕动身体,嘴里不由自主发出
些含糊的呻吟。这也许是一种下意识的本能反应,但却令梁龙得到极大的满足和
快慰。他更加卖力地在母亲身上发泄。肉棒在阴道分泌物的润滑作用下越插越深,
龟头好几次触到子宫口上的嫩膜。每一次顶到花心,吴芳全身随着一阵痉挛,下
面淫水随着汩汩涌出。

  不知不觉,梁龙已经在母亲身上纵横驰骋了十多分种。第一次真刀真枪上阵
操练便能有此成绩,的确不俗。当然,此时的母亲已和十多分种之前判若两人,
除了身体各部位自然而然的物理反应,内心深处恐怕也起了某种化学裂变,呻吟
从喉咙中含糊的发音变成「啊——哈——啊——」有节奏的欢叫,动作从扭捏生
硬发展到主动迎合儿子肉棒抽插的频率左摇右晃,前挺后突,连一只手都不由自
主抚摸起自己被遗忘的角落——那粒黄豆般大小,硬揪揪,粘乎乎的阴蒂。母亲
的发情客观上提前结束了这场惊心动魄的母子大战。

  终究儿子年轻气盛,又是初通人事,还没有克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在母亲熟
练的配合之下,梁龙显现出经验不足的弱点,动作开始变形,心态近乎疯狂,肉
棒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阴户内猛抽猛插,仿佛要把肉穴操烂杵漏才心满意足。
「不,不行啦——」梁龙感觉到一股热浪在身体中凝聚,然后一起涌上阳具,又
冲上龟头,最后象江河崛堤般喷出体外。几乎与此同时,吴芳也发现自己身体好
像地震一般剧烈震颤,震中阴道开始有节奏的收缩,大量奶白色的淫水顺着大腿
滴落到沙发上。母子俩在同一时刻达到了至高无上的性爱顶峰。

  每天放学,梁龙都和同班好友铁钢结伴回家。「你丫今天精神不错呀。」铁
钢冲梁龙一阵坏笑「是不是昨晚上看我借你的录像看爽了?」「操。你也太老土
了。现在也就你还一边看毛片一边打飞机,我早就升级换代了。」梁龙自豪地说。
「什么意思?你丫又想出来什么新鲜的花样儿?」铁钢兴趣盎然地追问。梁龙神
秘地凑到铁钢耳边「实话告诉你,昨天晚上我开炮了。」「真的?!」铁钢半信
半疑「你丫的底儿我最清楚,哪来的炮友呀?」「说你苯你还不爱听,没现成的
炮友咱们不会自己开发呀。」梁龙嘿嘿一笑「我家里好几个呢。」铁钢一时没有
体会梁龙的话意,挠挠头「我操,我怎么听不明白呀。」「傻逼!」梁龙和铁钢
是无话不谈的铁哥们儿「昨天晚上我把我妈办了。」「啊!?」铁钢吓了一哆嗦
「你丫吹呢吧!」「真的。还是生办的。」梁龙想起昨天晚上的母子大战,肉棒
不由自主便翘了起来「真他妈过瘾!」「你有种!」铁钢羡慕地看着梁龙,试探
着问「咱哥们儿从来都是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能不能……?」「打住!」梁龙
知道铁钢下面想说什么「要是其它人哥们儿绝对双手奉送,眼都不眨一下,可这
是我妈!你丫实在憋不住,回家干你妈不就得了。」「我他妈也想过,可实在没
这胆子!」铁钢低声下气地说「你丫这么仗义,就让我也占回便宜。实在不行,
我在旁边学习学习也行。」「嗯——」梁龙想了想「反正这几天我们家没别人,
让你丫去蹭一炮应该没问题。大不了咱哥俩就象我昨晚上一样生办。可是……」
铁钢一拍胸脯「你丫有事就说话,兄弟绝对不说个不字!」「咱俩说好,干完我
妈你妈也不能剩下,有机会也得让我操操你老娘。」梁龙看着铁钢「想吃鱼就别
怕鱼腥,要吃肉就别嫌肉臭。你丫有这个胆子吗?」铁钢被梁龙说的热血沸腾
「我铁钢也是条响当当的汉子!就按你说的办!咱哥俩就来个共产共妈。」「一
言为定!」

  吴芳心神不定地做好晚饭。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儿子早些回家还是永远都
不想再看见这个丧尽天良的畜牲。但有一件事情她非常清楚,今天晚上又将是一
个痛苦和欢愉参杂交错的不眠之夜。她和儿子将会在母子乱伦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妈,我回来了。」梁龙推开家门,冲坐在饭桌边发呆的母亲扮了个鬼脸「这是
我好朋友——铁钢,来咱们家吃顿饭。」「阿姨好。」铁钢从梁龙身后闪出,礼
貌地向吴芳打招呼。吴芳一楞,半天才反应过来「噢,你好你好。」她实在没想
到今天晚上儿子会带同学回家吃饭。难道儿子想放弃今天这个乘胜追击的大好机
会?或者他突然良心发现?凭吴芳的生活阅历,她清楚地知道「狗改不了吃屎」
这句话的含义。那儿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

  你自己随便坐,千万别客气。「梁龙冲铁钢挤挤眼。吴芳连忙站起身招呼铁
钢」小钢,到这边坐吧。今儿晚上阿姨也不知道你要来家里吃饭,没做什么菜,
你就将就点儿吃吧。「铁钢座坐到饭桌边,由于紧张手心全是汗水」阿,阿姨,
麻烦您了。「」别这么客气。来,吃饭吧。「吴芳给铁钢碗里夹进一块红烧肉。」
妈,铁钢最爱吃肥肉了。你做的红烧肉肯定合他的口味。「梁龙话中带话」是不
是,钢子?「」对对,阿姨做的红烧肉真好吃。「铁钢吃得嘴角冒油。」爱吃就
多吃点儿。「女人除了被人称赞漂亮之外厨艺高超也是令她们开心的奉承。」我
妈不但红烧肉做的好,身上的肉也特肥,特香!「梁龙把话又讲明了一些。吴芳
狠狠瞪了儿子一眼」别胡说八道,好好吃饭!「」钢子是我铁哥们儿,又不是外
人,怕什么?「梁龙放下筷子,伸手在母亲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特别下边那块肉
更肥的流油。「

  吴芳没料到儿子在外人面前竟然这么放肆,气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却又不
知道如何发作。梁龙无意拖延,干脆把话挑明「妈,实话实说,钢子今天来除了
想尝尝你做的红烧肉,最主要还是想吃你身上肉。」「畜牲!你当你妈是什么人!」
吴芳忍无可忍,抬手狠狠扇了儿子一记耳光。梁龙猝不及防,半边脸上留下五个
清晰的指印。铁钢吓的小脸煞白,大气不敢多出,惊慌地注视着眼前剑拔弩张的
母子俩。「敬酒不吃吃罚酒!」梁龙死死瞪着母亲「别怪儿子不给你面子!」

  他一把抓住母亲头发,另一只手左右开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回敬了母亲
四个响亮的耳光。吴芳被打得晕头转向,方寸大乱。梁龙一边揪着母亲头发往沙
发上拖一边冲铁钢大喊「你丫别光看热闹,过来帮忙呀!」铁钢入梦方醒,跑上
来抓住吴芳的胳膊「大龙,下一步怎么办?」「我操,你丫那些毛片都他妈白看
啦!」梁龙指指母亲「扒她衣服,全扒光,然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她,她
要是反抗呢?」铁钢又紧张又兴奋,憋得满头大汗。「揍她!咬她!反正我妈这
一百来斤嫩肉你就全交给你了,你看着办吧。」梁龙俨然一副淫母专家的派头。
「畜牲!混蛋!放开我!放开我!」吴芳象疯了一样又骂又叫,又抓又踢。她实
在无法忍受被儿子同学强奸的现实。

  「大龙,你可得帮帮我,我怕一个人搞不掂呀。」铁钢空有一身蛮力,面对
这种场面却不知该如何下手。梁龙见母亲摆出了拼命的架式,心里也有写发毛。
他以最快的动作脱下内裤然后揉成一团「你把我妈手攥住,我先把她嘴堵上。」
说着,他一手掰开母亲的牙齿,另一手将整条臭烘烘的内裤硬塞进母亲嘴里。铁
钢看得直舔舌头「大龙,我算服了,你够狠!」失去了声音这个最有力的武器,
吴芳在两个如狼似虎的少年眼里已经成为一只任由宰割的母羊。梁龙,铁钢自如
地交换了位置,梁龙死死禁锢住母亲的胳膊,铁钢压住吴芳大腿,再一件一件撕
下她身上的衣服。「我操!奶子真大呀。」铁钢已经完全进入状态,不但动作变
得灵活,语言也恢复了平常的风格。他两手捧起吴芳赤裸的大白奶子,张嘴便在
上面咬了一口。吴芳疼的浑身全颤,直冒虚汗。「你丫轻点儿!」梁龙一脚踹在
铁钢屁股上「这可是我妈,她的奶子我都没舍得象你这么咬!」「我错了我错了。」
铁钢轻轻抚摸着吴芳乳房上留下的暗红色牙印,侧头对梁龙说「等你奸我妈的时
候,我让你咬两口还不行!」

  梁龙看着母亲因为呼吸不畅,整个脸颊憋得由红变紫,面部表情煞是吓人。
他忽然有些于心不忍,凑到母亲耳边诚恳地说「妈,我看你憋得难受,只要你不
叫我就把内裤拿出来。」吴芳早已感到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般难受,听儿子这么
一说,连忙一个劲儿用力点头。任何时候,人的精神需求都必须服从物质需要,
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真理和事实。连英雄义士都可为五斗米折腰,更何况她这么
一个潺弱柔顺的中年女人呢?梁龙从母亲口里掏出湿乎乎的内裤丢到地上「妈,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又不是黄花闺女,怎么每次干这事儿都这么较真儿呀,自
讨苦吃!」吴芳喘口气,涕泪横流着说「大龙,你糟蹋妈妈也就算了,可,可你
怎么还带你的同学来一起强奸我。你,你叫妈怎么做人呀!」「钢子也不是外人,
你就陪他玩玩儿吧。」梁龙淫笑着说「这小子和我一个德性,都是让女人给憋坏
了。你帮他泄泄火,也算做了件好事。」吴芳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是白费口舌,
只好忍气吞声地说「你们两个孩子毛手毛脚的,想折腾死我呀!要做就快点儿做,
别再到处乱咬乱摸了。」梁龙拍拍铁钢「听见没有,我老娘都着急了。你丫还他
妈抱着奶子不撒手,快点儿办正经事吧。」「对对,再多摸几下,没准儿还没插
进去我就射在外面了。那可太亏了。」

  铁钢一边和梁龙说笑一边解开裤子,亮出下面粗状坚硬的大肉棒。他先自己
撸撸肉棒外层布满褶皱的包皮,又伸手试探着摸摸吴芳毛茸茸的阴户,大肉棒对
准阴门,屁股朝前猛然一挺,整根阳具便「滋——」得一声,连根插了进去。
「爽不爽?」梁龙淫笑着对铁钢说「我妈的老穴可是个宝贝,保证让你小子干得
死去活来。」「干真家伙就是他妈不一样,比自己玩儿自己爽一百倍!」铁钢爽
得滋牙咧嘴,口水差点儿流出来。他两手扶住吴芳大腿,身体一前一后拼命抽动
肉棒,每次进出都恨不得连睾丸一起插进阴道里。吴芳现在脑海里一片空白,唯
一的想法就是盼望压在身上的小毛孩子早些完事,早点儿结束这场恶梦。

  对于床第之事,吴芳虽算不上淫娃荡妇,但毕竟有二十几年的造爱经验,对
付象铁钢这样阴毛刚刚长齐的小鬼自然绰绰有余。她悄悄移动身体,抬高屁股,
两腿向内夹紧,使自己阴道壁上的嫩肉可以全面接触龟头,然后以阴户为中心旋
转臀部,配合铁钢抽动肉棒的节奏收缩阴道,这一招又叫「阴包阳」,就是阴户
也象阳具抽插一般反过来吞吐阳具,可以给造爱双方特别是男人带来极强的亢奋
和快感。「啊——啊——」铁钢果然中招,仅仅坚持了二十几下便感到双腿发软,
肉棒发麻,一股精液从龟头中间的尿道口喷射而出。「我操,才他妈不到五分钟
就投降了。

               【全文完】


本图文首发-涩客网[www.2zzb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