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色近亲  »  【美丽的小妻】(又名娇妻变淫荡)
【美丽的小妻】(又名娇妻变淫荡)
美丽的小妻

其实事情的起因还在网络。接触了网络之后,我和广大男网友和可能不算广
大的女网友一样,爱浏览下载网络中“黄色、淫秽、低级、下流”的东东。

  这时我和岚已经结婚了,而且无论感情还是性爱都很好,很正常,也并不像
很多文章中所说的那样平淡无味,大家都每天正常地上下班、干家务、朋友聚会
等等等等,算是充实的。

  00年,我家里装了电脑,上了网,老婆只是爱打一些益智类的小游戏,而
我平时看新闻、网络小说之类,在她睡了或者不在家的时候,就看色类的东西,
我的网络情色游的过程是这样的:最早接触的是小说,各种角度的描写、不同心
理的刻画、百无禁忌的分类让我高呼刺激;后来是爱看图片,从重口味的性交图
向日本高清晰露点女优写真转变;接着就是上了宽带后,能下载电影了,我延续
了看图时的口味,喜欢东方的A片。

  我的工作不是很忙,上班也经常能上网,所以有一段时间我简直是沉溺到了
片、图、书所营造的淫荡水泊之中。

  直到有一次出差(其实就算是旅游吧,呵呵)回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接触
这些东西,反而感觉很淡了,偶尔性之所致去看看,慢慢地,我发现我越来越喜
欢色文而不太爱看色图和A片了,而且口味在逐渐地集中,以前是什校园、虐
文、武侠、暴力、肥水等等照单全收,现在变成只喜欢一种――伴侣交换类和类
似的红杏等。

  无论这是功劳还是罪过,我都得说,是网络情色文章渐渐改造我的性取向:
我经常登陆去看这类文章的更新情况,如果出了问题登不上,我就会心痒难熬,
迫不及待。

  ――当然这一切,我的老婆,岚,一点也不知道。

  最初看换伴类的文章,特喜欢看作者们对换伴的男女主角的心理刻画,男人
都是在莫大的兴奋中夹杂着浓浓的醋意和隐隐的追悔,而这醋意和追悔终将淹没
在更强烈的兴奋中;女人则往往在浓浓的羞意和隐隐的屈辱中被一点一点地挑起
情欲,而这羞耻和屈辱最后也必将被情欲的烈火燃烧殆尽。

  每次看到写得好的换伴类的色文,我都会兴奋异常,欲火焚身,脑海中幻想
着这些情节的具体细微处,想入非非……这就是色文的好处,这是A片色图所不
能媲美的好处。

  而这时的我,还只是停留在“爱看”这类小说的地步,极少地在脑中闪过一
念:“要是故事中的男女主角是我们……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都不可能去真
的交换,更不要提岚了……要是让我跟别人夫妻做3P还差不多,嘿嘿……”于
是念头就此打住。

  直到有一天,在QQ的成人话题聊天室里,我认识了一个名叫“操我妻子”
的人,一切又开始有了变化。

  看到这个名字,我毫不犹豫地加他好友:“你好,我喜欢看交换类的色文,
你呢?”

  须臾,通过了他的验证,因为是色文同好,所以很快熟络了,于是就通上了
电话(狠吧,都不用语音,因为那时候我们都没有)。这个在上海工作的男人说
话慢条斯理的,他说他老婆个子很高,属于漂亮的那种,做爱很容易高潮,很有
意思的是他老婆天生的几乎没有腋毛,阴毛却很茂盛,还有她最近要出国了,将
来还不知道怎样……

  我主要是听着了,他也没怎问我老婆怎怎样,我的语焉不详含糊其词
他也不介意,但是当我半开玩笑半试探地说:“嫂子让你形容的这好,我也想
试试了。”

  他好像马上进入状态,说:“你想和我老婆做爱吗?她的水儿很多,叫床的
声音也好听,你想不想弄她?……”

  我听他的声音明显地有些紧张起来,反倒有点尴尬地聊起别的:“当然想,
其实夫妻交换啊,都是想弄别人媳妇儿,恨不得自己一个男的跟别人3P。”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和你不一样,我就想让别人玩我老婆,虽然
她肯定不会同意,我也不会真的去尝试,但我就是有这种性幻想,这是最令我兴
奋的幻想……”

  我更加尴尬,在后来的时间里他不停的暗示我,让我说些我想和他老婆怎样
怎样的话,他虽然很兴奋(我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想一边听我编造玩他老婆的情景
一边手淫),但言谈很礼貌,不像他的QQ名字那直接,但是我怎也说不出
口,不鹹不淡地聊了几句,他可能也感觉到了,就收了线,以后再没联系过。

  他不知道,他影响了我。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不自觉地冒出一些念头:和同事去洗浴,看到哪个家夥
的身材健壮,鸡巴粗长,就会想象着老婆要是和他干一下一定很爽;看正常的影
视作品,也会幻想老婆和其中的男主角搞的话会怎样怎样,而且越想越兴奋……
终于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我和那个在上海的男人一样了。

  现在该从我的老婆说起了,岚和我一样大,我们是大学同学。因为她在班里
最漂亮,最淑女,所以一入学本班外班、本系外系的追求者就不断,可是她当时
好像因为年龄太小的原因(我们俩都是5岁半上学,不到17周岁就上了大学,
这也算有缘吧,呵呵,不过当时在班里就都是小不点了),对交朋友很抵触,所
以追求者们均以未遂结束。而我因为和她同是一个地方的,所以一入学就算是熟
的了。

  我当时一来没有什想法,二来又同是南方同省同地区的老乡在北方上学,
所以经常和她来往,互相帮助,呵呵,越来越熟。到了第三个学期,我在我们宿
舍和她们宿舍的共同撺掇鼓励下,发动了求爱攻势,半个学期的时间搞定,在放
假回家的火车上已经开始亲亲抱抱,摸摸弄弄了。

  当时感觉追求的时候历尽艰辛,回过头看,只要投其所好、不急不躁、合理
暗示、适时表白,还真他妈的简单!不过那时是学生啊,现在看来,学生都好搞
定!

  后来的事都顺理成章,在学校就偷吃了禁果,一起海誓山盟,如愿以偿地毕
业分配回我们省的一个知名大国企,到了年龄就结了婚。自然得不能再自然,简
单得不能再简单。

  好了好了,这些事抠得太细,扯得太远,不利于带领狼友们进入主题,而且
跟我熟点儿的人看了都能对号入座了!

  岚是清秀型的女孩(是不是应该称作女人啊?不过现在还有人以为她很小,
想给她介绍对象呢)。她的身材是偏瘦的,不过我就是喜欢瘦的,喜欢小乳房,
小屁股,也是国际审美标准嘛。她个子不矮,164CM,配上一头披肩长发,
嫔嫔婷婷的步姿,娇柔细嫩的口音,典型的南方窈窕淑女。

  毫不夸张地说,经常看一些选美啊什的节目,感觉里面大部分佳丽在气质
上都要输给我老婆。什叫书卷气?但凡古今中外的名著都看过,写日记写得象
散文似的,这就能有书卷气!要说长相,我不想具体形容,只用我们公司大家公
认的一个词:漂亮!

  我们的生活是性福的。有了自己的房子后,基本上一星期两次。老婆以前是
特别怕羞,特别被动的,开灯也不行,窗簾有缝也不行,背入式也不行,说感觉
有很多眼睛在后面看着赤裸裸的她(我晕!~)……

  我总开玩笑说她是闷骚型,因为平时总是反对我说荤话开色玩笑讲黄段子,
但做爱的时候她还是很动情的,前戏开始不久,吻着摸着她就会湿滑一片,插进
去没几分锺她的小屄里就会泛出成片的凸点。

  这时我不需什技巧招数,只要狠命地不停操她,几十下之后,她的小屄就
会一下一下的越收缩越紧,收缩频率越来越快,最后随着她猛地眉头紧蹙,紧紧
地抱着我,小嘴里吐出“嗯……呃……”带着哭腔似的几声,浑身不由自主地抖
动着、抽搐着,同时岚的小屄就会拼命地收缩,好像里面有很多肉会动,勒着、
包着、吮着、裹着我的鸡巴,这时操屄的“啪啪”的声音也会变成“噗叽噗叽”
的――她突然流了好多水儿,高潮到了!

  在没结婚的时候,我们总是在我或她的宿舍里偷偷摸摸的做爱,在她高潮的
时候,我也会被她的小屄夹得兴奋到顶点,一倾而出,一泻千里,因为她高潮来
的快,所以做爱一次算上前戏也不用20分锺。

  有了自己的房子后,我不知道是没有了提心吊胆的后顾之忧了,还是鸡巴久
经考验了,反正在她第一次高潮之后,我都不会射。岚的身体在这时非常敏感,
虽然我整个身体伏在她身上没事儿,但是却不能碰她一下,不管碰哪儿哪怕是胳
膊,她都会全身抽搐一下,这时的她也说不出话来,我要是再操她她就会“啊”
叫着推我表示抗议,估计身体依然是高潮的反应,但脑神经已经告诉她不爽了,
呵呵,这种敏感劲儿要持续2、3分锺才能过去。

  每次她缓过劲儿来,都会吻我嘴巴一下,嗲嗲地问:“你还没有啊?”

  我也会轻声告诉她:“我要让你再来一次!”

  “坏蛋!”

  这句嗔怪就像我发起总攻的号角,为第二场大战揭开序幕……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毕竟越来越成熟,现在的杂志,有几本、有哪期上面
没有性话题、性教育?老婆从上面也学了不少新知识,接受了不少新观念。


                (二)

  老婆的性感是被一点点地开发出来的,这不全归功于我。也不知道从什时
候开始,我们的社会不再谈性色变,而且一下子就积极起来,不管是什杂志、
报纸上都有性的话题,侃侃而谈、夸夸其谈。

  老婆和收发室的小姑娘关系不错,总是从她那里拿新杂志先看几天再给人家
征订的部门。从这些杂志上,老婆知道了很多她以前比较抵触的东西原来是正常
的:比如说口交啊、野外性爱啊、自慰啊等等。

  “老公,你来看这个人写的,怎这……过分啊?”

  这个夜晚和平时一样,我在看球赛,老婆在床上翻杂志。

  “怎了?”我凑过去一看,是一本女性杂志里一位读者在性健康专栏里介
绍她的自慰经验,她和老公长期两地分居,靠自慰解决问题。篇幅并不长,但是
说的挺真实,而且挺有道理。

  “性是人的需要嘛,我觉得人家无可厚非。”我爬上床,和老婆靠在一起。

  “我没有说她做的不对,可是这种事怎能写出来呢,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她自己用手……真不害羞……”老婆笑着说。

  “我觉得人家这样做是对的,有多少守活寡的女人因为她这篇文章而获得性
满足啊,老婆,今晚我们也满足一下,嘿嘿嘿……”我说着就淫笑着突然抓住她
的小乳房,隔着睡衣揉了两下。

  “哎呀!去你的,讨厌……”老婆挣了两下,“自己用手那个,真的能有那
舒服吗?”

  “呆会儿让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我不――”老婆拉着长音撒娇地说。

  我把电视一关,翻身扑到老婆身上,吻了下去……

  此时我们已经住进自己的小爱巢一段时间了,老婆的性观念也比以前开放一
些,允许并且赞成开灯做爱。调情的过程中我看到了她逐渐红起来的脸和逐渐突
起的乳头,在她下面一摸,老婆的小屄缝里已经湿湿粘粘的,她很配合地让我剥
光了她,双手交叉护胸,一条长腿微蜷,夹住了毛茸茸的一片,真美啊!我真是
爱不够她……

  我一边撸着自己的鸡巴,一边坐在她的双腿间:“岚,我们互相手淫给对方
看,好不好?”

  “不好!”岚本来微闭双眼等待着我的宠幸,没想到我冒出了这个念头,瞪
着我嗔怪,两只小脚丫轻轻踢我,眼睛已经不由自主地看向我的大鸡巴。

  “你不是一直好奇我是怎手淫的吗?现在就能让你看看呀;你也应该学学
啊,我出差了你也能自己安慰自己一下嘛。”我趴下去吻了吻老婆,在她耳朵旁
边轻轻地说。

  “嗯……真的能舒服吗?”岚害羞地答应了。

  “来,自己先玩玩乳房,”我侧卧在妻子左边,拉起老婆的右手放在她的乳
房上,压着她的手轻轻的抓握她的乳房,慢慢地,我的力量越来越轻,而岚还是
微闭着眼,自己不停地揉捏乳房,我就把手放在了另一个乳房上挑逗她,“舒服
吗?”

  “嗯……”

  我的手在她的乳房上逐渐地加力,结果看到妻子修长的小手指在她白皙的小
乳房上也越陷越深,看到这里我情欲大增,闲着的左手慢慢地来回抚摸过她平坦
的小腹,她修长的大腿,她的左手也自觉不自觉地抚摸我的身体,最后我的手伸
进了岚那毛茸茸的一片,岚轻轻地把腿分开了一点,我的手指在岚的小屄缝里一
摸,好家夥,已经分泌了好多又滑又粘的爱液,从屄眼儿那儿捞了点儿往上涂在
已经微微凸起的阴蒂上,滑哧溜地胡撸两下,妻子马上就更兴奋了,双腿又分开
了点。

  “这样舒服是吗?”我故意一边捏着岚的乳房,一边揉按着她的阴蒂问。

  “嗯……”老婆右手揉自己的乳房揉得更上劲了。

  我拿起她一直在我的身上不停摩挲的左手,放在她的阴阜,“来,自己摸也
是一样舒服的。”用我的中指压住妻子的中指,在她的阴蒂上画着圈地动。

  老婆是从来没有手淫过的,这一点上学的时候我就问过她,所以现在看来她
感觉这样非常淫靡、非常刺激,腿分得更开。我的手覆盖在妻子的小手之上,也
仅仅是覆盖而已了,我觉得这样能减少她的羞耻感,不用我再引导,不用我再诱
劝,岚的手指已经不能离开自己的阴蒂,还时不时自己从小屄眼儿蘸一些淫水,
保持手指与阴蒂的润滑,鼻息也逐渐沉重起来。

  我也改成埋头在她的左乳上舔吸,偷眼朝她望去,妻子的眼睛仍是微闭,脸
色已经是潮红,春情浓得能滴出水来,右手握在自己的乳房上,已经是时而揉捏
一下了,看来她的快感已经集中到下面了。

  “老婆……我爱你……”我俯首在岚的耳边轻声说(女人在床戏的时候更需
要男人话语的爱抚,忘了在什地方看过的,呵),“我好喜欢你动情的样子,
岚……你不是一直对男人的手淫感兴趣吗?你一边手淫一边看我玩自己的鸡巴,
好吗?”

  岚一直对女人通过自慰达到高潮感到不以为然;对男人的自慰,是听我说才
知道的,也觉得不可思议,蛮好奇的,我知道她一直想看看是怎回事,就像我
们男人喜欢看A片里女人手淫,但对男人自慰的镜头无动于衷一样。

  妻子的眼睛微微睁开,侧过头来和我热吻了一下:“嗯……好……”

  小手在自己的小屄上没有丝毫放松,我心中却是一喜,老婆一直不太喜欢我
在做爱时说得太粗口,今天说话如此露骨,她却没有反对,不知是没有发觉还是
已经接受了。

  我慢慢地爬起身来,跪坐在她分开的两腿间,从上面看去,妻子圣洁的玉体
正摆出淫荡的姿势:一头长发柔乱地散在枕上,右手轻托着小乳房不时握捏,左
手翘起了玉兰指,在叉开的雪白修长的大腿中间不停揉动……这是我第一次看到
老婆这骚!

  正在我愣神的时候,岚突然发现了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大大的害羞起来,两
腿微夹,膝盖磕着我的腿:“别……别看……”

  我看出她要放手,赶忙伏下身去吻了一下她发烫的嘤唇,“岚,别停,你现
在的样子好美,”我挺起身,撸动着早已昂扬的鸡巴,“你看,它为了你都这样
了。呃……”我发出了一声半真半假的呻吟。

  老婆“噗哧”一笑,看着我的坚挺处娇声道:“坏东西!”

  我心里暗自放松了一下,她的小手又在自己的小屄上揉动起来。

  “岚,我们都通过手让自己舒服吧,你也感觉一下自慰带来的快感。”

  我说着故意加快了撸动鸡巴的速度,果然妻子手淫的频率也快了起来。其实
这时最爽的事就是插进去,但是为了让妻子能知道自慰高潮的滋味,我知道还要
控制自己。

  “我的鸡巴现在好舒服,岚,你的小屄舒服吗?”这是我第一次用“小屄”
来称呼她的阴部,以前床戏的时候我们都是用“那儿”来代指。

  岚好奇地看着我手握鸡巴来回搓动,修长的指头并在一起,在自己的阴蒂上
按着画圈:“舒服……”

  “哪儿舒服啊,我要你告诉我。”我动作不停,嘴里也是一问紧跟一问。

  “嗯~~……”

  妻子开始撒娇,我知道她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嘴,说出“小屄”这样粗俗的词
汇。老婆的家庭是书香门第,从小接受传统教育,平日里就语少音轻,一个典型
的淑女,怎能说出这放浪的话来?不过我要尽量试试。

  “老婆,说出来吧,说出来我的鸡巴就更舒服了……”我边手淫边说,“说
出来你也会克服不好意思的障碍,放得更开,你的小屄也会更舒服……”

  妻子没吭声,还是一边看着我的鸡巴一边手淫,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动心
了,继续试探,“岚,我的鸡巴现在真难受,真想插到你的小屄里,你的小屄舒
服吗?”

  “嗯……舒服……”

  我看过去,在妻子不停揉动的指间,她的阴蒂早已勃起,小阴唇也因兴奋充
血而微微挺出、张开,由于妻子总是蘸着阴道里流出来的爱液来润滑阴蒂,所以
那一片深色里泛出丝丝淫光。

  “告诉我……是哪里舒服……快……”我的声音里故意带上了几分喘息、几
分兴奋、几分催促,还有些许的命令。

  “呵……小屄……舒服……呃……”妻子终于说出了这羞人的话语!她羞得
星眸微闭,俏脸微侧,手淫却动得更快。

  这场面让我也更加兴奋,却不敢明着表扬,“老婆……你好棒,我好爱你…
告诉我,喜欢不喜欢我的鸡巴……”

  “嗯……喜欢……”

  “喜欢什?”

  “你的……鸡巴……”老婆微蹙着秀眉,不过这次比刚刚说的痛快一些了。
她显然是有了更多的快感,两条腿更分开了一些,屄处也更湿淋淋的。

  “哦……鸡巴太舒服了,喜欢老公的鸡巴操你的小屄吗?”我柔声接着问,
不过把平时用的“插”字改成了粗话“操”。

  “喜欢……喜欢老公的鸡巴……操我的……小屄……啊!啊……”岚的小手
突然加快的揉动的频率,小屁股也转着圈地向上挺,她的中指和无名指并拢着在
湿滑的阴蒂和小阴唇上飞快地胡撸,食指和小拇指优雅地翘着。

  太美妙了,她的高潮到了!老婆的屁股有节奏地一挺一挺,头向后仰着,尖
尖的下巴冲着我,口鼻间无意识地胡乱淫哼着,小手还在股间不顾羞耻地蠕动,
太淫靡了!

  这晚,我又用鸡巴狠操老婆小屄,让她又充实地满足了一次。完事之后,说
情话的时候我边轻抚着她的玉体边问她:“岚,自己用手舒服吗?”

  “嗯,跟和你真正做的感觉不一样。”老婆依偎在我怀里。

  “怎不一样啊?”

  “自己用手感觉……一下子就到了尖上,特别强烈的舒服,比和你那样还舒
服,可是舒服的时间要短一些。”

  各位色友,我就此总结出:阴蒂高潮强烈而持续时间较短,阴道高潮强烈程
度要弱些但较持久,我不知道有没有女性看这篇文,或者经验丰富的老狼们,是
这样吧?

  看老婆手淫虽然很刺激,很有意思,但是在后来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并
没有再尝试过,直到我到省会出差。

  一个星期的出差时间里,我和老婆两次通过电话,一边倾诉衷肠,一边说着
下流的淫话,一边手淫着,老婆也由一开始的说不出口慢慢被我连哄带求的玉口
渐开,说出了诸如“我的小屄现在好湿”、“想你的大鸡巴了”之类平时床戏决
难以启齿的艳语春句。

  每次老婆都在不断重复“操我的小屄……操我的小屄”这样的呓语中自己用
手达到高潮。为什说是“呓语”,因为后来问她,她都不知道自己在高潮的时
候胡喊乱叫的是什……


                (三)

  上回写到我的爱妻――岚,在我的鼓励、暗示、调教、撺掇下,已经开始把
手淫作为一种性生活的调剂品,并且和我通过电话手淫达到高潮,就算我们俩不
在一起,也能互相抚慰。这时的妻子,虽然还不是很放得开,总是由我主动,但
是与以前比起来算是多了很多风情。

  我们可以一起探讨性方面的所有问题,可以一起欣赏情色片。妻子喜欢看唯
美的三级片,比如韩国的《美人》等,香港的一些片子在煽情方面也很有功夫,
妻子经常电视里温柔的音乐、缠绵的画面、淫靡的呻吟声中就湿得粘粘滑滑,动
情不已。相反她对那些没有情节的“枪战”不但没有兴趣,而且比较抵制,不爱
看(尤其不爱看赤裸裸的吹箫口交场面,而且她也不喜欢给我口交,主要是心理
上嫌脏),这和我交的一些聊成人话题的女网友很不一样。

  这是初夏的一个傍晚,我和妻子象往常一样吃完晚饭携手散步。岚今天穿的
是一件白色连衣长裙,我是一身休闲装,我们在微热的晚风里漫步,经常能引来
路人的注目,他们都在羨慕我们这对鸳鸯吧,我想……

  有一个想法突然在我的脑海里闪现,我拉着妻子的小手对她说:“岚,我想
去看看打篮球,好吗?”

  这是我们企业社区里健身场地中一个灯光篮球场,一群男人们都在打篮球,
老中青还有高中生们挥汗如雨,乐在其中。妻子知道我喜欢看篮球,默默地陪着
我坐在球场旁的台阶上,看着这十几个人淩乱但又很热闹的全场比赛。

  回忆着从前我疯玩篮球的时候,我说:“男人打球,有女人在旁边看和没有
绝对是不同的心理,你坐在这里,殊不知他们的劲头大了多少。你看着吧,个人
盘带和突破肯定会更多,而好的配合就会因你的到来而锐减,呵呵。”

  “胡说八道!”妻子娇嗔。

  果然不出我所料,三步篮越来越多,而且花活不断花样百出,进了的,就会
在挺着胸脯往回跑的时候朝我们这里瞥上一眼,没进的,也会在痛惜扼腕的时候
瞟一眼妻子。

  妻子也感觉出来她对球员的吸引力,我坏笑着看着她,正要揶揄两句……

  “不许说!”妻子白了我一眼,轻轻捶了我一下。

  “这说明你是美女嘛,你的吸引力大嘛,人家的表演都是给你看的嘛……”
我赶紧连捧带夸。

  妻子当然非常受用,满意地又白了我一眼,继续看比赛。

  “我们男人看女人,身材曼妙的肯定会多看两眼;你们女人看男人,是不是
也喜欢看健壮、健美的?”我看着球场上一个个热得光着膀子的男人们问妻子。

  “当然了……哎呀!真漂亮!”一个身材非常结识匀称的高个子小夥儿用令
人目不暇接的假动作上了个很帅的三步,令妻子脱口而赞。

  “看他的体形怎样?”我问妻子。

  正巧小夥子朝这边看过来,和妻子望了个对眼。

  妻子脸一红,低声骂了我一句,“讨厌!”

  我心中一乐,继续不依不饶:“其实每个人都有性幻想,这并不是什下流
的事情,你看这个小夥子这阳光帅气,想象一下,和他做爱是不是会很爽?”

  “真讨厌!坏死了你!”妻子做势打我,却是点到为止,脸红的更厉害了。

  “哈哈,是不是想了?”我继续调笑着,用手拍了拍妻子的膝盖,同时用了
点巧劲一拨,妻子的雪白长裙的下摆本来缠覆在膝盖下面一点的小腿上,一下就
散了开来。

  “哎呀……”

  妻子慌忙把腿夹紧,正要伸手去整理,我坚决地攥住她的手:“别动!他为
你表演那漂亮的进球,你应该给他点奖励啊。”

  “不要……人家都能看见……”妻子还在一挣一挣的。

  “没关系的,不会有很多人注意到的,但那个小夥子肯定会看,呵呵。”我
安慰加鼓励。

  妻子拗不过我的坚持,手上不再使劲。她长裙的前摆依然耷拉在膝盖下面,
而后摆则垂在了坐着的台阶下面。里面的春光应该有所暴露,这令我欲血喷张。
从我的角度,是无法看到什的,但是从打球人的角度呢?

  我对妻子说:“岚你等我一下,”我一指球场对面的冷饮摊,“我去买一瓶
水。”我一站起来妻子赶忙就要整理裙子,我皱着眉头笑着说:“嗯?不许动,
要不然我就更欺负你了……”

  “讨厌死了……”妻子娇嗔了一句,竟不再弄了,两手放在并拢的膝盖上,
“你快点回来!”

  一股冰流从口腔沁入胸腹,却也扑不灭我心中邪邪的欲火,穿过球场时我的
眼睛紧盯着妻子的裙内:由于她坐在第二层台阶,球场上的人眼睛稍向下瞄便可
以看到裙内春光。呵呵,妻子趁我不在时还是稍稍将裙摆收了收,但后摆依然耷
拉下一截,可以看到妻子紧并的一双玉腿的曲线优雅地延伸至裙内深处,直至那
若隐若现的小白内裤。

  真是恰到好处啊!不知道岚是不想暴露太多,还是嫌裙子粘到地面了呢?反
正不管如何,她接受了部分暴露,难道真的象小说中说的那样,女人都在潜意识
里有点暴露心理吗?

  我心中想着,已经走到妻子面前,把水递给她,俯身轻声说:“岚,你整理
的真好,别人只能看到你的腿却看不到更想看的,呵呵,就这样,我也去活动活
动。”

  天色渐晚,球场上的人陆续走了一半多,中老年篮球爱好者们和学生弟弟基
本都回家了,剩下的应该都是我们企业里住宿舍的单身职工,我加入后八个人,
打起了半场。

  很久没有剧烈运动,身材略有些发福,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发挥拿手好戏――
妙传。我尽量少做快速跑动,利用同伴的掩护和穿插,不停给同夥的那个阳光男
孩――就是打球最好的那个高个帅小夥儿――塞出舒服的好球。而他在每次漂亮
的进攻结束后,总要默契地笑看我这个助攻一眼,然后在回位的时候很隐蔽地瞟
一眼球场旁台阶上那一裙春色……

  大胜两局十个球之后,对方坚决要求重新分拨儿,而我已经气若牛喘,顺势
光荣下场,让他们改三打四。看得出来,同夥的小帅哥――听他的同伴们喊,我
已经知道他叫王栋――很为痛失我这样的好战友感到惋惜。

  “累死了,累死了!”我喘着粗气坐在老婆旁边,接过水咕咚咕咚地灌了一
通。

  “笨样儿!”妻子边损着边疼爱地帮我擦汗,“看人家打了那长时间都没
嫌累。”

  “呵~人家是谁呀,是老看你的那个小帅哥吗?他叫王栋,怎,嫌老公不
如人家啦?”我怪声怪气地打趣。

  “讨厌死了,这坏你……”妻子小脸一红,又做势欲打。

  我一揽她站起身来,“刚剧烈运动完不能马上坐着,陪我走两步放松放松,
好吗?”

  就在妻子点头的时候,我坏笑着在她耳边轻轻道:“再说了,我媳妇儿敞着
裙子让他们看了半天的美腿了,也该给他们看够了是吧?”

  妻子大窘,绯红至颈,我低声笑着承受了几下粉拳,和妻子溜达到了没人的
那半场的篮球架下。篮球架底部是用一块平整干净的水泥板压住做平衡的,我和
妻子面向对面球场坐下。天色已经越来越暗,不远处这几个仍不知疲倦的单身汉
们跑、跳、投的身影已经略有些朦胧。

  眼睛看着他们,我对妻子说:“岚,刚才那样逗你,让你暴露,是因为我看
书上说过,女人潜意识里都有暴露的欲望,也就是说,刚才你春光外泄,会有兴
奋的感觉,对吗?”

  我侧头看过来,妻子害羞地看我一眼,见我问的认真,也看着球场上的人柔
声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挺紧张的,觉得他们都在看我……看我那儿,也有
点儿兴奋吧……”

  看着妻子娇羞的样子,我不禁心神一荡说:“活着就应该追求身心的快乐,
只要不影响别人,我们想怎样就怎样!其实你暴露了,我也不是一点都不介意,
但是你并没有露得太过分,应该说露的是心理而不是肉体,嘿嘿,来吧岚,再暴
露一下!”我说着就掀起了妻子的裙子。

  “不要!”妻子一下把裙子按在了大腿上,只露着纤细的小腿。

  “怕什,这晚了,他们连篮筐都看不太清,根本看不清楚你。”我正说
着被妻子打了一下手。

  “你的手那黑,把人家衣服都弄脏了。”妻子看到我傻傻地盯着自己打球
弄得黑兮兮的手,“噗哧”笑了一声,旋即又羞得不可自抑――不是反对暴露,
而是怕弄脏裙子!

  “嘿嘿,”我尴尬地笑笑,“旁边草坪里就有水管,我马上回来!”

  洗手回来,眼前的情景出乎我的意料:平日一向娇柔淑娴的妻子,同事眼中
的古典美女,把长裙已经卷到了大腿变成了超短裙,露出雪白修长的一双玉腿,
而且两腿微微叉开,白色的小内裤很容易看到!妻子的两肘支在膝盖上,小手托
着下巴,眼睛似乎在盯着打球的人们,眼神已经迷离,就像前戏时动情的样子!

  妻子感觉到有人过来赶紧两腿一并,正准备放下裙子,看到是我,手停在了
腿上,害羞地娇笑了一下,撒娇地说“不许看”,还是要放下裙摆,我坐下忙按
住她的手:“不要动!不要怕羞,有我这开明的老公你应该更放开些,刚才是
不是很兴奋?”

  “嗯。”妻子点点头,“我感觉他们都看得见,虽然我知道他们看不见,我
还这样主动给他们看……我是不是很……”

  妻子说不下去了,我赶忙接道:“是啊,我的老婆很淫贱。”

  坐在妻子身边,一边轻柔地在妻子的耳边说着让我生理反应强烈的粗口,一
边轻轻吻她的颊、耳垂、颈。我的一只手环腰抱着妻子,另一只手边抚摸边分开
她因紧张和羞怯而并拢的双腿,几乎没有费劲,只是稍稍用力暗示了一下,妻子
就叉开了双腿。

  “嗯~不许说……”妻子的手也环上了我的肩,伸着头接受我的亲吻,她的
鼻息开始沉重,脸蛋也开始发烫。

  “别害羞,就像我们电话里做爱那样,只是性幻想嘛,大胆的说,就会更快
乐,”我来回抚摸着妻子叉得开开的秀腿,“那些打球的小夥子们都在看你,看
你发浪的样子,愿意让他们看吗?”

  “愿意……”

  “愿意让他们看什?”

  这似乎成了我们夫妻间情色对话的惯用模式,在我的引导下,妻子开始渐渐
骚起来:“让他们看我……我的腿……”

  我的手在她的大腿外侧、内侧来回轻轻抚弄着,慢慢地,我的手靠近了她两
腿间的那一片温热,停在内裤上轻柔地打转:“还有呢?还让他们看什?”

  妻子的眼睛已经半睁半闭,似看非看着前方不远处,依然跑动的几个黑影:
“看我的……小屄……呃……乳房……”

  对呀!她的呓语倒提醒了我,把乳房暴露出来!我向后坐了坐,伸手去拉下
老婆背后长裙的拉链,刚拉了一点,老婆就转身:“不要……不要脱。”

  “呵呵,不是你要让大家看你的乳房吗?”我凑到她耳边说。

  “不行,这裙子上身脱下来就不好穿上了,万一来人看到……来不及……”
妻子依然晃动躯体,阻止我解开拉链。

  我一听,言之有理,而且这个社区院儿里有太多的熟人,真让人看见了,后
果不堪设想,于是没有继续强求妻子。帮她拉好拉链后,我的两手从后面腋下穿
过,隔着连衣裙握住了妻子挺立的两个小乳房:“那些男人都看见了,我在摸你
的乳房……你在张着腿让他们看你的小内裤,和裤衩里面的小屄,是吗?”

  “啊……是啊……看我的小屄……”妻子再次动情起来。

  我一伸右手,探到了妻子下身,从内裤侧边伸进手指,好一片滑腻!妻子
“啊!”的一声轻呼,娇躯同时也在我怀里轻颤一下,两只小手一下按在了我覆
在她小屄的手上,不知是紧张还是得到突然快感的反应。

  我们一直既紧张又兴奋地观察着对面半场的情况,我发现一个高个的身影总
是比较闲,叉着腰转来转去的,偶尔球可能是落到他的身边就投一下篮,还经常
象临时歇一下一样的蹲下身呆会儿,他一定是那个帅小子王栋!他是不是一直也
在偷偷观察着我们?他能看到我们的状况吗?顶多能看到隐约的白色身影和旁边
的人依偎在一起吧?

  边激动地想着,我的手边象掀开花瓣一样轻柔地拨开妻子的阴唇,阴道口渗
出的爱液已经把阴唇里都弄得湿糊糊的,我沾满淫水的中指在妻子的阴蒂上轻轻
逗弄:“岚,看你湿成这样,是不是小骚货?”

  “嗯……是……”妻子顺口无意识应答着,把双手放在腿上,又按回阴部,
不知搁在哪儿才好。

  “把裤衩儿脱下来吧,反正要是万一来人了把裙子一放就行了。让大家都看
见你的小骚屄,看你的小骚屄为他们湿了,好吗?”

  我左手拇指伸进了妻子内裤的松紧带,妻子非常配合地稍稍抬起屁股,自己
很快把内裤褪了下来,我接过来塞进裤兜。然后两手把妻子的腿又分得开开的。

  “看吧,我老婆岚儿为你们张开大腿,露着小屄让你们看呢。”我对着妻子
耳语,“岚,自慰吧,让大家看看我们的小骚货怎玩儿自己的小骚屄。”

  “呵……”妻子的手放在自己阴部的同时发出了舒服的轻叹。

  “告诉他们,美丽的岚是个骚货,告诉他们你想让他们操你的屄。”我言语
上用得更粗,激挑妻子的春情。

  “嗯~,我只给你……操……不让别人……操我……”

  没想到这时候妻子还有这种传统的贞洁观!我苦笑着道:“只是性幻想嘛,
你试着边说边想,你看那个帅哥儿王栋也在看你光着屁股露着小屄的样子,他一
定很想操你,说出来,一定会更有快感的。”

  “嗯……我是骚货……你们看我的小屄……露出来了……来操我……都来…
操我吧……啊……啊……”

  在妻子的身后轻抚她的大腿、乳房,我虽然看不到,但是能觉出妻子手淫的
频率越来越快,她的声音也有些控制不住:“都来操我!……操我的小屄……用
你们的大鸡巴……操我……王栋……大鸡巴操我!……”

  小声点!我心中想着,正要提醒妻子,突然她象憋了一口气一样一声不吭,
上身使劲向身后我的怀里靠着,完全靠脚支撑着地面,屁股猛地抬了起来,随着
小手儿在小屄里一动,一动,妻子的小屁股也一挺,一挺!她的高潮如此快速而
又猛烈地到来了!

  看对面的反应,打球的小夥子们应该没   “天哪,舒服死了……”妻子慵懒地回答,“咱们回家吧,我好像把裙子弄
湿了,凉凉的好难受。”

  进家一关门,没有清洗,没有前戏,我紧抱着妻子从门口一直吻到床边,将
被妻子的淫水濡湿了一小块儿的裙摆撩至尽头,妻子闻弦歌而知雅意地分开一直
没穿内裤的纤腿,我早已怒立的阳具一下便插进了妻子依然微润的小屄!

  在我一边肉体狂插猛攻,一边言语挑逗调唆,双管齐下妻子又开始略带娇羞
地呼唤起淫词艳句:“老公,好舒服……慢点操……羞死了……操我的小屄……
王栋,操我的小屄……你们都操我的小屄……啊……”

  这时的我听老婆喊别人的名字突然有了别样的感受,几分醋意、几分妒意,
更有强烈的快感!妻子一叫王栋操她的小屄,我的心里就会很难受地悸动一下,
同时大脑兴奋程度更高涨一下,操着妻子娇嫩湿滑小屄的鸡巴也会被勒紧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