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长篇连载  »   风雨情缘 (第三部)(30) 林笑天
风雨情缘 (第三部)(30) 林笑天
作者:林笑天
字数:5512


  第三十章:女儿如松

  已不知墨龙第几次被击倒又怒瞪龙睛腾起!

  七剑阵已缩小到只有丈许方圆大小,十二祖巫分身也是如月下人影,影影绰
绰不甚分明。至於林风雨只在地上盘膝坐倒手打法诀,他头颅低垂似乎已经昏迷,
可看着虚弱已极的剑阵始终没有溃散。

  有苏不言额头见汗,无数次运起神功,眼看便要打破剑阵让林风雨再无可依,
眼看林风雨真元耗尽便要变成个凡人老死,林风雨那一口气却始终断不了。除了
阴阳门人的真元之深厚让他感到战栗可怖之外,他也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支撑着林
风雨如此坚强的信念。

  天狐巨尾再一次全力甩下重重击在墨龙头角,发出一声闷响。这一次墨龙倒
地,龙身抽搐了几下再也爬不起来。与此同时,林风雨浑身脱力栽倒在地,剑阵
与十二祖巫分身消失不见,连牢牢扣住扶语嫣与易落落的金钟砖都失去了灵光。

  有苏不言大喜,旋即头脑见所未见地一阵晕眩,这是真元损耗过度的徵兆。
林风雨油尽灯枯之时,有苏不言也到了难以支持的境地。他又惊又怒,被林风雨
逼到这种地步实在是之前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金钟砖被掀开,扶语嫣勉力支撑着身体坐到林风雨身边,满满俱是骄傲与幸
福。易落落挣扎着想要站起却难以如愿,只得带着骄傲的微笑看着倒在地上的男
人。

  有苏不言尽力装着若无其事一步步走近,扶语嫣嫣然一笑,亮出狐尾摇摆示
威。

  有苏不言怒道:「淫妇,到了这种时候还要维护於他?定要逼得老夫下辣手
么?」

  扶语嫣伸出两根手指,手掌一翻比划道:「扪心自问,若是你们易地而处,
你能像小风一样这么做么?怕是吞了轮回丹便早早逃走了罢!我不维护他,维护
谁呢?」

  有苏不言沉下脸道:「一国子民的气运集中於老夫身上,即使要走也是不得
已而为之。」

  扶语嫣哂笑道:「一国子民?你杀起来的时候可从未这么想呢。老傢伙也不
用装了。三千多岁还在元婴期,青丘国只有你一名高手,你不敢提升修为境界,
你甚至不敢飞昇仙界去面对族中老祖。呵呵,如此一来你的寿元也快到了罢?年
老体残,此刻你还剩多少战力来唬人?」

  有苏不言冷声道:「要对付你们几个残废,够了!」

  扶语嫣豁然站起道:「我还有一口本命精血,你要不要赌一下我敢不敢喷出
来?敢不敢抱着你一起死?」

  有苏不言猛然止步,无法理解地看着林风雨与扶语嫣。

  易落落鄙视地看着有苏不言,声音细细软软道:「就凭你这种人,也敢妄想
夺得天命?」

  扶语嫣笑道:「我知道你还是会试一试的,你不会为了情意拚命,但你会为
了利益搏一搏的,对不对?」

  有苏不言不再言语,一步一步地逼近。易落落再次想要挣扎着起身,徒劳无
功后摆下天魔漱玉琴,寄希望於微弱的琴音也能起到些许的作用。

  扶语嫣毫不犹豫咬破舌尖喷在狐尾之上,身化天狐不顾一切地扑向有苏不言。
两只天狐撕咬在一起!

  有苏不言消耗甚巨,但仍不是扶语嫣能够抗衡,转眼间便被压在身下扼住了
咽喉。扶语嫣未作任何抵抗,只是运起浑身所有的力气与真元在狐尾,一下一下
地抽打有苏不言的身躯。

  有苏不言身上传来深入骨髓的疼痛,大怒之下狐尾一扫!扶语嫣身上传来骨
骼断裂的脆响,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失重横飞的身体各处冒出,可四条狐尾仍带
着浑身力气砸落在有苏不言身上。

  有苏不言怒不可遏还待追击,却觉得身躯剧痛。与此同时,一道微弱不可闻
的琴音传来,竟让他身体一软。一道剑光矫若游龙断下他左臂。

  林风雨此前再也支持不住晕去,真元却未耗尽。此刻拼起最后一丝力气再无
能为,看着扶语嫣倒在地上抽搐飙血的身躯心中祈求道:「千万别死啊!」再度
晕去之前眼角的余光瞥见天边一道雷电般奔来的惊虹,还有那熟悉的气息,绝望
之中又升起一丝希望……

  生命的力量从体内一丝一丝地离去,林风雨的神魂一点一点地消散。识海中
的光芒微不可见,小岛上的元神双目紧闭委顿在地,残存的意识告诉自己,还在
阳间的时光已不多了。这就是所谓神州天命之子的结局吗?楠楠应该来得及救下
落落了,可是语嫣呢?可恨没能再坚持一会儿,就那么一小会儿,否则她也不会
再受到那一击。终究没有做到啊!呵呵,黄泉路上若能遇见,也算是做个伴,欠
你的,只有来世再还!

  一道虚弱的女子元神降临在小岛上,怀中还抱一名正在不断消散的女子元神。
正是易落落和扶语嫣。

  易落落将扶语嫣摆放在林风雨身侧道:「顶住了。只有你才能救语嫣姐。快
些起来!」

  林风雨的元神也在消散,闻言还是强行坐起身来。易落落极其虚弱,说话的
语声时不时一顿一顿道:「让元神用双修之法,救语嫣姐也能救你自己。一定,
一定要支持住。我,我会帮你们。」

  求生的力量让林风雨精神一振!扶语嫣尚有一线生机更是意外之喜。

  元神相交并无肉体的欢愉,但是一样的动作仍让身为处子的易落落面红耳赤,
可她又不敢移开羞涩的目光,只得强忍心中的异样目不转睛地盯着两人元神魂交,
看着他们的神魂逐渐凝实……

  纵有元神魂交之助,林风雨沉重的伤势依旧难以癒合。意识出於自我保护封
闭而昏迷,不知过了多久时间,林风雨才从昏迷中醒来。头疼欲裂,浑身乏力,
捏了捏拳头,五指竟难以握拢。激战绝顶高手加上轮回丹的副作用,能保下一条
性命已属天幸。

  不过已经顾不上多考虑自己,林风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语嫣,语嫣你怎么
样了?

  「别乱动,慢慢运转下功法试试。莫要急躁,语嫣没事的。」秦冰的声音传
来,及时安宁了林风雨焦躁的内心。

  在秦冰的帮助下盘膝坐好,手打法诀运转阴阳大法。昏迷之时身体的伤势大
多逐步癒合,而受损的经脉则需要主动运功缓慢修复。

  平时只需一个时辰便能运转的一个周天,这一次足足又花了十天。这其中多
少因伤势而封闭的关窍被逐渐疏通。入定醒来,林风雨活动了下四肢,虽有多数
关窍仅仅只是疏通,并未畅通无阻,好歹能像常人般活动。

  秦冰热泪盈眶在他额头一吻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大家都没事。」

  林风雨回吻了一口道:「语嫣呢?去看看她。」

  若是南宫紫霞在此说不定又得微翻醋意逗弄他几下,秦冰性子温柔得紧却不
会这样做。她扶起林风雨道:「走吧,我带你去。你慢着点别急。」

  二人走出琅缳仙府,秦冰急用探灵罗盘诸女联系,让她们一同前往扶语嫣的
住所等候。

  林风雨暗暗纳罕,照说秦冰不会骗他,说了没事便是没事,可看这情形完全
无事却又不像,心中难免惴惴不安。

  来到一处僻静的小院,诸女都已到了,见面欣喜尽在不言中。连南宫紫霞也
未搞怪,陪着林风雨一同进入小院。

  院子佈置得很是清雅,打扫得纤尘不染。三个聚灵法阵将浓郁的灵气锁定在
小院里。

  天井中盛放着一只水晶冰棺,冰棺下佈置着一座冰晶组成的法阵。法阵形如
白玉构成的天轮,浓郁的真元正通过这个法阵转换之后,汇入水晶冰棺里。

  林风雨拉着秦冰的手猛然一紧,呼吸也急促起来。缓步走到冰棺之前停在法
阵外,只见其中躺着一只不满三尺的白狐正在沉睡。

  秦冰安慰地拍拍他手背道:「别紧张。语嫣的神魂你已经救回来了。肉身伤
势太重,骨骼尽碎经脉全断。幸亏紫儿娘亲的本命法宝天女白玉轮,现下语嫣听
不见也看不见,不过只要十年!已过了两年,八年之后还你一个完完整整的扶语
嫣。」

  林风雨重重吁了口气,八年对於修者而言实在算不得什么。只要安然无恙,
一点时间又算得什么呢?此时他才惊觉过来道:「我昏过去两年了?落落呢?她
怎么样了?」

  南宫紫霞道:「别着急嘛,咱们坐下说!」

  一家人在水晶冰棺边坐下,将昔年的事情缓缓道来。

  林风雨彻底昏死之前断下有苏不言一臂,急急赶到的宁楠二话不说祭起妖王
印惊走有苏不言。可是林风雨与扶语嫣伤势过重看看难活,宁楠手足无措之时还
是易落落出了主意。

  南宫紫霞道:「天魔宗对於元神的研究的确领先神州各门派太多。楠楠先冰
封了语嫣的身躯,也不知道落落妹子使了什么秘术,拘出语嫣的元神送入你识海,
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林风雨点了点头,若要遁出自己的元神元婴修者都能轻易做到。只是要拘出
他人的元神,更何况扶语嫣已是伤重意识全无,这就难为了。

  南宫紫霞接着道:「水晶玉棺是天魔宗至宝,落落妹子保存了语嫣的肉身不
坏,又将救回来的元神再注入肉身里,才能支撑到我娘到来。她修的天女奼月诀
原本就有肉身轮转之效,才用本命法宝天女白玉轮,与水晶玉棺一起重铸语嫣肉
身。只是伤势过重,慢慢来吧。至於那天发生的事情落落妹子都告诉我们了,语
嫣和落落拼了性命救你,真的很了不起。」

  林风雨静静地听完,扶语嫣不要命地扑向有苏不言的一幕还历历在目。眼神
望向天边自语道:「女儿亦如松!不是吗?」他伸出手虚抚水晶玉棺,就像是抚
摸着扶语嫣的脸颊,爱怜无限。

  秦冰亦看着冰棺道:「都以为她突遭大难性子大变,实际上比咱们想像的都
要坚强得多!青丘国投靠魔界,楠楠领着百妖国杀过去的时候,有苏不言已带着
族人自毁国土不知藏到哪里去了。」

  宁楠道:「有苏老狗跑得快,青丘国也是人去楼空,否则姑奶奶非把那地方
杀得血流成河不可。」

  林风雨笑道:「若不是楠楠来得及时,大哥这回真是没命了。有苏不言的事
情不着急,总有他一报还一报的时候。落落怎么样了?」

  曹慧芸道:「她养了一年才伤势尽复。天魔宗这一年来内乱不断,为了宗主
之位争得不可开交,雷甲邪修为地位虽高,不过德薄,不服的大有人在,他也无
力力排众议。易落落伤癒后回了天魔宗,两月之前天魔宗效仿当年易天行夺宗主
之法,以斗法决出宗主之位……」

  林风雨惊道:「易宗主当年是接下了车轮战才荣登宗主之位,这等斗法?谁
出的烂主意?落落怎么撑得下来?又怎么斗得过雷甲邪?」

  南宫紫霞道:「你这位小情人可了不得!嘻嘻,斗法正是她的主意。」

  曹慧芸接着道:「我们本想留落落在蓝剑山庄,可她说天魔宗是易天行一手
带着中兴而起,不能就此衰弱下去。她也该继承爹爹的遗志。不管怎么说,易宗
主都是死在你手里,若是出手相助只会是帮倒忙。她决心已下我们怎么劝也劝不
住,只得由着她去。」

  林风雨黯然道:「好端端的事情怎会变成这般模样?落落她……可是毁了与
我的婚约?」

  南宫紫霞道:「为何发生那么多事情,或许要等语嫣醒来才能猜测一二了。
至於落落那边也怪不得她,若是再和咱们有所牵连,又如何在天魔宗服众?怕是
连竞争宗主的资格都没有,那些竞争者定要抓住这一点大做文章。她留了这封信
给你。」

  林风雨拆开信封共有两页信纸,打开折叠的信纸看去,几行娟秀的字迹跃然
纸上:「婚约无效,你杀天魔宗主是怨,助天魔宗得脱大难是恩——恩怨两清。」
另一张信纸上则写着:「昔日心神不宁,君之寄语未复。此身此心非君莫属,唯
今心念已定,望君勿怪!」细看下方易落落附上的诗句百感交集:最惧流言风飞
扬,徒自添凉翻旧衫。玉漏曾惊歎夜短,么弦独抹恨情长。珠钗罗袖草麝芳,金
风玉露困暖阳。菡萏香销心已死,红梅骨瘦念如霜。

  秦冰安慰地拍着他肩头道:「别想那么多了,落落有她自己的心愿咱们该尊
重才是。」

  林风雨点点头道:「她很骄傲,自然该尊重她。天魔宗主的事情最后怎么样
了?」

  曹慧芸道:「易落落力压群雄一举夺得宗主之位,我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两
月前我代表蓝剑山庄前往恭贺才知晓内情。斗法那日有意宗主之位者都打的如意
算盘,无人愿意先行出手都想着捡便宜。易落落第一个登场,最后真元大损之下
又以地狱天堂法则之力,足足支撑了二十四个时辰和雷甲邪斗了个平手。天魔宗
上下无人不服,皆奉她为宗主。现下咱们得称呼她易宗主了呢。」

  秦冰道:「这样的女子,才不枉你爱她一场,不是么?」

  林风雨低头凝视信纸,他自然知道易落落能坚持下来绝不仅仅靠着天赋与修
为,更重要的是坚定无比的意志。他抚摸着其上每一个字迹道:「雪虐风嚎绽物
华,暗香疏影醉天涯。娇羞正合风前韵,愁绪还如山外霞。万物阴阳应对等,世
途反极致偏斜。经霜自有凌云意,不做依人媚骨花。紫儿,能否以蓝剑山庄庄主
的身份将这首诗送上摩天崖?这么做妥当么?」

  南宫紫霞偏头想了想道:「你想咱们发声支持震慑宵小?落落妹子既然夺得
宗主之位,天魔宗亦要发展兴旺,想来与蓝剑山庄交好并无不妥,天魔宗门人也
会支持理解的。不过若是要震慑宵小,以你林真人的名义还要更好些。」

  秦冰道:「这事情交给我们来办吧,落落若知道你醒来该是欣喜的。安心把
伤养好,时局纷乱,经此一事更要惜取眼前人,许玲儿,月华和伊丽丝还等着娶
她们进门呢。」

  林风雨道:「我想在这里养伤陪着语嫣可以吗?」虽说扶语嫣听不见也看不
见,不过能陪在她身边总是能尽一份心意。

  南宫紫霞道:「当然可以的,只是别去碰天女白玉轮。我们时不时也都会过
来陪你们,你就在这里安心养伤。」

  诸女离去之后林风雨盘膝坐在水晶玉棺旁,虽知扶语嫣仍在受苦,相见之日
仍有八年,他仍是忍不住心胸开阔,堵在心里的一口气释放得乾乾净净,恨不得
纵声高歌一畅胸臆。

  每日运功疗伤,空闲了便陪在扶语嫣身边说话,也不管她听不听得到。他相
信心灵之间一定会有所感应。

  诸女时不时便来探望相陪,许玲儿,月华与伊丽丝更是来的勤。看许玲儿羞
红的神色,林风雨自然知道蓝剑山庄又在筹备婚事,对此亦甚是期待。

  半年后的某日,推开院门的人让林风雨颇感意外,许久不见的柳若鱼摇曳身
姿走了进来,见了林风雨瞪眼道:「看什么看?我来调节下法阵。」

  林风雨屁颠屁颠地跟在柳若鱼身后伺候着,忙是帮不上,倒是心思各种转动
……

  柳若鱼调整好法阵道:「情况都很好,安一百个心。」

  林风雨点头似小鸡啄米道:「辛苦鱼姐姐,感念不尽。」

  柳若鱼将各色物品收回储物戒道:「走了。过半年再来。」

  冷不防被拥进个宽广的怀抱,浓烈的男子气息冲鼻而来,柳若鱼奋力挣扎惊
呼道:「你干什么?」

  林风雨不为所动反而将双臂箍得更紧一提,将柳若鱼抱得双腿离地道:「惜
取眼前人。」

  柳若鱼还待抗议道:「什么鬼!你放开……唔……」一双口唇带着火热的呼
吸紧紧封住了她想要说出的话语。