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偷情  »  后山村的媳妇(01-08全) 芳芳
后山村的媳妇(01-08全) 芳芳
              后山村的媳妇


作者:芳芳
字数:2.8万

  本文系依据闺蜜口述的真实故事

  在此再次感谢闺蜜夫妻分享私密的故事

  也怀念他们与我们夫妻无私的性爱交流

               一、楔子

  今年春节,我们小两口终於也凑着春运的人潮,回到老公的家乡过年了。

  说终於,是因为跟我老公认识了两年多,结婚了三年多,前后加起来六年多,
这才第一遭回他家过年。

  我不是不知道他家地处偏远交通不便,我也不在乎他家物质条件落后,可老
公总是推三阻四地找尽藉口不带我回去他家。这回他终於拗不过我的死缠烂打,
答应我了。不过,他也落下一句话,「记得、这可是你要求的,到时候可别后悔
怪我。」

  「不会、不会、绝不后悔,我的好脑公。」我高兴得跳起来,搂着他的脖子,
猛亲着他。

  我和老公是省城里同一所大学毕业的,两个人都在同一家外企上班。他过了
年34岁了,大我五岁,也比我早进去公司。我考进去营业部当秘书的时候,他已
经是生产单位的小主管。两个人眉来眼去的一年多,给了他不少次的暗示,他终
於鼓起勇气约我吃饭看电影了。

  原先看他外表高挑,配着大黑框眼镜,一派先进斯文的样子。交往后才知道,
他还真是道地的土包子,他只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外面的花花世界好像和他全
然无关。在他之前,我当然有过几个男朋友,其实我刚上大学,就被系里的学长
破处了。后来分分合合的也交往了几个花花草草,都不得善终。你说我怎么用花
花草草形容他们?因为他们要不是花心劈腿大萝蔔,就是脑子装满稻草不解风情
的出气包。

  我的老公虽然单纯,但是学习能力强,一点就灵,而且越来越灵。尤其从我
开始吵着要他带我返乡开始,每次爱爱的时候,他都要我假装背着他,和他的发
小做爱。如果不依他,他就说不带我回家。这真是一码归一码,凑不到一起的事
嘛。

  到后来,背着他我几乎和他的每个发小都睡过了,他更过份的要我幻想跟他
的大哥上床,甚至和他的父亲一起3P.

  我很吃惊,在他那单纯的外表下,竟会有这么邪淫的念头。不过坦白说,我
渐渐地爱上这种角色扮演的游戏,因为每次都能带给我一波又一波新鲜的快感,
每次性爱之后,都感到前所未有无尽的酣畅。更重要而让我百思不解的是老公竟
然也乐在其中。

  刚开始这种游戏的时候,我会发嗲的问老公,「我又没见过他们,我怎么能
入戏?把他们当作性幻想的对象?」

  经过老公陆陆续续的描述,我终於知道,他爸爸和大哥长得和小谦完全不一
个样。他们长得矮矮壮壮的,是身高只有165 公分左右的庄稼汉子。

  我接着调皮打趣的问,「那下面呢?」

  「下面?」

  「嗯,要插进去芳芳小洞的东西长得什么样?粗不粗?长不长?」

  「粗、又粗又长、是你的最爱。」他没好气的回答。

  「你生气了?……生气我就不给他们入了就是。」

  「不生气、不生气了。爸爸那根比我的长一点,大概20公分左右。」

  想到那根可以顶到穴穴的深处,我的不由得挺起臀部向上迎合着老公的阳具。

  「那大哥的呢?」

  「大哥的差不多和我一样长,不过比较粗,尤其他的龟头像个鲁蛋一样大,
每个女人都被他肏得惊声尖叫。」

  「每个女人?倒底是些什么人?」

  「喔、不是啦。是我听村里的人随口说的。都说没有女人能接受那么粗的鸡
巴。」

  「乱讲,像个鲁蛋?还好吧。」想到一个鲁蛋大的龟头要塞进我的小穴,我
不由得退缩了一下,真是欲迎还拒,即期待又怕受伤害吧。

  「是呵,我听村里的女人啐了男人一口说,受不受用,不是你们说了算,是
我们女人家说了算。」

  「那倒底受不受用呢?」

  「这我就不晓得了。」

  「那你怎么知道你爸爸、你大哥、还有发小们的鸡巴长什么样?」

  「我们做完农事都会到河边洗澡,这不什么都看到了。」

  哼、依我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个性,那有这么容易就让他矇混过关,「胡说!

  那有人在河边洗澡的时候,鸡巴会涨得老大老大的?「

  「唉、得了、得了、就当我想像的行不行。」老公似乎被我问得招架无力,
算了,不跟他计较了。

  於是,我和老公爱爱的时候,我会配合他说,「大哥问我想怎样对待哥哥的
小弟弟,我也不知道。我是把它轻轻的握在手里,看着它一点点的变大变硬,还
是蹲下去,或者乾脆跪在哥哥的面前,把它放在我的嘴里,用我的嘴唇含住它,
温暖它,像吃冰棒一样的一点点吸舐它?用我的舌头从它的前面一直舔到根部?

  我也不知道了,哪个才能让哥哥高兴呢?对了对了,我让哥哥自己把它放进
我的嘴里,进进出出的好不好呢?但是千万要忍住哦,射到我嘴里就浪费了,因
为芳芳想,想让哥哥射到芳芳的身体里面呢。「我常常心里会这样想着,就一边
说着,一边爱抚着老公的阳具,把它放进我的小嘴巴。

  有机会的时候,我也会主动的这样说,「噢、爸爸坏死了,爸爸趁小谦不在
欺负我。哦,我知道了,爸爸躺下来,不要站着了,好累,芳芳的膝盖也跪得疼
了。芳芳趴在爸爸的身上吧,用芳芳软软的乳房去爱抚爸爸的小弟弟吧,不对不
对,不是小弟弟了,是好长好硬的弟弟了!」

  有时候午夜梦回一时兴起,我想要了,我会摇醒老公,附着他的耳朵小声说,
「强哥哥,我老公睡着了,强哥哥要不要快来偷吃一口吧。」

  「我倒过来趴在强哥哥身上,让芳芳的屁屁和小穴就全在哥哥的眼前和嘴前
面了,哥哥不要不动啊,芳芳会把哥哥的大弟弟放回我嘴里,芳芳也要哥哥把嘴
和舌头放在菲菲的小穴上面哦!还要哥哥亲吻,用哥哥湿湿的舌头舔那里,使劲
的,让妹妹舒服,让妹妹浑身的酥痒好不好?」

  我就会一边大口的喘气,一边快乐的呻吟,一边流出爱液给老公。

  这个游戏玩到最近,演变成3P、4P的情节,最热门了,「大哥也要把手指伸
进来,啊,好舒服!和爸爸两个一起,啊啊,爸爸好坏呀,这样使劲往里面伸,
还用舌头舔,舒服死了!不成不成啊,不要!三个会痛的,强哥不要进来!芳芳
粉嫩的小穴会被强哥哥玩坏的!不许欺负芳芳!强哥哥,求求你,不要,真的不
要,小菊花只许看,只许亲亲,不许伸手指进去!芳芳不要!会难受的!」

  ……

  「现在芳芳又想要了,要爸爸坏坏的欺负妹妹了,爸爸还是不要动,我自己
坐起来,这次不用我的嘴了,我要用下面的小嘴了,用我的爱液湿润爸爸的大弟
弟,然后我看着强哥哥,强哥哥也看着菲菲的眼睛。强哥哥的小弟弟好坏,一下
子就塞进我的嘴巴了。然后,,,,我就坐下去了哦,,,,,,!啊!天哪!

  好舒服,好满足,好深!现在爸爸进入芳芳的小穴里面了,爸爸进入芳芳身
体里面了,芳芳现在是爸爸的人了,爸爸想怎样,就怎样,芳芳现在是你们的玩
物,是你们的小情人……「

  就这样,我们夫妻都享受着快乐的性爱。不过有时候老公会忘情地紧搂着我,
下面用力地肏我,嘴里嘟哝着「妈妈、我爱你。」或者「姐姐、让我肏死你吧。」

  我问他怎么了。

  他就慌乱的说,「就让我幻想跟妈妈和大姐做爱行不行?」

  「那你倒底是想入我的妈妈,还是你的妈妈?」

  「当然是你妈妈。难不成我会想肏我自己的妈妈。」

  「可是,我是独生女,没有大姐。你又该怎么说?」

  「唉哟,我的亲闺女,你就别计较那么多,行不行?」哼、看他打恭作揖的
蠢模样,姑且饶他一回。

  后来有好一阵子,每次老公舔我的小豆豆,舔到我快要高潮意识矇懂的时候,
老公就会问我,「到了我家,如果我爸要入你,你给不给入?」

  「给、给、我愿意给你老爸入。再舔深一点。」

  「这样呢?愿不愿给我大哥入?」老公加大了力道,加快了节奏。

  「愿意、愿意、一百个愿意。快插进来我的小穴吧。」

  「愿不愿意让强哥玩你?」老公终於把鸡巴插进我的小穴。

  「愿意、愿意、一千个愿意。再用力一点。」我挺起屁股夹紧阴道迎合着他
的大力抽送。

  「愿不愿让村长和书记睡觉?」老公卯足全力,大力抽送。

  「愿意、愿意、我愿意和你们全村的男人睡觉。」我快虚脱了,随便老公怎
么说,怎么安排都好了。

               二、归乡

  为了省钱,也为了躲开春运的人潮,我们向单位请了假,透过关系买了夜车
的软卧,提前两三天离开了省城。

  打从我们交往开始,小谦很少跟我聊他们家的事。

  他说,他生长的后山村,在地图上找不到,它是在我们这个省最偏僻荒凉的
旮旯角落。从后山村得走半天路,才到得了前山村。那会儿,前山村一天只有一
班公交车到县城,要是没赶上了,还得在前山村过一夜。就算到了县城,还得搭
一天火车才能到达我们现在住的省城。

  他打小学毕业就离开后山村,寄住在县城的亲戚家读中学。一年也难得回家
一趟。考上省城的大学之后,就更没回去过了。

  他总说,他小学毕业就离开山村,一个人到县城读中学,又一个人到省城读
大学。所以家里的印象很模糊,也没有什么特别好说的。就这样一语带过。

  这次从我们决定返乡以后,小谦似乎就变得不一样。好像多年的期待终於要
实现了,又好像很怕面对这个期待。我问了他。他说没事,是我多疑了。

  火车终於开动了。在火车上,小谦看着漆黑窗外,沉默了好一阵子,最后好
像下定决心,鼓起勇气跟我说,「芳,其实这次回去对我有非常特殊的意义,可
是后山村有些特异的风俗人情,我又怕伤害到你。所以才一直迟迟没有成行。」

  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今天我该把我和村里的情形好好跟你说清楚。」

  小谦说,他小时候特爱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从县城来的老师有什么书,他
都把它们借来看了。村里只有小学,没有中学,除了村里几户经济条件好的人家,
几乎没有人到县城读中学的。小学毕业以后,他虽然非常想上中学,可是家里环
境不允许,他也不敢奢望。

  没想到学校的老师和校长去找了村长商量,说小谦是难得一见的读书料,如
果就这样辍学,可惜了一个小孩。

  於是村长就找了书记合计合计。最后,是村里大夥儿凑了点钱,村长和书记
也出了力,安排小谦住到他们县城的亲戚家,才勉勉强强让小谦一路受完大学教
育。

  说起来,他是后山村唯一的大学生,这次也是怀着感恩回馈的心情返乡回家
的,希望我要记得,万一物质条件不好,有什么委屈,一定要忍下来,别让村民
们失望。尤其,对村长和书记一定要好好对待,别让他们失望。

  随着火车有韵律的摇晃,我依偎在老公的怀里,听他说着他的故事,我觉得
好幸福。我就拉长了尾音,撒娇的说,「我的好脑公,你放一万个心好了,我这
次一定完全乖乖听你的。」

  「我的乖宝贝,你先别急着答应,我的故事还没说完哪。我们后山村有两个
特异的风俗,一个叫切铺、一个叫赶轿……」

  老公对不起,我实在太睏了,还没等老公说完,我已经拥着满腔的幸福入梦
了。在梦里,有公公、婆婆、大姐、大姐夫、大哥、大嫂、强哥、村长、书记、
老师、校长、……好多好多人。

  「芳芳、芳芳、快醒来、快到了。」车厢里一阵骚动,原来火车终於抵达县
城了。窗外一片鱼肚白的天光,已经天亮了。

  我俩拎了大包小包的行李,磕磕碰碰的下了车,到了公交车站,发现距离第
一班到前山村的公交车还要一个多钟头。还好车站旁的早餐店已经开门了。、

  老闆娘扯开嗓门,在门口拉客。看她长得丰满肥胖,虽然已经四十开外的,
依然看得出来当年的风韵,满屋的客人冲着她嘻闹。

  「老闆娘,好久不见了,你一点都没变哪。」兴许是跟我们同一班火车,刚
下车的客人。

  「呵、老杨、是你啊。嘴巴还是那么甜。你啊、就是那张嘴、那个舌头讨人
喜欢。」老闆娘说着,就用手指轻轻刮了一下客人的腮帮子。

  「哈哈、感情老闆娘还念念不忘我的三寸不烂之舌。」

  「是啊、你这缺德鬼,有人像你这样赶轿的吗?」

  这时,旁边别的客人发话了,「赶轿?莫非老闆娘也是后山村来的?」

  「没的事,我哪来那么好命是后山村来的。不过是当年跟着姐妹去了一趟后
山村,刚好赶上了赶轿。」

  老杨说,「可巧让我遇上了你,老闆娘味口可不小啊。三个大汉子伺候你,
还嫌不过瘾。」

  旁边的客人听了都哄堂叫好,「那天再赶上赶轿,让我们一齐侍候老闆娘。」

  这段对话,我听得似懂非懂。看看小谦,脸色倒是一阵红一阵白的。

  这时另一个客人发话了,「可惜啊、最近后山村的年轻人都走了,很久没听
过赶轿的事了。」

  我看了看小谦,对他说,「他们说的是你们后山村的事,什么是敢叫啊。」

  老公压低了嗓门,附在我的耳朵,「现在人多先别说,吃饭要紧。」

  吃过了饭,在寒风中盼啊盼着,终於等到发往前山村的车子。一大早的,乘
客并不多。小谦东张西望了一圈,也没瞅见半个熟人。「大概只有我俩要去前山
村的样子。」

  果然车子一路上坡,刚进入山区,客人就下得差不多了。车子一直颠簸在蜿
蜒的山路上,我差点没把刚吃下肚的早餐吐出来,全身塌软在小谦怀里,又昏睡
了过去。

  「喂、喂、两位小娃儿,醒醒、醒醒,到终点站了。」

  搭了一夜火车没睡好,感情老公也跟我睡死了。比起县城,前山村的气温低
了些,还好处在山坳里,没有风,倒不觉得冷。老公要我在车站看着行李,他去
找车。

  过了半晌,老公搭个车来了。其实那也不算车,应该是农耕机改装的铁板车
吧。老公说,「现在到后山村的路算是开通了,可还没铺上沥青路面,也没公交
车。将就一下,一会儿就到。当年要走两三个小时的山路,现在个把钟头就到了。」

  在路上开车的师傅跟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你俩不是后山村的吧?没
见过你们。」

  「我们是省城来的,来找朋友。」老公说。

  「在省城还交得到这里的朋友?可真不容易啊。」

  过一会儿,师傅接着问,「听过后山村的切铺和赶轿习俗没?」

  「好像听过,倒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抓住机会,赶紧问他。

  「嘿嘿……」那个师傅用色咪咪的眼神看了我一下,说「我老实说,你俩听
了可千万别介意……」

  「要说就说,别搞得神秘兮兮的行不行。」我赌气着说。

  「我看不说也罢。」老公就想叉开话题。

  师傅说,「你俩可能不知道,后山村常年封闭,算是母系社会。家里大大小
小的事,都是女人当家,女人说了算。」

  师傅点了根香烟,接着说,「他们村里新人结婚的当晚,新郎会被叫去跟家
里的女眷睡觉。新娘呐、自然就跟家里的男眷睡了。这就叫做切铺。」

  「你、你说,新郎和自己的妈妈、姐姐睡、睡觉?」我听得脸红心跳,都喘
不过气来。

  「那算啥,新郎从小到大都不知道和妈妈、姐姐睡过几回觉了。倒是新娘,
新婚初夜就跟公公叔伯们同床一被,那才叫精彩。」

  「怎么说,新郎从小到大都不知道和妈妈、姐姐睡过几回觉了?」我急着问。

  「那就要说说后山村的另一个习俗,叫做赶轿了。」

  师傅重新点了一根烟,斜眼瞅着我起伏不平的胸部,接着说,「后山村平时
没啥庆典活动,新婚当天在男方家里,也没宴请什么客人。但婚后第三天,新娘
归宁,女方就得办个风风火火的回门宴。回门宴之后,双方的至亲好友可以留下
来参加赶轿。赶轿的时候,场内的男女可以任意交媾,除非对方拒绝。不过基於
双方的颜面,通常不会被拒绝。」

  师傅涎着脸盯着我,接着说,「可惜你们遇不上这个习庆了。要不然,两位
省城来的才子佳人男俊女俏,肯定是赶轿的抢手货。」

  「得了、得了,别再胡说。」老公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打断师傅。

  「你怎么没跟我说过这些事?存心是吗?」我拧着老公的大腿,附在他的耳
边,小声的质问他。

  「我在火车上要跟你说,是你先睡着了。」

  一路闲聊,竟然一下子就到了后山村。后山村也是在山坳里,它的地势比起
前山村还要陡峭,一眼望上去全是一阶阶的梯田。几间房子稀稀落落地散佈在半
山腰。

  到了村口广场,已经有些人在候着我们。我一眼就认出公公和大哥,脱口就
叫了「爸爸、大哥!」

  「咦、你怎么认得我们?」公公一双大手把我的小手握着。公公的手温温热
热的非常粗糙,我心想,这双手捏着我的乳房不知道该有多刺激啊。

  「我岂止认得你们,我每天晚上还被你们入得高潮迭起哪。」我脸上堆满笑
意,嘴上不说,在心里咕哝着。

  「得了、得了,没看到新娘脸都红了。」婆婆过来一手打掉公公的手,接着
转身抱着老公,「我可怜的谦儿,几年不见,你长高了,可还是没长几两肉。」

  婆婆一面抱着老公,一双手在他全身上下不断抚摸着。大哥在一旁只会搓着
双手,靦腆的看着我,傻笑着。

  「来、来,跟你们介绍,见过大嫂、老村长和老书记。还有现任的村长和书
记。」

  一一打过招呼,村长和书记先走了。只留下老村长和老书记。

  原来老村长和老书记年纪都大了,前年都退休了。两位都是瘦瘦高高的身材,
不同的是,老村长长得慈眉善目,而老书记瘦削的脸上,一副眼镜挂在鹰钩鼻上
面。一道锐利的精光,不、应该说是色咪咪的绿光,从深度的近视眼镜后面射出,
好像可以看透我身上的厚毛线衣,我那36C 坚挺丰满的乳房就赤裸裸的曝露在他
的前面。这是我第一次真正体会到被视奸的感觉,我不由得退了一步,躲在小谦
身边。

  「来、来、来,回家说话。」众人帮我们拎着行李,再往山坡上的老家走去。

  一路上,婆婆一直牵着老公的手,她的眼神就没离开过小谦。倒是公公和大
哥一左一右,不时的搀扶我一把,让我别摔着了。

              三、切鋪(上)

  老公的老家不大,只有兩間炕房。一間公公婆婆睡,另一間自然是大哥大嫂
的房。我們回來了,大哥把他的房間讓出來,和公公婆婆擠一間去了。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了。」我客氣的說.

  「說什麼傻話,都一家人了,還客氣什麼. 」這位大嫂非常體己貼心,幫我
們把房間整理得乾乾淨淨的。炕房角落還堆了好多棉被,說是山村裡冷,怕我們
受不了。

  鄉下人晚飯吃得早,太陽才剛剛偏西,大嫂已經來叫吃晚飯了。嫁出去的大
姐也和姐夫也回來了。加上老村長和老書記,剛好滿滿的一桌。大姐和姐夫倒是
蠻登對的,大姐比大哥高,雖然生了兩個娃兒,身材卻圓潤豐滿,不顯得胖。姐
夫比小謙略高,全身骨架勻稱肌肉結實,像個武打明星。

  酒席間,就著酒,小謙自然把他這幾年的日子交待了一遍。那幾個男人也老
實不客氣的,一面勸我喝酒,一面一直把眼睛打量著我全身上下。

  「嘿、城裡的女孩兒,長得就是不一樣。你們看,芳兒那皮膚白裡透紅,細
細嫩嫩的,讓人真想咬一口啊。」大姐夫開始藉著酒意,敬酒的時候一個踉蹌,
灑在我身上。他看我並不生氣,還裝作無意碰了一下我的胸部,掐了一下我的臀
部。

  「嗨、我說你這個人,猴急什麼啊。」大姐一把扶住了姐夫。

  「時候也不早了,」老村長發話了,「謙兒,你結婚了這麼多年,我們村裡
的習俗規矩可都跟你媳婦說清楚了?」

  「說是說了,可我們也不算新婚,也要走老規矩嗎?」老公說.

  「既然跟媳婦說過了規矩,照我們母系社會的傳統,就看看媳婦的意思吧。」
老書記一臉熱切地說.

  這下子,眾人都把眼睛看著我,一個個的眼神之中似乎帶著熱切的期望,一
屋子鴉雀無聲。我看看老公,他卻故意別過頭去看著眾人,好像這件事跟他毫不
相甘似的,真是讓我看了就有氣。

  我也不好太過隨便,就故意扭捏做態了一下說,「嫁雞隨雞、入境隨俗,我
才剛進門,也不便表示意見,就看婆婆的意思,我也不好掃了大家的興致。」

  婆婆聽了,拍手叫好,「小謙,你真的娶了個好媳婦. 原先我看小芳兒是城
裡來的,一身嬌貴的氣息。現在知道她真是像你說的善解人意的好媳婦. 」

  婆婆接著說,「那我就做主決定,把小謙的切鋪和芳兒的趕轎都一起辦了。」

  「可是我娘家又不在后山村,沒人幫我辦趕轎呀。」頭腦機伶的我找了個冠
冕堂皇的理由,準備搪塞過去。

  「這個妳放心,我們這裡也有變通辦法。」大姐說,「我們這裡嫁出去的女
兒,可以代替新媳婦的娘家操辦回門宴。也就是說,芳妹妹,如果妳不嫌棄,我
的婆家就變成妳的娘家了。」大姐此話一出,眾人又拍手叫好。

  看起來盛情難卻,我被趕上架了。

  婆婆一看事情已定,就說,「大年初二是本地媳婦回娘家拜年的日子,就把
趕轎訂在那天吧。」「至於切鋪,就在今夜吧。」眾人都說婆婆安排得好。

  婆婆接著吩咐結束飯局,送走客人,一家人準備早早洗澡就寢。

  大姐夫一看樂了,就準備去洗澡。大姐捶了他一頓,「你跟人家湊什麼熱鬧?
明天一早開始你就要忙著幫芳妹妹準備回門宴了。」一邊數落著他,一邊把他向
門外推去。

  到了睡覺的時候,大嫂知道我怕黑,特別用個碟子裝了菜籽油,裡面放了一
條棉繩當燈芯,權且當成了油燈。

  折騰了一天一夜,終於可以躺下來好好休息了。第一次躺在炕床上覺得好新
奇,下面鋪著墊被,好溫暖、好舒服。躺在老公懷裡都覺得熱了。迷糊之中我熱
得脫了外衣褲,只穿著內衣褲沉沉地睡著了。

  睡了不曉得多久,聽到炕旁一陣唏唏唆唆的聲音。睜開睡眼,只看到炕旁站
著一個黑黑的人影,輕聲的叫著,「小謙、小謙,……起來了……媽在叫你過去。」

  原來是大嫂來領著小謙過去了。大嫂從炕旁抽了一條被子給老公,「快、快
包著身子,半夜裡過道冷,別凍著了。」真是親切體貼的大嫂。

  老公看我醒了,親了我一下,說,「那我過去了。」

  大嫂對我說,「沒事,一會兒爸爸和大哥就過來陪妳,別怕。」

  果然,他們前腳剛走,公公和大哥就出現在床前了。以往幻想的情節,現在
真實的呈現在眼前,讓我一下子心慌意亂、手足無措。他們兩個全光溜著上身,
下面只穿著一條小褲衩。我羞得用棉被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連頭都躲在被窩
裡,不敢吭氣。

  公公和大哥看我這樣,也傻了眼束手無策。「把她交給妳娘處理吧。」說完
話,他們兩個就把我連人帶著被子從炕上抬起來。

  婆婆的房間比我們的大多了,那個炕床擠個十個八個人肯定沒問題. 床前地
板還生了炭爐. 怪不得房間好溫暖。老公他們還沒躺下,三個人圍成一圈,正在
聊天。大嫂身上只披了件小襖,婆婆身上只剩一件小肚兜,兩個人下面毛茸茸烏
黑黑的陰部都光溜溜的對著老公。

  婆婆看了我,臉上堆滿慈祥的笑容,「他們把妳嚇著了吧?」

  「沒、沒有,是我自己不爭氣,還不習慣. 」

  「熱了吧?別再捂著,到我這邊坐。」婆婆拍拍她和大嫂之間的空位,讓我
過去坐。

  我一鑽出被窩,才發現我的身上只剩下貼身的內衣褲。這下子,不但公公和
大哥看傻了眼,連婆婆和大嫂也愣住了。我的絲質內衣褲是藕色的,全部鑲著蕾
絲邊,上身是半罩杯式的胸圍,只勉強遮住粉紅色的小奶頭,我的一對36C 的小
白兔躍躍欲出;而下面的絲質內褲只是一小片布料剛好遮住三角地帶而已。

  大嫂馬上探過身子摸索著我內衣褲的質料。「哇、城裡的女人連內衣褲都這
麼講究啊,……」

  「大嫂妳如果喜歡,等我走的時候,都留給妳好了。」我逮住機會向大嫂示
好。

  「好啊,現在先讓我試穿看看。」我還來不及反應,大嫂已經把我的胸衣解
了下來。我的小白兔突然蹦出來在眾人面前。

  別看大哥在一旁悶聲不語,他一下子就竄過來摟著我,把我一對豐滿的嬌乳
粗魯的抓在手裡. 他的手掌很大,我的豪乳在他的手裡竟顯得盈盈不足一握的嬌
小。那長滿老繭的手掌一撫掠過我的乳尖,我竟像觸了電一般,全身打哆嗦,不
由得癱軟在他的懷抱中,讓他輕薄。

  「哇、城裡的女娃皮膚真是細緻,摸起來好舒服啊,……」大哥一雙手在我
胸前又揉又捏的。第一次在老公面前,被別人狎玩我的身體,此刻我只能閉著雙
眼低著頭假裝害羞,其實心裡受用得很。

  「嘿、讓老夫也來品嚐一下媳婦. 」公公說著,湊了過來,把我的內褲也脫
了。

  眼前的光景又讓他們吃驚了。「這、這、、妳該不是白虎吧?……」公公盯
著我的私處說.

  原來老公偏好白白淨淨的鮑魚,所以我都把下面打理得光潔無毛。「爸爸,
那是芳兒為了孝敬你,才把毛剃光的。」老公故意這麼說.

  「好、好、好、、、」公公連聲叫好之後,就趴到我的下面,把嘴巴湊向我
的私處,舔起我的小穴。

  天哪、怎麼鄉下人不只手粗糙,連舌頭也是粗粗糙糙的。公公那佈滿舌蕾粗
糙的舌尖一掃過我的陰唇,我就知道我淪陷了。我不由得敞開害羞的雙腿,把私
處任憑公公狎玩。

  「慢點兒、輕一點,別碰壞了娃兒。」婆婆在一旁說.

  公公用手撥開我的陰唇,老練的舌尖直接攻向我的小豆豆,「哦、哦、喔不、
……小謙謙,你的壞爸爸在欺負你的老婆了……啊、啊、啊、舒服死媳婦了,…
…我的好公公……」我忍不住快樂的呻吟了起來。

  大哥也沒閒著,一雙手一直揉捏著我的奶頭,「啊……,大哥,你把妹妹弄
得酥酥麻麻的好舒服啊,……」跟老公作愛時夢幻的場景,現在真實的實現了,
反而令我感到意識模糊而虛幻不實。

  這時我的陰蒂忽然好像遭到電擊,又痛又麻,「公公,你的鬍鬚渣子,扎得
芳芳好疼哦,……」「噢、別、別離開,……不礙事,繼續舔,……芳芳喜歡爸
爸的鬍鬚渣,……嗯、嗯,……芳芳被你們玩死了,……」

  在被電擊的空檔,我轉頭看看。老公他們已經在炕床的另一頭開啟戰場。

  婆婆和大嫂全身光溜溜的。婆婆雖然已年過半百,卻沒有一絲白頭髮,全身
皮膚雖然略微粗糙,卻依然緊實。她正俯身把飽滿圓潤的乳房湊向小謙,讓他吸
她像紅棗一般的奶喳喳。

  大嫂趴在小謙下面,把小謙的雞巴從內褲裡掏出來。「哇呀、好秀氣乾淨的
雞巴,……」大嫂熟練地褪下小謙的包皮,一口就把龜頭含在嘴裡. 小謙的雞巴
看起來比平日裡又漲大了些。小謙雙手捧著他媽媽的大奶,一左一右輪流把他媽
媽的奶頭吸得更紅更腫.

  這時候,大哥示意要我脫掉他的底褲。我一解開他的褲繩,他那雄偉的雞巴
就跳出來了。夢幻中的魯蛋龜頭黑眑眑的怒視著我。我好奇的一握,哇、我的天
哪,他的雞巴好粗,我的小手根本握不了。它像有自己的生命一般,熱熱燙燙的
在我的手裡一跳一跳。習慣性的,我轉過頭,把舌尖探向夢寐以求的龜頭. 就這
樣輕輕一觸及馬眼,大哥就爽得大吼大叫,「爽死哥哥了,……小謙,你的媳婦
妙啊……噢、爽死哥哥了,……」

  這時我下面已經被公公開發得愛液橫流了,可公公還是兀自吸啜著我的淫水,
一點都沒有採取進一步的行動。我知道我快挺不住了,只好撇開最後的矜持,
「爸爸,……爸爸……快進來吧……」

  「進來那裡?……」

  這個死公公完全和小謙一樣會折磨人,不管他了,豁出去把最淫蕩的言語說
了,「芳兒、芳兒要壞公公的大雞巴疼疼,……」「芳兒的穴穴受、不、了、了,
壞爸爸快入死我啊,……」

  公公也來不及脫下底褲,直接把他的長雞巴從褲管掏出來,對著我水汪汪的
小穴,就著汨汨的淫水一插進小穴,就頂到穴穴的深處。哦、那種飽足感,一支
老而彌堅的陽具塞滿我充血而緊緻的陰道。「吼、我的好媳婦,……我的小騷屄
……爸爸疼妳……」

  公公大力的衝撞,他的恥骨撞擊我的恥骨,「用力、用力、……爸爸再用力,
……」我快被爸爸肏暈了。

  公公頂了約摸二三百來下,就嚷著,「不行了,……這個媳婦胃口不小,…
…建兒,換你來,……」

              三、切铺(中)

  大哥一听大喜,马上从我的嘴里抽出他的鸡巴,俯身趴到我的身上,把他的
大龟头在我的洞口来回摩擦了几下,沾满了我的骚水就准备插进去。

  老公在一旁就提醒他的大哥,「建哥、慢慢来,……别把芳芳弄疼了。……」
难得老公虽然趴在大嫂身上,还会关心我的情况。看着老公干着别的女人,我不
禁醋意大发,也豁出去了。

  「没关系,……你进来吧,……我忍着点……」我鼓励大哥放手插入我的蜜
穴。

  「就是、就是,刚开始会疼一点,……忍过了,我保证妹子会爱死我,……」

  大哥怜香惜玉地,一分一分地把龟头塞进我的小穴。他小心翼翼地观察我的
表情,只要我稍稍一皱眉头,他就停止动作,真难为他了。好不容易整个龟头都
塞进我的小穴,老公也暂停他那边的战局,拉着婆婆和大嫂一起过来观赏大哥的
大龟头塞进我光洁无毛的小穴的美景,真是羞死人了。

  我的小蜜穴生平第一遭塞进这么大的龟头,说不上舒服,不过下面不会有空
虚感是当然的。随着大哥慢慢地把整根鸡巴插进阴道,那个充实感就从阴道口漫
延到阴道里面。我的阴道把大哥哥的鸡巴包得紧紧的。

  大哥说,「好紧、好爽、……好久没去肏过这么小的嫩穴了……」

  大嫂啐了他一口,「啐、我还不都是被你搞松的,这回嚐到新鲜货,就嫌起
我来了……」

  老公把大嫂搂在怀里,安慰她说,「不松、不松,我肏起来觉得刚刚好。」

  又把大嫂推倒在床上,继续干她的蜜穴了。看老公只顾着招呼儿媳妇,婆婆
在一旁乾着急,老公说,「不然我躺下来好了,妈妈你在上面骑我,我也好腾出
手来伺候大嫂。」

  婆婆高兴得骑在老公身上,一上一下晃动着一对大奶,充满母爱的嗔叫着,
「我的乖谦儿,想死老妈了……用力享受老妈里面吧,……」

  老公一边迎合婆婆的起落,一边把食指和中伸进大嫂的阴道,抠摸着她的G
点。大嫂大概第一次被开发到G 点,不断地娇嗔叫床。「喔、哦,……小谦、谦,
……你太会玩了……你、你欺负大嫂,……」

  随着大哥整支阳具全部插进我的体内,他就开始慢慢抽送。呵、只要他轻轻
一抽一送,我的阴道就感到无比的舒服,全身都酥麻了起来。大哥比我矮一点,
他抽送的时候紧搂着我,嘴巴刚好对着我的胸部。我也顾不得羞耻,捧着我的奶
就往他嘴里送。呵、第一次同时享受到被肏屄和吸奶的快感,我很快就泄了身,
满床垫被上面都是我的淫水。「不行啦、不行啦,……妹妹泄了。……哥哥别动
……」

  大哥不理会我的求饶,反而更快速的抽送,接着暴吼一声,「俺也泄了。」

  一股热流直直沖进我的子宫。我被他肏得全身痉挛,差点晕死过去。

  「啊、可惜了,没吃到芳儿的淫水。」公公在旁看着我流着白花花阴水阳精
的阴户说道。

  「坏、……公公、坏……爸爸、……你再坏一点,……呆会儿媳妇再流骚水
喂你。」我已经被大哥肏得一阵晕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好、换坏公公疼你啰。」公公一把推开大哥,爬到我的身上,猛揉我胸口
的两块肉。他一边吸啜着我的奶头,一边接着说,「芳儿,公公一眼就喜欢你这
个媳妇了。能好好入你一次,也不枉费我过了一甲子的人生啊。」

  他比大哥稍微高一点,可还是比我矮,这时候他已经脱下小裤衩,下面的男
根昂首挺立暴露青筋。公公肌肉垒垒的身躯趴在我全裸的身上,一双粗手一直没
闲着,一面爱抚我的全身,一直讚叹着,「啧啧,年轻真好,………奶就是奶,
弹性这么好,……屁股虽然不大,可是结实,爸爸喜欢你,………你的屁股那么
翘,呆会儿让爸爸从后面入你……」

  「嗯,谢谢爸爸……芳儿也喜欢被爸爸入入……爸爸的手粗粗的摸得芳儿好
舒服……芳、芳儿喜欢爸爸用鬍鬚渣的嘴咬我奶奶,………嗯、嗯,……喔、…
…坏爸爸,……」

  「我看你被建儿入得差点虚脱,先休息一下,爸爸不急,……」嘴里含着乳
房,公公说着。

  我早已经被公公撩拨得欲火难忍,心想女人在母性社会应该有主动权,就说,
「芳儿看爸爸年纪大了,……还是……让我在上面伺候您老人家吧。」

  老公和他妈妈在一旁听了,都对我点头,算是给我讚赏和鼓励的眼神。

  这下子我不再有所顾忌,翻起身,把公公按倒在炕上,双腿跨着公公,一手
抓住他的长鸡巴就凑向我的小穴。公公没想到新进门的媳妇这么玩得开,高兴得
猛揉我的双乳。

  公公那里知道,我最喜欢男下女上的姿势了,尤其遇到长长的阳具,这姿势
能让我控制鸡巴顶到我的G 点和子宫口。我夹紧着阴道,一上一下套弄着公公,
看到公公色迷迷的眼神,我更发情的放浪了。

  我暂停下来,示意公公挪个位置,让他的背靠着墙壁半坐半躺。我继续骑上
公公,把他的鸡巴插进我身体的最里面,然后前倾着上半身,一上一下套弄着公
公。同时用右手托着我的奶,像喂养婴儿一样,把粉嫩嫩的奶头塞到公公的嘴里。

  公公太坏、太有默契了,时不时的用鬍鬚渣刺激我娇嫩敏感的乳尖。「坏爸
爸……坏、坏公公……只会欺负芳儿,……芳儿奶头好痒、……舒服死了……」

  旁边的老公已经伺候过婆婆和大嫂,现在正被婆婆搂在怀里。他婴儿一样,
吸着婆婆丰满白皙的大奶。大嫂躺在老公腿上,轻轻撸着他变软的鸡巴,好像还
意犹未尽。大哥看了,不由分说,爬过去,掰开大嫂的双腿,撸起他的阳具,就
朝大嫂的蜜穴戳下去。

  「死老公,不会学小谦斯文一点啊。」大嫂嘴里虽然这么说,却又哼哼呻吟
起来,「嗯、哼、……」

  在这样淫靡的氛围下,我不久又达到高潮,不由得加快摇摆的节奏,夹紧阴
道,上下套弄着公公的鸡巴。

  「哦、喔、……我的好闺女……爸爸快出来了……」

  「不成、不成,……坏爸爸……再等我一会儿……」我把耻骨紧贴着公公的
耻骨大力挤压摩擦了几下,我终於又出来了。

  「好媳妇,不行了,……爸爸被你打败了,……吼、、、爸爸射出来了……」

  「嗯、嗯、媳妇也出来了。」我拥着公公,收缩我的子宫口,一口一口地吞
吐吸纳公公的马眼。

  「哇、肏、……谦儿你这个媳妇真的是人间极品,……她的骚屄里面还有一
小嘴巴会咬人啊……爽死老夫了……」说着说着,公公就把我放平,趴在我下面,
吸吮我的阴户,用粗糙的舌头把我的淫水舔得乾乾净净。我真是爱死我的公公啊。

  这一夜大家都玩得很尽兴,几个女人都瘫软在男人的怀里。大嫂用火盆的热
水,打了一盆温水上来。老公怜惜的看着我被肏得又红又肿的阴户,轻轻用热毛
巾擦拭我那里黏乎乎的阳精和爱液,「不疼吧?」小谦微笑着问我。

  「你们一家人最坏了,那有人家第一天就这么欺负媳妇的……」我撒着娇,
嘟着嘴说道。

  「重要的是你喜不喜欢,舒服不舒服?」婆婆过来搂着我,在旁搭了腔。

  「我喜欢是喜欢,舒服是舒服,不过、……不过……心里总有一点觉得怪怪
的……」我不好明说,母子乱伦的禁忌道德教条。

  「呵呵,你是看谦儿干着自己的母亲这件事吧?」婆婆真不愧是管家掌事的,
一下子就听出来我的弦外之音。她看我没否认,就接着说,「其实我们不是谦儿
的亲生父母。」

  这句话震撼了我。「那他的亲生父母是谁?」

  老公说,「其实我也是今晚才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老村长夫妻。我的亲生
妈妈生下我就过世了,老村长事情又忙,只好拜託我的养父母收养我。」

  「小时候村里赶轿的时候,我们小孩子虽然不能在场,可是我们都和其他的
村民一样躲在外面偷看。」「从小开始,我就几乎看遍村里所有的女人,我一直
觉得我的妈妈最美、身材最好,真希望有一天也能入她。可当时我以为她是我的
亲娘,眼看着村人排队轮着肏着她,我却不能碰她,心里好恨哪。」

  公公接着说,「外面的人对切铺和赶轿这个习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其实切铺的时候,新娘的处女还是新郎的专属。除非新娘和新郎都同意,别
人不会越厨代庖的。「这个越厨代庖说得真贴切,公公没念过书居然还说得出口。

  婆婆说,「切铺和赶轿除了未成年的男女不能参加,还有,不管如何杂交,
有血亲的亲属之间还是不能交媾的。」

  大嫂补充一句说,「我们村里满十五岁就算成年,小谦来不及参加就进城上
学,真可惜了。」

  这真是幸福的一夜,我裸着身体把双腿跨在公公和大哥身上,他俩一左一右
抠着我的小穴,摸着我的粉奶,搂着我入睡。大嫂和婆婆也紧紧拥抱小谦,一脸
幸福甜蜜的睡去。

              三、切铺(下)

  第二天一早,姐姐和姐夫就来了。

  乡下人,屋子都不上锁,他俩没想到一家人还睡着正香,一进屋就一脚跨进
炕房,眼前淫乱的景象,任是他俩久经阵仗,也愣住了。

  「没想到芳妹妹刚来,就能玩得这个样。」姐姐说。

  「这个样才好,才亲。」姐夫眼睛发着绿光,紧盯着我不小心露在被子外面
白皙的丰乳翘臀。

  「今天还早,还不忙着办事,你俩就先进来暖暖身子吧。」婆婆又发话了。

  姐夫一听,乐得马上褪去全身衣物,钻进我的被子。姐姐也躺到小谦的被窝
里。

  我这才有机会仔细的打量姐夫。姐夫在老公一家子里面算是长得最俊俏伟岸
了,我一下子就对他颇有好感,要说有缺点的话,就是他太色了。不过,那个女
人不喜欢对自已色迷迷的男人呢。「唉呦、姐夫你的身子好冰喔,……暖暖再进
来吧。」我忍不住报怨一下,也显得矜持一些。

  婆婆说,「俊儿,你先到妈这里,让妈暖暖你。别冻着娇嫩嫩的芳儿了。」

  姐夫马上滚到妈的被窝里,害我有点怅然若失。看着姐夫歪腻在婆婆的身上,
姐姐都有些吃味了,「妈……,小俊就是这样被你宠坏的。」

  「妈就这么个女婿,不宠他,我宠谁?」婆婆接着对姐夫说,「来,好久没
来妈这儿了,想我不?……嗯,别再揉了,。,,妈受不了……直接进来吧……

  我的乖俊儿……「

  姐夫马上踢开被子,翻身压在婆婆身上,嘴巴就去跟婆婆舌吻。下面一手提
着早已暴涨的阳具,把龟头塞进婆婆的洞口,噗滋一声,就戳进去了。

  听着婆婆哼哼唉唉的叫床声,我的兴致立马被撩拨了起来,下面小穴觉得涨
涨的,阴道里面空虚得不得了,需要一根阳具帮我止痒。我在被子里伸手探向大
哥的鲁蛋龟头,大哥说,「别急,小俊哥马上暖好身子,就来招呼你。」

  说着,就腾出中指插进我的小穴,暂时帮我止痒。真是善解人意。

  姐夫在婆婆身上大力地抽送了近百下,婆婆说,「可以了,去芳儿那里吧,
好好疼她,不准欺负我的儿媳妇。」

  嘻、姐夫真好的身手,一下子竟从婆婆的身上,滚进我的被窝里。姐夫全身
暖乎乎的靠着我说,「芳妹妹,我的身体不冰冷了吧?」我点了点头。

  「那么,姐夫可以好好玩你吗?」,我又点了点头。

  姐夫把我搂进他的怀里,他的双手开始在我的全身游移,终於被他发现我的
下面寸草不生。姐夫像发现什么宝贝似的,一脚踢开被子,叫着姐姐,「云云,
你快来看看这个奇景……」

  我虽然害羞的夹紧双腿,最后还是经不起大家起哄,慢慢打开我的双腿,把
我最私密的地方给全家人观赏。昨天夜里照明不足,大哥和公公也没看得真切,
这会儿就着天光,大家把我依然又红又肿的小穴,好好看个一清二楚。真是羞死
人。

  在众人的视奸下,我那不争气的小穴又泄露了我的秘密,不断地汨汨渗出骚
水淫液。公公看了,又把嘴巴凑过来舔。我一早那里最敏感,就痒的夹紧双腿。

  姐夫再度把我搂进怀里,低头吻我。说也奇怪,他的双唇一接触到我的双唇,
我霎时就像触电一般,全身一震。他用舌头轻轻拨开我的双唇,伸进我的齿间,
搜寻我的舌头。

  难得遇到舌吻技术这么好,还能放电的美男子,我顾不了老公就在身旁,双
手钩住姐夫的脖子,自然地伸出舌头,舔湿双唇,迎合他的舌吻。我俩的舌尖太
有默契了,彼此纠结、试探、品嚐、吸吮,这一霎那的瞬间,感觉竟像永恆,周
遭的人、事、物全都不见了,当下的时空里只剩下我和姐夫二人。

  「哼、……嗯……」我的淫水汪汪的流了出来。

  我觉得我快窒息了,姐夫想必也是如此。他松开了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深
情的望着我说道,「是城里的女人都这么会亲嘴吗?」

  老公酸溜溜的说,「那是芳儿的拿手绝活,她曾抱怨未曾遇到知音对手,看
起来两位是相见恨晚哪。」

  我赤裸裸的身躯还在姐夫的怀里,仍陶醉在刚刚似幻似真的幻觉中,一时也
接不上话题。

  姐夫再次低头吻我,他的手伸向我的阴部,我微微打开双腿,迎接他的轻薄。

  他的中指在我的穴口来回拨弄了几下,就沾满我的爱液,慢慢伸进我的蜜穴,
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指腹轻轻的来回抠摸着我阴道里的皱折。我又再度跌
进迷惘幻境了。

  姐夫的另一只手,停在我的双峰上面。他花了好长的时间拈撚我的奶头。

  他忽而用指甲掠过我的乳尖,忽而用姆指和食指捏着我的奶头。他用的力道
大小适度,节奏时快时慢,「哦、哦、呜……呜……」我竟然舒服得像在哭一样。

  我伸手拉扯他的阳物,示意他进入我的体内。「舒服吗?」姐夫问道。

  「……」我幸福得说不出话,只是一直点头,只是希望一直被他这样玩弄。

  「今天时候不早了。」姐夫说。

  原来欢愉的时光总是过得最快,看看天色已经接近晌午时分,众人也不知何
时都离开了房间,炕床上只剩下我和姐夫。

  姐夫接着说,「明天除夕,后天过年,姐夫今天再不把你的赶轿操办好,就
来不及了。等赶轿那天,再让姐夫好好疼你、痛快的肏你,可好不?」

  我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点点头,让姐夫离开我被窝。

            * * * * * * * * * *

  万事起头难,一开始戳破那层纸,接着就顺理成章了。第二晚开始,全家心
有默契,好像天亮就巴不得天黑,每天早早吃完晚饭,全家都挤在一个炕上睡了。

  后山村真是人间天堂,我何其有幸,成为后山村的媳妇。

              五、赶轿(上)

  大年初二,天气放晴,气温上升。一早起来感觉春天来了,心情特别好。

  由於山村里晚上黑灯瞎火的,考虑到远道的亲友行走不便,回门宴通常在中
午举行。一早,婆婆就招呼大家起早准备。

  今天就要真正体验传说中赶轿的习俗,心里七上八下的,真的是像既期待又
怕受伤害的,待嫁女儿心一样。出门前,我特意精心打扮了一番,不但脸上扑了
粉,连身上也扑了薄薄一层粉。尤其乳沟、腋下和下体两腿之间都喷上味道淡雅
的法国香水。

  我不但自己里面穿上最性感贴身桃红色的内衣裤,配上同色的细目吊带式网
袜。也帮姐姐和大嫂各准备了一套肉色和粉红色的内衣裤和吊带网袜。

  我的外面穿上低胸V 领,下面开着短衩的连身露背的枣色丝绒洋装。最外面
披着小谦帮我从纽西兰带回来的小羊毛披肩。再点缀了简单几件金饰耳环。

  婆婆看我穿着三寸细高跟鞋,就乾脆叫了几顶滑竿来载女眷,其他人就步行
到山坳另一头的姐夫家。

  ,依我看姐夫家的规模不算大,可在山村里也算是大户人家。屋前的空地早
就搭了一个临时棚架,棚子四周并没有围幔,透着风,还好是白天。棚内摆了两
张圆桌,一张很大约可坐二十人,上面还有个圆转盘,小的那张约摸可坐十来人。

  另外还摆了几张方桌子。我看着,心里估计今晚大概有四十多位客人吧。

  姐夫的父母代替我娘家的父母,成为今天赶轿的主人。老公领着我上前问候
致谢。他们大概生活条件比较优渥,长得比公公婆婆要白净一些,个儿也匀称高
挑了些。他们看到小谦和我一副盛装打扮的俊男美女,觉得很有面子,带着我们
见了客人。

  见过客人,我进了里屋,把内衣裤交给大嫂和姐姐,顺便也帮她们穿戴上。

  她们第一次穿上这么轻薄短小的内衣裤,又是兴奋,又是害羞。

  等到客人陆陆续续全到齐了,我算了一算,将近三十个大人,其余都是小孩。

  原来时间仓促,姐夫只通知了后山村里的亲友。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一
半下来,心想,要是来了近百个宾客,我如何应付得了?

  客人难得看到城里来的女人,更没看过这么时髦曝露的穿着,(在省城的交
际场合里,这是很普通的穿着啊。)每个人的眼光都聚焦在我的身上。尤其男的
频频藉着敬酒为名,都想接近我,想从我低开的领口看到春光。

  我也知道他们的花花肠子,也乐得帮老公作点慈善事业,碰到年纪大的长辈,
我都刻意弯腰致意,让他们可以从我低垂的领口,看到我深邃的乳沟和微红半露
的乳晕。

  酒席一开始,就跟老公最常推荐我的性幻想对象,他的发小——强哥,打了
照面。他脸部线条明显,浓密的双眉之下是一对黑白分明目色清澄的眸子,衬托
着刚毅的双唇,很有个性的男子气概。他的身材和小谦差不多。又是一个美男子,
我喜欢。

  席间众人频频划拳劝酒,随着酒酣耳热,慢慢的罚酒令就变了调。本来是输
的人要喝酒,变成输酒的要表演猥亵的动作,或是脱去一件衣物。

  新郎或新娘更是众人行乐做弄的焦点。本来赢拳的人可以亲吻新郎或新娘,
到后来怎么变成输拳的也可以亲吻新郎或新娘了。婆婆妈妈们也开始藉酒装疯,
对着身旁的男人上下其手。

  菜都上完之后,场内的气氛也亢奋到顶点。就有人开始放下棚架四周的塑料
布,原来的宴客场就变成密闭的空间。形式上是封闭了,实际上场外的好事份子,
还是可以很容易地从缝隙之间窥视场内。

  又有人在棚内四个角落摆上火红的炭盆,整个空间慢慢暖和起来。

  这时候未成年的小孩早就就被请出场外,村长和书记也找个藉口离席了。

  看得出来,年纪太大或自已知道性能力不够好的,就和老村长、老书记坐在
棚子的角落,不敢积极参与活动。

  男人们合力把圆饭桌移往两侧,中间空出来的位置,把八九张凳子整齐地摆
在一起,然后把主桌的大圆转盘摆到凳子上。姐夫和姐姐接着从里屋搬出几床红
锦被褥,分别铺在两旁的圆饭桌和中间的圆转盘上面,不用说,这就是今晚赶轿
所用的三个平台了。

  赶轿的开场,通常是由新郎和新娘在中央的台上交合给众人观赏开始。

  众人迫不及待地把小谦和我拱上中央的圆转盘。我第一次遇到这种场合,只
觉得整场闹哄哄的,本能地双手环抱胸前,躲在老公怀里。

  老公是见过场面的,他坐着搂着我,让我斜躺在他身上,一手开始缓缓的解
开我的衣釦. 天哪,我就要赤裸裸的暴露在陌生的众人面前了。

  老公每解开一个钮扣,下面就一阵欢呼。外套脱下来了,连身洋装背后的拉
炼也拉下来了。老公很会吊众人的胃口,他缓缓拉扯开我的洋装,把我光滑无瑕
的后背展现给大家看。

  「继续、继续、……」「再脱、再脱、……」下面不停地鼓掌起哄。

  老公缓缓拉下我的洋装,丢到台下。台下的人抢着闻我衣服上的体味。任是
我已经嚐试过切铺的习俗和那种淫乱的场面,现在这么多的陌生人面前,我的身
体还是不禁蜷缩成一团,双手紧护着胸部和下体。

  这种娇羞模样,更让下面对於紧裹在高级内衣裤里的年轻肉体充满好奇。

  老公轻轻拍着我的背,安慰我,鼓励我站起来。

  我对自己前凸后翘玲珑浮突的身材一向很有信心,当上身只穿着蕾丝半杯胸
罩,下面只有一小片遮羞布的我站了起来。下面的人疯狂了。

  老公接着要我绕着圆转盘走一圈。我那穿着高跟鞋,包裹着吊带丝袜修长的
双腿,一迈开脚步,下面的叫好声简直可以把整个棚架炸开。原来坐在棚子角落
的耆老不但都挤到台前,我可以看到棚子外面也挤满了往棚里偷看热闹的人群。

  「再脱、再脱、……」「脱光、脱光、……」下面又起哄了。

  老公轻搂着颤抖的我,对台下说,「新娘子太害羞了,不好意思自己脱光…

  …就让她挑一位贵宾来帮她脱好了。「

  这时候,台下有些精壮的汉子,已经按耐不住脱去衣物,全裸或半裸着身体,
高举着双手,用热切的眼神看着我,希望能被我选上拔得头筹。我看着台下,好
想选强哥哥,又想选姐夫,真让我为难……

  接着我做出让众人料想不到的决定,我说,「为了报答小谦生父的恩情,我
想请老村长帮我脱去最后的衣服。」下面听了,一遍叫好,喝彩。

  老村长被众人拱上转台,不好意思地拍拍我的肩膀。老公眼眶红红的,似乎
泛着泪光,他用感激的眼神看着我。

  「我谢谢媳妇的孝心,你有这份心意,爸爸一切都值了。」老村长盯着我丰
满的胸部,吞了一口水,喘了一口气,附在我耳边小声的说,「我想让老书记脱
光你的衣服,成吗?」

  看着台下老书记似虎如狼色迷迷的眼神,我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是为了报恩,
老村长的要求我能不接受吗。我微微点了点头。

  老村长就接着对台下说,「其实,小谦有今天,除了他自己的努力,还要感
谢一个重要的人,他就是老书记。」「芳儿为了报恩,愿意让老书记替我享受这
份美意,帮她褪去身上最后的衣服。」

  老书记稍微假装推辞了一下,迫不及待地上了台。

  他一上台就老实不客气的把我紧紧搂着,跟我耳语说,「芳儿,今天赶轿可
有什么禁忌底限?」

  我那知道赶轿有什么禁忌底限,只好说,「小谦只交待芳芳赶轿时要心存感
恩图报。书记爸爸请尽兴享用。」

  老书记一听,大吼一声,「好!」「……好个百无禁忌、万无底限的好媳妇
……」,立即双手伸到我的背后,一下子就把胸罩钩子解开了。然后把我推转身,
从后面搂着我,让我面向众人。他瘦骨嶙峋的双手从我的背后紧紧扣着我的乳房。

  我娇嫩的乳房那经得起他这种辣手摧花似的蹂躏,白皙丰满的乳房上面一下
就出现几条红红的掌印。

  我转头看看老公,看出来他有点不舍,可他还是用安慰的眼神看着我,好像
劝我忍耐一下。

  我只好闭上眼睛,随便老书记享用我的年轻肉体了。老书记在我的乳房摩蹭
了一会儿,就把手伸往我的私处。轻轻一扯,那片轻薄的遮盖布在裂帛声中,被
撕开来了。众人在我来不及遮掩的空档中,依稀看到了我下面一片光洁。

  下一秒钟,老书记不理会我的挣扎,把我的双手反翦到背后,让我的正面毫
无遮掩赤裸裸的面对台下。我一身白皙细嫩衬托着36C 的丰乳骄傲地挺立着,乳
尖上,我粉红色的小奶头已经被老书记搓揉得又红又肿,我娇羞无毛的私处,嫣
红色的阴唇呼之欲出。

  要知道,圆转盘是摆在凳子上,它的高度本来就不高,站在上面,我的私处,
恰好正对众人的眼睛。全场忽然安静下来,是怕惊吓到幼嫩嫩的美人,还是怕这
个罕有的美景一纵即失?

  乡下人那见过一个成熟圆润的女人剃光了腋毛和阴毛,全身滑亮光洁。这下
子好像看到稀世珍宝,全部挤到前面。有的小夥子为了看得真切,把鼻子都快顶
到我的阴户,我的小穴都感觉到他们大口喘气热热的鼻息了。我原先期待的在村
民前面的华丽登场,却变成这般的狼狈不堪。

  老书记像枯枝般的鹰爪不停地在我身上揉捏摸索,甚至应了众人要求,掰开
我的小穴给台下看个仔细,却不再採取进一步的行动,害得我下面好像有千万只
的蚂蚁在爬,应该有人已经看出我的小穴已经分泌出淫水,一丝爱液沿着我的大
腿流了下来。

  就这样折腾蹂躏了半天,老书记终於开口说话了,「老夫活了这把年纪能这
样一亲闺女的芳泽,於愿足已。接下来还是让年轻人上来吧。」他接着附在我耳
边说,「芳儿,别害羞,……接下来要谁上来?……别客气,小声跟老书记说…
…」

  我的小穴虽然空虚难耐,着急得需要男根安慰,可我还是只用小到只有我听
得到的声音说,「我要强哥哥和俊姐夫一起上来……」

  「你真的要一次两个上来?」老公在一旁急了。

  「嗯!」不多废话,我给他一个肯定的答覆。

              五、赶轿(中)

  老书记就当众宣佈了我的决定,然后拉着老公一起下台。

  老公一下了台,几个姐夫家里狼虎之年的女眷就推拉着他到另一个桌上,老
公不待脱下自己的衣物,一下子就被她们剥个精光。只见老公躺成一个大字,四
周的环肥燕瘦把他围得密不透风,有的把奶塞进他的嘴里,有的撸着他的鸡巴,
有的拉他的手去摸她们的下体……

  婆婆也领着姐夫家的女眷,一共四五个女人都脱光了衣服,各自扭腰摆臀晃
动双乳,牵着自己的发小或老相好到大圆桌上。几个中年的汉子也簇拥着大嫂和
姐姐到另一旁的方桌上剥光她们的衣服。

  大圆桌上的女人们好像为了比赛人气,无不使出浑身解数,取悦她们的男人。

  配合男人的要求,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或者露出私处给男人观赏,或者做
出各种猥亵淫荡的动作,任凭男人狎玩。

  有些女人胃口大的,或人缘好的,身边就多几个男人一起搞。像婆婆同时就
有三个中年汉子伺候着。大嫂和大姐有样学样,也都同时和两个男人上了桌。

  我看看我的圆盘周围多是年纪较轻的小夥子。我也无暇多看,强哥哥和俊姐
夫都已经脱光衣服,跳上圆转盘,一前一后搂着我。第一次被两个壮汉搂着,成
为人肉三明治,我的身体不禁一颤。

  这时,我这时才见到小谦的发小强哥哥,一身晒得古铜色的皮肤。我伸手爱
抚他结实且匀称的胸肌和腹肌。我觉得他勃起的男根,在前面顶着我的小腹。俊
姐夫有力的臂膀从后面抱着我,他的阳具顶着我的菊门蠢蠢欲动。

  这种似真似幻的刺激让我晕眩了,我顿时全身无力酥软的靠着他俩。他俩把
我放平,掰开我双腿,让我那光洁无毛的阴户,就暴露在宾客眼前。台下的人就
开始合力转动圆盘,让我的小穴毫无遮掩地轮流展现在每个人面前。

  台下有人开始不安份了,有的伸手揉捏我的乳房,有的伸手抠摸我的小穴。

  他们大都是手脚粗糙的庄稼汉子,摸得我超舒服的,也超难受的。难受的是
因为下面肿胀得特别空虚,需要男根止痒。

  姐夫把我的双腿架到他的肩头,就来舔我的菊花,以前只在三级片里看到的
性幻想情节,现在终於鲜活的发生了。第一次有男人舔我的肛门,「别,……不
要,……那里髒……」我缩紧了肛门。

  「放松一点,看来小谦还没用过,……忍耐一下,……呆会儿你就爽快了,
……」姐夫拍拍我的屁屁说道。

  强哥哥俯下身子,吸吮我的奶头。那里是我的罩门,只要男人温柔的吸咬它
们,就会激发我爱怜他们的母性,配合他们的挑逗。强哥哥两手也没闲着,一手
揉捏我另一个乳房,一手温柔的抠着我的小穴。

  圆转盘继续在众人眼前转动着,想到我的小穴在一群陌生人前被强哥哥狎玩,
我的骚水又汨汨流了好多。

  姐夫看了大喜,把骚水都涂抹在我的菊门,藉着骚水的润滑,他又舔又抠的
挑逗我的小菊花。我在前后夹攻之下,第一次缴泄投降了。泄了好多,厚厚的红
锦被上,都是我的淫液。

  「还是城里的女人水多啊,……」「真骚……」「一付欠干的样子……」

  「今天一定要干这没毛的骚屄……」台下的人不止用行动欺负我,也不停地
用言词羞辱我。我喜欢,他们越用下贱的话骂我,越刺激我的性欲。

  这下子换我希望姐夫肏我的菊门给大家看了,其实心里更想让小谦看到我淫
乱的一面吧?「好姐夫,……芳芳菊花被、被、被你玩得好舒服,………芳芳不
怕,……你进来我的菊门吧,……」

  姐夫在我耳边说,「长痛不如短痛,……让姐夫好好开发你的小菊花,……

  忍耐一下哦,……「话声未完,姐夫一个挺进,本来只进来小半个龟头的阳
具,一下子连根而没。

  「唉呀,……」没想到是这么透彻心肺的疼法,我敞开喉咙嘶喊尖叫着。

  「喔,……我的宝贝,……已经全部进去了,……别怕,……

  疼过这一次,以后每次有人疼你的菊花,你就会想起我的好,……感谢我的。

  「姐夫一面缓慢的抽插,一面在耳边安抚着我。

  等我听他的话,把肛门一放松,疼痛的感觉一消退,就开始享受像阴道被抽
插一样的快感了。不对,不对,那种快感说是一样,却又不太一样。总之,是一
种新鲜新奇的刺激。我真爱死姐夫了。

  台下的人看到我的菊门被姐夫破处,下面垫着任是红色的锦被,也看得出来
斑斑血渍。有的宛息又少了一个菊门处女,有的羨慕姐夫拔得头筹,有的妒嫉姐
夫专美於前,各种声音乱哄哄的。

  姐夫费了好大的劲把鸡巴塞进我的菊门之后,就把我翻身朝上,示意强哥哥
从前面插入我的阴道。

  强哥哥怕我受不了,犹豫了一下。我给他一点关爱的眼神说,「没有关系,
强哥哥……快进来吧,……我等着你哪,……强哥哥。」

  强哥哥一听大喜过望,把他的鸡巴,在我的洞口摩擦了几下,把龟头沾满我
淫水,就一入到底,我的子宫口都可以感觉到他火爆的龟头了。

  「噢、慢一点,……」「不是说强哥你,……你快一点,……」「姐夫再轻
一点,……嗯,……舒服,……强哥哥再用力一点,……噢、哦,老公……你看,
两个坏蛋一起欺负我,……我被两个男人同时入我了,……」

  老公在旁边桌上,居高临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我的两个小穴都塞着男根
抽插着,我脸上淫荡的表情出乎他的预料,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后悔,又似乎有些
安慰。

  俊姐夫和强哥哥就这样,一个缓缓地从后面抽插我的菊门,一个大力的从前
面猛攻我的小蜜穴。我终於腾出双手,从围观的男人中随便拽了两支大阳具,帮
他们撸动。

  另外两个男人就跳上台,掏着鸡巴,在我的头旁一左一右让我轮流帮他们口
交。

  台下的男人有看得忍不住的,就撸着自己的鸡巴,开始有人把腥羶的精液射
到我的身上,射到我的脸上,甚至射进我的嘴里。

  姐夫和强哥看我这种淫荡的骚模样,也加大了力道,我被他们肏得高潮连连,
不禁缩阴提肛,同时夹紧姐夫和强哥他们的鸡巴。

  「芳妹妹,你这样夹着,……我太舒服了,……我不行了,……我快出来了,
……」强哥吼着,就想拔出鸡巴。

  「别、别拔出来,……继续,……继续,……射在妹妹里面,……」我赶紧
搂住强哥的腰,让他别把阴茎拔出来,我要他射在我里面。一股暖暖的热流终於
射进阴道的深处,热热的感觉漫延到子宫口,那种饱涨幸福的感觉只有女人才能
体会。

  姐夫看我也似乎不疼了,也用力抽插,插得我菊门酥酥麻麻的,「姐夫,…
…我又一次高潮了……」

  「我也爽死了,……我早就出来一次了,……」原来姐夫也不知是天赋异秉,
还是修炼有方,射精之后还能保持勃起状态。我真爱死他了。

  姐夫和强哥一离开我,我似乎意犹未尽的,仿佛下面又觉得空虚了。旁边一
个不认识的男的,身手比较快,马上压到我的身上,笨拙地撸着他的鸡巴就想插
进我的小穴,可又找不到洞口,紧张得像我会吃掉他似的。我稍微把他的阴茎引
到我的洞口,他就用力干了进去,夹紧他的臀部吃力的抽插我。

  「吼,……爽死了,……终於干到美女姐姐了,……哦哦,………小穴好紧,
……喔、……」

  这个陌生人,他肏得太美了,我要强哥哥拿个枕头给我,我把它垫在臀部,
好让陌生的阳具能进入我阴道的深处。

  「哦、……姐姐你好美,……姐姐喜欢我这辈子的第一炮吗?………」

  感情是个处男,怪不得。不好好鼓励他那行。为了给他信心,我不便把阴道
夹太紧,「嗯、……喜欢,……姐姐喜欢你,……你肏得我美死了,……」我迎
合着他的抽送。「来、……乖、……吃姐姐的奶,……」

  他只再抽送几下,「不行啦、……太爽了,……美女姐姐,我快射出来了,
怎么办?……」

  反正我的阴道里面已经有强哥哥的精液了,也不在乎多一个,「就射在姐姐
里面吧,……嗯、……姐姐喜欢,……」

  美妙的事发生了,那位处男刚射完精,离开我的身子,我那空虚的小穴立刻
又有一根滚烫火热的男根插进来。我的双乳永远有人呵护着,揉捏着,啃咬着。

  我被肏得发蒙了。

  「太美了,……这么漂亮、这么香,……城里的女人干起来特别舒服,……

  爽、爽、太爽了,……「这个莽汉只顾自己大力快速的抽插,我的小穴已经
略为红肿,我刚刚觉得这种被陌生人肏穴的感觉也不错,他就泄了。

  不过今天别担心,马上又有一根热腾腾的鸡巴插进我的蜜穴。这次是个中年
叔叔,嘻、他好会玩,他要我像狗一样趴着,他要玩老汉推车,嗯、我也喜欢。

  「来吧、来啊、,……老公你快看,……你的老婆人缘多好,。……嗯、嗯、
嗯,美死了,……」「噢,叔叔,……坏、……别把妹妹肏坏了,……慢慢来…
…」

  这时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慈母,要哺喂这些饥渴的男人;又觉得自己像是下
贱的妓女,被客人予取予求;又仿佛觉得我是个名女人、是个女神,接受男人们
的仰慕。总之,我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有这么多男人宠我、爱我、玩我、入我。

  这时的我已经发蒙了,在台上任凭每个上来的男人摆佈。有时像狗一样趴着,
有时躺着劈开双腿门户大开,有时散着一头秀发,晃动着双乳,骑在男人身上。

  他们想要我口交,也行;想要肏穴,更好。想要肛交,对不起,菊门还有些
痛痛,今天不待客。

  有点空档时,我看看老公那边的床戏。婆婆眼看排在她身旁,等着肏她的人
太多了,有些男人似乎等得不耐烦了,她也不好厚此薄彼,就下了台,找了一个
方桌。

  她双手扶着方桌,弯下腰,叉开双腿站着,把屁股和阴户对着大家,约法三
章,规定每人只能操一百下。忍不住射出来的人,即使抽插不满一百下也得换人。

  这真是奇观,只要有人从后面抱着她,抓住她晃动垂下的双乳,像公狗一般
地和她交媾,旁边就有人大声数数。

  呵、这真是淫乱到了极点的山村哪。

              五、赶轿(下)

  棚内的众人宣淫的娇嗔浪叫声渐渐小声了些,太阳也慢慢西斜了。

  做为此次赶轿主人的姐夫父母赤裸着身体,就站在场子中央感谢宾客的参加,
提醒远道的客人早早上路,免得摸黑回家,并且宣佈日场赶轿就此结束。

  「日场赶轿??莫非还有夜场赶轿??」阴茎被我拽在手里的姐夫看着我,
点了点头。

  此时的我,头发凌乱,全身不但沾满淫水精液,上上下下也佈满被抓捏或被
吸吮的红色印记。

  客人们纷纷找回各人散得一地的衣服,穿戴回去。可我的内衣裤却怎么也找
不到。想也知道,一定被人顺手牵羊带回去做纪念品了。我的丝绒洋装上面也沾
满了羶腥的精液。看起来不少人直接就拿我的衣服射飞机了。

  姐姐拿了一件长袄先给我披着,带我去梳洗粧扮。

  山村里就算是姐夫家这种大户人家,有个自家的茅房就算不错了,家里那有
什么浴室的。平日里就是端个水,在炕房里搽洗,再不然就是蹲在厨房一角,倒
盆水将就一下。

  今天人多,姐夫家把两个大灶都用上了,烧了两大锅滚水,准备了大大小小
好几个盆子摆在厨房地上,也没遮没掩的,整个厨房就临时成为大澡堂。

  赶轿的时候,在众人面前赤裸着身子,已经够羞人了,但是在那种淫靡的氛
围下,也能自然放开来玩。可现在洗澡应该是很私密的行为,却要在众目睽睽之
下进行。我一再地犹豫,裹足不前,实在是害羞得不行。

  众人已经纷纷脱光衣服,各据一角,开始洗澡,我还兀自站在厨房门口往内
发呆。等大嫂和姐姐洗好了,才过来又哄又劝的招呼我脱下棉袄进去洗澡。

  这下可美了。等我开始要洗,大部份的人都洗好了,他们就站在厨房周围看
我一个人洗澡。

  我就这样硬着头皮,在众人面前表演了一场精彩的贵妃出浴。还好这种尴尬
的局面一下子就被打破了。几个年轻小夥子,也不管穿没穿衣服,就凑到我的身
旁。有的帮我淋热水。有的帮我打肥皂,更多热心的帮我把下面黏答答的精液都
搓洗得乾乾净净。

  明明已经洗得乾乾净净了,又有一波叔叔伯伯再帮我全身再打上肥皂,再搓
洗一遍。我的乳房打上了肥皂,更觉得滑嫩顺手,被众人搓揉捏抓更觉得快感十
足。到最后,我也乐得半躺在大澡盆里陪大家玩了。

  洗完了澡,好像又走了一波客人。吃饭的时候,姐姐那边只剩下姐夫家里的
六个人和他的叔叔婶婶。老公这边只剩下我俩和大哥大嫂。

  想到晚上还有夜场赶轿,我的阴户又红红肿肿隐隐做痛,我实在不知道该如
何应付,也没心思好好吃饭。

  坐在我旁边一直帮我夹菜的姐夫,大概看出来了我的难处,就从桌子底下偷
偷递给我一瓶软膏,我一瞄,原来有消炎止痛还有润滑的效果。

  「你怎么有的?」我小声问他。

  「是小谦为你准备的。」

  这个坏老公,真是坏到骨子里。原来他早知道这次返乡我的小穴会被折腾到
不行,早就准备好这药膏了。我瞪了坐在对面的老公一眼,他促狭的跟我挤眉弄
眼。我爱死这个坏老公了。

  酒过饭饱,我陪小谦跟男人们在大厅聊天。众人对今天下午赶轿的女人们品
头论足。话题大都绕着我转,我也不好意思再听下去,只好到温暖的里屋,陪那
些女人们坐在炕床上说话。

  没想到几个女人在一起,对於赶轿时性爱情节的回味,比起男人更胜一筹。

  每个人都把最蚀人心骨的消魂时刻,拿出来和姐妹们分享。我在旁边听着,
好像又亲身经历了一次赶轿,下面的欲火又点燃了起来,我的小穴又胀胀得分泌
出一点蜜汁。

  这些女人久经阵仗,看我坐在一旁,红着脸不吭一声,心里就明白了大半。

  好事的婶婶就坐过来我身边,她的手伸进我的私处。我的棉袄里面本来就是
真空,没穿内衣裤。我的小穴一下子就泄漏了我的秘密。

  「感情芳儿一下子又发情要了,水流了这么多。」说着,就要脱去我的棉袄。

  我跟大家还不是很熟,害羞得抓着领襟不放,其他几个女人觉得好玩,全都
过来帮着婶婶,要脱下我的棉袄。最可恨的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