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屌丝的野望 (05) xstyk
屌丝的野望 (05) xstyk
作者:xstyk
字数:10020


                第五章

  在林伟业的帮助和指点下,王阳和小林子的生意进行得一直很顺利,从刚开
始只是接一些政府的采购单,从中赚取一些差价,到后来慢慢也接触到一些政府
的小工程。

  工程建筑的利润巨大,相比之下原来那些小生意只是小打小闹,几单工程下
来,两人的腰包比之前鼓了许多。王阳跟着林伟业这段时间混下来,认识了不少
有头有脸的生意人,耳濡目染之下,趁热打铁这个道理他自然不会不明白。

  眼看着公司的工程业务越来越多,王阳开始盘算着扩大公司的规模,跟小林
子商量了一番后,把公司隔壁的商铺也一并租了下来,大肆装修一番之后,又招
了许多新员工进来,名字也改成了「阳林地产」。

  这些琐事自然都交由小林子去办,小林子这段时间接触的生意人多了,人也
变得精明起来。

  唯一不变的是,每次王阳交给他办什么事,他都二话不说,准能把事办的漂
漂亮亮,利利索索。

  王阳对这个兄弟也是十二分的放心,这样他就能腾出精力,给公司接更多的
工程,也有更多的时间去巴结林伟业这颗大树。

  王阳的公司重新开业那天,除了一些生意场上的朋友,还有不少政府的官员
前来祝贺。这些官员对王阳跟林伟业的关系都看在眼里,平时在政府的工程业务
上经常会给王阳一些便宜。

  稍抬贵手,既拍了林伟业的马屁,又可以做个顺水人情,从中捞取一些油水,
何乐不为。

  再加上王阳平日里也颇会做人,时不时地暗地里给些好处,总能把他们哄的
服服贴贴。

  这种场合自然要请到林伟业这样的大人物来撑场面的,王阳打电话请林伟业
到那天过来剪彩,林伟业几乎是毫不犹豫就一口答应下来。王阳心里明镜似的,
林伟业哪会在乎什么狗屁剪彩,当然是冲着周晗雪肚子里的孩子,才答应得这么
爽快。心里明白,嘴上自然不会点破,开业那天一看到林伟业的车过来,王阳马
上带着公司的所有员工搞了个热烈的欢迎仪式,致辞也大概是「感谢书记大人百
忙之中抽身前来,令本公司蓬荜生辉」之类云云。

  剪彩一结束,林伟业小心地使了个眼色,把王阳叫到了一旁,干笑了两声:
「小王,那个,我想……」

  王阳立时会意,心里暗骂了一句老东西,嘴上说:「叔,我明白,你跟我来。」

  把外面的事跟小林子交代了一下,就把林伟业请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周晗雪早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了。

  林伟业一进门,两眼就死死地盯着周晗雪高高隆起的肚子不放,嘴也笑得合
不起来:「好,好哇,好哇哈哈!」边说边几步跑过去一把抱住了周晗雪的肚子,
还把耳朵贴在周晗雪的大肚子上去听动静,一个劲地笑着自言自语,「我的好宝
贝,我的好儿子,好儿子……」

  周晗雪的肚子这时候已经鼓得很高,办公室里的沙发太矮,坐着不舒服,只
好站立着倚靠在办公桌边。

  自从嫁给王阳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心里一直都想着能经常见到林伟
业,可林伟业顾及着自己的身份,总是没有合适的机会。

  虽说周晗雪以前是为了钱才跟林伟业在一起,但时间长了难免会生出感情来,
更何况她后来还怀了林伟业的孩子。

  所以越是见不到,就越是想见,前几日听说林伟业会来剪彩,她一早就来王
阳公司的办公室等着了。

  可一见到人,周晗雪心里反而没有期待中那么兴奋。因为她发现林伟业从一
进门开始,根本都没有正眼看过她一下,自始至终,他的目光都停留在自己隆起
的肚子上,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脱离不了自己肚子中的那块肉,根本看不
出对她有一丝丝的关心。她曾经无数次努力不去那么想,但现在看来,她确实只
是林伟业的一个工具而已——以前是他的泄欲工具,而现在只是给他生孩子的工
具。想到这,周晗雪不由地转头望向王阳。

  王阳的脸色此时正阴晴不定,目光一接触到周晗雪,立时转过身去,缓缓把
办公室的门关上,不想去看那副画面。

  这件事如果换做旁人,王阳只会认为,那只不过是一个已近中年的男人老来
得子的喜悦。可这个老男人的亲身骨血,此时却躺在自己老婆的肚子里,这又是
另外一回事了。自己的老婆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任何一个男人,都很难容忍这
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对于一个中国男人来说,这更是一件天大的屈辱!

  王阳越想越烦闷,顺手点了一支烟猛吸了几口。

  身后的林伟业立时叫了一声:「小王,你怎么能在这抽烟!」

  王阳不自住地皱了皱眉,稍稍沉默了一下,马上换了脸色转过头,忙不迭地
陪笑:「哎呀,对不起对不起,叔,我这烟瘾来了一时没忍住,把这事给忘了。」

  他暗暗告诉自己,这天大的屈辱,常人不能忍,但我必须忍,因为我不想一
世都做一个常人!

  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这个道理,王阳早就明白。

  林伟业脸上的怒气消了几分:「多长点心,要是呛着孩子怎么办。」说着又
弯下腰去听肚子里的动静,嘴里还念叨,「乖儿子,别怕啊,爸爸不是在说你…
…」

  王阳连连陪笑:「是,是,我出去抽,顺便给您倒点茶来。」转身刚要去开
门,门咔一下从外面被打开了,只见小林子带着好几个官员和生意场上的朋友,
正站在门口。

  小林子笑呵呵地说着:「阳哥,这几位听说嫂子就快要生了,都想进来看看
嫂子,我拦也拦不住,呵呵,这……」望王阳身后一看,顿时呆住了。

  屋里的三人也都惊呆了。

  林伟业正抱着王阳老婆的大肚子在那听动静,这一幕让别人看到,那还了得!
林伟业立时猛地站直了身子,显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一时不知作
何反应:「呃,这个,那个……」

  王阳的脸色猛地一沉,刹那间又迅速舒展开来:「哈哈,来得正好!我老婆
这不再过几个月就要生了嘛,我特地请林书记来给孩子取个名字!我正要请各位
进来给帮忙做个见证呢!

  林书记,我这孩子的名字您给想好了没呀?」

  林伟业久经官场,立时也反应了过来:「哈哈,别催我,正想着呢!啊,刚
才小雪的肚子动了几下,怀的又是男孩,我看就叫王震,怎么样?」

  王阳心里冷笑了一声,是林震才对,随即也笑起来:「好好好!谢谢林书记,
王震这个名字取的太好了!」王阳缓步走到周晗雪身边,轻轻抱住她的肩膀,柔
声说,「小雪,咱们的孩子就叫王震,你喜欢吗?」

  周晗雪就没他们俩那么老练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点了点头,接着身子不
由得微微一歪,把脸靠在了王阳肩上。周晗雪忽然对自己这个举动感到诧异,抬
眼去看王阳的那张俊脸,王阳本来就长的不错,在她现在这个角度看起来,五官
更是十足的英俊挺拔。

  周晗雪细细地端详着,竟不自住地出了神,完全忘记了刚才的尴尬处境,两
耳似乎也听不到周围众人的祝贺声……

  送众人出门时,林伟业又把王阳叫到了身边,赞许道:「小王,你做得很好,
我当初果然没有看错人。」

  王阳笑着:「叔,您哪里话,我应该的。再说我这不全是为了您给我那些好
处,更因为我尊敬您,有什么事您吩咐就行,我义不容辞。」

  林伟业更加赞赏地点点头:「嗯,年纪轻轻,不错不错。

  对了,最近县里有一处职工自建房的项目,我打算把这个项目批给你做,这
个项目比你以前做的那些都要大,你有问题吗?」

  王阳一拍胸脯:「没问题,叔,我明天去您办公室!」

  晚上,王阳陪众人吃过饭回到家,周晗雪正在沙发上坐着看电视。看见王阳
进屋,很主动地走过来帮王阳脱下了外套,然后轻轻地从后面抱住他:「老公,
我想你了。」结婚已经有了一段时间,两人之间已经有过不少次肌肤之亲。王阳
每次有要求,除了身体不适之外,周晗雪一般不会拒绝,但像今天这样主动靠上
来的情况,倒是从来没有过。

  王阳有点诧异地转过身:「怎么了?」这才注意到,周晗雪今晚穿了一件红
色的睡衣,衬托之下,本来就白皙的皮肤更显得夺目,而且,在家里很少化妆的
周晗雪,这时候显然是精心画过淡妆的。

  周晗雪本来就是个十分标致的美人,淡妆之下,就更显得妩媚动人,尤其是
那两片圆润饱满的粉红色嘴唇,此时向着王阳满怀期待地微微上翘,看起来更加
摄人心魄。

  王阳心里浮起一丝异样,情不自禁地把嘴凑了上去,吻住了那两片微微带着
香气的嘴唇。周晗雪十分迎合地张开小口,轻轻地吐出她那香滑的小舌头,任由
四片嘴唇由轻到重地摩擦着,两条舌头从温柔到激烈地交缠在一起。

  接着,王阳的一双大手自背后伸进了周晗雪的睡衣中,在她光滑的脊背上肆
意地抚摸,不停地游走,然后下滑,伸进了她的内裤,覆在她那两瓣圆挺丰满的
翘臀上,放肆地揉捏着。

  周晗雪呼吸开始变得粗重,好不容易把嫩滑的香舌从王阳的口中解脱出来,
娇喘着地凑近王阳的耳边:「老公,要我。」

  以往每次亲热都是王阳主动,周晗雪被动地接受,这次受到周晗雪主动的鼓
励,王阳也感到从前未有过的兴奋,双手一用力,竟把周晗雪红色的内裤一下撕
裂了开来。周晗雪啊地一声,习惯性地用手去遮挡,王阳粗暴地挡开,一把掀起
了她睡衣的下摆。

  周晗雪知道即将到来的是什么,自然而然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王阳进一步
的动作。

  但周晗雪并没有等到,在她的睡衣被王阳粗野地一把掀起之后,似乎一切都
突然停了下来,四周变得安静下来。

  她睁开眼,却看到王阳双眼正紧紧盯在自己的肚子上,刚开始是呆呆地看着,
到后来,他的眼光开始变得愤恨,甚至有些凶恶。

  周晗雪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看着王阳恶狠狠的目光,心里不禁害
怕起来:「老公,你……」

  话未说完,王阳突然把双手用力按在她肩头上,那双大手按的如此用力,周
晗雪不得不蹲下了身子,紧接着就看到王阳嗤地一下拉开了裤子的拉链,掏出那
条硕大的硬物,毫不理会她的恐惧和反抗,猛地塞入了她的嘴里。

  周晗雪嘴里发出痛苦的呜呜声,双眼哀求地望着王阳,两只手努力地想要去
推开面前那具粗壮的身体。但王阳根本不理会这些,反而变本加厉,把十指都插
进了她的秀发之中,双手紧紧地抱着她的头,粗暴地向前挺动着身体,摧残着那
张涂着漂亮的粉红色唇膏的樱桃小口。

  周晗雪双膝一软,跪在了王阳脚下的地毯上,双眼绝望地闭上,继而流下屈
辱的眼泪。

  王阳也闭上了眼睛,完全不去理会周晗雪哀告的声音和绝望的眼泪,只是双
手更用力地抱着她的头,身体更用力地挺动着,动作越来越快,越来越猛,越来
越粗暴——直到最后,感觉像是快要把整个人都塞进她的小嘴,自己的身体像是
突然爆裂开来,变成了无数碎片,到处散落开来,而在良久之后,又重新融合到
了一起……

  周晗雪终于被王阳放开,所有的屈辱、痛苦、失望,在那一刹那释放出来,
哇地一下张口哭了出来。此时她的嘴里,横流不止的口水,一大团乳白色的粘液,
和她丰满红润的嘴唇,看起来极不相称。

  周晗雪无力地瘫倒在沙发上,把脸埋在沙发里,放声痛哭起来。

  王阳漠然地看了一眼,整理了一下衣服,转身走出家门。

  二十分钟后,王阳的车停在了罗马都市。不一会门打开了,叶菲菲从里面探
出半张媚脸:「怎么这么晚过来了?」

  王阳没说话,径直走了进去,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叶菲菲是个聪明的女人,一看王阳的脸色不好,就不再多问,只是从柜子里
拿出一瓶红酒打开,倒了一杯放在王阳的手上。王阳接过酒杯一口喝干,示意叶
菲菲再给他倒一杯,叶菲菲听话地转身去拿酒瓶。

  王阳这才注意到叶菲菲穿的不是睡衣,像是刚从外面回来。她上身穿了一件
黑色的露腰皮衣,下身着一条鲜红发亮的皮短裙——那真的是一条很短的皮裙,
长度只能刚好遮住那具髙翘的圆臀,鲜红的短裙被丰满的臀部高高地撑起,形成
一个异常优美的圆弧。她的每一个轻微的动作,都使得那没有一丝赘肉的蛮腰若
隐若现地露出来,丰满的臀部也随之轻轻晃动,白皙的皮肤和鲜红的短裙形成鲜
明的对比,在微微摇摆之下更加动人心神。

  她的红裙如此之短,下端只能勉强遮住两条大腿的分叉处,以至于她每次轻
轻地摇晃臀部,两腿的分叉处都会微微显露出来,两条黑色丝袜就恰到好处地遮
住了快要露出的私密地带。顺滑的丝袜在灯下反射出微微的光亮,也更拨动着王
阳的心弦,使得他心中浮起了一丝冲动。

  王阳心神微微一荡,半眯起眼睛。叶菲菲也在这时候转过身来,看到王阳盯
着自己的神情,立时就猜到了王阳在想什么。但她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羞涩,反而
微微仰起头,将身体摆成了一个动人至极的姿势,使她的胸部看起来更加高耸,
腰肢看起来更加纤细挺拔,而那具本就十分丰满的臀部,此时看起来更加髙翘。

  这样一来,她的短裙也自然地向上撩起,裙下的黑色丝袜边缘,微微露出了
两道白皙的皮肤,而两腿之间的分叉出,也隐隐露出一角黑色的蕾丝边缘。

  叶菲菲在摆出一个如此性感撩人的姿势同时,还不忘微微翘起那两片饱满红
润的嘴唇,向王阳投来一个狐媚的微笑。终于使得王阳终于按耐不住自己心中那
团欲火,猛地站起来走到她的身边,抬手在她丰满髙翘的臀部上,狠狠地拍了下
去。

  啪!

  「啊!」自臀部传来那阵热辣辣的感觉,让叶菲菲忍不住张口惊叫了一声,
微微皱起眉,向王阳投去一个幽怨的眼神。

  叶菲菲那具美臀给了王阳无比厚实坚挺的手感,加上她那一下近似娇喘呻吟
的惊叫,都让王阳心里生出一种巨大的征服感。他不顾叶菲菲的惊叫,一把将她
推倒在沙发上,叶菲菲还没反应过来,一条腿已经不由自主地跪在了沙发上,手
中酒杯里的半杯红酒也洒了一些出来。

  叶菲菲刚要转过头,烫着波浪的长发又被王阳自身后一把抓起,将她的脸按
在了沙发靠背上,紧接着她感到王阳的一只手,迅速地伸到她的短裙底下,抓住
了她丝袜的一角。嗤的一声,黑亮的丝袜已经被撕开了一个裂口,露出一块光滑
白皙的嫩肉。

  「不……」叶菲菲刚张开口,又是嗤的一声,她左腿上的丝袜已经又多了一
个更大的裂口。她几次本能地想要反抗着站起身来,每一次都被王阳用力地按在
沙发上,而丝袜上又会多出一个裂口。片刻间,她两腿上的丝袜已经被撕开了十
几道裂口,那已经不像是丝袜,看起来更像是一些破烂的黑色布条,杂乱地挂在
她两条白皙修长的腿上。

  王阳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在撕烂了叶菲菲两腿上的黑色丝袜之后,右手
又伸进了她裙底的两腿之间,抓住她那条窄小的蕾丝内裤,用力一扯。随着嗤拉
的一声,她的内裤也被撕开一个裂口,露出一团细密黑亮的阴毛,和那片若隐若
现的粉红色嫩肉。

  既然无法反抗,那就用心享受。叶菲菲一直对这句话深信不疑,所以她不但
不再做无力的抵抗,反而将她丰满圆挺的臀部,缓缓地向上髙翘了起来。她的两
腿上到处都挂着被撕裂的黑色丝条,露出一大片一大片白皙光滑的皮肤,鲜红的
短裙歪歪斜斜地挂在她的腰上,已经丝毫不能遮掩那两瓣迷人的臀部。那看似深
不见底的臀沟,每一次的起伏,都是最好的兴奋剂,让王阳的下身迅速膨胀起来。

  王阳内心的征服感已经上升到了极点,下身越来越强烈的膨胀,也让他感觉
自己的身体就像快要爆炸。他用极快的速度拉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顾不上褪掉
内裤,一把掏出早已变得坚硬挺拔的巨物,对准叶菲菲两腿间那片粉红色的嫩肉,
狠狠地插了进去。

  「啊——」叶菲菲感到自己身体内那条温暖湿滑的小道,突然被一条坚硬的
巨物猛地插了进来,无比强烈的满足感瞬间充斥着整条小道,又迅速地传至整个
身体,将几天以来积聚的空虚一扫而光,情不自禁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美妙的
呻吟让王阳更加兴奋,身体大力向前挺进的同时,两只大手也开始用力地拍打着
叶菲菲丰满的臀部。

  啪——啪——叶菲菲那两瓣肥美的翘臀,顷刻间已经多了十几个红色的手印。

  一阵阵热辣的疼痛,居然让她的心里,生出一种莫名的快感,这种快感让她
的内心深处,渐渐生出一种对王阳的臣服。而这种臣服感又使得这个半裸着的美
人,在发出一声又一声,来自内心深处的欢愉的娇喘同时,又将自己本来就已经
髙翘的臀部,更加努力地向上挺起。好让它去承受那双大手的用力拍打,去迎接
身后那个男人强壮的身体,对自己身体更加猛烈的撞击。

  叶菲菲已经顾不上手中酒杯里的红酒,越来越多地洒在身下的真皮沙发上。

  因为她两条修长美腿之间的那片嫩肉,正一次接连一次地,被身后的男人,
身下那条坚硬挺拔的巨物,越来越猛烈的抽插。每次的挺进,那条硬物都最大程
度地充斥着她整个身体深处,自两具肉体交叉接触的部位传来的阵阵快感,让她
感到无比的满足和快乐。而每次的短暂分离,又让她感到自己像是失去了全世界,
无尽的空虚、失落,使得她内心不由地发出一声幽叹,埋怨那种感觉为什么不能
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体里。

  幸好,那条硬物很快又送进了她两腿间的那条小道,将巨大的快乐,无尽的
满足,再一次送进她的身体深处,令她情不自禁再一次发出一下欢愉的叫声。她
迷人悦耳的娇喘,和身后男人粗重的呼吸,夹杂着两具肉体一次又一次剧烈的碰
撞,混合成了人类所能合成的最美妙的声音,慢慢飘散开去,弥漫在整个房间里。

  渐渐的,叶菲菲感受到王阳的动作越来越猛烈,速度也越来越快,伴随着两
具肉体接触的部位无比激烈的碰撞,她的快感也随之一阵阵地袭来,越来越频繁
地一次次涌至她的全身每一处部位。直到她突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快感,以前
所未有的速度顷刻间传至的她的全身每一处细胞,以致她整个人用尽全身的力气
都无法承受。她不由得张开口,无比快乐地大叫了一声,接着整个大脑在一刹那
变成了一片空白,所有的声音像是在那一瞬间突然完全消失,整个世界也像是重
归混沌未开时的一片寂静……

  叶菲菲瘫软地跪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脑里有
了一丝清醒的意识。但她随即感觉到,刚才令得她整个人都欲仙欲死的巨物,此
时仍旧停留在自己两腿间的那条小道深处,仍像十五分钟之前那样坚硬地挺立在
她的身体深处,丝毫没有疲软的迹象。

  叶菲菲身体微微颤抖着,胡乱拨弄了一下散乱的长发,转过头望了身后的男
人一眼,神情迷醉:「阳……阳哥……你好……厉害……」

  王阳居高临下地望着这个瘫软不堪的美人,神情无不得意:「怎么,这么快?
我还早着呢!」

  叶菲菲喘息着:「不……不要了……我……受不……了……」

  王阳冷笑了一声:「这里受不了,还有那里,对吗?」

  叶菲菲这时已经清醒了不少,知道王阳说的那里是什么,但身体还是没有一
丝力气,只好轻轻晃动着头发:「不……阳哥……那里……不行……太干……
你……太大……」

  王阳满意地笑着:「这个好说,我有办法。」说着,将下身仍然坚挺的硬物,
从叶菲菲两腿间那片早已红肿不堪的嫩肉中,缓缓地拔了出来。两个部位吻合地
如此严密,以致拔出来的时候,自叶菲菲的那片嫩肉处,啵地一下发出一声清脆
的声响。

  叶菲菲立时感到身体内一阵空虚,急忙轻轻地晃动起丰满的臀部,想用两腿
间的那片嫩肉去探寻那条巨物,好让自己重新将它完全吞没在,自己那条温暖湿
滑的小道之内。

  王阳向前微微探身,伸出右手拿过了叶菲菲手中的酒杯,大半杯红酒,已经
被洒的只剩下小半杯。王阳仰头喝了一大口,然后左手将叶菲菲那两瓣肥美的臀
部用力分开,接着将剩下的红酒,缓缓地倒入她深深的臀沟中。

  一道红色的液体,有三分之一顺着叶菲菲幽深的臀沟,缓缓滴落在她脚下的
地毯上。有另外三分之一,顺着她的臀沟,缓缓流在了她两条挂满黑丝,露出片
片白皙皮肤的大腿上。

  最后那三分之一,被王阳下身那条挺拔坚硬的巨物用力挤压着,在叶菲菲那
具肥美的臀部无力晃动之下,她的身体微弱的呼吸起伏之中,缓缓地送进了她身
体深处另一处,也同样令王阳着迷的神秘地带。

  「疼!」叶菲菲忍不住大叫了一声,这种异样的感觉并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快
乐,相反地让她感到了一些疼痛。她晃动着臀部,想要将那条刚才让她无比快乐,
此时却让她感到恐惧的巨物,从自己的身体里分离出去。但她实在有心无力,刚
才的一番激战,早已耗尽了她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即便是稍微休息后回复了很
少的一点,也只够用来让她微微摇晃起自己肥美的两瓣臀部。

  而这种轻微的摇晃,根本抵挡不了那条巨物,对自己身体内的挺进。相反,
在王阳看来,那只是另一种更有效的兴奋剂,是用来帮助和鼓励他继续挺动身体,
好让自己下身的巨物,可以进入到她臀沟之中,那片神秘地带的更深处。

  香滑的红色液体,令这条神秘地带不再干涸,开始微微变得湿润,但王阳仍
然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下身的巨物挤进小小的一截。他并不着急,只是将酒
杯中剩余的红酒,继续缓缓地倒入叶菲菲的臀沟之中。伴随着下身微微的抽插,
更多的红色液体,被送进叶菲菲臀沟中的神秘地带,同时,将他的巨物缓缓地向
着那条神秘的小道,更深地挺进。

  叶菲菲一直在叫着,但她的叫声越来越低,臀部的摇晃也越来越轻微,直到
后来完全没有力气,只好听任王阳的巨物,越来越深地进入到她的身体。而王阳
这时已经将胯下的巨物,一大半都插入了她臀沟里的小道。他将已经空了的酒杯
放在一旁,用两手紧紧地握住了她纤细柔软的腰肢,深吸了一口气,对着叶菲菲
柔软肥美的臀部,将下身猛地向前一挺。

  「嘶——」王阳终于将胯下的整条巨物,都送进了叶菲菲臀沟之中的神秘小
道,感受着紧窄无比的小道内急剧的收缩,由下身所在迅速传至全身的舒爽,瞬
间给了他巨大的快感,令他情不自禁地叫出声来。

  「啊——」而叶菲菲终于没能抵抗那条硬物对自己身体的侵入,她臀沟中的
那条神秘小道,此刻被那条巨物满满地充斥着。疼痛、涨爆、过分的满足,像是
要撕开她的两条大腿,撕裂她的整个身体。「阳哥……求求你……不要……」

  毫无效果的哀求,刺激着王阳开始大力地挺动着下身。他已经没有了先轻后
重的耐心,只是快速地耸动着他的臀部,将自己胯下的巨物,越来越深,越来越
猛烈地挺进叶菲菲的身体深处。强劲的紧缩,疯狂的摩擦,猛烈的撞击,甚至是
叶菲菲若有若无的无力求饶,都让他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内心越来越兴奋。

  渐渐地,叶菲菲感到自己身体里的疼痛和肿胀,不知在什么时候慢慢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她臀沟处的那条小道,在王阳胯下巨物的猛烈冲击下,居然
慢慢生出了快感。这和她双腿间,那片湿滑的嫩肉刚才被硬物充斥的快感,完全
不一样,但是相比起来丝毫不会逊色,甚至更强!这种快感,也同样迅速地传至
她的全身,让她感到极度的快乐!

  在两具肉体无数次碰撞之后,终于,叶菲菲又大叫了一声。紧接着她的大脑
瞬间再次变成了一片空白,伴随着全身上下无比舒适的强烈快感,甚至连跪着的
力气也一并消失,整个身子瘫软无力地趴在了沙发上。

  几乎就在同时,王阳对叶菲菲臀沟中,那条令他感到无比美妙的窄道,做了
最后一次,也是最强劲最猛烈的一次冲击!他将下身猛地向前一挺,双手紧紧地
握住叶菲菲的细腰,把胯下的整条巨物完全冲进了她的身体,在她臀沟中神秘地
带的最深处,纵情享受着她窄道内强劲的紧缩,和急促的呼吸。

  他身体里酝酿已久的那团精华,化成一道浓浓的粘液,自他胯下的那条巨物
中,猛地完全射进了她身体的最深处——她臀沟之中的神秘地带,和她双腿间那
处粉红的嫩肉一样,令男人为之着迷的紧窄小道。他感到自己全身的每一处毛孔
都随之张了开来,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使得他整个身体每一处的每一粒细胞,
都充满一种无比轻松的舒适,和兴奋……

               ————

  职工自建房的项目很快批了下来,这是阳林地产重新开业后接的第一个工程,
而且工程也比之前做过的规模大,所以王阳和小林子对这单工程也格外上心。好
在之前已经做过一些比较小的工程,积累下了一些经验,再加上林伟业对银行贷
款等各方面都给了他不少方便,所以工程进行得还算顺利,工期也比预期的缩短
了两个月。工程竣工后刚不久,房子就已经差不多卖光了,只剩下一些政府规定
要留下的一部分,打算用来分给事业单位的公务员。

  王阳粗略估算了一下,这单工程做下来,公司至少赚了一千五百万。小林子
听到后高兴的一下子跳起老高,说要立刻去4S店订一辆大奔,被王阳连忙拦了
下来,好说歹说才算作罢。

  晚上,王阳带着全公司的人去KTV庆祝,一群人大吃大喝自然不用说。王
阳喝了不少酒,乘着酒兴唱了几首歌,发表了一番励志感慨,时不时引来一阵掌
声,当宣布本月所有员工双倍奖金的时候,更是爆发出一阵欢呼。

  这时,一个身材很苗条的女员工走过来,小声说:「王总,我有点事,想先
回家了。」

  王阳已经喝得有点迷糊,玩得正在兴头上,脸一沉:「不行!今晚谁不喝醉,
别想回家!」

  那女员工一脸委屈:「王总,我真的要回去了,要是太晚的话我老公会不高
兴的。」

  小林子这时醉醺醺地凑了过来:「阳哥,让她回去吧,人家才刚结婚,回去
晚了怕要吵架,哈哈……」

  王阳强撑着眼皮盯着那女员工看了一会,这才发现这女同事居然生的十分漂
亮,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和那张红润的樱桃小口,尤其迷人。她的头发很柔软,
发梢处挑染成了红色,还烫着微微的波浪,很自然地披在脖子和肩膀上,让人看
起来心旷神怡。而此时她正半弯着腰跟王阳说话,从她衣领的开口处看进去,一
对雪白的乳房正从红色的乳罩里呼之欲出,而两乳之间那条线看起来像是一条深
渊,简直要把王阳整个人都吸进去。王阳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公司什么时候招
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妞?居然没人告诉我!

  那女员工这时候也发现了王阳的神情不对劲,忙用手遮住胸口,又说:「王
总,我真的要走了,可不可以……」

  王阳微微笑着,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先走,接着凑到小林子耳边低声问:
「她叫什么名字?」

  小林子迷迷糊糊地回答:「上官怡。」

  王阳哦了一声,望着上官怡走起路来那如风中杨柳般扭动的细腰,和丰满髙
翘的臀部,微微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