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色文  »  情慾的媚藥
情慾的媚藥

在新搬入的大樓房間裡,洪尚文理身於一大堆被搬進來的新娘家裡面,感到有那麼一些迷惘,好像是迷了路走進玩具箱,或者被人丟進魔術王國似的。

不過,嶄新木器幽幽的木香,純白的衣櫥、化台、以及一些彩色鮮的衣物、椅墊等,都散發著令人感到羞澀的「色香」,使洪尚文萌出一種衝動,他很想裸露全身,用他敏感的肌膚接觸那些香的傢俱。

洪尚文的老婆──劉美香已經恢復上班族的生活,而剛從新婚旅行回來不久的洪尚文,卻利用剩餘的幾天休假,單獨在整理以及打掃房間。房間裡的傢俱幾乎都是他老婆美香的所有物。

洪尚文的東西,充其量只有學生時代使用過的陳舊書桌,以及書架而已,其餘的零星雜物在搬進大樓以前就扔掉了。

洪尚文對於傢俱裡面放置的東西,有著一睹為快的衝動。衣櫥裡面的衣物之類,零零星星的放置一些香袋,飄散出教人遐思的氣味。彩色繽紛,以及模樣兒可愛的旗袍,俏麗的睡衣等綢緞的感觸,使他連想到女人細緻的肌膚。

就是對於衣櫥裡掛著的彩色洋裝,女西裝上衣,洪尚文也有濃厚的興趣,甚至連鏡台的化品以及各種物品,他都想撫摸一下,因為,從那些東西可以窺見老婆的過去,滿足他的一片好奇心的緣故。他悄悄的取出老婆的貼相簿,誰知才一翻開,他就津津有味的全部看完;那些照片幾乎部是美香跟洪尚文不認識的人合照。在她的學生時代,她跟男朋友合照的相片,幾乎佔了一大半。

劉美香跟他們之間有什麼程度的交情呢?由那些合拍的照片可以看出一個端倪。不過在他們之間,跟美香具有深刻關係的人,絕對不可能完全沒有。看著、瞧著,洪尚文為打探老婆隱密的念頭所驅使,打算從那些照片獲知老婆以前的秘密。

他跟美香由相親開始,這以後,他倆經過了一段卿卿我我、【本文轉載自3ZZBB成人小說網(www.2ZZBB.com)】你儂我儂的戀愛階段,方才進入結婚禮堂。因此也可以說是戀愛結婚。正因為如此,洪尚文只看到劉美香美好的一面。

美香在一家大廣告公司上班,尚文則在一家大廠商那兒擔任營業人員。洪尚文二十八歲,劉美香二十六歲。他倆的初夜在婚前就享受過了,尚文知道美香並非完璧的處女,美香也始終不提起這方面的理由。並非表示尚文不在意這一點,只是他感覺到很難以啟口,以致,一直欲語還休。

美香在學生時代有幾張躺臥在草坪上、跟男友嬉戲的照片,也有旅行時拍攝的照片,而且物件並非只有一個人,有多人旅行的照片,也有成對旅行的照片;而且,並非只有學生時代而已,她成了上班族以後,仍然有相當多類似的照片。由此推測,美香有過交往的男人,並非只一個人而已,可能有相當數目的男人。

洪尚文胡思亂想了一陣子,不覺天色已黑。但是,他並沒有急著要開燈,仍然在思索。尚文想找一些時間詢問美香有關這一類的問題,但是就算問了她,必然也沒有什麼效果,不過,尚文還是很在乎這個問題,為了找出更重大的關鍵,他開始打開衣櫥。

衣櫥裡面有一個上了鎖的抽屜。很久以前尚文就想探索這個秘密。他也知道鑰匙在鏡台的小抽屜裡面。尚文稍微遲疑了一陣子,然後,毅然的插入鑰匙,打開了抽屜。裡面有一些很值錢的小裝飾品,化箱裡有一些戒指以及首飾之類,甚至還有存款簿以及股票。

想不到,美香還懂得存錢蓄財呢!尚文頗為感動。這時,他發現了一個包著粉紅色紙的小盒子,上面再慎重的使用橡皮筋固定好。尚文在好奇心的驅策之下解開了橡皮筋,裡面竟然是一盒八厘米的錄影帶,既隱密又慎重地收藏的錄影帶到底有什麼內容呢?

其實在新婚旅行時,尚文跟美香也拍了一些八厘米的錄影帶,於是他急著想放出來瞧瞧。到底會出現什麼影像呢?尚文的內心交織著不安與好奇,這跟偷看照相簿的情形回然不同。

當電視幕上現出影像時,尚文圓睜著眼睛,差一點就叫出聲來!第一個出現的影像,竟然是在照相簿裡跟美香打著網球,穿著白襯衫以及短褲,露出毛茸茸腿毛的高大俊男。接著美香的臉孔出現,恰有如照相簿的延長一般,電視螢幕上展現打網球的光景。接著鏡頭一轉,她倆相依俱的在俱樂部喝啤酒。

接下來,他倆進入類似飯店的地方,她倆似乎是驅車前往。尚文的背脊感到一陣寒涼,他茫然的呆站著,手裡捏了一把冷汗,他的喉嚨感到乾燥異常,腦海裡只留下空湯湯的一片。

接著,場景換成夜晚,他倆彼此的摟著對方,美香改穿浴袍,男的仍然穿著白色長褲,以及長袖襯衫。對於這一次的旅行為何要留下記錄呢?尚文感到大惑不解,接著他倆又擺起了攝影機,對著它微笑。對於看著電視螢幕的尚文來說,她倆彷彿是在嘲笑他似的!

到此的所有情節,尚文還可以勉強的接受。誰知美香閉起眼睛時,那個男人用手按著她的面頰,把他的嘴唇貼了上去!尚文頓時感到天旋地轉,一顆心彷彿就要從口腔裡跳出來似的!

她倆吻得很深,而且,愛慾的表演仍然在進行。那男人把美香推倒於床上,把他的魔手伸入美香的睡袍胸部,打開前襟、抓出乳房,貪婪的用嘴吮吸。尚文很熟悉自己老婆的乳房,那一對乳房正被自己以外的男人吮吸、玩弄著。尚文激憤的熱血往腦門直衝,手腳不斷的在打哆嗦,頹然的跪倒於地板上面,可是,那種叫他睚欲裂的場面仍然在繼續著。

憑良心說,如果那一對男女跟他毫無關係的話,這種情場面,倒是很有看頭呢!

在那麼一瞬之間,尚文有如隔世般的、瞄了一下電視螢幕上的男女,然而,那只是極短暫的時間罷了,不一會兒,他又感到血脈賁張了起來。

那男人的毛手撩開了美香睡袍的下襬,白皙豐碩的大腿赫然出現!他猴急的想剝退美香約三角褲。不知怎麼的?又突然的放鬆他的腰帶,並且把它拉下一小段。黑茸茸的草叢中,露出怒張的龐然巨物,美香毫不造作的用纖手愛撫著它。尚文的兩眼充滿了血絲,額旁的青筋明顯的暴開來。

那一對男女糾纏在一起,激烈的擁吻,彼此的剝褪對方的衣物,尚文勉強自己把它當成A片,但是那些嬌喘,欲仙欲死的呻吟聲分明是美香的聲音,也正是他熟悉的聲音。

不止如此,那一對男女彷彿貪得無厭似的,發展到口交。末了,男女還疊合在一起,四條腿纏繞在一起,效法神女會襄王,翻風又覆雨,一直到最後恍惚的小痙攣為止,都完完整整的被記錄下來。

尚文看過很多的A片,但是,從來不曾感到如此的衝擊以及富有壓迫力。以致看完時,他整個人癱瘓了下來,頭部也感受到一種莫名的鈍痛。這時,四周已經完全的黑暗下來。

雖然已經把錄影帶收好了,但是,尚文卻感到非常的後悔。錄影帶可以重新捲好,但是他受創的心再地無法癒合了。如果不把那一卷錄影帶放出來看的話,他根本就不會產生多餘的煩惱,「真是自作自受」他罵了自己一聲。

本來,浸淫於玫瑰色美夢的新生活,突然長出了陰濕的黴菌,眼看著可能會風化掉。想到此,尚文的內心感到一陣落寞,他抱著自己的頭部,湧出了一些辛酸淚。

不管他是否看過錄影帶,美香是千真萬確的做了那一件事情。因此,他再也不可責備自己看過錄影帶的事實。不過話又說回來啦!知道與否、看過與否,對認知方面來說,將會產生很大的差異。

尚文跟美香都在上班,他們婚前就約定,誰早下班回來,誰就負責做晚餐。當然啦,尚文仍然在休假,他當然要負責做晚餐。但是,在欣賞了那一卷錄影帶以後,他再也提不起興致到外頭購買一些東西,專心的做幾樣精緻可口的小菜,擺在餐桌上面,留待著老婆回來享用了。

*** *** *** *** ***

「乖乖……你根本就沒有動過鍋鏟嘛!天哪!這是給兔子吃的嗎?怎麼只有一道青菜呢?而且,那也不成為沙拉呀!」

原來,尚文只切了一兩盤生的洋白菜,上面再鋪兩片火腿,如此就想把晚餐打發過去了。難怪美香看了非常的不滿。

「因為,我收拾東西太忙啦……」

「什麼?收拾東西?你什麼時候收拾東西啦?」

「照理說,老婆應該燒飯給老公吃才合理……」

「你說什麼話嘛?當初我倆不是說好了嗎?先回到家的人負責做晚餐,你難道忘啦?而且我也在上班呀!我並不是去逛街。唉……我快餓扁了……」

說著,美香到冰箱找東西吃。尚文對於晚餐似乎一點也無所求,他一直板著臉孔,兩隻眼睛盯在電視螢幕上面。加了班回來的美香,匆匆地吃了一些東西以後,放水洗澡,接著換好睡衣,坐在尚文身旁看電視。

「今天,我是婚後第一次上班。同事們一見面就叫我洪太太。剛開始時我感到怪怪的,以為他們在叫另外的一個人呢!課長看到我發愣的樣子,輕拍著我的肩膀說:『美香,你嫁給洪尚文為妻,那不就是洪太太嗎?以後,這就是你的代名詞啦,好自為之』。如此一來,我才恍然大悟呢!」

「是嗎?」對於談得津津有味的美香,洪尚文只應了一句就懶得再答腔,以背部對著他老婆的美香。

「你到底怎麼啦?陰陽怪氣的……哪一根筋不對勁呀!」

尚文滿肚子的激憤與委曲,為了防止爆發,只好裝著一心一意在觀賞電視節目的模樣。美香躺入被窩裡面,以非常不悅的口氣說:「怎麼?你連睡前的吻也吝於給我啦?」

哼……虧你說得出口!我現在哪有心情做那種事情。

「喚!對啦!你到洗衣店把我的衣服取回來了嗎?」

「洗衣店……」原來在上班前,美香曾經再三的叮嚀尚文,不要忘了到洗衣店取回她送洗的衣服。因為一直在看錄影帶,以致徹底的忘掉了這件事情。

「你呀!真教人失望,連這件小事也記不得!明天我要穿什麼衣服上班呢!真教人想不通,你一整天都在做些什麼呢?房子裡面的東西根本就沒有整理嘛!我到家時,屋裡黑漆漆的一片,你在幹什麼呀?真教人想不透……」

的確教人想不透,但是尚文卻是想得透。

「現在,你叫我怎辦?完了……明天我要穿什麼衣服上班呢?」

「真嚕嗦!好煩人的臭娘們!」尚文的忍耐之堤還是決口了!

「好啊!你今天到底吃錯了什麼藥?一直在跟我過不去!」到此,美香也忍不住發火了!

尚文的兩眼一直盯著電視螢幕,美香再也不吭氣,躺在床上,立刻用被子蒙頭而睡。尚文惹起了美香的不快之後,多少在內心感到舒適了一些。他所以繼續的凝視著電視,不外是害怕自己把一切都說出來罷了。

「拜託……行行好……把電視關了吧!我睡不著呀!」美香有一點歇斯底里的說。尚文在默默無言之下,很不情願的把電視的聲音轉小。

「太亮啦……我睡不著……」

「你不會動手關燈嗎?」

美香動手熄掉床頭上的燈。接下來,又是一陣無言的時刻,美香憋不住,還是開了口:「說說看,你到底在生什麼氣?真是教人頭大的男人……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呀!不要像一個小媳婦似的躲在牆角噘著嘴巴……」

美香從被窩裡探出頭對她老公說。

尚文再也憋不住啦,他好像自言自語的說:「有一卷很棒很絕的錄影帶,你想看看嗎?」

「到底是哪一門子的帶子呀!」

「是香又大膽的A片,相信你會大呼過癮。」

「噢……你有那種帶子……我從來就沒有看過什麼A片……」

「你也可以觀摩觀摩呀!學一些技巧總是不錯的……」

「好啊……真是太好啦。」美香為了討好老公,很爽快的答應。

尚文在一瞬間猶豫了一下。但是,他認為這個問題應該由夫婦倆來解決,以致下了決心,裝上錄影帶。

尚文裝妥了錄影帶。在萬分緊張之下,他的內心充滿了不安、憤怒,以及嫉妒的感情,等待看美香的反應。想到此,他反而感覺到不曾有過的充實。

電視幕上現出影像,美香立刻察覺到那是她跟婚前情郎分手時拍攝的紀念性錄影帶,以致瞠目結舌、面孔漲得通紅。

她站立起來企圖關掉電視,尚文從背後抓住她的手,皮笑肉不笑的說:「不要猴急,慢慢觀賞……精采的戲還在後頭呢……」

「人家不要看嘛!不喜歡看嘛!你這個大渾蛋!趁著人家上班時偷開我的抽屜,你要不要臉呀!你──」

「咱倆已經是老公老婆了,居住在一塊,彼此已經沒有什麼秘密可言。」

「你胡說,雖然是結了婚,還能保有私人的秘密,你難道是白癡嗎?分不清能看的東西?以及不能看的東西?」

「嘿……嘿……瞧瞧你主演的香戲,有什麼可以厚非的?真夠刺激,它是超級媚藥呢!拍得好極啦……那是很貴重的紀錄……」

「求求你……別再放下去啦……」美被尚文壓在被子上面,以致拚命的舞動手腳企圖逃脫,尚文突然產生了一種強暴似的亢奮。

「你也教教老公那些玩意呀……不要撒野啦……我可不是強暴女人的歹徒,我可是你正牌的老公啊……」電視幕上,美香所表演的淫蕩舉止,給尚文莫大的刺激。他把手伸入拚命抗拒的老婆睡衣裡面,撫弄著她的乳房,再把另外一隻探入她的下部,抓住「花唇」,再把手指伸入巢穴深處。

「快放開我,不要臉的大渾蛋!」美香哭了起來。

尚文把美香的面孔按到枕頭上面,氣唬唬的咆哮著:「你瞧!最精采的場面出現啦!快解釋給我聽聽呀!」

「人家才不要解釋呢……因為那件事情跟你無關……那是已經過去的一件事情……」

「什麼過去不過去的!你瞧!現在不是正打得火熱嗎?所以嘛……我已經興奮起來了。」

「分明是過去的事情,我再三提醒過你,婚前人家有過很要好的男朋友。」

「就是那一隻跟你表演的長毛猩猩嗎?呸!教人噁心!」

在尚文眼前,「長毛大猩猩」露出了淫蕩的笑容,正想利用猴舌愛撫老婆的「花唇」。尚文惡狠的瞪他幾眼,發誓絕對不跟他善罷甘休。

的確,美香曾經告訴尚文,她有過已經談及婚嫁的男友,但是,該男子被調到南部分公司後,悄悄的跟父母介紹的一名女子結婚,以致使得美香傷心欲絕。那時,尚文很中意美香,計劃跟她結婚,所以時常安慰她說:「感情很微妙,最好不要強求,喚不回的,不要去想它了……」

說真的,美香正是尚文夢寐以求的女人典型,他熱烈的愛著她,只要她稍為離開他,他就會感到無限的寂寞。正因為有了愛,他才不計較美香跟長毛猴所發生的關係。如果美香舊話重提的話,他就沒有分辯的餘地了。

不過,尚文在口頭上不計較美香的過去,但是,目睹到她跟對方表演的「妖精打架」的錄影帶節目時,他根本就沒有辦法保持冷靜。

「好吧!那麼你就攤牌好了。你是否要跟我離婚?」美香歇斯底里的喊叫了起來。

「我沒有說要跟你離婚。我只是問你,你到底有什麼打算?」

「人家還能有什麼打算?那時,人家愛著他,他也愛著人家,為了當永久的紀念,方才拍下這卷帶子。而且在那時,我還不認識你……」

「什麼叫『紀念』?記住!你已經是洪尚文的老婆了!還帶著那一卷玩意幹嘛?」

「那麼……我應該怎麼辦呢?它又不能送給別人……自己保存起來,又有什麼不妥呢?」

「那麼,你一點也不為我著想?」

「那不是為你著想與否的問題,因為那等於我的一部分記憶。為了你,我得消除自己的記憶嗎?你未免太專制了吧?你是不是完全抹掉了初戀情人的影子,娶我過門呢?你不可能完全抹滅掉她的影子吧?不管是否有那一卷帶子,發生過的事情,就是發生過了……你能夠抹掉它嗎?」

「就算你說得有理,那件事情跟我無關,你也不要把我捲入你過去的戀情裡面呀……」

「人家並沒有把你捲進去呀!是你自己要看,以致被捲了進去……」

美香說得一點不錯,但是既然已經看過了,實在很難於保持完全無動於衷的心境。

「既然你這麼說,那就睜大眼睛看看吧!那是你最值得回憶的片段,你用力的看著,再回味吧!」

到此,彼此都把心裡的話抖了出來,情緒上也感覺到平靜了一些,尚文取掉了美香覆在頭上的毛毯,抓著她的頭髮,叫她正面看著電視畫面。

「喏……瞧你那一股騷勁!」尚文移動插入他老婆秘處的手指,抱著她的身子,好像要從背後侵犯她似的,美香默默無語的看著電視畫面。

滿懷嫉妒的尚文,把他那個發怒的寶貝,當成一隻衝鋒陷陣時所使用的槍,刻意的襲擊他的老婆。最初體驗到的絕望感消失了。如今,尚文感到那卷帶子彷彿變成了超級的媚藥,很有效果的刺激他的男人本能。

不知怎的?尚文感到末曾有過的興奮。他也感到老婆「花唇」的內部比平常還濕潤,使他的東西能夠自由自在的進退。

他拉近老婆豐滿的白色臀部,從背後侵犯她,他一面看著電視螢幕上同樣從背後侵犯老婆的陌生男子,把陌生男子跟他自己攪和在一起。他凝視對方,搖搖自己的頭,燃燒起憎惡的火焰,再把那一份高昂的情慾發到老婆身上。

「人家不要這樣嘛……你快停止呀!人家不要嘛……」美香哭泣著搖搖頭,她外表採取抗拒的態度,但是,她的花唇卻是一直在接受尚文的東西。

男與女似乎都在貪慾之下,重複地演出矛盾的事情。尚文有了這種念頭後,更為肆意的侵犯他新婚的老婆。

電視幕上的男子「爆炸」的那一瞬間,尚文也拋出了他的體液。尚文跟美香這一對冤家喘著、喘著,終於崩潰下來。美香在那一瞬間,彷彿失了魂一般,連一點兒的抵抗力也沒有。

電視幕上的那一對男女仍然在表演妖精打架,可是,尚文老早就失去了觀賞的興趣,同時也沒有那一份力氣了。美香亦復如此,尚文一聲不響的關掉電視,一對冤家有如和解了一般,擁在一起,再把四片嘴唇貼合在一起。

「真對不起你哪,我不應該把那卷帶子收藏了起來。」

「嗯……無所謂啦……」尚文很曖昧的回答。

「趕明兒,我就把它付之一炬。」

尚文不置可否的聽著,可是在那一瞬間,他突然又感到沒有那種必要了,縱然把它付之一炬,他看過的事實也不會消失

「過去是過去,現在是現在。這兩者不能混為一談。」

「算你聰明,你終於開竅啦。」

如今,發現這一卷錄影帶以後的疲勞感,已經逐漸的開始爬上尚文的身上。

在剛才血脈賁張的那一瞬間,離婚的念頭曾經閃過尚文的腦際。不過到了恢復冷靜的現在,他卻感到自己實在幼稚又無聊。一個成熟的男子竟然意氣用事,很可笑的跟幻像展開爭鬥。

且不管那一卷錄影帶是否能登上大雅之堂,以這個現實的社會來說,那一個人不在自己內心裡藏著錄影帶呢?只是──不肯讓對方看到罷了。

尚文甚至認為,美香很坦白的讓他看到她的過去,應該感謝她才對,根本就不應該對她使性子。

*** *** *** *** ***

整整一個星期之內,尚文跟美香完全不提起錄影帶的事情。原來,尚文故意把帶子藏了起來。美香以為尚文把它付之一炬呢!是故,始終不提起隻字片語。

大約經過兩星期後,尚文突然的說:「怎麼?再來觀賞那一卷帶子吧!」

「什麼!」美香從被窩中探出頭,以不安的眼神去瞧著尚文。

「因為,我並沒有燒掉那卷帶子啊。那樣……未免太暴殄天物啦。因為它是很有看頭的『記錄片』也是至高無上的愛情媚藥啊!」

美香啞然無言。因為上一次的不愉快爭吵,使她的內心仍然有餘悸,她實在不想領教第二次的爭吵,以致臉上佈滿了害怕的表情。

「我說美香啊。我倆就再觀賞一遍吧!因為它太刺激人啦!」

「人家才不要呢!天曉得你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我不會再為難你,上次你不是感到銷魂,而欲仙欲死嗎?」

「亂蓋!」

「我是說真的。自從那一次以來,你就缺乏那時所擁有的魅力,那時的你跟平常判若兩人。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再撈叨個沒完。」

聽到尚文如此的說,美香的內心放下重擔,舒了一口氣。她如此的說:「你說得沒錯,我的確有不同於往常的感覺。」

「有什麼不同呢……依我看,你好像有一種強烈的感受,身體在打哆嗦,好像又失了神一般……」

「是啊!我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彷彿有什麼東西從頭頂飛出去似的,然後掉進很深很深的山谷裡……老實說,我有點兒怕怕,可是,內心又很想再體驗一下……」

「那麼就是所謂的性高潮嗎?」

「可能是吧?身體彷彿騰空飛起,恰有如鳥兒要展翅高飛似的……」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再體驗一次吧……」

尚文打開衣櫥,取出藏在隱蔽處的錄影帶。美香仍然有少許的不安,不過,很率直的回答尚文的問題。

「你看了這卷帶子,一定會感到被過去與現在兩個男人所疼愛的幸福吧?」

「你扯到哪兒去啦!」美香笑笑。

「同時被兩個男人疼愛,總比受到一個男人疼愛,更能教人感到快樂吧?」

尚文說這一句話時,美香只答以「人家怎會知道……」然後曖昧地笑起來,不置可否。

「那麼,你可以同時體會到兩次高潮。」

「只要我感到高興,你也會高興對不對?」

「嗯……」

「那麼,你就不要再使性子啦!」

「我不會再發脾氣啦。那些你的陪嫁物裡面,沒有一件比這卷錄影帶更能夠與我倆發生密切的關連……所以嘛……我感到高興都來不及呢!」

在一陣陣的亢奮中,尚文如此的回答。等到美香又發出欲仙欲死的叫聲時,尚文一面感到嫉妒,一面卻感受到銷魂似的刺激。

尚文如此的想:對他倆來說,或許這一卷錄影帶將成為至高無上的媚藥,使他倆一生一世享受不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