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色文精选  »  老公,今夜你可回家
老公,今夜你可回家

老公,不知道還可以這樣叫你嗎?這一年多以來,你每天回家越來越晚,甚至徹夜不歸,沒有你我睡不著,所以我習慣了等你到天亮。夜,總是好漫長。

也許……正如電視裡說的,結婚久了,我不再帶給你任何激情,你對我的感覺淡了,可我對你的愛卻有增無減。

很想責備你,但你總能記得我的生日和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即便很晚回家,你還是會送上精美的小禮物哄我,不知不覺中,我就這樣一夜一夜地等著你,等來的全是你的道歉和禮物。

老公,那天我真不該聽朋友的話出去,不出去的話就不會看到你抱著一個小姐進了一家酒店。

老公,她真的比我漂亮嗎?到現在我還能清晰的記得你說我是全世界最漂亮的,難道那些話是有期限的嗎?

很想很想衝上前去問個究竟,或者歇斯底里的咒罵你們,但……我忍住了,因為看到還有你的同事在,我不想你沒有面子。

老公,天好黑,好冷,來往的行人讓我好怕……

老公,我好想你啊……

鹹鹹的,是眼淚……

老公,天剛微微見亮,我便回家整理一下去上班了,雖然很累很想休息,可我害怕這一天閒下來我怎麼去面對?

我像個第一天上班的畢業生一樣頻繁出錯,同事們對我的黑眼圈和紅紅的眼白也感到好奇,問我怎麼了?我笑了笑告訴他們我很好。

老公,下班我買菜好像忘了找零錢,是不是很傻?到家下了廚房,我一邊切菜一邊在等待你開門的聲音,可我又害怕你回來,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去面對你?是該問個明白,還是保持沉默?看到切開的蘿蔔上有鮮紅色的時候,我才發現手指被刀弄了一個口子。

你回來的時候責備我躲在臥房休息不去廚房弄飯,其實……【本文轉載自3ZZBB成人小說網(www.2ZZBB.com)】其實我在包紮手指,但你似乎沒有注意到。

老公,吃飯的時候,我很想問你很多問題,多得我自己都覺得前不搭後,問得沒有邏輯。可為什麼我開不了口呢?似乎看著燈光下你熟悉的身影,我很想珍惜這種感覺,我害怕失去。

洗碗的時才發現我沒吃飯,剩菜可以放進冰箱第二天拿出來熱一熱,可冷了的心去哪裡溫暖?

老公,晚上你抱著我,撫摸我,我知道你想什麼,我們也有好長時間沒有親熱了,我也渴望你的愛撫,可我還是說了不舒服,因為我真覺得好噁心,整夜我沒有哭出聲音,我不想你知道。

接下來的幾個天,我空洞的活在單位與家這個小世界裡,你依舊常不回家,我也依然在沙發上等你,儘管我有千百個怨恨你的理由,但,但我很想你,很想你,你知道嗎?

媽打電話給我,問我好嗎?我就想哭,我嘴上說一切很好,可就如同一個按鈕,激發了我內心的痛,一掛電話,我總是哭成了淚人,我好想像個孩子一樣撲在媽媽的懷裡哭上一場。

手指上暗紅色的傷疤終於掉了,可留下了一個很明顯的痕跡,換了以前,我會在你身旁撒嬌,至少你要買個首飾安慰我,我忽然又開始好想你,想靠著你的肩膀,想你抱著我。有個聲音在對我說:「忘了吧,讓過去隨脫落的傷疤一起消失吧。」

老公,是不是很奇怪,你深夜回家,我纏著你、誘惑你、挑逗你,我嘗試張開雙腿,很渴望的看著你,我為這樣一個夜晚煞費苦心,我第一次看了平時覺得噁心的書籍、上網查了讓人耳赤的文章,還咨詢姐妹們怎麼讓男人開心,她們都驚訝的望著我,是啊,我怎麼了?我只是想挽回你,因為我希望一切是我的錯,一切因我而起,才另你疏遠了我。

當你一臉不耐煩的脫去內褲後,你下面那根命根子上端還殘留著衛生紙,那一刻,我強裝的亢奮瞬間墜入深淵……我退縮、我猶豫……最終我還是用我的陰部去接納了它。和以往一樣,沒有前戲,你進入了我,我嘗試著忘記剛才看到的一幕,給你我的一切,然而,沒有幾分鐘,你退縮了。蹲在衛生間好長時間,因為我下面火辣辣的痛,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得了性病,我幾乎絕望了。

老公,姐妹們說我很賤,一個人躺在冰冷的治療床上,忍受著寒冰一般的器械觸痛著我嬌弱的陰部,可我還在想著你,想著你去醫院看了嗎?你不會拖著病不去看吧?

最後一次治療後,出了醫院大門,我看著灰濛濛的天空,祈禱著看到陽光,哪怕撥開雲層透出一絲光線也好,只要它能照在我面前,終於我忍不住跟幾個姐妹說了全部,可我奇怪為什麼我是最後一個知道你在外面鬼混的人呢?老公,你到底愛過我嗎?

晚上姐妹們為我準備了豐盛的宴席,美美的吃完又去酒吧瘋狂。以前我很少出來這種地方,忽然發現很多人都熱愛這種生活方式,閃動的燈光、震耳欲聾的音樂,我不覺得任何人比我充實,比我快樂,可他們能在昏暗嘈雜中尋找短暫的忘我。而我,現在也要鼓起勇氣,拿起桌上的酒杯,飲下這傳說中的忘情水。

老公,頭好昏,我覺得酒不好喝呀?不但很難入口,到了胃裡還覺得刺痛,可失去重心的感覺也不錯,好像桌前多了很多陌生面孔。老公,我好想你,你在他們中間嗎?

姐妹們消失在了五光十色的舞池中,而我還是坐在原位,有個男人也沒有去跳舞,他坐在我對面,我悄悄的打量了一下他,老公,你別生氣啊,你知道我向來好奇心很重的,對方可能有三、四十歲了吧,穿深色的T恤,看上去很壯,膚色有點黑有點粗糙,但一臉溫和的樣子,這是我結婚後第一次和陌生的男人單獨坐一起,感覺彆扭、不自在。

他好像跟我說話,可音樂聲音太大,我聽不清楚,他湊到我耳邊問我為什麼不去跳舞。我本來不想回答,因為我不習慣和陌生人,特別是陌生男人說話,可又覺得這樣很不好,至少我不反感他,所以還是告訴他我不會。話說完我就很後悔,覺得會不會讓他覺得我很土啊?可我為什麼要在乎他怎麼看我呢?

我們就是這樣開始聊了起來,原來今晚的幾個男人都是我姐妹們的朋友或者同事,我多少放了心,可大多數時候因為太嘈雜,我也不知道他說什麼,只是禮貌的點頭微笑。

過了一會兒,大家回來的時候,看到我們在聊天,紛紛指著我們異口同聲叫起來:「哦……原來不跳舞是有原因的。」

看著他們壞笑的異樣眼光,我好似真的做了什麼壞事一樣,又急又羞,不停的解釋。我越爭辯,似乎大家就越說得起勁,因為要扯著喉嚨說話,我也不想爭了,我看了看對方,他倒是大大咧咧的在一旁笑,還迎合著大家說就是喜歡我,怎麼了?怎麼了?老公,現在的人都這樣嗎?還是他們都是在開玩笑呢?

接下來開始響起了柔和的藍調樂曲,大家坐在一起開始玩起了遊戲,老公,我好笨,被罰了好多酒,聽著動情的樂曲,我反而覺得輸得高興,因為這樣可以讓我忘情。

「別想你那個臭男人了!叫了一晚上老公,掃不掃興?!」我不知道誰在我耳邊吼了一句。

……

睜開眼睛,原來我爬在桌子上睡著了,我這才感覺頭好痛,渾身沒有力氣,但我意識還是有些清醒了,我看了看周圍,原來已經換了地方,似乎是一個卡拉OK的包房。

我嚇了一跳,怎麼來的都不知道,忙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衣冠,一切正常,看到姐妹們都還在,才算鬆了一口氣,我正一臉疑惑的想要理清思維,剛才和我聊天的那個男人拿了杯茶水遞給我,然後順勢坐在我旁邊。

我彆扭的接過茶水握在手中,本想坐回了姐妹中間,可這杯茶水再次掀起了今晚的「速配」高潮,大家的玩笑越說越過火,話題甚至扯到了性上,講得很黃色,雖然大家都是過來人,我還是聽得面紅耳赤。

似乎看出了我的窘態,有個姐妹開始調侃說我很保守,身材又不錯,可惜只有過我老公一個男人;話音未落,全部包房裡的男人都盯著我看,這種注視的目光,讓我渾身不自在,天呀,我真的恨不得找個裂縫鑽到地裡。

老公,我總覺得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我想回家。

那個男人似乎看出了什麼,忙安慰我放鬆點,說大家也都是圖個嘴上舒服,出來玩開心是第一。

老公,他說得對嗎?也許我們彼此都忘記了各自的私人空間?我真應該放開你嗎?或者放開我自己?

看來今晚我和那個男人成了最熱門的話題,似乎非要撮合我們組成一對夫妻似的,也不知道誰開始拿那個男人開涮了,說發現他一直盯著我流口水,大腦裡一定琢磨著我和我發生性關係了。

我知道大家善意的玩笑,可說著無意,聽著有心,我腦間閃過一絲男女親熱的景象,同時,我覺察到自己微妙的變化,有些興奮、有些害羞、有些渴望,不經意間我的下面有點濕了,內褲裡頓時有了粘滑的感覺。

我忍不住悄悄的看了看他,結果他也正看著我,眼神充滿溫情,我頓時一臉紅暈,覺得剛才一定被他窺見了我內心的秘密,就這麼想,心裡就越不自在,眼神也就越不老實。

老公,說到這裡覺得很對不起你,可是這樣的氣氛實在不由得我去思考。我向來是個矛盾的女人,我忽然很恨你,恨你對我的一切,恨你對我的承諾,恨自己等你的每個日日夜夜。

當快節奏的音樂響起時,我終於加入了舞動的人群,在包房內狹小的空間裡瘋狂的擺動自己,我的長髮左右的輕輕打在臉上,如同一個智者扇動巴掌懲罰我的愚昧。

閃耀的燈光在黑暗中讓我彷彿進到了另一個世界,這裡只有忘我的搖動,而許多的男人都湊過來配合我搖擺,有意無意的擦碰我的身體,接觸我的肌膚。

我竟然一點也不迴避,也許女人的虛榮在作怪吧,我在眾多朋友中,甚至在單位裡,絕對不輸於任何人,無論身材或者外貌,氣質就更不用說了。就包括剛才的玩笑中,我嘴上雖然反駁著,內心卻有一絲暢快,也可以說,我恢復了不少女人的自信,特別簇擁在男人中,我更肯定了對男人吸引力的自信,我喜歡這種感覺,被人包圍,被人愛,而今晚,我就是這裡的明星!

畢竟酒喝得太多,超出了我平時能接受的範圍,加上舞動得過了火,出現了眩暈,還好有人從後面托住了我,原來正是剛才遞茶水給我的那個男人,我尷尬的謝了謝他,便再次躲到了姐妹中間。

接下來,是情歌對唱了,而我和他也被「強制」唱了一曲,在唱到歌曲的高潮部分,我聽到他唱得很煽情,老公,你是知道我的,我就是個很感性的女人,此刻我也忍不住動情的唱出一句句濃情曖昧的歌詞。

曲終的時候,我看到一個姐妹和一個男人從包房內一道小門裡出來,兩人出來的時候神色都不太正常,而大家也都會心的笑著,我正奇怪這個包房怎麼還有一間單獨的小屋子時,大家忽然把我和他往裡推。

我千百個不願意,立刻引起公憤,大家「噓」聲四起,姐妹們三下兩下硬把我們往小屋裡塞,而且紛紛投來鼓勵的眼光,我忽然意識到她們想要我幹啥,我緊張的腳在發顫,心裡莫名的躁動不安,在酒精的作用下心臟狂跳不停。

他看出我的羞怯與不安,便說:「我們就進去應付一下,跳舞可是健康活動哦。」

這句話多少給我的矜持找了一個台階下,我們進去後,門被從外面用沙發堵住了,大家還說不跳完四首歌不准出來!

裡面應該是個更小的舞池,只是沒有燈光,外面有兩個人開始了新的歌曲,我們站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裡,兩人都笑出聲,緊張的氣氛一下消退了很多,他問我笑什麼,這麼開心,我反問他:「哪裡讓女孩子先說的道理,你說!」

他用很驚訝的語氣說:「原來你是女孩子呀?!」

他的回答很意外,但這種幽默顯然我接受了,這一次我的確是開心的笑了。我很喜歡這種黑暗中,兩人輕鬆的說一些笑話的感覺。

但我不敢開口,不是害怕,卻不知為什麼。老公,也許是你,我心裡時時刻刻裝著你,即使你傷害我如此之深,讓我忘記你吧,至少是此時此刻,我真的累了,需要片刻的放鬆,但我不會給別的男人機會,我愛你,我開始了沉默。

對方似乎走到離我很近的距離,因為我能感受到他粗重的呼吸,他有些緊張的對我說:「別緊張,我不會踩你腳的。」

我再一次笑了起來:「你自己也緊張嘛,還說我。」

他呵呵的傻笑著,開始摸索著摟到我的腰,他的手有力卻不覺得沉重,我們邁起了舞步,可一轉身,兩人同時被什麼東西一絆,重重的摔倒在一個物體上,應該是沙發,這麼小的空間裡居然放了一把沙發,還好酒精的作用,沒感覺到疼痛。

我們兩人從驚訝中恢復過來後,又再次笑了起來,可很快兩人又默默地相恃了,因為此時他正整個人的壓在了我身上。老公,這是除了你之外第二個男人與我如此貼近,作為一個女人,一方面來自身體的熾熱,一方面來自心裡的禁錮,我承認矛盾的我沒有採取任何舉動,直到他忽然壓住我的嘴唇,把舌尖滑進我口腔裡深深一啜,雖然進小屋的時候,我多少做了一些心理準備,但真發生了的時候,我還是又羞又驚,你第一次和別的女人也會這樣嗎?你想過我嗎?老公,我好像問你,問你很多問題。

想到我自己受到的傷害,我不想自己也去傷害另一個女人,我忙抽出手推住他的肩膀,對他說:「我們過了,快起來,好嗎?」我口氣並不是太強硬,因為我覺得現在這樣只是一個意外,他也不是無心的,而我也不是完全沒有感覺。

他可能也覺得失禮,滿口歉意的對我說:「對……對不起,我……」

頁: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