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偷情  »  单身妈妈的淫乱秘钥 绿野
单身妈妈的淫乱秘钥 绿野
我是一位单身母亲,独自养育着我读初中的儿子,同时我也是一名初中美术!

    老师,教着一群孩子们画画,但是不知什么原因,我儿子和我学校里的男生
都不喜欢我,相反的,他们都很喜欢我的一位闺蜜,她叫杨丽,跟我在同一所学
校教书,也是一位美术老师和单亲妈妈,她儿子只比我儿子大一岁。

  关於如何让儿子及学校男生喜欢自己这一点,我多次求教杨丽,但她总是支
支吾吾,似乎很难同我解释。

  这日,我又和杨丽谈起与孩子们相处的问题,说到动情之处,我不禁潸然泪
下,杨丽似乎很能理解我的痛苦,说:「许晴你不要着急,有些事是急不来的。」

  我说:「我觉得是我的方法错了。」

  杨丽似乎在犹豫,这时,我忽然拉住她的手恳求道:「我知道你一定有诀窍,
教教我,只要能和孩子们相处融洽,我什么都愿意做。」

  杨丽沉默片刻,说:「你保证不后悔?」

  我坚决道:「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杨丽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今晚八点我和孩子们有堂私教课,来我家
一起参加吧。」

  晚上我把儿子暂时託付给外婆,自己则如约来到杨丽家,她儿子小俊为我开
门,走进屋子,我看见一群男孩正在做画画前的准备,想到他们在我课上不守规
矩的样子,心里不免酸楚与纳闷。

  我暂时没有看到杨丽,小俊给我倒来一杯水说:「妈妈正在里屋准备,马上
就来。」於是我便像孩子们一样在客厅等她。

  当时钟敲过八点的时候,里屋的门打开了,然而我却看到了一幕难以置信的
画面,只见浑身几乎赤裸的杨丽,像条母狗般从里屋爬了出来,她的脖颈上套着
狗用的项圈,穿环的乳头下垂着两只铃铛,撅起的肉臀间还夹着一条黑色的狗尾,
狗尾连着肛塞,牢牢的固定在她的屁眼里。

  杨丽似乎强忍着羞耻,慢慢的爬到孩子们中间,像黄狗撒尿般侧身翘起了一
条大腿,我发现她把阴户的耻毛剃光了,两瓣阴唇向外翻着,中间的蜜洞一缩一
缩的向外吐着爱液。

  「今天的主题叫发骚的母狗。」杨丽说完,便让孩子们动笔画了起来。

  期间,男孩们不时向杨丽提出各种要求,比如,老师,把你腿再抬高一点,
我从这个角度看不见你的骚屄了。老师,把你的屁股也翘高一点,我想看清楚狗
尾巴插在你屁眼里的样子。老师,你可不可把舌头伸出来?这样更像条母狗。

  杨丽对於他们的要求一一照做,好似一条听训的母犬,直至她抬起的大腿忽
然一阵剧烈的颤抖,一条晶亮的水柱从她的肉穴间喷泻而出

  孩子们则好像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场面,继续画着自己的画。

  「许晴,帮我看一下他们的画好吗?」杨丽有些喘息的道,像是刚刚经历了
一次高潮。

  「嗯??好。」我有些发蒙的走到孩子们旁,帮他们轮流指导起作品,平日
里吵闹的孩子,这时都耐心的听我讲课,使我恍若做梦一般。

  半节课不到的时间,就有一半同学几乎完成了他们的作品,将杨丽风韵的体
态描写的丝丝入扣。

  杨丽说:「休息十分钟。」然后她披了一件浴袍与我坐在一起聊天,孩子们
似乎意犹未尽,继续坐在画板前,深入着他们的图画。

  「是不是觉得很荒唐?」杨丽自嘲道。

  「有几次我请你帮我带儿子,你是不是也让他上了你的私教课?」

  杨丽有些慌张,道:「你会不会怪我?」

  而我则是沉默了一阵后,轻轻的摇了下来,然后说:「我也是花了很大的勇
气才迈出的这一步。」

  我感慨道:「杨丽,也许你不信,今天是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真正的老师,
而不是讲台上的小丑。」

  杨丽听见我的话显得很高兴,「许晴你愿意和我一起教孩子们画画吗?你看
我一个人其实忙不过来。」而我犹豫片刻后,答应了杨丽。

  不知是哪个调皮的孩子,偷听到了我和杨丽的对话,引得一群孩子朝我起哄
起来。

  杨丽笑道:「你看,孩子们其实都很喜欢你。」

  下半节课的时间,杨丽继续当她的模特,而我也继续指导孩子们修饰作品,
只是不同的,我身上的打扮几乎与杨丽变得类似,全身上下只穿着一双肉色的长
筒丝袜,脖子上戴着狗项圈,乳头因为没有穿环,所以换成了两只带有乳铃的铁
夹,最后让连有狗尾巴的肛塞撑满自己的屁眼,以及在厕所里刮乾净了耻毛。

  「这里可以画的再仔细的一些,女人的阴蒂外面还有一层包皮。」我怕男孩
看不清楚杨丽,於是将自己的浪屄凑到他的面前,让他用手指玩弄我的阴蒂。

  「嗯嗯嗯嗯……明白了吗……嗯嗯嗯……」

  男孩对着我的阴蒂又捏又揉,使我感到一阵阵强烈的刺激,踮起的两只丝袜
脚不禁颤抖的左右摇晃,片刻,男孩好像恍然大悟,用线条在原先的画上细心的
勾勒起来。

  我继续来到下一位男孩的身旁,这次我为了要他瞭解女人阴道,让他的手指
探进了我的肉屄,「嗯嗯嗯……感受到了吗?阴道里面的褶皱……嗯嗯……」

  「老师我好像碰到底了。」

  「你的手指顶到老师的宫颈了。」

  「老师,什么叫宫颈?」

  「宫颈就是子宫的头部,而子宫就是女人把孩子生出来的地方。」

  「老师,我看漫画里说,女人的阴道里还有g点,你知道g点在哪吗?」

  「G点每个人的位置都不同,你可以试着找找看老师的g点在哪里。」

  於是男孩的手指就在我的骚屄找了起来,同时我的屁股不安分的扭动着。

  「对了……就是这里……再上去一点……啊……!好刺激!啊啊……」

  「老师就是这里吗?」

  「对就是这里,啊啊!用力的抠!啊啊!老师的屄要被你抠烂了!啊啊!」

    我的双手扶着自己的屁股,将骚屄尽量的凑向男孩,胸前的乳铃因为身体的
痉挛不停的发出脆响。

  「啊!好舒服!要来了……要来了……」我的小嘴越张越大,口水顺着我伸
出的舌头,从舌尖垂落下来,就在下一秒的时刻,我的身体蓦然绷直,达到了一
次剧烈的高潮,「呜呜!」阵阵绷紧肌肉的屁股,像是装了弹簧般,往前一下下
的猛挺,同时骚屄像坏掉的水枪般,一股接一股的向外喷射着淫液……

  最后,杨丽对孩子们的作品做了一些补充点评,然后与我一起选出了一位画
的最好的学生,由杨丽亲自为他做了一次口交服务,作为奖励。

  「呜呜??」杨丽唆着男生硬挺的鸡巴,如同吃着一根美味的香肠,舌头灵
活的在龟头上打转,直至男生把一大股浓白的精液射入她的小嘴,杨丽半张开着
红唇,一脸陶醉的咀嚼着男孩的精液,说:「希望其他同学也要努力,能让老师
吃到你们美味的精液。」

  从离开杨丽家,我便去外婆那把儿子小天接了出来,开着汽车,我对小天说:
「今天妈妈去杨丽老师家,上了一节她的私教课。」

  儿子原本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听见我的话后,他立即睁大眼睛向我看了过
来。

  我说:「妈妈知道你喜欢杨丽老师,以后妈妈也会像她一样来疼你。」说着,
我解开衣襟的纽扣,将一边丰满的奶子以及夹着铁夹的乳头呈现在了儿子面前。

  「妈!」儿子第一次用很兴奋的语气叫了我一声,而且我看他的表情好像高
兴坏了。

  「对不起,妈妈以前太笨了,不懂得怎么爱你。」

  儿子似乎没有听见我的道歉,只是盯着我的乳房说:「妈,我可以玩你吗?」

  我说:「从今天开始,妈妈就是你的玩具,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甚至如果
你需要的话,还可以带同学一起来玩妈妈,妈妈教他们学画画。」

  儿子已然激动的不行了,他一把用力的抓住我的乳房,同时另一只手往我的
下体摸去,虽然我在开车,但我还是尽量配合儿子的分开了双腿,跟着我就听到
了儿子惊喜的声音,因为他的手指摸到了我剃光阴毛的肉屄。

  「妈,你把阴毛刮了。」

  「喜欢吗?」

  「喜欢!」

  「嗯……」

  儿子的手指似乎没什么阻碍的撑开我的两瓣阴唇,滑进了我湿透的阴道,在
我的屄里翻搅起来。

  「嗯嗯嗯……小天……?你好会玩妈妈的屄,妈妈被你玩的好舒服……」

  「妈……我要你……我想和你做爱。」

  儿子的要求也是我的需要,我已经等不及回家再和他云雨,於是我将汽车停
在了一处相对僻静的街角,锁住了手劄。

  车子吱呀吱呀的颠了起来,我把两条丝袜长腿盘住儿子的腰,让他粗硬的鸡
巴在我的骚屄里激烈的冲刺着,儿子挽过我的一只脚,将高跟鞋脱下来后,一口
含住了被丝袜包裹的脚尖。

  「嗯嗯……」

  他的舌头隔着丝袜在我的脚趾缝里穿梭,舔的我又痒又湿,我看出儿子喜欢
我的丝袜脚,於是将脚掌往脚心里弯去,同时并拢脚趾,让他尽情的啃咬。

  「妈妈的脚臭不臭?」

  「臭,臭的要命,但是我好喜欢。」

  「妈妈,你也来尝尝自己的丝袜臭脚。」

  儿子说着,脱掉我另一只高跟鞋,然后让我弯起腿,自己用嘴含住了丝袜的
袜尖,同时用香舌钻着脚趾缝,品尝着酸臭与一股子皮革与脚汗混淆的骚味。

  「呜呜……」我像儿子一样尽情的吃着自己的丝袜脚,阵阵刺激的快感充斥
着我的心身。

  「妈妈,臭脚好不好吃?」

  「呜呜……呜呜……好吃……呜呜……」

  随即儿子好像受到什么刺激般,双眼几乎凸出的盯着我淫乱的伸长舌头,舔
着自己的丝袜脚,将鸡巴疯狂的往我屄里抽送着,把我的屁股肏得陷进座椅,又
高高弹起,阴唇大剌剌的向外翻开,淫水噗噗的往外乱溅。

  「啊啊!儿子你插的好深!妈妈要被你干死了!啊啊啊啊!」

  「我要把妈妈的屄干烂,干成一个臭尿桶!」

  「啊啊!妈妈是骚货,是婊子,最喜欢儿子的大鸡吧!快点插妈妈,再快点
啊啊!好舒服!啊啊!」

  儿子与我几乎同时的达到高潮,他用力的吻住我的嘴,好像要把我的舌头叼
走一般,与此同时,双手掐紧我的奶子,似乎要把我的乳头连同夹子一起揪下来,
而我回应他的则是拼尽全力的夹紧阴道,将他的精子一滴不剩的吞入子宫,然后
再把喷出的淫水,打湿他的裤子……

  儿子趴在我的身上,呼呼的喘住粗气,我温柔的抚去他额头上的汗水,问他:
「舒服吗?」

  小天畅快道:「舒服的要死。」

  自从这以后,我和儿子过上了一种如胶似漆的生活,他开始缠着我,不仅愿
意听我的话,还经常主动的与我分享他的小秘密,与此同时,学校里的男生也喜
欢上了我这个老师,只要我一去上课,他们便会聚精会神的听讲,让除了杨丽以
外的副科老师嫉妒不已,以为我一定施了什么魔法。

  这节又是我的美术课,孩子们坐在桌前,安静的画着讲台上摆放的鲜花。

  「老师我的铅笔找不到了。」刘民举手向我求救,他画画的最好,不过也是
调皮捣蛋的专家。

  还记得上一次我在地上给他找铅笔时,他冷不丁把一支藏在手里的铅笔,顶
住内裤插进了我的屁眼,害得我差点没当场叫出声。

  不过今天,我对於他的恶作剧早有准备,所以我不慌不忙的走到刘民边,先
看了眼他的画,觉得画的还不错。

  「刚才铅笔掉地上了,找了半天没找到,老师帮我找找好不好?」刘民装出
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引我上钩,而我则没有犹豫,便假装傻乎乎的答应了他的
要求,这时的刘民已经忍不住偷笑起来,随即就在我把屁股对着他,弯腰好像在
找地上的铅笔时,刘民快速的拿出藏在袖子里的凶器,猛地戳在了我的屁眼上,
然而另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铅笔竟然硬生生的被什么东西给顶了回去。

  我直起身,转头得意的朝他笑了笑,并同时拨开自己内裤的一角,只见一支
大号的金属肛塞,圆鼓鼓的撑开着我的屁眼,结实的镶嵌在直肠里,刘民又是惊
讶,又是一脸吃瘪样,显得十分可爱,不过我也没有让他失望多久,慢慢的拔出
自己的肛塞,然后双手掰开两瓣肉臀,让屁眼像小嘴似的向外撅起,吐出了一支
长长的铅笔……

  「最近怎么样?和儿子的关系好点了吗?」杨丽关心的问我,而我的回答当
然是肯定的,并且感谢她教我方法。

  杨丽说:「这么客气干什么,倒是你帮了我私教课的大忙,我还要感谢你呢。」

    跟着杨丽又和我具体聊起关於私教课的事,她说想带孩子们去户外写生,问
我有没有意见,我说没什么意见,只是想这次活动也能带上自己的儿子,杨丽意
味深长的朝我一笑,说:「等这次写生回来,我要把学生们的作品发上XX论坛,
让更多人来欣赏。」

  我问道:「XX论坛?是网站吗?」

  杨丽解释道:「它是国内最大的情色交友网站,内容丰富、更新迅速,会员
已经超过几万人,最特别的是它还有自己的美女主播电台。许晴你不是喜欢写小
说吗?我希望你可以把我们的故事写下来,届时再邀请主播阅读,把我们的故事
流传出去,让更多辛苦的单身妈妈享受到儿子的幸福。」

  杨丽的想法切实打动了我,於是便有了今次这篇小说,不过我不希望阅读小
说的读者,单单只当它是一篇色文这么简单,我更希望它是许多单身母亲开启自
己幸福之门的钥匙。

  周末,风和日丽,如约和杨丽一起骑车与孩子们到户外写生。

  杨丽上身一件紧身的运动短衫,下身则只穿一双浅棕色的连裤丝袜,这丝袜
是她特地从日本带回来的,还送给过我,质地比之一般丝袜细腻光滑数倍,贴合
着肌肤好似一层精油,不过最特别的是它裆部有条经线,好像一条细绳般勒在肉
屄当中,深嵌在屄缝里面,逼得两瓣大阴唇向外鼓起,好像膨起的馒头。

  我对杨丽说:「看你这骚样,是屄痒了,迫不及待想被色狼轮奸是不是?」

  杨丽白我一眼,说:「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这贱样都叫路上的男人给看硬
了。」
  杨丽的话似乎没错,这时我的打扮除了和她一样,下身只穿着一双弹性十足
的、日本进口连裤丝袜以外,屁眼里还塞着一只与塑胶猪尾巴相连的大号肛塞,
让我在把屁股撅起来骑车时,好像一头发情奔跑的母猪。

  「好呀,杨丽你说我。」

    我加快骑行的速度,想追上去打杨丽的屁股,但是他的儿子小俊马上过来拦
我,反倒在我左右扭动的肉臀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嗯嗯嗯??」我的肉臀被他抽得一阵娇颤,夹紧的屁眼使猪尾巴发情似的
翘了起来。

  「嗯嗯??」我呻吟着,又不服气的用高跟鞋踩住脚踏板追向杨丽,而这时
小天也骑过来帮我打杨丽的屁股,很快的,孩子们分成两派,有的帮我,有的则
是帮杨丽,而他们攻击的目标则都是我们两个女人的屁股。

  就听见一路上「劈劈啪啪」的脆响,我和杨丽的浪臀,不断在男孩们挥舞的
球鞋和手掌间抖颤着……连同我屁眼里夹紧的猪尾巴越翘越高,向上一抖一抖的
好像在朝孩子们招手,希望他们打得更用力一些。

  这时,刘民又别出心裁的想出来,叫我们两个女人把高跟鞋给脱了,然后分
四个人拿在手里。

  「预备,开始!」我和杨丽各骑在自己儿子的自行车后座,撅起着如成熟蜜!
桃般的丝袜大屁股。

  等两个儿子分别带我们骑出一段距离后,四个拿住高跟鞋的男生,开始疯狂
的追赶我们,而这时我屁眼里的肛塞已经被取走,因为紧张和兴奋而缩紧的屁眼,
好像害怕着被什么东西侵入,我对着儿子一个劲的大喊:「快点!快点!」

    与此同时,就见刘民握住高跟鞋的鞋尖,向上高举,然后看准时机,猛地把
鞋跟往我的屁眼敲了下去。

  「嗯嗯嗯!」我浑身一阵激颤,连着乳头和阴蒂瞬间勃起到了极点,骚屄里
更是喷出一大股的淫水,而那支高跟鞋的鞋跟则已顶住丝袜,结实的紮进了我的
屁眼,刘民放松手的力道,鞋跟很快随住我痉挛凸起的屁眼,与丝袜一起被我从
直肠里挤了出来?……

  「嗯嗯嗯……」但是我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又有一支鞋跟,在男生手臂
举起与落下间,敲进了我的菊门。

  男生们玩的不亦乐乎,而我和杨丽两个贱婊子,也欣然享受着这一切。

  山野间,小河畔。

  我和杨丽全身上下只穿着一双连裤丝袜,被以不同姿势的绑吊在同一颗树下,
如同两头被猎人捕获待宰的肉畜。

  「杨丽看你现在的样子贱不贱,就像条母狗。」

  她的双手被麻绳捆在身后,一条腿被弯曲的绑着,只能用一只脚艰难的支撑
着地面,同时杨丽头还被迫的抬起,因为她后脑勺的头发被一条绳子,与插在她
屁眼里的一支金属肛钩连在了一起。

  「你的样子有比起好吗?你这头母猪。」杨丽挪动了一下背后发麻的双臂,
娇吟的对我道。

  而这时的我,则是弯曲膝盖、分开双腿的蹲在她的身下,双手同样被绑在身
后,大幅度的向后撅起着屁股,两瓣如蜜桃般成熟的肉臀,已被汗水浸透,湿粘
的丝袜贴着皮肤,泛起诱人的光泽。

  「嗯嗯嗯……」

  说话间,我们两个女人又被孩子们用柳条做成的鞭子抽打起来,撅起的浪臀
一阵阵的娇颤,荡在乳头夹子下的乳铃发出一连串的脆响,踮起的丝袜脚,在泥
地上来回挪移,不时的因为屁股火辣辣的刺激而绷直脚尖,与此同时,一股高潮
的淫水夹带着失禁的尿液渗出裤裆,顺着两条丝袜长腿流淌下来。

  夕阳斜下,金色的余晖间隔着树荫,洒在我和杨丽的身上,形成一副别样的
美景,孩子们围坐在我们身前,认真的作画。

  「杨丽,你觉得幸福是什么?」

  「幸福……幸福……就是享受快乐……」

    杨丽说完话的刹那,脸部一阵扭曲,塞在她屁眼里的肛塞噗得向外弹飞,直
肠外翻的喷射出一大股清水……

    「呃呃呃……」

    杨丽浑身痉挛似的不停颤抖……

  而这时的我,肚子也是一阵绞痛,我强忍着缩紧菊门,用力的夹住肛塞,从
牙齿间挤出字道:「我觉得我们的幸福……就是孩子们的微笑……与我们快乐的
挺起屁股,屁眼内的肛塞如同炮弹般弹射出去,连同一大股清水从脱肛的直肠中
激射而出!

  我和杨丽的故事还在继续……如果你们想听的话,那就来XX寻找吧……

    嗯!嗯……


                              【完】


本图文首发-涩客网[www.1SE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