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其它  »  【征服大批叔叔伯伯】
【征服大批叔叔伯伯】
征服大批叔叔伯伯


  不知道很早的时候,大家那里有没有这样的公车。我们那里的南方小城是有
这样子的公车的。车上扶手比较少,都是一排排紧密的座位。因为是城郊到市内
的公车,距离又比较远,因此在车尾就会有一间小小的厕所。

  我家距离车站比较远,因此有到市内,都是在半路等车。那天要到市内会面
一个老朋友(他是我以前的教授,虽然我很哈他,不过他可不是同性恋。不过如
果反响好的话,我会继续写和教授的故事的。),就在那里等了很久。幸好那时
是冬天,不然非得热死。家在半途就是这样不好,要等老长时间,而且等到车了,
也一般都要站着。

  这次还是一样,等来车子了,却正好座位都坐的满满的。就我一个人站着。
不过不怕,过一会儿车子又会载人,就不是我一个人站着的了,这样心里也平衡
一些。车子在中途停下,上来个身躯微微有点发胖的中年男人。看他的穿着,不
像是乡下人。他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转头四处看了看。然而,车上的人都只是冷
漠的坐在座位上,都不搭理他。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好像对这种我早已司空见惯的情况很不适应。看来,他
真不是乡下人。我们这里人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作为。

  虽然他的身材是我很喜欢的类型,可是因为等车子的时候早就等烦了。我就
没怎么注意他。

  接下来,车子走走停停,越来越多人上车了。我不禁开始抱怨——根本就完
了刚才还幸灾乐祸地希望有人陪我站着呢。这个时候,那个抱着孩子的男人往后
靠了靠。我的手不小心被他的屁股压到。一股肉呼呼的感觉从手上传来。我一激
动忍不住抓了一把——其实我可不是这么下流的人。虽然喜欢中年男人,可从来
都不敢说出来。毕竟太惊世骇俗了。当时是因为觉得车上这么多人,他肯定不会
知道是我在抓他。

  我这么一抓,感觉简直太好了。隔着西装裤,我可以感觉到他内裤的线条。
我心里不禁开始花花地想着,要是现在把手伸到他的裤子里,在他后庭里不停扣
动,然后再伸到他前面去……

  当然,我虽然抓了还想抓一抓,可是还是赶紧抽回手。这样影响可不好。

  可是他还是发现了。他突然转过头。

  我吓了一跳,很显然,他发现了我的动作。他会不会骂我下流?

  哈哈,明显是我想多了。一个男人在车上被人抓了下屁股,正常人哪里会想
到什么下流什么的?

  他对我笑了笑,张开嘴温和地说,「真是抱歉。」

  哇靠,他的那个笑哇……啧啧,不得不说,他的脸蛋也正是我喜欢的样子。
胡子剃了之后留下的胡青让他的嘴开起来无比性感。眼睛大大的,里面散发出温
和的光芒。抱着婴儿的样子,更流露出一股叫做父爱的东西。

  我微笑着摇头,「没事。」靠,我发现自己真虚伪。其实心里巴不得他多来
几下,让我抓个饱。

  人越来越多了。星期天好多学生都要返回城里念书,所以这趟的人多的爆满。
车上早就满了,可是司机为了多赚点钱,还拼命的让人上车。很多人都发出不满
的声音,可是司机都是置之不理。不一会儿,我和那个中年爸爸都被挤到了车尾。
我的背甚至靠在了车上。

  在又有几个人上车的情况下,中年爸爸被挤得后退。一个不稳之下,差点就
摔倒。

  我赶紧伸手一手揉住他的腰。本来我是下意识的想要保护他和他手中的婴儿
的。可是一揉住他的熊腰,我的心脏就碰碰直跳。我179,而这个熊爸爸大概
170吧。这样看起来就好像我把他抱到了怀里。好喜欢这种感觉啊,怀中抱着
一个丰满壮硕的,可能还当了爸爸的中年男人(这男人看起来四十左右。如果不
是晚婚晚育,那么就有可能怀中的不是第一个孩子了。)。

  见救下了他们父子两个。我心里不禁又想着占占便宜。于是一手揉住他粗壮
的腰不放手,然后侧了侧身体,示意他靠到车后的铁壁上。后面的空间很小,本
来也就够我一个人靠的,现在他挤了进来,我就得侧着身体了。这正合我意。我
半边身子靠在车子上,一半与熊爸爸的身体靠在一起。而且,我还故意让我的阳
具位置靠在了熊爸爸的左大臀上。哇,好想调整一下位置,就让我的整根阳具镶
入他丰厚的两瓣屁股中间的沟去。当然,我还没胆这么做。这就是有色心没色胆
吧。不过,如果保持那样我已经很满足了。靠拥一头肥硕帅气的熊爸爸,我还有
什么不满足的?

  「小兄弟,真是谢谢你。你可以把手拿开了。」熊爸爸笑眯眯地对我说。

  我尴尬地咳了声,然后抽出了紧紧缠绕着他腰部的手。

  熊爸爸再次开口,「我姓王。这边的车子可真挤哈。」

  我腼腆地一笑(哈哈,在长辈面前总要装装样子的嘛),「王叔叔你好。我
姓杨,你不是这里的人吧。这里谁不知道这个车子挤啊。」

  熊爸爸点头,「是啊,我老婆是这里人。前段时间刚为我生了第二个儿子。
现在回乡下休息。我本来有车的。可不是要留给我老婆嘛。」

  啧啧……温柔的丈夫,慈祥的父亲,憨厚的脸蛋,有车子还可能是个有钱人
……简直太完美了!「那王叔叔为什么急着赶回去呀。」我看似在问问题,其实
是在享受和他在这个拥挤的空间中相处。其实说了些什么我根本就没有注意。

  「我的公司最近碰到一些事,我得回去处理。」熊爸爸不在意地回答。

  原来还是个老板。当老板对像我这样从不怎么好的大学毕业的人来说简直就
太远了。我毫不掩饰自己羡慕,「哇,王叔叔还是个老板呢。哈哈,得闲了可得
提拔提拔我。」

  熊爸爸微笑着点点头,然后艰难地从裤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真有我
帮得到的可以来找我。」

  那个名片我是一点也不在意啦。随随便便就收了起来。我的目光可是停在了
他两个裤袋之间。靠,真是没天理。人帅又有钱就算了,身材还这么好。你瞧他
身前那一大包,好想伸手摸摸。哈哈,能伸进去抓一抓就更好了。我意淫着,就
感觉下身的阳具慢慢地抬头了。不得已之下,我只能稍稍离开了熊爸爸的臀部一
段距离——要是被发现那可要惨了。

  正在我庆幸自己没有被发现的时候。该死的公交车却来个急刹车。我和熊爸
爸两人都先是靠在了车子后面的壁上,然后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又一个前冲。

  这可不好,我赶紧伸手扶住了熊爸爸的腰。也正因为这样我的身体和他贴的
很紧。然后呢?然后我感觉老二快爆炸了般……好爽啊!即使隔着裤子,我依然
感觉硬了起来的阳具深深地嵌入了一个温暖的存在。好想赶紧扒掉熊爸爸的裤子,
然后再脱掉我的,再然后扶直我的老二狠狠地往那个温暖的菊花穴……

  咳、咳……想远了。

  当时发硬的鸡巴被熊爸爸的两瓣大屁股这么一夹。我已经是意乱情迷。理智
告诉我要赶紧抽身退开,欲念却怂恿着,要我在这个隐秘的角落里偷偷扒下熊爸
爸的裤子,一品菊花香。终究两个声音谁也斗不过谁,我就那样任由鸡巴镶嵌在
散发着热气的菊花之上,一动也不动。

  说时迟那时快,熊爸爸可能暂时没有发现我的窘境。他只是觉得屁股缝里多
了一条东西吧?于是习惯性地夹了夹两瓣屁股。这不夹还好,这么一夹,我欲仙
欲死,忍不住将他的腰抱得更紧,嘴里发出「哦……」销魂的呻吟声。

  这回熊爸爸可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慌张地往回缩了缩屁股。并且嘴里
叫着,「杨小兄弟,放开我吧。」我听得出他的声音在尽量地保持着冷静我快羞
死了,恨不得在车上现场刨个洞钻进去算了。我怎么就这么控制不了自己呢?平
时我都伪装的很好的啊。看来,要怪就怪面前这个熊爸爸了。都是他,谁叫他这
么完美!心里直叹完了完了,这回他该变脸了吧。却不知道,其实都是我自己多
虑了。

  熊爸爸朝我暧昧地一笑,也没有说话。

  看他眼神分明在说,年轻人火气真旺。只是好像这个熊爸爸比较斯文含蓄,
没有说出来罢了。

  你说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吧,本来我们最多也就彼此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然后到站后就各自离开了。可是不要忘了,刚才那阵急刹车是为了载客。又有好
几个客人挤了上来。这回本来就拥挤的车子却是再也挤不下了。无奈之下熊爸爸
只能和我紧紧贴在一起,让我大呼过瘾。

  本以为这样就算完了。谁知道外面的人和那该是的司机却还要往车子装人。
这回可不仅仅是爽透了,更多的是被挤得难受。然后就发现原本硬邦邦的鸡巴被
这么一折腾,就软了下去。靠!

  就在我想出口骂娘的时候,急中生智,拉着熊爸爸就躲进了厕所里去了。

  厕所其实多半只是摆设。三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多数人还是选择不上厕所的。
因此进去后里面倒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的异味。当然了,多少还是有点异味的。

  厕所里不大,却正好能容下我和熊爸爸还有他怀里的孩子。

  刚进去里边,怕别人也挤进来,我就要熊爸爸伸手关上门。熊爸爸无奈地示
意自己还有孩子,没空腾出手。

  由于我在比较里面,只能伸手绕过他的腰,然后压紧门,一边拴上了门拴。

  里面终于安静多了。我松了口气,心情放松多了。

  不过人家都说饱暖思淫欲,我现在就是这样,刚想收回手吧,却发现熊爸爸
翘翘的屁股正顶在我的鸡巴之上。我们在这个狭小的空间中,门已经被栓的紧紧
的,现在就只有我们两;而且由于他抱着孩子,现在根本就腾不出手(嘿嘿,不
管是想开门还是想阻止我做什么,甚至是打我,他都没有办法了哦)。说白点吧,
现在这个空间中,熊爸爸由于还要照顾还是婴儿的自己的儿子,所以不管我想做
什么他都没有办法阻止!甚至我现在就扒下他的西装裤,然后狠狠蹂躏他的香菊
花他都没有办法反抗!

  这个想法刚在脑中出现,我的老二就像装了弹簧一样猛然跳起,简直都快刺
破我的内裤加一条牛仔裤了。我的手也很老实地遵照了我的意志。反手按在了熊
爸爸面前的凸起。

  「哦……爽……」我发出一阵悠长的叹息。勃起的鸡巴被熊爸爸的两瓣厚屁
股紧紧地和他的菊花夹在一起,手上更是抓到了这个欠干的男人面前那一大包。
要知道,我这可是第一次对自己的长辈动手,同时也是第一次这样亲近男人的身
体!我已经有种不顾一切的想法了。这前爽加后爽,早就把我爽迷糊了。我的手
可不仅仅抓住那么简单,我还不停地揉搓了。

  熊爸爸全身变得异常僵硬,他简直不敢相信所发生的事。可能是无法想象刚
才还温文尔雅的年轻人,怎么就突然像色鬼投胎一样……非礼……自己?可能他
也想到被男人非礼说出去都没人信吧?

  不过他反应挺快的,我刚开始揉搓他那软软的鸡巴,他就开始挣扎,同时嘴
里还叫着,「杨小兄弟,别闹了。」

  看来他只是刚刚开始感觉到不对劲。靠,老子鸡巴都快要硬断了,还别闹了?
做梦去吧!我心中的想法很狂暴。我开始伸手去拉熊爸爸的皮带。

  熊爸爸抱着孩子腾不出手,他也终于知道自己真的被男人非礼了。而且,继
续发展下去很有可能是强暴了。他高呼,「你给我……」他可能想大喊,可是又
突然想到外面好多人在,如果谁听到他的叫声给冲了进来那还得了?于是又用压
抑的愤怒的声音说,「你给我住手。我可以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那时的我真的很坏。我果真不再拉他的皮带,转而伸手向上,揉住了他的腰,
然后在感觉熊爸爸松了口气的时候,突然将他别在西装裤里的衬衫拉了出来。我
感觉熊爸爸紧张地肚子剧烈收缩了一下——他的肚子看来也不小哦。我又赶紧伸
手快速地揭开了他衬衣下摆的扣子。上面的因为他抱着一个婴儿,失去理智的我
也不想伤害婴儿,因此这才放过他的上面。不过这也够了。我的手按在了他肉呼
呼,软绵绵,热气腾腾的肚皮上。

  「你干什么!」他强烈,却抑制着压低自己的声音吼着。

  「王叔,你的肚皮好热,摸起来好舒服!」我淫荡地在他耳边说着。一边手
继续摸着他那手感极佳的肚皮,一只手已经在解自己的裤子了——我今天穿的内
裤太紧了,要是继续穿下去怕是真把我的阳具给挤爆了。

  「既然你叫我王叔你你就快放手。你这是在干什么!」熊爸爸发觉吼我没用,
就来个温情攻势。

  可他又怎么知道,我今天是势在必得,软硬都不吃。我脱下了裤子,然后就
将内外裤扔到了马桶盖上,这将近两个小时的旅程可得好好享受了哦。接着,我
站直身体,明目张胆地将硬挺的鸡巴压在了熊爸爸的屁股缝里面,接着双手都抱
住了熊爸爸的大肚子。然后将头靠在熊爸爸的肩膀上,然后在他的耳边喷气,边
说,「王叔,真是对不住了,谁叫你这么帅气呢。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不过你也
没有损失,我也是第一次和男人做。真的对不起,我停不下来了,我今天肯定要
干,干我这辈子以来干的第一个男人。」

  熊爸爸可不会这么容易放弃,他见软的我也不吃,马上就又换了一种办法,
「杨小兄弟,我看你人也长得不错,不然这样好不好?我现在手上有婴儿,很不
方便。只要下了这个车,你让我把我儿子送回家。然后你要怎么干王叔,我都随
你。」

  哈,虽然我从三流大学毕业,可智商也没那么低好不好?我将计就计,「王
叔,真的吗?我可是要插到你的身体里,狠狠干你的处男菊花的哦。」

  晕,熊爸爸居然以为他自己的骗术成功了,「好好。」

  「好什么你得给我说清楚哦,我哪里知道你记不记得我刚才说什么了?」我
边说着边在他的脖子上闻了闻,好香。大学的时候对男人用的香水还是比较有研
究的,这种香水可是价格不菲。看来熊爸爸果真是个有钱的老板。

  熊爸爸依旧稳着我,「王叔答应你,到时候让你插到我身体里,狠狠干我的
处男菊花。就算干烂了都行。」靠,熊爸爸可真淫荡,真有创造性。还干烂了呢!
嘿嘿,不过,我喜欢。

  我继续逗他,「那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不然,你跟我接吻一会儿?」
我可真是好想尝尝那性感的嘴唇。

  熊爸爸毕竟也不是傻瓜,知道被我耍了,他又用生气的声音低声说,「你到
底想怎么样?要钱的话,我现在马上给你开张支票!」我想,他肯定大骂晦气吧,
怎么无缘无故就碰到我这样的变态。

  我那被他的后面包裹的鸡巴,龟头上已经渗出些许粘滑的爱液了。我垫了垫
脚,让自己的鸡巴在他覆盖在屁股上的西装裤表面蹭了蹭。「哦……」忍不住又
是一声呻吟。「我不要钱,我就要你的处男菊花。」

  「你再这样我叫咯!你现在可是光着下身的,你想想人家会怎么看?」熊爸
爸的脑袋转的很快,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又想出了这个办法。

  哈,不过呢,我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二话不说地伸手拉开了他的皮带,
边说,「你尽管叫。刚才他们可是都看到我们那么亲近的哦。再说了,这里乡里
乡亲的,谁不知道我是谁呀?哈哈,我的爱好他们老早就知道了。倒是你,嘿嘿,
你就不怕他们把这话传到你老婆耳中。就算不直接传到你老婆耳中,那你公司里
的下属什么的知道了会怎么看你?」

  熊爸爸的身体一阵僵硬。

  我根本就唬他,我哪里认识外面的什么人啊?现在毕竟在陌生的地界,他当
然会信以为真。我趁热打铁,「当然啦,最重要的是,你怀里的宝贝儿子可怎么
办呢?我想你也不想他收到伤害吧?」那时,我简直太可恶了,居然用一个男婴
要挟他的父亲自动献身。

  他不作声了,我知道,他已经在沉默中屈服了。

  我嘿嘿笑着,突然蹲下,双手依旧紧紧抓着他的裤腰带,然后就看到他屁股
后面的西装裤上,有我留下的湿湿的痕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鸡巴,紫红的龟头
上正往下滴着一长丝的爱液。看来我爱惨了这个老熊爸爸的身体了。我将头凑在
了他的屁股上,鼻子更是用劲往他的屁眼位置塞,一边深深地呼吸着。他的屁眼
这样闻起来没有一丝异味。他身上除了那股香水味之外,在屁眼的地方散发出一
股股沐浴的香味。看来上车前他洗过澡了。

  我笑的越来越淫荡了。香喷喷的老熊爸爸哦,这回我可要好好享用你丰满欠
操的身体了哦!

  熊爸爸抱着儿子,可能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吧。他的身体很僵硬,同
时还有一些颤抖。「能不能快点!」听声音他有点不耐烦,很是厌恶的感觉。

  靠,他真以为我是那么没有情调的人哪?我不理他,只是发出嘿嘿的淫笑。
好不容易狠了一把,无论如何都得让自己好好享受,哪里能草草结束。不过,毕
竟是第一次坐拥这样让人心动得想要狂操的熊爸爸,我还是有点不能克制自己,
被他这么一说,忍不住就双手插入了他的内裤之内,然后一把拉了下来。

  他的西裤因为皮带头的关系,重重地掉在车上。不过没有什么声音,都被车
子开动时嘈杂的声音覆盖了。他还中规中矩地穿着一条浅灰色的平底内裤。此时
它正卡在他的膝盖处,而我的双手则暧昧的插在里面。里面还残留着他的屁股与
鸡巴一起温暖之后的温度,可惜我的注意力不在这里。

  我被面前的两团雪白震惊了。哦,买嘎,怎么有这么好看的屁股呢!!(哈
哈,稍稍说一下,那个时候毕竟第一次干男人。更是第一次看这样令人心动长辈
的屁股,自然在心里更加的美化了。这可是完整表达出了我当时的感叹哦!)肉
肉的,白白的,形状诱人,甚至好像看到他在冒着白气。我简直有点不知道该怎
么办了,我手足口并用——一手抓着他的大白屁股,整个脸更是扑到了他的另一
边屁股上,不停的亲着。

  我都激动的全身不停的颤抖了——就好像小时候第一次看A片时的感觉。

  我亲够了,抬头,看着他屁股上湿湿的都是我的杰作。心里更是一股满足感
生了出来。

  这个时候我已经有点适应了这种强烈的视觉和触觉冲击。我伸出双手,抓住
他的两瓣屁股,然后往两边掰开了。

  操,红嫩红嫩的一朵紧闭着的菊花就那样呈现在我的面前。

  「嗯……」可能这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让他有点不舒服吧,熊爸爸嘴里发
出了一声抗议的声音。

  哈哈,都现在了,抗议有个屌用。我嘴里喷着粗气,缓缓地靠近了他的屁眼。
然后,慢动作一样,伸出了我的舌头。以前看小说看G片,看他们舔屁眼,觉得
刺激以外还觉得挺脏的。可是现在当我舔上去了,不得不说,这种味道真的无比
的美好。比吃什么都来劲。他洗澡的时候应该特别清理过屁眼了,现在菊花上满
是沐浴露的香味。当然了,他不可能都洗得那么仔细,还是有一点点异味的。不
过在情欲上脑的情况下,这样的异味直接被我当成了催情的味道——哇靠,味道
太正点了!

  我舔着舔着,就突然改舔为吸。嘴唇跟舌头都感觉到了他那美好的屁眼上的
一层层鲜明的褶皱。这样的褶皱好让人心动,好想赶紧站起来,然后扶直我的鸡
巴,就那样插进褶皱的里面去,插进熊爸爸从来没有被人进入过的身体里。但我
仅存的一丝理智都拿来告诉我自己,要慢慢享受,这一次过后以后可没有这样的
机会了。于是,我的嘴更加仔细地感受着熊爸爸的菊花穴了。我感觉到他的屁眼
一收一收的,大腿也稍微地夹紧。啧啧……真是极品,这样有力度的收缩,干起
来肯定爽透了吧?而且,看他的反应,他被我吸了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很爽?人
家都说不管是不是同性恋,被舔吸屁眼总会感觉舒爽的,不知道熊爸爸是不是这
样的?

  当然,我可不让他独爽,我要感觉一下他身体里的温度!

  我站起来,抓着自己的鸡巴,滴水的鸡巴先抵在了他的屁眼上。哇靠,就这
样都差点射出来了。他屁眼上的褶皱摩擦着我的龟头,因为紧张,两瓣屁股更是
将我的龟头固定在了屁眼之上。真是快乐似神仙了哦。

  我当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就直接插进去一直狂抽。我伸出一只手绕道了前
面,抓住了熊爸爸的大鸡巴。他只是微微的勃起。操,就这样他的尺寸可也真不
小。我的一个手掌都没有办法掌握,大半个龟头还探出我的手心。真不知道这样
的他勃起之后会怎么样?可惜我在背后,看不到他鸡巴的美好——主要是他怀里
的儿子挡住了我的视线了。

  我淫笑着,伸出另一只手的中指——哈哈,不喜欢用食指,中指有点鸡巴的
意味。然后放到他的嘴边,「王叔,帮我吸吸它,弄湿我的鸡巴指(哈哈,这可
不是什么生词。我们那里粗鲁点的说法,中指就是鸡巴指。)」

  熊爸爸生气的扭头扭头,这样我就能看到他生气的脸了。看他的反应,也很
清楚什么是鸡巴指。肯定是他老婆抓着他的鸡巴的时候告诉他的,想到这我又是
一阵激动。「你还有完没完!」他的气势跟之前就是天壤之别了。之前都是慈祥
的长者,这个时候却是个威严成功的领导者。

  啧啧……他的威严没有吓到色欲熏心的我,反而让我觉得他生气的样子都这
么好看。这让他越发的欠操了!我顶了顶自己的下身,他的菊花穴一阵眼中的收
缩,我靠,想吓我?老子是吓大的哦!他被我这么一顶私密的屁眼,脸上的神情
有点扭曲。哈哈,可惜我不太会看人家的表情。不过其中应该有点「爽」之类的
感觉吧?愤怒中的性奋,啧啧……太诱人了!我坏坏地说,「王叔,难道你希望
我的中指没有什么润滑就直接插进你的屁眼里?我想你从来没被开苞过的屁眼可
受不起这样的折腾哦!」

  他依旧怒视我,显然不准备妥协。

  我嘿嘿直笑,「当然,当然,如果进不去我不会勉强进去的。你放心好了。
如果进不去,我会让你的宝贝儿子吸吸我的中指的哦。只希望到时他的唾液足够
使用吧。要知道,我等下可要插到很深很深里面去的哦。」

  熊爸爸惊骇地看着我。靠,这才知道害怕吧?「你……你别太过分了!」熊
爸爸虽然气势还在,语气却已经是中气不足了。

  「啧啧……王叔,你太诱人了,你知道吗?我在这之前可一直都是安安分分
过日子,作奸犯科的事我从来不做。可是你却让我忍不住了。你知道不?要让我
狠狠的,好好的干你一次,再让我做什么都愿意!」别以为我乱说的,当时就这
感觉。这叫精虫上脑,想必各位同好也能理解。

  熊爸爸显然认为我无可救药了,或者认为他自己的命运已经不可改变了,干
脆闭上眼睛了。

  你们有没有想象过一个自己好喜欢,好想干一干的长辈在你们的面前无奈地
妥协地闭上眼睛,意思好像说「任你要怎么做吧!」的那种感觉!告诉你们,绝
对爽透了,那是从里到外的爽哟。我忍不住收回中指,一手抱住了他的头,然后
嘴巴就贴着他的嘴吻了上去。

  这个吻没有任何的缠绵,只有无止境的情欲。可惜被男人吻在熊爸爸而言不
是件好事,他始终闭着他的牙齿,不让我的舌头伸进去——谁知道他是不是想到
这个舌头刚才还在舔他的屎洞洞?不说说实在的,舌头在他的嘴唇,唇角,牙齿
上不停舔动,别有一番快感。

  我当然不会让他如意啦。抱着他头的手放开,然后再次伸出中指,在我们接
吻的地方(呵呵,实际上是我在强吻他哦)插了进去。手指摸索着他的牙齿,然
后很容易就撬开了他的牙齿。舌头则顺着手指撬开的地方伸了进去。

  熊爸爸可能怕惹怒我,让他的小baby受伤吧,被我撬开之后就听之任之
了。我的舌头找到了他僵硬的舌头,然后一阵狂吸。心想,要是他能反吸就好了。
当然,我也知道不能逼得太紧咯,不然就不好咯。真是难以想象,以往看着长辈
都只能用又敬又爱的眼神看着,心里痒的不得了,却只能晚上回去偷偷打手枪边
想象着和长辈做爱。现在这个熊爸爸居然活生生地在我面前,任我亲吻、侮辱。

  接吻的过程我的中指可没有老实着。不停地充当第三个舌头,在他的嘴里翻
云覆雨。

  等我感觉中指够湿了,就停止了吻熊爸爸了。

  我一退走,他就屈辱地转开头。显然很是生气,又很无奈。

  我忍不住又出言调戏,「王叔,你的嘴好温暖,舔过你的屁眼再舔你的嘴,
味道可真好?」

  熊爸爸预想中一样,喘着气,一动不动。

  我又继续说,「刚才在你嘴里的鸡巴指,马上就要当个小鸡巴插到你身体里
哦……」

  「快点……好不好……」熊爸爸本来明显是想用生气愤怒的语气说的,可是
说到后来就变成哀求了。哈哈,我可爱欠干的熊爸爸哦。接下来,你的配合度肯
定会更高吧?

  我听熊爸爸的话,他要我快点,我就急忙抽身退开。

  哈哈,谁知道他一个不稳,往后靠了靠。看来刚才用鸡巴指在他嘴里狂抽猛
插,加上被我吻得死去活来,他已经有点脚软了。

  我动作很快,马上就把刚才那个被我和熊爸爸的唾液共同弄湿的中指插进了
他的老菊花穴里面去了。

  这会儿我才知道什么叫紧。靠,看G片的时候一根两根手指进去跟什么一样,
容易的要命。可是这熊爸爸的老处男菊花却紧得要命。哪里有G片里随便舔舔就
进出自如的感觉唷。手指只进去了前面的一小节,还是我那么用劲的情况下。

  「唔……」熊爸爸发出一声闷哼。看来这下着实痛的不轻。

  哈,也怪我没经验,我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王叔,我不知道会那
么痛。」

  熊爸爸微凸的小腹上下起伏,正痛的喘气呢。「你……你……能不能不搞了?」
他声音中的颤抖出卖了他的疼痛。

  我略感歉意,不过情欲依然暴涨,熊爸爸哀求的疼痛的声音正合我意。我收
回了一只抓着他老鸡巴的手,然后放在他屁股上摸摸,然后再放到他的紧紧抱着
我一边手中指的菊花洞口轻轻按了按。这又引起了他的一阵抽搐。

  为了补偿熊爸爸,我轻轻动了动自己的中指,然后才开口,「王叔,我怎么
舍得不搞你的老菊花穴呢?放心放心,我现在轻点。你知道的,我从来还都没有
干过像你这样完美的中年男人。你可要让我好好玩玩。」

  真不知熊爸爸现在的表情怎么样?可惜我无暇理会了。

  我蹲下身,然后一手掰开了熊爸爸的一瓣屁股,他小小、嫩红的屁眼肉就展
现在眼前了。在他的屁眼周围有些很淡的肛毛,像众星拱月一样将他的屁眼围在
了中间。而由于我手指的入侵,本来的那些褶皱有点摊开了,我的手指一节已经
没入了他的身体。我扣动了一会儿手指,就又往里伸了伸。

  想必刚才痛怕了,熊爸爸稍稍分开了自己的双腿,让我的手指更容易地进入
他的菊花穴内。

  「王叔,配合的很好。」我邪恶地夸赞着。

  等进去两节多一点的手指后,我感觉在熊爸爸肛门内有个小小的坎,我的指
尖很容易地越过了这道坎,然后整根手指都进去了。现在的场面有点触目惊心。
一个帅气迷人的抱着孩子的熊爸爸西裤已经掉到地上,内裤还挂在小腿上,身后
还有我这么个邪恶的下半身裸露的年轻人一根中指插在了他分开的双腿间——也
就是那紧闭的菊花穴之内!而且是整根没入的插进去!看着熊爸爸被我有劲的手
按到了变形的屁股瓣,我又是一阵浴血沸腾。

  现在才有时间慢慢感受了。靠,熊爸爸体内可要比他肚皮上还要热,整个从
来没有异物入侵过的肛道将我的手指紧紧地包住,那种温度爽的我只想哼。「呜
哦……王叔,你里面好紧,好爽……」

  然后就是例行的抽插了。我已经肯定了熊爸爸后面从来没有被人插过,因此
不敢一下子就来两根手指,一直也都只是一根中指在搞。不过我抽插的时候,有
时中指往左边歪,有时又往右边歪,这样时而能看到他那几十年都没有人打开过
的后门内的样子。嫩红、嫩红的,收收缩缩的像是要求你赶紧把龟头塞进去,然
后狠狠地让你的鸡巴在他的体内摩擦、冲撞、抽插……

  你说吧,这本来是前戏刚开始的,可是我已经快要忍不住了。为了缓缓自己
的情绪,我抽插了一会儿就停下,然后抽出了手指。

  哇嘞,这么一抽,就看到熊爸爸那有人的老屁眼因为这么一阵激烈的抽插而
没有马上和上,看着慢慢和上的屁眼,我实在忍不住了,我站了起来,然后抓着
自己的鸡巴,一手再次掰开老熊爸爸的屁股,然后将我那已经憋了良久的紫红龟
头塞进了那个一张一合诱人犯罪的洞里去。

  我的龟头说真的可不小,而熊爸爸也是第一次被人开苞,我奋力的抽插,龟
头也只进去了一半。不过那种紧夹的感觉已经爽透了我了。感觉鸡巴的根部像是
有根羽毛在轻轻拂动,打手枪频繁的我当然明白那是高潮快来了。靠,可不能这
么快!我赶紧站直了身体。

  就在我站起来的时候,却听到一个很粗的喘息声,然后还听到一声诱人心魄
的「哦……哦……」哇塞,老熊爸爸居然被我的手指给干动情了。好想看看他的
脸现在。

  想到就做。我退开了身体,半截龟头也从他的老屁眼内退了出来。即使公交
车开的声音那么大,我还是听到了一声「啵」。操,这么一弄,差点就又射了出
来了。看来以后还得多练练哦。

  我紧紧贴着他的身侧,鸡巴划过他的大腿,留下一串液体,然后终于正面面
对他了。

  他手中的婴儿在睡觉。而且睡得很沉,看来他那正要被小辈男人狠干的熊爸
爸,怀中实在舒服。这样颠簸的车上都能睡的这么熟。

  他看我逛到他面前,赶紧收回了贪婪的享受性欲的神情。我操,难道就这么
第一次被玩屁眼他也能感觉到舒服?「王叔,你狠享受哦。」我戏谑的说。同时,
感觉到大腿上一个硬硬的东西。低头一看,靠,一根勃起的黑黑的鸡巴。看来老
熊爸爸真的情动了。虽然鸡巴还没有完全勃起,可是能勃起就说明有快感不是?
那黑黑的样子,肯定是身经百战。他既然是个老板,逢场作戏,有时就假戏真做,
真不知道他的这个黑黑的老鸡巴干过多少嫩穴了?

  只不知道有没有干过菊花穴?他的鸡巴这么好看,干起屁眼来不知道会不会
爽?咳咳……想远了,今天我可还没有打算被开苞。先干个男人再说。

  我当然毫不犹豫地抓住他的老鸡巴。然后马上就开始揉搓了。期间,我的鸡
巴也靠在他的大腿上。

  抓住他的鸡巴之后,我先是仔细看了看。饱满浑圆的龟头——他的龟头对他
的阴茎来说真的很大。不过当然没有小说里「大得像鸡蛋」那么夸张了。(实话
说,对鸡巴的审美,我不喜欢欧美的G片中大的夸张的那种。还是亚洲人的鸡巴
可爱点。有大的,但是不会太夸张)他的阴毛很浓厚,哈,还是这样没有剪掉毛
的鸡巴好看啊。

  看够了,我就开始帮他套弄了。他的鸡巴抓在手里暖呼呼的,而且那种快要
勃起时的感觉,抓着可舒服了。「王叔,你的鸡巴好好看。这么黑,一定干过很
多女人了吧?」我说着淫秽的话语,边帮他打手枪。也就五六下,熊爸爸的鸡巴
就挺了起来。哟呵,老当益壮哦。「王叔,你也想干了哦?哈哈,我还是先满足
你一下吧。我帮你吸吸。」

  「杨小兄弟,男人有什么好的。你现在放开我,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熊爸爸开口了,声音却很平静。

  我操,现在了还讲道理呀?我朝他笑了笑,然后蹲下,一口就含住了熊爸爸
的巨大好看的龟头。

  「哦……」嘿嘿,看你还装,熊爸爸发出一声极乐的呻吟。本来像他这样年
纪的人,性经验多了去了,才不会这么容易就动情呢。主要还是时机什么的都很
适合,在公交车的厕所里,而且和小辈男人做爱这样的情况多多少少也给了他一
点刺激吧。

  这可是我第一次含人家鸡巴(哈哈,可见我的性经验当时有多么少了),那
种味道真是爱死我了。看来我真的是天生就该喜欢男人的。

  我什么九牛二虎的力气都用出来了,把书上、G片里的能用的技巧都用上了,
引得熊爸爸一声声哼叫,「哦……」「唔……」「嗯……」同时由于我用尽的吸
着他的老鸡巴,整个厕所都回荡着一声声吸允的声音。

  然后就感觉他的鸡巴上已经出水了。

  我赶紧抽出他的鸡巴一看,马眼里正往外流水呢,不过还没有射就是了。我
一只手掌抓住他的鸡巴,让他的龟头露出来,然后就伸出舌头往他的马眼上舔。

  「啊……」他终于忍不住射了出来,喷了我满头满脸。有些喷到我嘴里的,
我直接吞了下去。

  我欲望暴涨,嘿嘿笑着站了起来。熊爸爸已经浑身无力,斜斜地靠在了门上。
他喘着气,面上还有未退下的潮红。啧啧……高潮中的中年男人原来这么好看啊。
没有G片里的刻意表现,只有真真实实的含蓄。哈哈,当然了,他肯定是过分含
蓄,你想他在我面前会完全表现出平时做爱达到高潮时的样子吗?那当然是不可
能的。

  可能我满头满脸的精液给他的感慨吧,他无力地说,「真不明白搞男人有什
么好的。现在可以放过我了吧?」这刚射完呢,他就得瑟了。你瞧瞧,又摆起了
老板架势。不过,嘿嘿,光着下身,鸡巴上还滴着精液,说这样的话,只能更加
显得淫荡、诱人。

  「王叔,你爽了,我却还没有爽哦!」

  我这人也挺好心的,你瞧,见熊爸爸的大黑鸡巴刚刚射出白花花的生命精华,
现在已经腿软,知道他累了,于是就索性将他按到了马桶上。当然,马桶的盖子
我已经放下了。不然非得臭死。

  好好,说正事。我把他按到马桶上坐下的用意自然很明显。我要正面看看他
的下面,要把他的大老鸡巴还有老菊花一眼都收入眼底。

  熊爸爸或许真的站的挺累的,我要他坐下的时候,他很顺从。

  接着,我嘿嘿笑着,一把拉掉了他的内裤。

  他的鸡巴已经在慢慢的软化。看着龟头残留着些水的诱人样子,我忍不住又
含住了他的鸡巴。这帅气成功迷人的长辈鸡巴就是不一样,含到嘴里味道也是特
别香的。

  「哦……」这回熊爸爸是叫的很真切。他在告诉我,「我被你吸得好爽」。

  接着我把他双腿抬起来——当然我不敢抬太高,他怀里还抱着他儿子,现在
不便狂干。我抬头看着他,他闭着眼。脸上是爽快和不甘互相掺杂的表情。如果
不是他怀里抱着孩子不方便,我保管拿我的鸡巴在他脸上抽一阵,再让他尝尝我
鸡巴的味道。哈哈,当然,更多是我自己想要看看大鸟在这么一个美好的长辈嘴
里进进出出的样子。

  接着我蹲得很低,然后把熊爸爸的双腿分得很开。这样他的屁眼就完全向我
开放了。

  因为刚才的一阵狂抽猛插,那屁眼看起来湿湿亮亮的,很是诱人。现在他的
老鸡巴已经疲软,看着鸡巴毛顺着菊花边上的毛连成了一片,别提多撩人了。我
伸手在脸上摸了一把。熊爸爸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操过小穴了?射这么多,我整个
手掌都是湿湿、腥腥的。我叫了一声,「王叔,你多久没干了?射这么多?」

  他睁开眼看了我一眼,我当着他的面舔了舔手上沾着的他的精液。然后我就
感觉他的老鸡巴跳了一下。看来刚才给他的刺激真是够强烈的。不过他又马上闭
上眼。可能身为一个长辈在晚辈面前光着身子,而且还被玩屁眼,已经够他羞耻
的了。如今不仅仅被搞得射精了,更是只看了对方一眼就有了反应,他的自尊心
应该正在被撕碎吧?

  我伸出手掌在他的股沟和大鸟蛋之间来回摩擦了一会儿,就把他的精液全沾
到他自己的下身了。我想了想,不能就这样干过一次就算了不是?至少也要有些
留念,你们说对吧?

  不用说,还多亏了现在电子产品的发达。我的手机照相摄像可都是高清晰的。
我一边肩膀抵着熊爸爸的一条大腿,一只手扶着他的另一边,接着伸手找到自己
的裤子,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接着就拍了起来。哈哈,幸好我的手机有点问题,
拍照的时候没有声音也没有闪光。他也一只闭着眼,所以就任由我拍了很多珍藏
至今的图片和视频。

  拍好之后,车子又停了一次,我知道,我已经玩了熊爸爸好久了。现在只剩
下半个小时左右就要到站了。这回可不耍了,要干真的了。

  我放下熊爸爸的双腿,然后拉着他站起来。

  他睁开眼,有点疑惑地看着我。他的目光很冷,可能刚才的高潮已经过去了,
他现在没有了动情的那一部分就很讨厌我了。

  我可不管,我的鸡巴可一直都没射过。我自己坐在了马桶上,然后让熊爸爸
面对着我。

  厕所的空间太小了。熊爸爸面对我之后,背后已经靠在了门上了。

  我抓着我已经快要被情欲撑爆炸的鸡巴。我发现,熊爸爸的目光有时会不自
然地看向我的鸡巴。可能想到等下这么一个尺寸的鸡巴就要插进自己还没有开垦
过的屁眼,进入到自己的身体,所以难免要仔细观察一下吧。

  我拍拍自己的大腿,「王叔,坐上来吧。我马上要干你后面的处男烂穴了。」

  熊爸爸没有想到我会有这么一说,皱眉,「你别越来越过分了。」

  靠,果真是射精无情。我皱眉,「王叔,刚才你可是一直在享受的哦。看来
你也不排斥男人。既然这样,干嘛不试试用你的菊花穴吞下我的鸡巴的感觉?再
说你也不亏本,我也是处男呢。」无耻,真是无耻,我都不知道怎么会说出这样
的话的。

  我又说了很多,发现他好像也知道快要到站了在脱时间。就威胁他,「王叔,
再不来你的儿子可能要代替你的位置了。」

  熊爸爸顿时惊恐地看着我。

  靠,我只喜欢中年男人,那样的婴儿送一打给我都不要,怎么像看色魔一样
看着我呢?

  最终他妥协了,张大了双腿就坐到我身上来了。

  操,真沉,熊爸爸的体重可不轻。不过,我喜欢。此时他软软黑黑的鸡巴正
和我硬硬白白的鸡巴靠在一起。两个鸡巴之间的淫水更是互相传递着彼此的欲望。

  我双手绕过他的腰,然后抓住他浑圆有肉的屁股,往上举了举,「抬点起来,
不然怎么插进去?」

  熊爸爸配合地抬了抬屁股。

  我一手回来抓住自己的鸡巴,一手摸索着,中指插了半截进他的菊花内,然
后让我的龟头缓缓进入他的身体。

  「喔哦……」我一声长哼,不过龟头还是只进去了一半。「坐下!」我命令
着。

  熊爸爸双手抱着孩子,如果不是我的一边手支撑可,可能就要摔倒。他缓缓
坐下。

  「嗯……」我轻轻呻吟,靠,真爽,我感觉我的龟头就要进去了。

  可就在这时——「嘶……」一声痛哼,熊爸爸的屁股又向上抬了抬。

  我的龟头整个滑出了他的肛道。

  我很生气,「王叔,你快点坐下。」

  「痛!」熊爸爸似乎也很生气。自己马上就要被奸淫了,面前这杨姓年轻人
怎么这么没良心。

  「那你现在知道你操了那么多个处女嫩穴之后人家的感觉了吧?」我随便说
说的,可是见他表情居然真有这么一回事。靠,真是衣冠禽兽,表面上这么道貌
岸然,私下却又是个淫荡好色的熊爸爸。(哈哈,貌似我没有权利这么说别人。)

  「没事啦,你坐下等下就爽了。」我一按他的屁股,又是最初一样半个龟头
进去了。我正想说些威胁的话。公交车却一个急刹车。

  「啊!」熊爸爸一声惨哼,整个屁股就那样坐了下来。

  我身上顿时沉重了许多。这还不算什么,最要命的是,我的整根阳具,已经
到进入到了熊爸爸的身体里了!!

  温暖、湿润、紧夹……

  「啊……」是我舒爽的叫声,我操,原来操男人真的是这么爽的一件事。对
比起来,以上的那些爽都不算什么了。

  「啊……啊……王叔……你好棒……你肛门里好热……啊……后穴好紧……」
叫春是怎么来的?是爽来的呗!

  熊爸爸此时的眉头却皱成了一团,他这是痛的。

  我可不管,我知道最后这段路将会很颠簸,这样人们也不太会发现厕所里嘈
杂的声音了。所以我开始狂抽猛插了——这回是货真价实的年轻的鸡巴与老菊花
的碰撞了,唯一的共同点是,两人都没做过这事,都是第一次。

  也多亏了车子的颠簸,有时不用我去抬老熊爸爸的屁股,车子就把他给颠了
起来。由于熊爸爸的体重,他时不时蹲坐下来都是力道巨大无比,爽的我直叫春。

  「哦……哦……王叔你屁眼好紧……啊……啊……干烂你的屁眼……啊……
你的好菊花啊……喔……唔……嗯……」目光所及,熊爸爸的软鸡巴和他微微凸
起的小腹,时不时撞到我的肚皮上,那个时候,他的鸡巴就加在了我俩的肚皮上,
看着那巨黑的一团鸡巴连着两个同样黑的老鸟蛋挤压着在我们的肚皮间变形,我
就越是性奋。

  「啊!」「啊!」「啊!」这短促的带点哭腔的声音自然是熊爸爸的了。他
现在后庭可痛着呢。被那么大一个鸡巴狠插,而且还是第一次,总不会有太多快
感的吧。

  我整个过程都是两手抱着熊爸爸的熊腰,时而摸摸他的屁股,有时还把手放
到我的鸡巴和他老肛门抽插的地方感受一下那种淫荡的力度。就在我快要射出来
的时候,我用劲在他的屁股上拍了几下,嘴里叫着,「啊……王叔,你的肛门要
吃掉我的鸡巴了……啊……哦……射了……我要射进你的身体里!啊……好爽…
…」

  如果有第三者在一边观看,或许会发现熊爸爸娇嫩的老菊花时而翻出来,时
而又深入到看不见。然后一根巨大的鸡巴在他的雄穴里进进出出,很多时候都是
整根都插了进去,只剩下两个挤压到褶皱消失了的蛋蛋还挂在他的肛门之下……
啧啧……那将是多么淫靡的场景啊。

  然后在一次剧烈的颠簸之下,熊爸爸整个人所有力道都压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的鸡巴整根都插入了他的身体里了。

  「啊……要死了,整根都进去了……好深……」我还没说完,就感觉再也把
守不住精关了。然后我炽热的生命精华,就那样狠狠地射进了熊爸爸的身体内、
肛门里。

  「喔……哼……」熊爸爸嘴里发出的惨叫成分好像少了点。怎么听声音还似
乎有些许的快感?

  不过从颠簸的程度判断,我们马上要到站了。我只能捡起熊爸爸的内裤,然
后在自己头脸上擦了擦,然后鸡巴也清理了一下。然后也不管熊爸爸的菊花那里
缓缓流出的白色精液,就当着他的面将他的内裤按在鼻端,深深吸了一口,然后
再把内裤放到自己裤袋里了。「王叔,这条内裤我留下了,以后可以用来打手枪
什么的。」

  熊爸爸可能也发觉快要到站了,就紧张地看着地上,「我的裤子。」

  我如了他的意,捡起裤子就帮他穿了起来。当然了,过程中不停吃豆腐那是
难免的。而且,在拉上皮带,并且顺手往他的鸡巴那里摸了一下的时候,我明显
感觉到,他的鸡巴已经微微翘了起来。这说明……??

  没有时间研究,车子已经到站了。我们是最后下车的。

  他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他竖条纹的西装裤被他的屁股撑得满满的,看起
来着实诱人。而且,他自己不知道有没有发现,因为没有穿内裤,本来该有的内
裤线条没有了。然后我留在他身体里的精液此时回流出来,已经将他覆盖屁眼的
那截裤子弄湿了。

  下了车,车外有个很是阳光的少年,看到熊爸爸下车,就开心地挥手,「爸
爸,我在这里!」

  然后就看熊爸爸匆匆走到他身边,对他交待了几句,然后就把小儿子递给他
大儿子。

  接着,他回过头,走向我。

  我嘿嘿笑着。

  然后……

  然后他就给了我一拳,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

  他这一拳可有力了。我摔倒在地,然后又站了起来。他已经向他那惊讶的大
儿子方向走了。

  我扶着脸,在后面大叫,「王叔,有了刚才的开心时光,这一拳,值了!」

  他回头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对他儿子说了些什么,就离开了。

  我看着他美好的背影。真不敢相信,平常只能远观的这么美好的熊爸爸,居
然在车上被我狠操。看着他艰难的走路姿势,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梦。我确实操
惨了他的屁股,不然他怎么会是这样的走路姿势呢?哈哈,看他儿子的年龄,应
该已经知道性了。真不知等下闻到他爸爸身上的精液味道时会怎么想?如果不小
心再看到他爸爸屁股上的痕迹呢?哇靠,想想都让人激动。他再稍微联想一下刚
才他爸和我的表现肯定就能够知道发生了什么了。哈哈,到时候不知道会不会也
想操他爸?

  我想了很多很多。想到我的鸡巴都翘得老高。直到熊爸爸和他儿子的背影消
失,我才伸手到裤袋里紧紧抓着熊爸爸的内裤和名片。然后赶紧去会见一早就约
好了的教授了。

  我边走心里边想,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操熊爸爸呢?哈哈,看来是不
可能了。

  不过,我不会知道。操过一次男人,我就永远也忘不了。然后色欲就会越发
的厉害。所以之后才又操了那么多美好的男人。

  当然,这都是另外的故事了。

本图文首发-涩客网[www.2zzb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