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创世纪前传番外篇:成奴 (03) vfgg2008
创世纪前传番外篇:成奴 (03) vfgg2008
作者:vfgg2008
字数统计:14294


 番外篇章三第三日

              [孙威]个人独白

  北方的冬天就是这样,明明已经早上七点钟了,窗外还是半亮。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冰奴可是已经超过二十个小时没有撒尿了,也难怪她连
嘴里的梦话都是「尿了,冰奴终于尿了」,人类膀胱可承受的极限也不过就是二
十四个小时。冰奴现在为了能将尿液排出会接受我任何的要求,所以是时候牵着
这只大奶母狗到外面去转转了。

  我按下床头的电钮,漱洗完毕后换上了一身运动服,小心翼翼的把冰奴从床
上挪到了地毯上,她戴着贞操带的阴部已经骚不可闻了,真是头不爱干净的母狗!

  我捂着鼻子出了卧室,在林间晨跑到八点钟。照例由香奴迎我回家,吃完早
餐打发这奶牛回去后,我再次回到了卧室,这时没睡几个小时的冰奴已经醒了。

  只看这大奶母狗一脸痛苦,别说站着了,连卧在地毯上都很勉强,可她一看
我推门进来,就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连爬带滚的紧紧抱住了我的大腿,「尿…
…尿……冰奴……要憋死了……求……求主人了……」

  我按住她的下腹,用力按下去,感觉冰奴的身体机能确实已经要到极限了,
再让她憋下去那可真就会出人命了虽然不是一个仁慈的主人,但也绝不会放任自
己的财产损毁。

  我拍拍她胀红胀红的脸蛋,「冰奴,憋坏了吧!」

  一边说,我一边掏出贞操带的钥匙,替冰奴开了贞操带上用于撒尿的小门,
把沾满了尿液的尿道塞费劲拔了出来,一股子难闻的尿骚味,没办法谁叫这骚货
是我养的母狗呢!

  我一手放到她的屁股上,另一只手放到她的脖子上,将她抱了起来,冰奴似
乎不知所措,嘴里支吾着根本不能称之为语言的声音,跟母狗的哀鸣声很相似。
呵呵,石大奶真是越来越回归她大奶母狗的本性了。

  「嘘嘘嘘!不说话了,乖,你现在无论是说话还是爬行膀胱都会更难受。听
主人的话,乖乖地在主人怀里,主人现在就带你去放尿。」

  我的话和我在路上不时吸吮她同样肿胀的奶水起到了作用,因为少了些难过,
又得知煎熬马上就要结束的冰奴精神镇定了许多,干脆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了。

  进入训练的第三天,冰奴在服从命令上面进步卓然,为未来七天的调教打下
了很好的基础。我抱着这大奶母狗下了楼,又出了别墅,胸大无脑又迟钝的冰奴
才察觉出不对劲,「主……主人,阳台……笼子……那里……」

  这贱奴现在智商退化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不过作为她的主人,我自然知道
这大奶母狗是要传达什么意思,前两天她的吃喝拉撒都是在狗笼子里解决的,而
那狗笼子则放在二层的阳台上。

  冰奴原先肯定是以为我是要把她抱回笼子里去解决问题,但我越走越远,她
这才察觉不对劲,带着对未知的陌生与恐惧,在尿液的摧残下用弱智又口吃的话
语向自己的主人询问新的放尿地点。

  习惯对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每个人的头脑里都装着一个「习惯记录
仪」,里面记录着许多位置,如刷牙洗脸时水杯牙刷的位置,工位上工作文件和
个人用品的摆放位置,家中家具的摆放位置等等……安全感的一个重要来源,就
是人可以在这些位置上找到熟悉的东西,一旦找不到,人就会产生焦虑,烦躁的
心态。

  但另一方面来说,习惯又是一个非常容易被改变的事情。好比汽车掉头,一
下子调转一百八十度肯定很难,但每一次转向三十度,只需六次就可将车头和车
尾倒过来,习惯也是一样的道理。

  对于冰奴来说,我对她如厕习惯的改造就是遵照这一规律的。在魔窟时,我
就已经使其养成了母狗式的排便和排尿方式,在其回归后,我便更进一步,要求
她在狗笼中如厕,这样的方式虽然会令她感到屈辱,但还是符合正常人在家中如
厕的习惯,因此仅仅两天后她就形成了以母狗式如厕方式在狗笼排便排便的新习
惯。

  今天,我要再一次改变冰奴的习惯,带她出去,要求在院子里的草地上如厕,
而这也只是个开始。

  等到再过几日,则会要求她在别墅之外的树林中如厕;到成婚之后,冰奴会
在我的调教下养成「随命随尿,不分地点,不分时间」的优秀性奴隶如厕方式。

  眼下,冰奴的羞耻心已无法战胜急迫的生理需求,尽管她可能打心眼里不愿
意在野外如厕。我的脚步最终停在了庭院里的一颗树下。

  我装成哄小女孩一般的语气说,「冰奴,不害怕,主人在这儿,主人帮你放
尿。」,然后我便改换了姿势,两只手臂绕过冰奴的腰部,紧紧扣住了她的大腿,
将冰奴的整个身子都提起来。

  「冰奴……冰奴……自己……来……」

  这大奶母狗还害臊的不行,身体也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有什么用呢,胸大
无脑的贱奴?老子把你的身子都钳死了,你这么折腾只会让你自己的膀胱更加难
受的。

  「求求……求求……主人了……」

  冰奴还是不死心,她知道自己无法挣脱开,开始哀求我了。真是个蠢货,明
明都要憋出病来了,还顾着没意义的羞耻心!我绝不会理会她这般无理的请求,
一个优秀的主人知道自己的性奴隶需要什么。

  我双手抓住了她的大腿两侧,往左右极限地掰开,使之形成了M 字腿的姿势,
被两腿拉开的淫穴和尿道口已完全曝露在空气之中。

  「可以啦,冰奴。尿吧,嘘嘘嘘嘘……」

  我吹起了口哨,冰奴已经羞得把头埋进了我的胸膛里,而在她身下,从尿道
口里也喷涌出了热滚滚的黄色液体,看来她还是放弃抵抗了,也许我的口哨也起
到了部分作用。

  一股淡黄的水柱带着热汽从她敞开的胯下冲决而出,四溅到大树的根部,好
一会儿,根部泥土好一大片都被打湿了,那根水珠才逐渐变细变小,最后消失在
空气中。冰奴甚至还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尿过的树坑,羞得脸更红了,赶
紧又埋到我的胸膛里去。

  尿完后,我把冰奴放了下来,冰奴已不再先站起身,再跪下,而是直接恢复
成爬行姿态。我们踏上了返程,只不过这回是我走在前面,拉着狗链牵着爬在后
面的冰奴,画面十分和谐美好。

  虽然往返的路程是一样的,但返程途中,这大奶母狗的奶子一直在滴着奶水,
在她爬过的路面上留下了不少斑斑点点的水迹。呵呵,我又该给这母狗去挤奶了,
真麻烦啊!

          ***************

              [冰奴]为奴日记

  性奴隶是什么?

  性奴隶是主人的财产。主人给性奴隶戴上贞操带,然后把钥匙和车、房的钥
匙穿在一个钥匙圈上,像对待一辆自行车那样需要用时打开,不需要时锁上。

  性奴隶是主人的宠物。主人把性奴隶养在笼子里,喂食狗粮,规定大小便时
间,抱着性奴隶到野外去放尿,然后摸着性奴隶的头说「真乖」。

  性奴隶是主人的玩物。主人让性奴隶怀孕,玩弄性奴隶的乳房,挤压性奴隶
的乳头到处喷射乳汁玩,然后一脸平淡的赶着性奴隶用戴着手铐的两只手写感想。

  贱奴,主人规定要在日记里用这个自称。回来已经三天了,一天比一天更觉
昏沉,三天来睡了几个小时,可能不超过十个小时吧,懵昏的大脑只有在被尿意
刺激下才会偶尔闪过几个过去的念头,忠平,余新,沈松,姐姐……

  过去的事情好像前辈子经历过的,现在的自己,二十四小时戴着镣铐,从跪
到爬,再由爬到跪,总是低眉顺目的执行每一个难以接受的命令,又总是会犯错
误,这样的女人被称为「蠢货」、「贱奴」又有什么错呢?

  还有什么训练,昨晚含住主人肉棒,不,是圣物的感觉是什么,还有几天才
会结束训练,贱奴是谁,主人会遵守诺言吗?思考问题好烦,服从命令似乎更轻
松,吃,舔,干,尿,睡,照做就是了,贱奴不想再思考了。

  主人,贱奴真的好累好累,身体里面那股泻火又来了,贱奴不想再写日记了,
写的头痛,写的浑身难受。

          ***************

              [香奴]个人独白

  早上九点,奶牛在厨房外静候着主人为妹妹挤奶完毕后清理厨房。自从妹妹
回家之后,主人把全部时间都花在调教和训练上面了。昨晚主人甚至没有召我侍
寝伺候。

  小冰从来就不知道自己的本分,昨天晚饭时主人告诉奶牛说妹妹穿衣打扮遮
住了项圈,所以受了罚,二十四小时之内不能排泄,做姐姐的我受过这份罪,知
道有多痛苦。可是小冰犯了这么大的错,主人仅仅做出了这么一点惩罚,而且一
大早就抱着小冰去放尿了,连早餐都没吃几口。

  主人太偏爱小冰了,这样会出事的。厨房门开了,主人牵着刚挤完奶的妹妹
走出来,踢了踢奶牛的奶子,「香奴,快收拾干净。等会儿你要和你妹妹比比谁
的口活更好。」

  「是,主人。奶牛知道了。」

  我用舌头一点点舔掉厨房地板上的奶水,清洁餐盘用具,将厨房全部打扫干
净后,挂在奶牛脖子上的铃铛传来了主人威严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香奴,到一
层的浴室来。」

  奶牛的身份太卑贱了,奶牛不敢忘记自己的本分,纵然奶牛想要提醒主人妹
妹的危险,一听到主人的声音,就激动地满脑子只想着取悦主人,侍奉主人,其
他的事情都忘记了。主人说过这样的性奴隶才是好性奴,奶牛要为妹妹做一个好
榜样,有朝一日她也许也会做主人脚下的好性奴。

  奶牛出发了,我们两姐妹舔弄主人的圣物,主人一定会很高兴的。

          ***************

              [冰奴]个人独白

  我把舌头伸进狗食盆,然后打弯,盛上一口自己的乳汁,接着快速的送入嘴
中,我撅着屁股,用嘴唇吸入了一个还有难咽的狗粮,再用牙齿咬碎入肚,里面
甚至还有隔牙的沙子。

  这就是三天以来我这个性奴隶吃狗粮,喝姐姐的奶水,喝自己的奶水的方法,
我的主人要求我的方法。孙威不允许我用手吃饭和喝奶,「性奴隶有性奴隶吃饭
的方式,你的手是用来爬行和侍奉主人的。」

  吃完喝完,我抬起了头,用余光讨好地撇着孙威。我想要取悦他,我不想再
坐椅子,再被禁止大小便,我想吃得好一点,我想睡的时间长一些,我想……我
想躺在孙威的身边,哪怕是含着他的那家伙睡觉,也比现在我在夜晚吹着寒风的
狗笼里睡觉吃饭要好。

  「主人,冰奴吃完喝完了。请主人吩咐。」

  孙威把两个狗食盆拿起来,端详了一会儿,哈哈大笑:「一天比一天干净了,
有进步,冰奴。今天主人要让你和你姐姐比比谁的口活技术好,你可要好好表现。
表现好的话主人有赏。」

  他拉动了狗链,我摇晃着奶子,撅着屁股,跟在我的主人身后爬行。一路上
主人不停在用狗链的一小截抽打我那个写着「威」字的屁股蛋,我近乎失神的被
牵到了卫生间里。

  这才是第三天,孙威就要让我们姐妹相互竞争,相互折磨。以前在魔窟时他
也是这么玩弄我们的,我犯了错姐姐挨打,姐姐犯了错我挨打。这次是姐姐和妹
妹比赛,谁赢了谁有「赏赐」。来自色魔的「赏赐」谁在乎,我只是觉得已经变
成了那样的姐姐,那种家畜一样的姐姐再也无法依靠了……

  透过浴室的毛玻璃,我能看到姐姐跪在地上的身影,我低着头想要直接爬进
浴室,但孙威却拉住了狗链,「冰奴,见了姐姐也不打个招呼。你说你们姐妹俩,
团聚都三天了,也没说个悄悄话。」

  姐姐和我小声的冲对方点了点头,主人看了姐姐一眼,「给你妹妹做个示范
吧,香奴。」

  主人进了浴池,姐姐也爬了进去,不等姐姐舔到阴茎上,孙威就拉住姐姐的
鼻环,开始一深一浅的抽插,姐姐呛得脸通红,却没有一点愠色,只是拼命的套
弄那根可怕的家伙。

  「唔……」

  姐姐的眉头皱起,嘴上却发出甜美的呻吟。看到姐姐这个样子,我只感到了
深深地恐惧。这真的是过去那个善良的姐姐,那个如妈妈一样照顾我的姐姐,那
个爱护清洁的女护士长吗?现在即使是肮脏的肉棒塞入她的嘴里,她竟然都能满
脸陶醉的舔。

  又在发愣的我被主人发现了,他呵斥我道:「冰奴,发什么呆!你要好好看,
你姐姐现在是你的竞争对手,输了的奴可没有晚饭吃了。」

  孙威把他的那根东西从姐姐的嘴里拔了出来,挺立而可怕的男根上的唾液发
出了淫秽的光泽,我的主人看着姐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现在在你妹妹
面前,再从睾丸仔细舔一遍。」

  「是,主人。」

  姐姐的声音很温柔妩媚,她一边扭动身体,一边在两个睪丸上仔细舔弄,然
后才将肉袋轻轻含在嘴里非常仔细的吸允,并不停的发出啾啾的声音。主人的那
家伙更加膨胀,更加挺立。

  「冰奴,你姐姐的口活可是我一手训练的,跟外面的小姐比只好不差,就是
那些高级鸡也比不上啊!」

  姐姐仍然在不停地用舌头继续舔着龟头的两边和冠状沟,在她舌头的刺激下,
孙威的那根家伙变得更粗,龟头前的部分已经完全悬空。

  这时,姐姐的舌头转到了龟头的下面,用舌尖挑轻轻舔了两下,孙威的呼吸
变得更加急促了。姐姐这才张开小嘴,用嘴巴包裹住阴茎,开始不紧不慢地吮吸
起来。

  「冰奴啊,你当警察的时候净学了些没用的东西,既然你现在自愿做了我的
性奴隶,以后伺候主人的技巧就是你安身立命的根本,你要好好看好好学,懂了
吗?」

  不知怎么的,现在主人一说「懂了吗」,我就会下意识地点头。点头抬起的
瞬间,我竟然看到了姐姐飘向我的眼神,她献媚的表情里满是淫乱的魅惑,我看
着她却只有心痛,姐姐在孙威手里一年多了,她究竟经历了怎样的残酷调教,才
变成这个模样?我一想到以后的日子要同自己的亲人,敬爱的姐姐去侍奉一个男
人,甚至为了一个男人而「争宠」,心都要碎了。

  主人射了,他恋恋不舍地把自己的家伙从姐姐的嘴里抽出来,除了少量精液
在姐姐张开嘴的时候从嘴角流了出来,大多数精液都被姐姐毫不犹豫地马上咽了
下去。

  「主人的东西好吃吗?」孙威乐呵呵的问道。

  「好吃……」

  「呵呵,那就多吃点。」

  姐姐咽下腥臭的精液以后,轻车熟路的清理干净了沾满口水与精液的男根,
孙威的目光转向了我,「接下来换你,冰奴。只要比你姐姐用的时间短,你就赢
了。」

  我和姐姐的位置互换了,在主人岔开的大腿中间跪好。一股骚哄哄的味道扑
鼻而来。我用力屏住了气,默默地咽了口唾沫,把注意力集中在面前臭烘烘的大
家伙上,快速地瞟了主人一眼,用低低的声音乖巧地说:「冰奴伺候主人。」

  接着,我模仿着姐姐刚才的步骤,主人才喷射过后的男根恢复了些许精神,
按照以往的经验,我赶忙含住那家伙,嘬起两腮,拼命吸吮,同时卷起舌头,用
力地去舔含在嘴里的龟头。

  我连嘬带舔,吃得吱吱作响,连口水都淌下来了,那跟大家伙却还是没有完
全勃起。我不想「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输」,这跟大家伙,这
跟丑陋邪恶的大家伙我见过,舔过,吃过那么多回,为什么姐姐比我表现的更好,
我不要再受罚,我想让孙威高兴,我……

  我急得额头上直冒冷汗,主人似乎看出来了我的焦急,冲我挤了挤眼,目光
直盯我的胸部。对呀,我的胸部要比姐姐的更坚挺,如果用它们夹住那跟大家伙,
一边乳交一边口交,主人一定会一下子爽的射出来的。

  这么想着,我挺起胸膛,把两个乳房之间的缝隙处对准了那跟大家伙,使劲
一推,进去了。主人的大家伙进去的那一刻,这跟害死人的东西就大了一倍,我
……我真是个淫荡下流的性奴隶,这两团淫肉太……太罪恶了……

  我按照预想的,用舌头挑弄着龟头,用乳房上下套弄着阴茎,两个睾丸也在
我的乳肉上来回摩擦,主人的嘴里发出了射精前的闷哼声,粘稠的精液终于喷了
出来,喷到我的脸上、鼻子上、嘴唇上,流淌到我的淫肉上,甚至连我的眼眉上
都挂着丝丝缕缕的精液。

  我「赢」了,我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赢了,全靠了我胸前的那两团淫肉。我
自己也想不到在主人射精的那一秒我的心情竟然是高兴的,而且还不自觉的面对
在浴池外的姐姐流露出了笑意。

  转瞬间,我就后悔死了,我怎么会做出跟姐姐一样的举动!刚才那个无耻的
女人绝对不是我,我不喜欢为他乳交,为他口交,他的精液我也不喜欢吃,我不
喜欢吃,我只是想要让孙威高兴一点,让我的日子能好过些……

  「哈哈哈哈!好,你们两姐妹表现都很好,主人都有赏!」

  这是主人的嘶哑笑声,无所谓赏赐了,我只想赶紧离开浴室,我不想迎面对
着姐姐灼热的眼光,她看我就好像看不肖子孙,看叛徒一样的仇恨,我是为了她
和孩子才落到这一步的,我受够了……

          ***************

              [孙威]个人独白

  这间别墅因为面积足够大,植物园蔬菜园果园都一应俱全,因此完全能够做
到自给自足。既是我的保姆,又是大奶牛,还是性奴的香奴无需出门就可操持家
务。不过今天的午餐是我准备的,算是对香奴今早良好表现的奖励。

  大隐隐于市,在这里饲养一对淫荡下贱的大奶姐妹是绝佳选择。等到冰奴的
婚前调教完成,这个别墅就将迎来一个温驯忠心,乖巧听话的女主人。

  今天早上在浴室中的比赛,香奴和冰奴算是各自展现了「绝活」,虽然其中
一个胸大无脑的前警花还是在我这个主人的提醒下学会的。她们两姐妹同鸡巴竞
争,相互之间的争胜心已然超越了姐妹亲情的相互支撑,这是我最早构想的调教
计划,今天验证了一下,效果非常不错,呵呵。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半,香奴和冰奴脖子上的狗链拴在我左右的桌脚上,每个
桌脚前都放了一个狗食盆,狗食盆里的东西是少见的人类食物,昨天夜里我煮的
半包方便面。

  这两姐妹吃的真是欢腾,撅着屁股边吃边摇,嘴里吧唧吧唧的,真是不讲究。
也难怪,香奴难得吃一次正常的饭,冰奴更是吃狗粮吃的满嘴的味道。我两只脚
一边一个踢了踢巨乳姐妹的奶子,两女同时半抬头,满脸的喜悦,看来这个奖赏
真是令她们十分受用。

  冰奴啊冰奴,下午你会更爽的,我保证!不过,冰奴这三天来身上一直带着
厚重的镣铐,乳房和阴部又都被挡住,早上抱着她闻着一股子骚味,我得先把她
的骚味更冲掉,才能继续调教。

  简单的西红柿鸡蛋面我不到十分钟就吃完了,洗个碗也很快,但这些本不属
于我的工作。我之所会做,那是因为要激发香奴对主人的感恩之情,让她在明天
的调教中能狠下心来,亲手对她的妹妹……

  收拾完厨房后,我命令大奶牛去抽奶照顾孩子,自己则牵着冰奴又回了浴室。
在浴室中,我为冰奴解下了除脖子上项圈以外的全部负重物,包括钢制乳罩和贞
操带。冰奴的心情在这些负重物全部卸下后多云转晴,一双大眼睛充满感激的看
着我,嘴里还念叨,「谢谢……谢谢主人……谢谢主人……冰奴……一定乖乖地
……乖乖地……」

  一打开贞操带,一股子腥臊气味扑面而来,真是难闻,我捏着鼻子,把冰奴
扔进了浴池里面,「看你骚成什么样子了,连公狗都不会上你这么不讲卫生的母
狗!主人今天得先给你洗洗澡了!」

  冰奴脸上的喜悦之色被我这么一说,一下子变成了自责与愧疚,头埋到大奶
子里面,算是对我这番话的默认。

  我把淋浴调成水枪模式对着冰奴像洗刷牛马一样洗刷起来,冰奴十分配合我
的动作,看来这大奶母狗也想干净一点,我指着她的胯间,「告诉主人,还有哪
没洗干净?」

  冰奴羞得缓缓打开了大腿,用低的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说:「那里……骚逼
……给主人捅的骚逼……」

  哈哈,这大奶母狗已经学会说吉祥话来讨我欢心了,今天早上的比赛成效显
著啊!我顺着这大奶母狗的话吧淋浴对准她的骚逼冲了有近三分钟,从那里面出
来的骚味才没了。

  我把冰奴从浴池里抱了出来,屈起两根手指在她的骚穴里面搅动着,每搅动
一下,这骚货就浪叫一声,身子骨同时哆嗦一下。我把手指抽出后,那到眼前看
了看,上面沾满了淫水。

  事实上,从今早开始,我已经停止了在牛奶中添加抑制情欲类药物。这大奶
母狗就像是突然水坝开了闸,难怪会那么骚,身子骨骚,嘴巴骚,给我口时骚,
呵呵,原来是发情了。

  我拿起吹风机对着冰奴吹了起来,「冰奴,主人是很人道的,知道你这骚母
狗发情了,不会让你就这么忍着的,这样会对你的训练产生不利影响,所以决定
给你一个机会自己解决。这个机会需要你克服困难……」

  冰奴直点头,呵呵,这骚货真是欠肏欠久了,连是什么机会都没问就点头。
我逗乐的捏着她的两个奶子,继续说:「急什么啊,乖冰奴。主人还没说完话呢,
今天下午主人带你去书房看片,你如果不戴贞操带和乳罩,连续三个小时不碰一
下淫肉和骚逼,等片子看完后,主人就给你一个小时的自慰时间,随你怎么自摸,
高兴吗?」

  「主人……主人……冰奴高兴……啊啊啊……高兴……」

  冰奴高兴的舌头都伸出来了,活脱脱一条发情的母狗,一点没错。其实女人
都是动物,关键就在后天成长的环境与接受的教育,冰奴算是浪费了三十年,但
她和她姐姐的孩子我可是一刻都不会让她们浪费的……

  这母狗喜滋滋的被我用澡巾擦干净了身子,然后我便牵着她到了书房。

  「坐上去,把两条腿架到扶手上。」

  冰奴按照我的命令乖巧的做到了高背椅上,我把椅子高度调到了最高,坐垫
都要比书桌高出许多,她的双腿连带双脚跨在扶手外侧,胯间全部都展露在空气
中。

  此时此刻电脑里的「成人影片」也已全部准备好,我给冰奴戴上了立体音耳
机,冰奴很快就看得入了神,我趁她不注意离开了书房,开启了计时器……

  对普通女人而言,高潮一般指的是「性行为高潮」。即对特殊区域如阴道内
的G 点、阴核、肛门、直肠黏膜、口腔、子宫颈等等区域进行反覆的运动,经由
撞击、摩擦、柔捏、挤按、震动这些区域一段时间后,产生的能量使大脑进行异
于平常的「兴奋」活动后累积足够的能量后进入所谓的『高潮』状态。

  这种高潮是一般人进行男女交媾、自慰、同性性爱、兽交等行为时所获得的,
如果依照医学的分法,又可细分为阴蒂高潮、阴道G 点高潮、子宫颈高潮、吹潮
等类别。

  一般女人达到「性行为高潮」就到了终点,但一些性欲极为旺盛的荡妇则会
体会到高潮的下一个阶段「环境感染高潮」,即因外在环境的因素导致身体达到
高潮,但却不一定需要性行为的发生。我今天对冰奴所作的实验,正是要让禁欲
多日,又无比淫荡的她步入「环境感染高潮」这一阶段。

  除了「环境感染高潮」外,还有一个只有性奴隶才能体会到的高潮阶段,即
「受虐行为高潮」,这是每一个合格的性奴隶都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也是
每一个主人调教和训练自己的性奴隶时优先实现的目标。

  我目前正在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对冰奴的身体与精神改造,提高其身体的敏感
度,增加性感带,降低羞耻心,从而使高潮这一状态成为身体的「默认状态」,
一旦做到这一点,冰奴就再也不会自己总是发情的身体而难堪,因为那时她已经
适应了长期处于高潮的身体,理智自然会重新掌控她的身体,不过那理智是掌控
在我这个主人之下的。

  一旦越过这个阶段,冰奴就能向「自发性高潮」这一高潮的最高境界迈进,
进入这一境界的性奴隶可以自由控制身体高潮的发生与强弱,将会成为人类历史
上最完美的性奴隶,永载史册……

  今天下午,将是冰奴的身体迈向「自发性高潮」的开始,我期待着你的表现,
冰奴,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

              [冰奴]个人独白

  三天了,整整三天了。

  主人终于把沉重的枷锁从我的身上卸下来了,还恩准我可以自慰,太好了,
太好了。

  前两天我还能忍住那股劲,可今天,自从被孙威抱着羞耻的尿完以后,从被
挤奶开始,我的那里……骚逼就开始流水,一直流水,还有奶头也一直是硬的,
在冷冰冰的贞操带和乳罩里面,那种瘙痒难耐的感觉更甚。

  连孙威这个色魔,连我的主人都嫌弃我,嫌弃我一身骚味,用水洗了好久那
里,尽管我心里想要努力的保持我的理智,现在是下午两点,我两腿搭在高背椅
的扶手下,低着头,遵照主人的要求在看一部「成人电影」,这是一部真实的电
影,一部主角是我这个淫妇的成人电影,可我心里的忿恨,耻辱与自尊却找不到
了了,我怎么也从电脑荧幕上挪不开眼,我完蛋了,只有主人可以救我……只有
主人,我的主人……

  我下定了决心,我一定要完成主人的任务,我不能自慰,不能接触我的奶子
和我的骚逼,我是个好奴隶,我不会被主人惩罚的,一定不会的……

  电脑荧幕上的那个女人是我,哦,天哪,那个穿着警服的我在一个墓地里被
主人隔着警服揉捏着奶子,主人嘴里说着什么话,「你这个贱人,我饶不了你!」。
我拼命挣扎,但还是被主人制服了,这可能就是我的命吧!主人那时就说过,要
我做他永远的囚犯。

  屏幕一黑,但很快就转到了另外一个片段,还是主人和我,我被铁链吊在一
个房间的正中央,我的警服被撕的破破烂烂,主人贪婪的看着我的大奶子,就是
那时主人给了我这个现在的名字——冰奴。

  主人好威猛,主人说了好多话,我是个花瓶,我要做巨乳性奴,所有这些都
成了现实,我真的好傻。啊……主人,主人把我的两团淫肉从警服里跳出来了,
我好热,我的身体好热,为什么我会看着自己被凌辱觉得好爽……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看完这段的,但我已经控制不了我的嘴巴了,我嘴里说了
好多话,「主人,操我吧」,「冰奴是个淫妇,是个骚货……」,不……不行…
…我不能这样,我是被迫看得,我不是这样的女人……哦,天哪,我的手……我
的手怎么离奶子这么近了。不可以,不可以摸奶子,主人说过的……喔喔……主
人给我的奶子捆上绳子了,好大的圆球,主人,来操我吧……不不不……我不能
自慰,我的手!

  我猛地闭住了眼睛,使劲摔着我的两个不争气的淫手,摔疼了我才感觉好一
点。可我的眼前,我的大脑让我的眼前又出现了跟耳机的声音里相匹配的画面,
主人脱下了我的丝袜,我的内裤,我被主人操了……

  「啊啊啊啊啊!主人,别拍照了,让冰奴自摸吧,冰奴不行了啊……」

  我在书房里大声的叫了出来,主人在哪里,你在哪里,主人,现在多长时间
了,冰奴不行了,冰奴真的管不住自己的手和脚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画面又变了,姐姐、我还有主人,都在画面里,哦,天
哪,那是楚倩逼着我们姐妹跳脱衣舞那天的视频,为什么,为什么主人都拍下来
了,所有的一切都被记录了下来,主人他知道我的一切,控制我的一切啊,我再
也离不开这里了……

  又是一幕开始了,是主人我还有楚倩在魔窟浴池里的片段,哦……主人好久
好久……都没叫我伺候过洗澡,今天他还为骚味满身的我洗澡,我好没用……还
有楚倩,这个婊子,这个臭婊子,跟我争宠,我……天哪,我的手怎么又挨到阴
蒂了,不行,不行……我不可以,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蠢货,忍不住了自己扇巴掌!」

  是主人的命令,对,抽巴掌。「啪啪!」我狠狠地朝自己扇了两个巴掌,果
然起作用了,我又能集中精神看电脑荧幕来了。现在在放什么,是……是我第一
次白天在清醒的状态达到高潮,主人……主人狠狠的插着我淫水流满一地的骚逼,
我……我又不行了,我的身子,我的奶子,我的骚逼,都好痛,好涨,好痒,好
痒,什么都好,什么都好,主人,求求你,插进来吧,插进来吧……

  「贱奴,把手放回去。还有一个半小时你就可以随便自摸了。」

  太好了,我终于熬到现在了。多亏了主人,多亏了主人,我连自己的手,自
己的脚都管不住,我真没用。电脑里放到哪里了,口交,这是我第一次为主人口
交,那时我好笨,都不知道……都不知道要用奶子,奶子,我的奶子怎么滴奶了!
淫肉!淫肉!淫肉!你这淫肉能不能不要拖累冰奴,冰奴就要完成主人的任务了
……

  还差多久,还差多久,我眼里已经看不到任何画面了,恍惚的画面,恍惚的
王宇,除了我自己的淫叫声以外什么都听不到了,我是个淫妇,我是个性奴,我
是个贱货,我是个骚货,我要自慰,我要揉奶子,我要泄身,我……

  我的手!咬指头,咬指头,咬出血来,就可以管得住了。我大力的咬了一口,
出血了,头更昏了,但我的身体为什么到处都在发烫,轻轻一碰就一阵骚,一阵
痒,一阵哆嗦,我……我……

  「冰奴,时间到了。你自己解决吧!」主人的声音简直就是上帝,太好了,
太好了,我解脱了,我要把五根手指都插进我的骚逼里,我要挤奶,我要揉两团
淫肉。

  天哪!我的身体……我的身子自己射了……奶子射了,骚逼也射了……好爽
……爽死冰奴了……主人……

          ***************

              [孙威]个人独白

  我坐在别墅地下监控室中,观察着冰奴在观看这部由她亲自出演的「警花为
奴记」时每一分每一秒的表现。

  这母狗先是砸手,后是跺脚,然后是自己扇自己巴掌,最后甚至用上咬手指
这样的招数。呵呵,为了能不被惩罚的自摸,这大奶骚母狗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想要管住自己的手脚。但这样做有什么用呢?

  答案是没用,因为她那淫荡下贱的肉体已经迈入了「环境感染高潮」的阶段,
她不需自慰,也不需自摸了,一旦身体到达临界点,比如现在,那具淫荡的肉体
便会自己达到高潮。

  我注目着屏幕里的冰奴。

  「噢噢噢……噢噢……」

  一道长长的呻吟中,两股洁白的乳汁和一股清澈的水柱,分别从她的双乳和
阴部喷了出来,在半空中互相交叉着,形成了壮观而独特的喷泉。尽管只有短短
的一瞬间就结束了,但却充满了一种妖艳而淫荡的美感。

  操!这浪货的身体竟然会同时潮吹和喷奶,简直就是「三花聚顶」!冰奴,
你简直生来就是要给老子调教的大奶女奴,你太棒了!我的鸡巴铁硬了,作为
「变态色魔」,我竟然也会像宅男一样手淫,这画面实在是太诱人了!

  等香奴来已经来不及了,我从座位走开,在地下室里找个了飞机杯,花了半
小时解决了这一炮,那劣质的飞机杯竟然被老子的鸡巴用坏了,呵呵,冰奴的骚
逼才是老子鸡巴最安稳的「家」,等着吧,老子在为你开苞的那一天让你的骚逼
记住老子的鸡巴,为你打上主人的印的!

  等我转过身来看,这大奶骚母狗还在无耻的自读着。冰奴的嘴里不断发出呻
吟浪叫,爆乳随着呼吸乱颤如浪,手指也动得更加快了,以极高的速度继续刺激
着自己的阴蒂、阴道和肛门。

  从画面里面看,冰奴的淫水已经流了满地,就这样冰奴还是不满足,左手轮
流揉捏胸前的两颗巨乳,右手不停地刺激着前后两个肉洞,很快就令自己又达到
了一个小高潮。

  「主人……主人……冰奴……要……要……」

  这次高潮后,冰奴已经浑身无力的从椅子上瘫倒在地了,她的嘴里不断重复
着这句话,仿佛沉浸在官能世界中不可自拔,我看这母狗的神智已经迷糊了。是
时候带去照顾这只骚母狗了!

  我回到了书房,召来香奴清理房间,刚经历过连续高潮的冰奴在我怀里像个
娃娃,满脸的愧疚,「主……主人,冰奴弄……弄脏了。」

  「没事啊,乖冰奴。你表现得很好,听话,淫荡,又乖巧,主人很满意。」

  我安抚的摸着这母狗的翘屁股,用热手巾给她将擦干净仍在不断流出淫水的
骚穴,然后又将贞操带和钢制乳罩给冰奴戴了回去,要不然她只会不断自慰,根
本无法继续调教了。

  我低头一看手表,下午五点半了。嗯,是时候了,这只骚母狗该放尿了。我
把狗链重新挂在了她的项圈上,然后一拉,她已能自然的恢复成爬行姿态了,尽
管因为体力大减,有些摇晃。

  一人一犬边走边聊,我问:「冰奴,刚才舒服了?」

  冰奴回答,「舒服了,冰奴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舒服了,谢谢主人开恩。」

  「想去外面放尿不?」

  冰奴不语,似乎又想起了早上被我抱着放尿的羞辱,那又如何,狗链在我手
里,她想去也得去放尿,不想去也得去放尿。半响,这骚母狗竟然回话了,「想
……冰奴都听主人的,怎么放尿都好,只求主人能让冰奴高潮……」

  「冰奴,主人当然会让你高潮的,而且主人还决定从明天起让你照顾小兰三
十分钟,高兴吗,高兴就给主人摇一摇你的大奶子。」冰奴喜色更甚,摇揌着垂
在胸前的一对大白奶子,真是又浪又骚,又贱又荡,颇令我满意。

  呵呵,这母狗这就算是认命了,你以为这就完了,胸大无脑的蠢女人,你的
野外之旅才刚开始呢!

  我带着冰奴又来到了早上的那个树坑,冰奴这一回不哭不闹,到了地方就自
觉的抬起了腿,我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等着,她尿完后自动爬了过来,嘴里叼着
狗链递到我脸前。

  「真乖,主人真的很高兴。今晚主人会让你好好睡一觉的!」

  冰奴的眼里写满了激动,她一定以为今晚可以安寝。你想多了,蠢货。

  冰奴被我牵回了别墅内,这大奶母狗今天的转变和进步非常大,我的调教计
划可以提前了。我就知道石大奶是个性奴隶的好苗子,我果然没看错,从十五岁
开始就没错。

  晚餐是香奴准备的,她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好,我赏了冰奴几口肉吃,这母狗
还真像条狗一样的仰起头跟着食物走,还一蹦一蹦的,可爱极了,这样的训练要
是持续上半年,这女人就真成狗了。

  但是,我不需要一条狗,我需要一个能替我管理其他性奴,管理家庭的性奴
隶人妻。之所以在婚前采取这样的调教手段,其目的是为了使其体会普通性奴的
卑微,从而使得其对我给她的人妻特权而心生感激,虔诚的做我的老婆,做我的
性奴隶。

  晚上九点,清洗完毕的大奶牛也来到了卧室里,今晚我将好好满足这头大奶
牛,因为她今天的表现同样绝佳。至于那只大奶骚母狗嘛,今晚她可有的受了。

          ***************

              [冰奴]个人独白

  冰奴又醒了,好舒服,全身都好舒服,我的骚逼里放了一个跳蛋,跳蛋的振
动频率很低,就像是按摩一样。

  我做了好多个梦,醒来后又做,眼罩中的耳机声今晚换成了我自己的,听着
好羞,我今天太爽了,好久都没有这样了,自从……自从离开魔窟以后,我做了
好几段梦,都好真,好真。

  第一个梦是在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十五岁的我在回家路上被易容的主人
摁在墙角,我被扒光了衣服,主人在角落里尽情的蹂躏着我超前发育的淫肉,可
那个我却没有任何反抗,反而热烈的与主人亲吻,像恋人一般……

  第二个梦是我的十六岁生日,可背景却不是我记忆中温馨的家,而是某个小
旅馆的房间,主人手里拿着皮带抽打着全身赤裸的我,我只感到舒服,浑身没有
一点痛苦……

  第三个梦是在某个富丽堂皇的宅院里,我蜷缩在一个写着「爱奴」的狗屋里,
就像现在这样,一脸幸福的吃着狗食盆里的动物饲料……

  第四个梦是在某间私人医院,主人抱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异常兴奋,
主人的那根大家伙在我的骚逼里一出一进,我高兴,又兴奋,有做母亲的喜悦,
还有是被主人占有的满足……

  老天爷啊,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请让我和主人永远……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