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单纯的乾姊 (05-06) chobits3939 (泡沫)
单纯的乾姊 (05-06) chobits3939 (泡沫)
作者:chobits3939 (泡沫)
字数:5291

  (01-04)thread-9572000-1-1.html

                (五)

  我轻轻的打开了房门,乾姐一脸狐疑的看着我。

  莫非刚才口爆依依的事情被乾姐发现了吗?「姐,你还在忙呀?」

  我装成酒醉模煳的说着「我刚忙完,正准备出去呢。你刚刚跟依依在干嘛呢?」

  我掩盖心中的慌乱,剧续装醉道:「刚刚我跟依依喝太醉了,有意识的时候,
发现我抱着依依睡着了。。。」

  「醒来后就马上来找姐姐你啦。」

  乾姐皱了眉头,若有所思的说:「刚刚你们外面一直有奇怪的声音,还想问
你发生了什么事。看样子你自己都没印象了。」

  「姐,我真的什么都没印象了,我跟依依都醉了,现在换你喝了喔」

  语毕,我拿起剩下约半瓶的小米酒,在乾姐面前晃呀晃的。

  「姐,剩下的你要喝完喔。。。」

  只见乾姐拿起酒瓶,轻轻打开了瓶盖。

  轻声的道「喝酒没问题,不然我一口,你一口好吗??」

  乾姐便仰头喝了一口小米酒,随手将酒瓶递向我。

  挑了挑眉,似乎在对我说,该换我了。

  我接过酒瓶,也轻吮了一口酒,把酒瓶转交给乾姐。

  攻守交换了几次,乾姐的脸越来越红,我发觉我的视线也开始模煳不清了。

  朦胧之间,一个柔软的身躯拥抱着我。

  脸像是被蜻蜓点水般,一点一点清凉芬芳。

  我睁不开双眼,只能用力抱住身上的温暖。

  耳边时而传来叹息,时而传来厚重的喘息声。

  身上的衬衫釦子一颗颗被解了开来,我胸前的突起,传来阵阵的凉意,像是
小蛇不停滑动,又像是嗷嗷待哺的婴儿,不停的吸吮。

  我的手抓到了一团柔软,传来了一声娇喘。

  随后我的衣服被穿上,伊人已离开我的身边。

  隔天醒来时,我与依依乾姐三人一同睡在床上,我的举动惊醒了在两旁的佳
人,依依与乾姐也相互起床。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依依连忙飞奔出去上班。

  留下我与乾姐两人在房里收拾。

  「姐,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呀??我们三个怎么会睡在一起??」

  「还不是你没用,一下子就睡着了。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依依抱上床呢」

  乾姐话锋一转,拿起了随身碟,要我帮忙转交给他老闆─大卫哥。

  虽然对于昨天有太多的疑惑,但先把偷拍的事情解决也好,我收拾好东西,
约了小陈,在大卫哥公司楼下碰面。

  说起小陈,年轻时常常与我一起偷窥裙底,想不到竟然当起警察来了。

  「小陈阿,等等应该不会出错吧??」

  我略带紧张的问道。

  「安啦,有我警察这身分,不怕他耍什么花样」

  小陈拍拍胸补接的道说进了公司,先是对接待的柜台小妹抛个媚眼,讨到一
个白眼后,便与小陈一起在会客室等待大卫哥的到来。

  就在我把笔电打开后,大卫哥也刚好出现了。

  大卫哥看也不看笔电一眼,口气不悦的道:「把档桉给我后你们就可以走了,
我现在可没时间看桉子」

  「大卫哥,我今天来除了缴交档桉之外,还有一件事情想跟你谈谈」

  我点开了偷拍影片,似笑非笑的看着大卫哥。

  大卫哥,脸一阵青一阵白发抖的问道:「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商量,不要报警
好吗??」

  「我当然不会报警了,有些事情,我还要请大卫哥多多帮忙呢。」

  大卫哥松了口气,疑问道:「你除了跟我要钱,还能要我帮什么忙呢?」

  「我要你拿这些影片去威胁我姐姐,你能做到吗???」

  我不顾大卫哥的惊讶,继续说道「这位是我的警察朋友,按我的计画我能保
你没事。但前提是你必须配合我」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

  大卫哥疑惑的问着「我要干我乾姐,你的遗愿就靠我帮你完成了。」

  一个轻松暇意的夜晚,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老弟,你在忙吗??我跟依依有事情想找你商量。」

  电话里,乾姐的声音显得特别的慌乱。

  「我现在家key资料,还是你们要过来一趟??」

  「那我跟依依半小时左右到」

  乾姐赶投胎似的挂了电话。

  看样子,大卫哥已经开始行动了。

  但至经我还是不明白,那一晚最后的一丝温柔到底是谁?是姐姐?是依依?

  或终究只是一场梦呢?就在胡思乱想的同时,门铃响了,开门没见到乾姐,
到是依依先出现了。

  我故作疑惑问道:「依依,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怎么这么突然要约见面??」

  依依状况外的答道:「我也不清楚耶,你姐姐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们谈。」

  耸了耸肩接着道:「至于什么事情,我目前也不太清楚。」

  依依今天穿着连身的长裙,领口略带保守,我略带失望,似乎没什么看头。

  闲聊了一会后,乾姐终于出现了。

  招呼了乾姐入屋,姐姐随手脱了身上的薄外套,里面穿的是一套可爱的睡衣。

  看着胸前微小的突起,看样子乾姐一接到电话后就急忙奔了过来,连穿内衣
的时间都没有。

  我开门见山的问道:「姐,究竟是什么事,这么急的约我跟依依见面?」

  只见乾姐脸色发白的轻声道:「我跟依依换泳衣时被偷拍了。。。」

  乾姐诉说了大卫哥拿她与依依在房间换泳衣的影片,威胁乾姐与依依一起玩
3p否则就要公布影片。

  绝口不提她差点被强暴的经过。

  我开口建议道:「我看还是报警好了」

  只见乾姐害怕的道:「万一大卫散布了影片,我与依依不就没脸见人了吗」

  依依附和道:「还是私下解决吧,这种事情闹上警察局好丢脸的」

  依依与乾姐自顾自的讨论,而我眼睛已经落向乾姐领口里面的两点娇红。

  不知是依依发现我的眼睛不洁,时而移动身体,挡住我与乾姐之间。

  讨论了整晚,终于决定要三人一起约大卫哥一同谈判。

  我想谈判当天一定能把乾姐拿下,除非作者烂下面。

             (六)

  我与乾姊和依依一同到了大卫哥的公司,由於是假日,公司里整个空荡荡的
格外冷清。按照当初的计画,乾姊被大卫哥单独请入办公室,我与依依只能在外
面乾着急着。

  「你觉得人渣大卫会提出什么要求呀?」依依不安的问着。

  「不是要钱,就是要身体吧??真的不考虑报警吗???」我试探的问着

  依依答道:「报警不就会被警察看到影片了?我无法接受让这么多人看我的
裸体。」

  听到这个答案,觉得此计画更为妥当了,便有一搭没一搭的与依依聊着,希
望大卫哥那边一切顺利。等待了许久,终於等到乾姊走出了办公室了。乾姊勉强
地对我们两个笑了笑,但眼神里却透漏着疲惫。看到随后走出的大卫哥向我比出
一切顺利的暗号后,我们三人便离开了大卫哥的公司。

  我假装关心问道:「姐,你们在办公室里面到底谈了什么??」

  「我答应大卫在帮他完成一个案子……」姊姊心虚的答着。

  我继续追问着;「然后呢??就这样放过你跟依依吗?」

  姊姊的眼神闪过了一丝慌乱,急忙的回道:

  「我与大卫已经是多年的交情了,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我与依依相视而望,我看到依依眼神里面的担忧。便对依依打个眼色,对乾
姊说明我与依依还有事,要先行离开。看着乾姊像行屍走肉的消失在人群中后,
便要执行计画的最后一个步骤了。

  「你不觉得姐姐根本就是在说谎吗?」我假装担心的问着依依。

  依依担心的问道:「我也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可是又能怎么办呢??」

  我提议道:「我们回去向大卫问清楚吧??」

  得到依依肯定的回答后,我与依依再次回到大卫哥的公司里,准备完成计画
的最后一个步骤。

  「你们又回来找我,请问有什么事??」大卫哥开门见山的问道。

  我假装气愤的问道:「你到底跟我姐谈了什么?为何她跟行屍走肉没两样??」

  大卫哥惊讶答道:「她没跟你们说吗??她答应当我性奴为期一年。」

  依依气愤的问道:「她怎么可能答应你这种无理的要求呀!」

  大卫哥淡定的回道:

  「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呀,伟大的依依小姐,她为了保住你的清白,所以才答
应我的条件的。」

  我急忙的问道:「难道没有周旋的余地吗??」

  大卫哥诡异的笑了一下,回答道:「只要依依姑娘陪我一晚,我就放过你姊
姊。」

  我与大卫哥都注意到依依若有所思的表情,明白已经达到预期的效果了。便
开始藉故离场。看到依依偷偷拿了一张大卫哥桌上的名片后,我知道计画一切成
功,便心满意足的离开大卫哥的公司。

  正所谓,机会是留给准备好的人,在我与大卫、小陈联手之下,依依与姐姐
都单纯认为只要付出自己的身体,便能保住另外一人。殊不知,我们打算各个击
破,来个一网打尽。

  按照计画,大卫哥分别约了姊姊与依依前往汽车旅馆,由小陈载送乾姊,大
卫哥负责载送依依,我则是在汽车旅馆等着两位佳人的到来。

  首先到达的是大卫哥,他已经将依依的双手捆绑,戴上了眼罩及耳机,让依
依无法察觉我的存在。我与大卫哥相视而笑,三两下的把依依脱个精光,两头恶
狼准备吃下这头待宰的羔羊。

  大卫哥首先发难,朝依依的大奶抓去,依依吃痛的叫了起来:

  「好痛……可以轻一点吗??」

  大卫哥丝毫不顾依依的求饶,任意的把玩依依的大奶,不久依依胸部出现了
一道道红色的抓痕。看着依依痛苦的表情,我也开始兴奋了起来,裤子一脱便往
依依的小嘴塞去。

  「呜…呜…呜…………」我不顾依依的感受,直接将老二插至喉咙深处,依
依的小嘴完整的覆盖了我的阴茎,这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大卫哥也没闲着,一
边用手按摩着依依的阴蒂,舌头也舔向依依的最后一块禁地。依依的身体不停地
扭动着,也开始认真的吸允我的老二,依依与大卫哥吸允的声音互相交融,淫秽
到一个极致。此时我的灵感来了,决定来点特别的。我老二离开依依的小嘴,给
依依短暂的休息后,我扳开我的屁股,屁眼对着依依的小嘴稳稳地坐了下去。可
惜依依看不见,也听不着,我连忙拉起依依的耳机,向大卫哥打了个眼色。

  大卫哥发号施令道:「伸出你的舌头出来舔,舔到我满意为止」

  依依缓缓地伸出舌头,我随着依依舌头摆动,慢慢的移动我的屁眼,终於一
阵触电的感觉传遍全身,毒龙的感觉原来是这么的爽。就在我享受毒龙的同时,
大卫哥将依依的双脚一拉,腰桿一挺把依依干得哇哇大叫。

  「阿……………轻一点………呜……呜呜…………不要……」

  由於我还坐在依依的嘴上,导致依依讲话含糊不清。我随着大卫哥抽插的节
奏,双手不停地拍打依依的大奶。让依依时而淫叫,时而尖叫,好不忙碌。

  此时小陈终於抱着乾姊来到了房里,由於事先都已计画好,乾姊到房里时与
依依一样,皆已戴上耳机、蒙上双眼,双手也已经被捆绑住。望着乾姊不整的服
装,想必小陈在路上已经对姊姊上下其手过了。

  我不满的瞪了小陈一眼,小陈装作没事的将乾姊放在床的另一侧,便舔起依
依的奶头起来。我望着面无表情的乾姊,觉得现在不是浪费时间在计较上的时候,
便离开依依的小嘴,往乾姊的身上扑去。

  我贪婪的闻着姊姊身上的气息,身体不停的在乾姊身上摩擦着。望着姊姊雪
白的颈子,我忘情的吻了下去。姊姊不停的挣扎,这更加激发我佔有的欲望,啾
了一声,我在姊姊的脖子上种了一颗又红又大的草莓。乾姊被我的举动吓了一大
跳,在她愣住的空档,我撕开了她身上唯一一件单薄的衬衫,露出了白色的内衣,
与又白又嫩的胸部。

  虽然乾姊的胸部不是第一次看到,也不是第一次探索了,但却是第一次这么
直接的亲密接触。我随手把乾姊的内衣给脱掉,露出了性感小巧可爱的奶头,我
忍不住用力吸允着。

  乾姊吃痛的求饶道:「阿………轻一点好吗???」

  此刻的我,看着乾姊脖子上硕大的草莓,决定在乾姊胸部上多留下几组痕迹。

  「阿……阿……………阿………………不要……不要…………」乾姊不停的
哀号着。

  却让我的老二更加的兴奋。

  我将乾姊的内裤一扯,看到久违的白虎,粉红的小穴中,流出了些许的爱液。

  我连忙将老二抵住乾姊的穴口,像是温暖的吸盘,让我的老二好不痛快。乾
姊似乎是明白了些什么,连忙大喊:

  「没戴套子不要放进来……!!!!!!」

  戴套还能叫做做爱吗??我不理会乾姊的请求,腰桿一挺,插入乾姊的小穴
之中。

  紧实的小穴瞬间包覆我的老二,实在是太舒服了,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喔……………………」这实在是太美妙了。

  我以九浅一深的方式,慢慢地享受乾姊曼妙的身体,姊姊似乎也动情了,双
脚夹着我的腰不放。紧实收缩的程度更上一成,让我差点射了出来。交合了几百
下后,我决定换成后背式结束今天的第一发「射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我猛烈的进攻乾姊的小穴深处,此时大卫哥已经站在乾姊面前,腰桿一挺整
根老二落入乾姊的嘴中。

  「呜…………不要……………………呜呜………………」

  大卫哥不顾乾姊的求饶,反而加快速度,不久乾姊嘴角流出了一串乳白色的
精液。看到此景我也按耐不住了,决定加快脚步来个体内射精。

  隔壁的小陈此时正在对依依玩着乳交,整个房里越来越淫秽。

  依依感觉到火山即将爆发,赶紧求饶:

  「不要!!!!不要射在我脸上………………」依依感觉到火山即将爆发,
赶紧求饶

  小陈腰桿一挺,枪管抵着依依的小嘴,射出了一道道又白又浓的精液。看样
子换我了………

  乾姊似乎明白我的意图,试图求饶着:

  「拜託你,不要射进来…………」

  「不要……………我会怀孕的…………………」

  「阿…………………拜託你赶快移出去………………」

  我不顾乾姊的请求,蓄势待发的射出我的千万雄兵。乾姊无力的趴在床上,
像是作恶梦的喃喃自语。我们三个男人相视而笑,恶梦还没结束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