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偷情  »  给妈妈的巨大帮助(全) Mikelh
给妈妈的巨大帮助(全) Mikelh
  当你们看我和我妈在一起时,你们肯定会认为我俩有关系。也许你们不确定
我们是不是母子,抑或是姐弟,但你们肯定会认为我俩身上流着同样的血。我俩
之间长得如此相似,若是在街上我们与你们擦肩而过,你们必然会回头观望的。

  我185高,妈妈高172。我俩都是黑发,黑眼睛,几乎每天都会一起跑
步锻炼身体,保持着非常不错的身材,不过她却有着我没有的曲线。她全身玲珑
有致,你若看到她,必然挪不开眼睛了,至少我是的。

  并非是她在炫耀,可她就是有一套展示自己的方式。当她坐在我对面时,她
会挪动屁股,这样就能让我完美地欣赏到她整个胸部了。她的乳房很棒,呈完美
的锥形挺立在胸前,让你非常想去抚摸她们,至少我会想。

  我从未忘记第二次看到妈妈不戴胸罩的样子。那时她正在换衣服,卧室门半
掩着,她不知道我就在外头。她站在镜子前,欣赏自己白嫩性感的娇躯。她深吸
一口气,一手按在肚子上,慢慢地转动身体。我好惊喜,她的乳头比我看到过的
乳头要大,以前根本没机会看到她的乳房,更不用想她的乳头了。她的臀部异常
迷人,浑圆挺翘;修长结实的大腿叉开站立,吸引着男人去偷窥那神秘的尽头。

  我俩不光外形很相像,思考问题的方式也有好多好多的共同之处。我们只有
唯一的影片和音乐收集:那就是「我们的」。我们的生日只差一天,我们总是会
因为同样的笑话放声大笑。

  我妈名叫琳达,这名字很适合她。在我出生后,我那个爸就消失了,我妈说
她一点都不想他。她有个妹妹,叫做伊薇特,我叫她维特,因为在我很小时,我
妈就老喊她伊薇特阿姨,我以为她叫的是维特阿姨(注:这里因为是英文,有差
别,狼友不必在意)。我名叫丹尼,不过她总是叫我「甜心」。这就是我家的所
有成员。哦,对了,还有她的男友弗兰克,我总把他当成混蛋弗兰克。

  弗兰克是个婊子养的警察,不喝醉时一切都还好,可他很少不喝醉。两瓶啤
酒下肚,他就找不到东西南北,只知道到处乱叫。他真不是个好警察,和另一个
警察一起当黄牛,私下出票,不用怀疑他从不缺钱。我实在难以理解为何我妈会
喜欢他,她基本上看不到他人影,白天醉的一塌糊涂在家沉睡,晚上才上班执勤。

  三个月前我去上大学时,他俩才开始交往。其实我一点都不想离家求学,可
我妈坚持说,念了大学,学好技术课程,才能谋求好的社会地位。如今我讨厌回
家,因为他在那,可我又讨厌不回家,因为她在那。

  上一次我回家时,他又喝得酩酊大醉,当我妈没有尽快给他拿来啤酒时,他
竟然猛捏我妈的乳房,直到她疼得流泪才松开。我挥拳揍他,想把他赶出去,他
竟然也挥拳还击,打到了我的眼睛,裂开了一条口子,缝了五针才好。他威胁我
说,要是我把这事传出去,他会给我好看的。

  第二天,维特阿姨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去她公寓里。

  「宝贝,我们得谈谈,那个弗兰克得想办法弄走。我真不想让你难过,可你
妈每天打电话给我,跟我哭诉那个混蛋又虐待她了。她说她也想把他撵出去,可
他威胁你妈,说他会叫他的警察朋友修理你。」

  我说,「我会弄把枪,把他的脑浆打得墙上到处都是的!」

  「你别失去理智啊!也许我们有更好的办法。你妈不想乱来的,她真的不想
失去你。我真不应该把这些事情告诉你的,可你根本不知道你妈有多爱你。她总
是跟我说,我的丹尼是不是你见过最英俊、最聪明的孩子啊?我的丹尼是不是你
见过最性感的孩子啊?巴拉巴拉,好多好多,每天都说这些。甚至我曾经跟她说,
好吧,既然你这么喜欢你儿子,你该和他上床的。她竟然回答,要是他不是我儿
子,我会的。你看,你妈真的对你很上心呢。」

  维特阿姨真是个长舌妇,一直说一直说,「太有意思了,你妈还跟我说你长
得有点像查理先生」她已经疯了,当她最终说完,不再闲扯,我看见她分明有泪
水噙着。

  「你在说什么啊,维特阿姨?」

  「呃,当我俩还是小姑娘时,爸爸带我们去海滩玩。回家的时候,我们都很
累,就小睡了一会。我俩最先醒来,走进他的房间,他正仰躺在床上,浴巾也没
盖,他腿间那个巨大的东西直直地指着天花板。我俩赶紧跑出去了,这么多年来,
还一直调笑这事情。我们叫他查理先生。只要我俩有了男朋友,就会问对方,他
的东西有没有查理先生的那么大;从没遇到过有那么大的人,但你妈跟我说,你
的就是。」

  我笑起来,「你开什么玩笑啊,维特阿姨,我妈才不会跟你聊我鸡巴大小的
事情呢。」

  「呵呵,那我怎么知道你喜欢裸睡呢?宝贝,我和你妈每天都都会聊聊生活
中的琐事,她不止一晚地看见你指着天花板,我第二天就知道了这些细节。唯一
一件我不确定的就是,你是否真有查理先生的那么大。要不,你现在就给维特阿
姨看一下?」

  我知道维特阿姨很开放,已经有了好几任老公了,可我依然认为她是在开玩
笑,于是开始吓唬她。我脱掉短裤,穿着三角裤站在她面前,嘲弄地笑着。我拇
指勾在三角裤的腰带上,然后盯着维特阿姨,关擦她的反应。她走过来,我还来
不及躲闪,她就一把将我内裤扯下来了。我震惊了,她却大笑起来,「天呐!竟
然比查理先生的还要大一些,更漂亮!」

  维特阿姨就跪在我面前,伸手握住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维特阿姨,你要干吗?你都已经结婚了!」

  她抬起头,笑着说,「我只是允诺我的身体是他的,可我没说我的脖子以上
的也属于他啊;而且,你东西太美味了,不容错过啊。」

  维特阿姨含进去一半,贪婪地舔吮着。她含着我的龟头,开始从马眼里渗出
分泌物。她舔干净那些液体,然后笑说,「现在我知道为何你妈要叫你甜心了,
嘿嘿。」我的阿姨手指缠绕在我鸡巴根部,一边舔吮,一边帮我打手枪。她知道
我快要射了,更加用力地撸动。第一股精液喷出来时,她往后退了退,但马上有
舔起来。

  「啊!啊!啊!」我只知道重复地呻吟着,直到将精液全部射进她嘴里。我
无力地躺倒在沙发上,笑着说,「维特阿姨,你今天好奇怪啊。」

  「真不错,你就有条很棒的鸡巴,但我们依然要解决弗兰克的问题,对吧?」

  当我离开时,又像平常一样吻了下,我知道刚刚发生的只不过是一次午后欢
愉罢了。

  和维特阿姨在一起的那天之后,我开始将解决混蛋弗兰克提上议程。我也意
识到我有多爱我妈。一天我终于决定要试着告诉她我心里所想,当然不是用语言
直接说出来。我抱着她,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爱你,琳达。」

  她愣了一下,道,「我也爱你,丹尼。」

  我抱着她,接着说,「接下来,我们该干吗呢?」

  「什么都没有,」她伤感地笑笑,「我们只是继续爱着对方。」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决定来一次理论上的讨论,「妈妈,要是两个成年人深
爱着对方,他们应不应该想办法表达他们的爱意呢?」

  她挪开目光,低声说,「我不知道,丹尼。」我知道,她已经回答了我绝大
部分疑问了。

  上个礼拜,是我俩的生日,我建议去屋顶庆祝,午夜12点,我俩生日相会
的那一刻干杯。那是一个温暖的夜晚,繁星密布,正当12点时,我俩喝完最后
的酒。我深情地吻着她,托起她的乳房,用拇指和食指夹起她的乳头,轻轻揉捏。
我牵着她的手放到我肿起的鸡巴上,给她看,她有多吸引我。她沿着我的棒身,
轻轻地抚摸,渐渐地,呼吸急促起来。

  「喔,丹尼,我……我就想你像这样看我,我希望你想要我……因为我…
…」

  她没说下去,眼里噙满了泪水,怜爱地抚摸了下我的脸,转身走了,留下我
一个人,孤单地看着满天星辰,直到天明。

  上个周五晚上,混乱开始了。我回家过周末,那个混蛋正等着吃晚饭,然后
去上班。他在等我妈炒菜时就吃了一些,然后就大吵大闹,说我妈这么慢,他会
迟到的,然后跑到厨房里,狠狠打我妈妈的屁股。我愤怒了,我抓起那本厚厚的
电话簿,大声对他说,「放开她,你这庹屎!」当他转身想揍我时,我用尽全力
把电话簿朝他砸过去,正好打到他脑袋一侧。他被砸倒了。我想我真的弄死他了,
但我我很快发现他还有这微弱的呼吸,胸口缓缓地起伏。

  「快点,妈,赶紧离开这地方。」我俩迅速收拾了点东西,跳进车里,开出
这座城市,跑到一家非常偏僻的旅馆里。

  我俩一关上身后的房门,就热情地拥吻在一起。她从我裤裆里掏出鸡巴,轻
轻地揉搓。我阻止了她,「妈妈,你确定要这样?」

  「嗯,丹尼,我确定。我一直就知道我会的。这是我一直以来想要的,可我
知道,如我俩一开始,就再也无法停止了。我知道我很不想让你离开我,放你走
远,但我怕这对你不公平。」

  「妈妈,我也不愿意你放我远走。这辈子,我就想和你在一起,抱着你,抚
摸你,操你,爱你。那个混蛋再也不能抚摸你。从今往后,只有我的双手才能抚
摸你,只有我的鸡巴才能进入你的身体!」

  「嗯,丹尼,我保证。」她拨浪鼓一般地点着头,同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甜
甜微笑。

  我脱掉她的上衣和胸罩,开始亲吻他留在我妈身上浅浅的淤痕,「以后,再
也不会这样了,我发誓会保护好你。」说着,将她肿起的乳头含进嘴里,温柔地
吮吸,好似上面有着美味的奶水一般。妈妈低声呻吟着,我一路往下吻过她的小
腹,直到那个我出生的地方。

  我轻易地脱掉她的棉质短裤还有性感的内裤,然后温柔地舔着覆盖着我妈妈
迷人阴户的柔软阴毛。很快就滴水了,我痴迷地吸食着从神秘肉穴里流出来的甜
津淫水,舌头伸出来压在她可爱的小阴蒂上,轻轻地摩挲。她的膝盖微微颤抖,
她也动情了。我站起身,领她到床上,将被子掀到一旁。

  妈妈躺在床上,双腿分开,等候着我的到来。我已经除尽衣物,准备好进入
她,她说道,「先让我看看我儿子漂亮的鸡巴。」

  我早就硬了,微微悸动,我跨坐到她身上,将鸡巴搁在她脸上,「喔,甜心,
自从第一次看见你裸睡时,我就好想抚摸你的大鸡巴了……喔……好硬……真的
好硬!」

  她手握住,开始沿着肉棒上下亲吻,「唔……我一直就想知道,把我丹尼的
肉棒含进我嘴里,会是什么滋味……好可爱……唔……好漂亮的鸡巴……我…
…我想要……」她身体微微扭动,分开嘴唇,含住我的龟头,正要用力地吮吸时,
我让她停住了。

  「妈妈,第一次,我想要和你一起,我想射在你里面。」

  「嗯,亲爱的,射在我小穴里……射在你妈妈的小穴里。」

  我顶在她的肉洞口,轻轻往前一推,就滑进了她湿滑的蜜道里。我深深地插
进了妈妈温暖潮湿的肉洞里,她忘情地扭动着娇躯,迷乱地诉说着,「喔!宝贝
……终于被你插进来了……这条我一直憧憬的鸡巴,这条我一直渴望的鸡巴…
…告诉我,丹尼……告诉我,我是你的……只是你的……你的小穴……告诉我
……告诉我……」

  「嗯,妈妈,你是我的,只属于我。除了我,再也没人能碰到你的小穴;除
了我,再也没人能进入你的小穴;只有我能插进你的嘴里……只有我能伏在你双
腿之间……只有我能进入你的屁股;除我之外,别无他人。」

  她想要我一遍遍地告诉她,我照做了,温柔地告诉她,反反复复。我插得越
深,她就扭动得越疯狂。我将她的双腿扛在肩上,双手压在她白嫩的乳房上,撑
起身子,用力地狂操。她开始剧烈地颤抖,大声地叫着我,「丹尼……丹尼…
…丹尼……我要到了……和我一起……和我一起……告诉我……」

  我快要到尽头了,知道她特别想要成为我一个独有,让我忍不住了。一大股
一大股滚烫的精液深深地喷射进妈妈的肉穴里、子宫里,她双臂紧紧地抱着我,
尽量紧密地拥在一起。

  我让妈妈休息了几分钟,然后坐在床边上,拿起电话,「我还有些事情要处
理,妈妈。」说着,我拨起了号码。妈妈想要靠得近一点;她伸出双臂抱着我的
腰,坚硬的乳头顶在我的背上。弗兰克接了电话,他一听出是我的声音,就立马
大叫起来。

  「你这个混蛋,你躲不到哪里去的。我们正在找你们,很快就能找你们,我
会打死你这个婊子养的混蛋,还有你那个婊子老妈!」

  我让他继续,直到他骂不动了,停下来,听我说。

  「弗兰克,听着。等咱俩打完电话,你看看你的手机,看看里面有什么。你
知道哪里找得到,因为你已经做了好多次了。弗兰克,自从上个月起,你的电话
就已经被我安了窃听器。我记录了你和你伙伴马库斯的所有通话,你俩干的那些
好事我都一清二楚。要是你两个小时内不从我家屋子里滚出去,我保证你的工作,
你的退休金都会成为过去美好的回忆;想像一下未来等待你的是什么生活,是在
监狱里度过余生吗?要是你搬出去,再也不来打扰我和我妈,你也再也听不到那
些带子。怎么样,这个交易如何?」

  他恶毒地诅咒了几句,又大声咆哮了一会,他是个混蛋,但不傻。他同意了,
我挂断电话。

  「他怎么说,丹尼,他怎么说?」

  「妈妈,他已成为历史。你再也不用想他了,现在你需要考虑的是咱俩未尽
的事情,还有,你想何时回家。」

  「我等不及和你一起回家了,丹尼,可是我也等不及再和你做爱。今晚我们
呆在这,明早再回家,好吗?」

  我回之以深吻,手掌覆盖在她娇嫩的肉穴上。她的双手游走到我腿间,轻轻
地抚摸我的蛋蛋还有鸡巴,直到让它再次焕发生机。接着她跪下来,说道,「我
好自豪,你是我的儿子!」

  妈妈深深地将我的鸡巴含进她的嘴里、喉咙里;我知道我很快就要射了。我
手伸下去,手指捏着那些我深爱的乳头。我不行了,开始爆发在她的喉咙里,她
贪婪地吞食了所有。我一射完,她就温情地舔干净我鸡巴上残留的精液,轻声说
着,她有多爱我。

  我微笑着坐在床上,看着我的鸡巴慢慢从她嘴里滑出来,可她又伏到我腿间,
「妈妈还想要。」她说着,抓住那团柔软的肉条,再次含进嘴里。我觉得刚射完,
应该不会很快勃起的。她卖力地吮吸着,速度很快,同时还抚摸我的蛋蛋,想不
到,我竟然很快就又爆射了大量精液在我妈妈的嘴里!

  我俩躺在床上,妈妈静静地依偎在我怀里。我俩聆听着和缓的音乐,耳语着
柔情蜜意。过了一会,我说,「我得跟你说件事,妈妈。我和维特阿姨……」

  她笑着说,「什么?……呃,很好……」

  我结结巴巴地说,「我……呃……我……」

  「哦,宝贝,你和她玩过之后五分钟,她就打电话告诉我了。我爱她,可这
个小骚货从没放过我的男人。但这一次,不一样了,那已成为过去。从今往后,
只有你和我,好不好,亲爱的?」

  「嗯,妈妈,你是我想要的一切!」我的鸡巴开始恢复生机了,「说道想要,
现在我又想要我心爱的琳达了!」

  「琳达也想要你。琳达想要你一直在她身体里,琳达想要和你做点她从未做
过的事情,」她羞涩地一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我想要你插到我屁眼里来。」

  妈妈转过身子,四肢撑在床上,尽力地分开双腿。她手伸到湿淋淋的小穴处,
抹了一把淫水,涂抹在屁眼上。我发觉她屁股上有些淤痕,我又愤怒了。我凑过
去轻轻吻她的伤痕,我的怒火转化为对妈妈还有她性感娇躯的爱恋和欲望。

  我轻轻地将我肿起的龟头顶进她紧窄的屁眼,妈妈就发出一声高亢的叫声。
我缓缓地将我的鸡巴插进她火热腔道深处。

  「啊!我的宝贝……喔……你的好大好粗……你在你妈妈体内……在我的屁
眼里……都是你的,丹尼,都是你的……」

  我好爱好想要我那漂亮的妈妈,我想要看着她精致的脸庞。我抽出来,将她
身子转过来。

  她用双手拉开双腿,置于身体两侧。她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再次插进她的屁
眼里。

  「啊!我的宝贝,我亲密的爱人,我想要看着你操我……我想要你看见你操
得你妈妈有多快乐……我儿子操得我有多么舒服……」她手伸下去,手指插进了
她的小穴里,轻轻地抽插。

  「我摸到你了……我能感觉到你坚硬的肉棒在我屁眼里进进出出……妈妈的
漂亮大鸡巴……你的琳达的漂亮大鸡巴!」

  隔着那层将她直肠和肉穴分开的薄薄肉膜,我感觉到了她的手指。她尽量地
分开双腿,好让我插入得更多一些。我的鸡巴顶在她紧窄的肛道了,她越发用力
地抽插自己的肉穴,叫得越来越大声。她脑袋开始疯狂地摇晃,嘴巴里发出含混
不清的声音,白嫩娇躯剧烈地颤抖,她达到了高潮。

  「我……我到了!不行了!……丹尼……丹尼……妈妈的……丹……丹尼
……啊!……啊!……」

  看着我亲爱的妈妈在身下达到极致的高潮,乱伦的刺激让我也达到了爆发的
边缘。我俩一起爆发了,大量的精液射进了她紧窄的直肠里,实在想不到我竟然
还能射出这么多,在我妈妈的屁眼里。

  妈妈整晚上不停地叫醒我,让我操她,舔她,我也一样。当她第二天早晨醒
来时,我的鸡巴还插在她体内。她微笑着伸出手,紧紧地抱着我的屁股。

  「答应我,以后的每一天,你都会像这样叫醒我。」

  我答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