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色文精选  »  玩火
玩火

《玩火》之一

(粵語雜誌連載,原著署名:朱婉芬。某香港人為同好轉譯整理。)

星期日這天,林文傑反常地沒有外出與他的雀友在四方城上論英雄,主要原因是其中兩名慣常雀友趁三日長假外出旅遊,沒法組成麻雀局。

其實,如果他真的要找麻雀腳,應該還是可以找得到的,他祇是沒有心情罷了。

星期五晚上,倫敦港股急挫五百多點,林文傑重貨在手,有心情才怪。

莫說打麻雀,就算有美女裸惕袒呈於眼前,他也未必能夠提起一幹之興趣。

於是,他留在家裡午睡,可惜怎麼也不能進入夢鄉、祇是在床上輾轉反側,擔心著星期二香港開市時他的私己錢會不會再少了一截。

外面響起了關鐵閘的聲音,這一日菲傭放假,當然是他太太秀蘭回來了,而且是和幾個太太團的成員喝完茶回來開台打牌,否則她一定會逛公司逛至晚上七時多才回家。

果然,客廳隨即傳來三、四個女人七嘴八舌的聲音,跟著是秀蘭那略帶詫異的一聲說話︰“咦!為甚麼主人房的門會關上的?我老公從來不會這樣好手尾的啊,莫非他沒有外出打牌?”

知妻莫若夫,林文傑當然清楚秀蘭會進房看個究竟,馬上閉目裝睡,懶得向她解釋為甚麼沒有外出。

他聽見房門給打開了,隨即又輕輕的關上,跟著便是秀蘭對她的牌友說︰“我老公果然沒有出去,在房裡裝睡。”

“我們在這裡打牌,會不會吵醒他?”

這把聲音,林文傑認出是當地產經紀的周太太。

“不會的。他要就不睡,一睡就好像一隻死豬一樣,打雷也吵他不醒的。”

另一把聲音道︰“聽你這樣說,他不睡的時候一定生龍活虎了!”

這把聲音,則是嬌小玲瓏的馬太太。

秀蘭吃吃笑道︰“怎麼,你想試一試嗎?別這麼貪心了,你這麼嬌小,吃不消的,他足有六、七寸長,兩三下便把你撞穿了!”

又有一把新聲音出現道︰“別胡吹了,香港的男人,有五寸長已經很難得了,大部份祇有四寸多一點而已。”

這個不是胡太太麼?【本文轉載自3ZZBB成人小說網(www.2ZZBB.com)】平時看她密密實實的,想不到竟然對男人那話兒這麼清楚,聽話氣似乎曾見過不少男人的東西哩!

馬太太附和說道︰“對了,你老公若有六寸長,我輸一頓晚飯給你。”

周太太嬌笑道︰“別開這些空頭賭注了,林太太怎會為了區區一頓晚飯讓我們見識她老公的大器,而且,還要弄起來才知道有沒有六寸長哩!”

胡太太道︰“也不一定要弄起來的,一看外型,便可以知道翹起來的時候有多大的了,相差不會太太遠的。甚麼縮到成寸,祇是寫小說的人胡說八道。”

想不到秀蘭竟然會說︰“好,我就要贏你這頓晚飯,讓你們見識一下我老公的大東西,羨慕死你們。”

林文傑心裡大罵秀蘭混帳之際,亦有點竊喜,要知道這班女人,個個樣貌不錯,尤其那嬌小玲瓏的馬太太,更是風騷入骨,一雙媚眼簡直可以把男人的魂魄勾走。

為了方便她們“驗明正身”,林文傑由側臥變為大字般躺著,剛擺好姿勢,四個女人便已進房。

林文傑向來祇穿內衣睡覺,內褲更是那種前端開鈕的,所以輕易給秀蘭掏出他的陽物給馬太太等人一開眼界。

祇聽見最是密實的胡太太“嘩”了一聲道︰“未翹起便已經這樣大,翹起來豈不是更駭人?林太太,怪不得你臉色這樣好了,原來有條這麼大的水喉給你灌溉。”

秀蘭道︰“馬太太,你可服輸了吧!”

馬太太竟然撒賴道︰“不服,我要親眼看見它翹起來有六寸才服。”

秀蘭皺著眉道︰“現在又不是早上剛睡醒,它怎麼會無端端翹起來?難道你要我用手弄它起來?”

馬太太道︰“用手也好,用口也好,總之弄到它翹起來有六寸長,我便服輸。”

秀蘭臉有難色地道︰“平日我祇要脫掉衣服、它便會馬上擎起來,我可不懂怎樣弄它起來啊!”

胡太太笑著說道︰“林太太,若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替你效勞。”

秀蘭猶豫了半晌才說道︰“好吧!但你要小心一點,可別把他弄醒。”

她還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本來就是醒了的。

想不到胡太太一手握住林文傑的陽物便俯下頭來、張口整個吞噬了。

秀蘭登時嚇了一跳,說道︰“怎麼,你竟然替我老公吹……吹……!”

自從進房後不發一聲,祇是目光灼灼盯著林文傑胯下陽物的周太太終於開口了,她說道︰“你同意讓她弄的嘛!放心吧!胡太太雖然饞嘴,但不會把你的老公吃掉的。”

她心裡則在想道︰“這樣的一件好東西,竟然給胡太太捷足先登,早知我也開口自荐了,看見胡太太饞得這個模樣,似乎想吮到大東西在她嘴裡爆炸才捨得放開口了!”

四個女人八隻眼睛的焦點,都放在胡太太唇間乍隱乍現的陽物身上,看著它迅速膨脹,沾滿著胡太太的垂涎,從柱身順流而下。

秀蘭終於忍不住道︰“夠了,夠了!不用再吹了,拿出來給馬太太量度一下吧。”

胡太太才依依不捨的放開林文傑胯下巨物,那物頭角掙獰,脹如怒蛙,高高的擎指天花,不用怎麼量度,一看便已知道起碼長六寸多。

秀蘭得意地說︰“馬太太,你現在可服輸了吧,要不要拿尺來量一量?”

馬太太道︰“當然要量過才算,但不必找尺了,我一握便知。”

也不理會秀蘭同意與否,一手便握著林文傑那擎天柱。

正在裝睡的林文傑,祇感覺到馬太太不但緊握著他的命根,還在輕輕捏著套著。

秀蘭亦留意到了,連忙嚷道︰“馬太太,別使詐,你想用手弄到它爆炸,變成不足六寸嗎?”

馬太太仍握著不放,吃吃笑道︰“原來你老公中看不中用,祇有一分鐘熱度的。”

秀蘭脹紅了臉說道︰“誰說的?不幹上半小時、休想他射出來。”

馬太太一路捏著套動,故技重施,一邊說道︰“我才不信呢!男人可以支持上三五分鐘巳經難得了,還說半個小時。若他可以支持五分鐘以上,我可以另外輸一頓海鮮,聽者有份。”

周太太幫上一把口道︰“馬太太,你又開出空頭賭注了,就算林太太肯當場幹給我們看,她老公也不會答應吧!”

剛才玩了一會兒的胡太太說道︰“如果林太太有心讓我們一起去吃海鮮,何須要求她老公同意,大可趁他熟睡不醒時跨上去,來個倒澆蠟燭。”

毫無居心的秀蘭簡直是坦白得可憐,竟然說︰“不是我不想讓你們一齊去吃海鮮,而是我月事剛好來了,不可以做。”

餘下三個女的,不約而同心裡想著︰“你不可以做,我可以嘛!”

然而,當著別人眼前和朋友的丈夫幹上,那實在太太過份了,便是最大膽的胡太太也不敢說出來。

馬太太卻道︰“林太太、你老公給胡太太弄了起來,若不徹底發射的話,很傷身體的。既然你不方便做,我便幫你一個忙,用口替他解決,順便看他可以支持多久。反正你老公的東西已給胡太太吃過,也不在乎多給我一個人吃了。”

秀蘭猶豫著道︰“這……這……你這樣說是承認輸了第一場了嗎?”

“輸了,輸得口服心服……”

說著立即行動,下邊的話已說不出來。

馬太太的嘴巴已給林文傑粗壯的陽具堵得滿滿的,把所有要說的話統統撞回肚子裡去了。

看著自己丈夫的陽具在別的女人嘴巴裡進進出出,秀蘭不但沒有半點醋意,還有些擔心,悄悄拉了站在他身邊看好戲,吞口水的周太太道︰“周太太,男人翹起來之後不射精真的很傷身的嗎?萬一馬太太也不能把它吹出來怎辦?”

周太太差點笑了出來,說道︰“馬太太的嘴巴那麼厲害,怎會吹不出來,我祇擔心你丈夫支持不到五分鐘,害我們沒海鮮吃吧了。林太太,你真的是從來不肯替男人吹過簫的嗎?”

秀蘭臉紅紅搖頭道︰“不會嘛!文傑要求過我好幾次了,我總是不肯。那個地方這麼髒,怎可以放進嘴巴裡的?”

周太太道︰“林太太、你的思想實在保守兼落伍了。今時今日的女人,為了討好丈夫,不讓他有藉口跑到大陸包二奶,不但要替丈夫吹簫,有時還要給他走後門插屁眼的呢!”

秀蘭簡直難以置信,大詫地問道︰“怎麼?你的屁股也給老周插嗎?那豈不是痛得要命?”

周太太嘆了一口氣道︰“我老公如果有本事插我的屁眼就好了,他的東西半軟不硬的,前門亦祇能勉強擠進去,那能撬後門。說真的,我真羨慕你嫁個這麼好的丈夫,東西又長又粗又硬,還可以支持這麼久。”

秀蘭亦嘆了一聲︰“其實也沒有甚麼值得羨慕的,不錯,他能幹到我高潮一個跟著一個,但次次都幹到我死去活來。有時,我真的想好像舊杜會的女人那樣,替他找個小兩婆幫我一個忙。是了,男人為甚麼都不喜歡正正經經做愛,又要吹又要插屁股的,那個地方髒死了,放進去做甚麼?”

“有些男人貪屁眼緊窄,插起來特別暢快嘛。我公司裡的蘇珍妮,上星期便遇上了一個有前面不走,專走後面的色魔,給他雞姦了。”

“真的?是怎樣發生的?”

“上星期,有對年輕男女來公司說要看樓,珍妮見他們是一對,不虞有詐,就帶了他們去看樓,誰知就給他們合力制服,那個女的緊緊按著她,讓那男人雞姦珍妮,玩完珍妮之後,把她綁起來,兩人自己又玩了一次。”

“太可怕了,後來有沒有抓到他們?”

“沒有,珍妮根本不肯報警,怎捉他們!其後珍妮還對我說,想不到被人雞姦不但有高潮,還比正常做愛來得震撼呢!”

正在裝睡享受馬太太替他吹奏一曲的林文傑,聽了妻子秀蘭和周太太這番的對話之後,特別顯得亢奮,連珠彈發,激射出一股熾熱岩漿來。

秀蘭雖然和周太太交談著,但目光一直不曾離開過她丈夫那根被馬太太吞噬猛吮的陽具,見馬太太嘴角溢出玉液來,不禁大喜道︰“出來了,出來了……!”

然而,馬太太仍然銜著林文傑的陽具不放,還起勁地吸吮著,好一會才吐出來,舐了舐嘴角道︰“嘩!真勁,差點嗆死我了。”

秀蘭大詫道︰“那些東西呢?你不是給吃了進肚子裡吧!”

馬太太道︰“這口熱羹是我用一頓晚飯及一頓海鮮換回來的,當然不能浪費。”

說畢,還長長伸出舌頭,一下一下的舐著正在慢慢萎縮下來的陽具,一點一滴也不放過。

一直旁觀的胡太太輕聲說道︰“吹簫也可以支持十多分鐘,真刀真槍幹上的話,肯定可以插上半個鐘頭。林太太,你真好福氣。”

秀蘭道︰“吹簫會快一點的嗎?”

胡太太道︰“當然了,吹簫特別敏感的,你還是多買些香蕉回家,練習一下吧。”

馬太太舐乾林文傑陽物上殘羹後,替他放回原處道︰“我們還是繼續打牌吧。我輸了兩餐飯,一定要在麻雀台上贏回來。”

四個女人,嘻嘻哈哈的魚貫出房。

馬太太道︰“我要漱漱口,你們等我一會兒。”

胡太太則道︰“我剛才看到下面都濕了,林太太,可以借你主人房的洗手間用一用嗎?”

胡太太哪裡是借用洗手間,一關上主人房的門便走到床前,飛快地隔著褲子,握著林文傑那平靜下來的陽物,在他耳邊低聲道︰“你真大膽,裝睡納福。今晚牌局散了之後,我在“水車屋”等你,不見不散。”

再狠狠捏了林文傑一把,才出房了。

林文傑心中暗喜,卻仍念念不忘周太太剛才和秀蘭說的一番話。

周太太知道他在裝睡嗎?那番話是不是有意說給他聽的?

如果他找個藉口要周太太和他看樓,把她強姦或雞姦,她會反抗嗎?過後她會報答或者向秀蘭投訴嗎?

照今天這個情況,胡太太巳是囊中之物,馬太太亦是垂手可得,問題是這個樣貌最出色,身材最出眾的周太太而已。

頁: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